第一千三十章 赤兔马关公像(上)

典当 1030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81字
第一千三十章 赤兔马关公像(上)【求月票】 “老爷子,这……这是个什么物件啊?怎么还有两个?” 庄睿见到古老爷子一手拿着一个物件,眼睛顿时直了,仔细看去,好像是一个人物一个动物,由于角度不对,庄睿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物件。 “诺,这几个连环配,真算是我的收山之作了,你小子以后别再拿好料子来诱引我这老头子了……” 古天风让庄睿收起茶具,小心的将手中的物件摆在了茶几上,这一个多月来,除了睡觉吃饭,老爷子的精力几乎都放在这几个东西上了,实在是累的不轻。 不过自从庄睿住进来后,古老觉得精神似乎好转了起来,所以这收尾特别顺利,他并不知道,那是庄睿每天夜里都在用灵气帮他调理身体。 “老爷子,这可是马中赤兔?” 那边胡荣看着桌子上的物件,已经是喊出了声,庄睿连忙瞧了过去,其中的一个物件的确是一匹十七八公分长的枣红色大马,昂首奋蹄,仰天高嘶,神态极为神骏。 这个赤兔马摆件,是用一整块红翡雕琢而成的,刀法十分细腻,遍体血色如金细卷,形状圆满如月,仿佛正跟随主人冲杀在千军万马之中。 庄睿看着这匹栩栩如真的红翡赤兔,有些惊诧的看向古天风,问道:“老……老爷子?这是您要走的那块红翡?” 在庄睿参与“阿波丸号”打捞行动之前,古老爷子去到他的地下室,将一块品质种水不错,但是色彩分布有点不均的红翡给要走了,那块料子做镯子有点不妥,所以庄睿一直都留在地下室的。 只是庄睿万万没能想到,古老爷子居然将其雕琢成了一匹赤兔马。 而且老爷子的手法很独到,将一些颜色浅重的分布排列的极其巧妙,像马匹的两眼处,就是颜色深的近乎发紫,而赤兔的额头部位,则是有一道白痕,正与赤兔马的特征相符。 先不论这块红翡已经达到了冰种,单是古老爷子这巧夺天工的构思和精致入微的雕工,就足以让这匹红翡赤兔马进入到当代工艺品前三的行列之中。 如果再算上这块冰种红翡的材质,这匹赤兔翡翠马的价值,恐怕要不低于庄睿那个和田玉髓雕琢出来的果盘摆件了。 “妙,妙极,妙极,古老,晚辈真的是甘拜下风啊……” 胡荣在将这匹赤兔马前后上下仔细观察一番之后,长叹一声,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翡翠设计工艺已经登堂入室,但是和古老爷子一比,他才知道,这姜果然是老的辣。 要知道,古老爷子仗以成名的可是他的雕琢工艺,设计物件并非是他专长,但即使如此,这么一匹惟妙惟肖的赤兔马,仍然不是胡荣能设计出来的。 古老爷子见到二人的神态,不禁笑骂道:“你们俩小子,这翡翠马不过是个搭配物件,正主都不看啦?” 对于胡荣和庄睿的反应,老爷子还是很高兴的,在晚年能雕琢出这样的作品,他也是极为满意,不管是从设计还是工艺上而言,这两件作品都能成为他艺术人生的代表作。 庄睿被老爷子的话给惊醒了,一拍脑袋,连连说道:“对,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一匹不过巴掌大小的翡翠马,却是将庄睿和胡荣的目光紧紧吸引住了,一时间居然忘了那块黄翡的事情了。 庄睿的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赤兔马上移开之后,随口说道:“马中赤兔,人中吕布,师伯,您老人家怎么雕琢了个黄翡吕布啊?” 三国故事流传甚广,庄睿从小就看过,对于里面武力值第一的吕布虽然很推崇,但那终究是个有勇无谋的家伙,并不大受后人待见的。 古老爷子听到庄睿的话后,笑着骂道:“臭小子,你既然看的是野史,怎么不知道赤兔马后来被关羽得到了呢?” “我当然知道了,哎,还真是关二爷啊?” 三国演义中对赤兔马的描述很详细,最早是由是董卓从西凉带来的宝马良驹,为了拉拢年轻将领吕布,董卓就把这匹马送给了他,吕布得马后果然杀了原来的主人丁原,投奔到董卓的门下,当了他的义子。 后来,这匹马跟随吕布大展神威,但在白门楼,因为刘备的一句话,曹操痛杀吕布,赤兔宝马也就归了曹操。 也许是机缘巧合,关羽为了保护刘备的两位夫人暂时投靠了曹操,曹操也想仿效董卓“宝马赠英雄”,但关羽终究不是吕布,他接受了赤兔,也是为了更快地找到刘备。 从此以后,赤兔马和青龙偃月刀就成为了关羽的代表形象,当关羽败走麦城,被东吴杀害后,赤兔马又为马忠所得,可这次它不再顺从着跟随新主人,绝食而亡,跟随旧主关羽而去了。
