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五章 宣德炉(上)

典当 1055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4209字
第一千五十五章 宣德炉(上)【求推荐票】 从博纳戴特拿出这六册《永乐大典》的举动之中,庄睿就知道,这老头的祖上,一定是曾经参加过八国联军的,像这样的深藏在大内宫中的物件,除了当年的那场浩劫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流失到国外的可能性。 当年流失出去的国宝,实在是数不胜数,曾经有人做过粗略的统计,中国数千年文明积累下来的古董文物,最少有上百万件都被世界各国博物馆或者是私人收藏,这其中不乏连国内都见不到的一些精品。 庄睿不是愤青,他也知道以自己一人之力,是无法让这些国宝都回归国内的,但是既然遇到了,庄睿也不想放过,话再说回来了,他那博物馆名气虽大,但是藏品实在是太少,从国外掏弄回去一点物件,也能充盈一下自己的馆藏精品。 这次来拉斯维加斯,虽然没有预料之中的狂赢数十亿,不过手头上的七亿多美金,也是庄睿至今为止接触到了最大一笔金额了,即使拿出几亿给皇甫云用于他的慈善基金会,剩下的钱用来购买一些古玩,还是绰绰有余的。 “想参观我的收藏室?” 博纳戴特听到庄睿的要求愣了一下,继而笑着说道:“没有问题,不过庄,你要抽出两天的时间才可以……” “两天?” 庄睿有些不解,他在北京的定光博物馆中的藏品,虽然比不上那些国家博物馆,但是自问绝对不会比私人收藏少很多,就算是这样,要是看得快一点的话,两个小时就能逛完。 而博纳戴特说看他的藏品需要两天,那也就是说,博纳戴特的藏品最少是庄睿的数十倍之多,庄睿心里颇是有些不以为然,就是英国的大收藏家埃兹肯纳,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夸这样的海口。 在博纳戴特身边的丹尼见到庄睿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后,笑着出言说道:“庄先生,博纳戴特先生有一处面积很大的庄园,里面全都是他珍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物,一共有四十多万件,恐怕两天都看不完的……” 作为博纳戴特的高级私人助理,丹尼刚好是帮博纳戴特管理这些收藏品的,是以他对博纳戴特那庞大的藏品了如指掌,这也是他能参加此次拍卖会的原因之一。 “四……四十多万件?” 自从进入到这个会场后,掀起见到以前的偶像时都镇定自若的庄睿,在听到了这个数字之后,脸色终于变了。 庄睿自从博物馆成立以来,煞费心机到处收购古玩,这才积累了一万多件藏品,并且里面也不是件件精品,也有不少摆不出来的糟粕物件,即使这样,庄睿的博物馆被国际评估机构都评估价值三十多亿美元。 而博纳戴特的藏品竟然是庄睿的三十多倍,即使里面有价值的物件只有三分之一,那么他仅是收藏品这一块,就有上百亿美元的身家了,而且这还不是赚钱的产业,仅仅是博纳戴特的私人收藏。 丹尼的话让庄睿认清了自己和世界超级富豪之间的差距,原本自感小有成就的庄睿,此刻也是额头直冒冷汗,敢情自个儿之前数次提到自己博物馆的举动,一直都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啊。 “奶奶滴,还不都是祖宗抢来的?” 庄睿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给自个儿找了点平衡,要不然没办法啊,庄睿向来都是引以为豪的博物馆藏品,竟然还没别人的零头多,这也他娘的太打击人了。 “先生们,女士们,下面将要拍出的一件物品,同样是来自东方神秘的国度……中国,这是中国古代人用于熏衣或者是摆设和敬上帝的一种金属器,喜爱中国艺术品的朋友们,可以准备竞拍了……” 就在庄睿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有些尴尬的时候,威廉的声音从拍卖台上响了起来,顿时让庄睿忘却了博纳戴特四十多万的藏品,心中很是疑惑,因为他没有听出来,威廉到底是描述的什么东西? “拜上帝所用的,这是什么东西?” 中国古人只敬鬼神,虽然从明朝的时候就有外国传教士进入中国,但是中国统治阶级一直都限制其发展,即使在开明的康熙年间,外国传教士在中国也没有任何生存的土壤。 直到十八世纪之后,中国国力衰退,尤其是鸦片战争时被英国用大炮船舰敲开了国门,这才流行起了拜上帝,庄睿在听到威廉的话后,在心中猜测道:“难不成是十八世纪中国教堂所用的物件?不过这些东西价值并不高啊……” “操,这是拜上帝用的吗?” 庄睿在见到被安放在水晶展柜里推进来的东西后,不禁瞪直了眼睛,开什么玩笑,这……这不就是一个香炉吗? 不过庄睿也明白了威廉的意思,敢情中国人敬神供佛的举动,在他眼里就是拜上帝,这老外就是自大,认为除了耶稣之外,世上再没信仰了。 鄙视了一番威廉之后,庄睿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展柜里,仔细一打量,心中不由动了一下。 这物件的造型,是个用洒金和错金两种工艺制作的明代宣德炉,敞口圆唇,颈矮而细,扁鼓腹,炉身雕龙嵌凤,一共有青、黄、金、紫四种色彩,乍然望去,整个器型质地晶莹,造型古朴,看上去很是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炉身在错金和洒金工艺之外的地方,呈金黄色,看上去金光锃亮,表层有一层坚硬的传世古,色泽滋润细腻,似乎有