当然,这些都是三国野史所记载的,根据史书记载,赤兔马在吕布战败后,不知去向。并没有成为关羽的坐骑。 不过琢玉工艺在早年本来就是民间手艺,古老爷子也不是历史专家,所以按照演义中所描述了,雕琢出了这赤兔关羽。 “黄翡关公?” 胡荣此刻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这个人物翡翠上,不过眉头却是皱着的,众所周知,关二爷是个大红脸,这用黄翡雕琢,未必显现出那种“面如重枣,唇若涂脂”的效果来。 这尊人物关公像高约十二公分左右,下颌处髯长二尺,雕工细腻纤毫毕现,一双丹凤眼狭长微微眯缝着,浓厚的卧蚕眉犹如老树盘根苍劲有力,从雕工上而言,将关羽的容貌完全展示了出来。 而且这是一尊马上关二爷,下摆处长衣飘飘,将双腿给掩盖住了,右手拎着那把青龙偃月刀上。 青龙偃月刀是老爷子用别的料子雕琢的,这是个杂色翡翠,刀杆成金铁色,刀身有一道血痕,雕琢着一个蜿蜒盘曲的龙身,整个雕像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只是这关公虽然雕琢的像,但那脸庞的颜色,却是让庄睿和胡荣不敢恭维,话说红脸的关公黄脸的秦琼,这一张大黄脸,怎么看也显示不出关二爷的风采啊? 不管是多精湛的工艺,这人物造型上要是出问题了,总归是个瑕疵,或者说是败笔,黄脸的关二爷,那就像是孙悟空使钉耙,给人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 古老爷子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哪儿能看不出庄睿和胡荣的心思,当下笑着问道:“怎么着,感觉这关公脸色不对?” “呵呵,其实关公也未必就是红脸,哪有人一张脸长得像红枣似的啊?演义,估计也是演义,老爷子,这人物雕的挺好的……” 胡荣打了个哈哈,作为晚辈,他不好意思直接评点古老爷子的作品,只是这番话说得有点儿言不由衷,一边的庄睿都听出来了。 古老爷子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胡荣说道:“好你个小胡,敢情是糊弄老头子是吧?关羽自古被称之为武圣人,和孔夫子齐名,这红脸也是他的象征,我可不干那指鹿为马的事情……” “师伯,那……这是为何啊?” 庄睿对古天风的这番作为也是很不理解,这关二爷的形象早就已经是深入人心了,如果贸然将这尊人物翡翠拿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人指责笑话的。 古天风没有回答庄睿的话,而是看向胡荣,说得:“小庄你不懂雕琢,小胡我问问你,这设计物件的时候,要注意那几个方面啊?” “当然要根据材料的质地,先定型了……”胡荣随口答道。 “没错,不过你应该学过光学原理和美学原理吧?这宝石的亮度、火彩、闪烁等各方面因素,有时候都会造成不同的效果来的……” 古老爷子没有再和二人打哑谜,而是拿起了那尊关二爷翡翠雕像,将其摆在了红翡赤兔马上。 古天风所雕的本来就是个连环摆件,这吻合度自然是不用多说,乍然看上去,就如同是一块不同质地的翡翠雕琢出来的一般。 将两者合在一起后,老爷子眯缝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然后将关公像赤兔马掉了个头,让关羽的脸面显露在了阳光下,笑着对旁边的二人说道:“你们再看看……” 其实不用古老爷子说,庄睿和胡荣都看到了,原本关二爷黄如鸡油的那张脸,在阳光下突然变得赤红了起来,如书上所描述的“面如重枣”完全一样。 最让二人惊异的是,这关二爷的雕像除了脸部变色之外,身体也出现了各种色彩,犹如是给这个黄翡上了一层彩塑一般。 “这……这,我明白了……” 胡荣突然一拍大腿,想通了这个关节,庄睿在稍加思索后,也明白了过来,这玉石虽然是纯色,但是在不同的光线下,往往都会折射出另外的色彩。 就像庄睿在海上得到的那颗黑珍珠,虽然通体黝黑呈金属光泽,但是拿到灯光下之后,就能产生湛蓝、深紫等数种颜色出来。 (PS:今儿出发去成都了,8章存稿,打眼整整熬了四个通宵,估计顶着熊猫眼去见同仁了,嗯,兄弟们来点月票推荐票安慰下打眼吧。) 。 第一千三十章 赤兔马关公像 第一千三十章 赤兔马关公像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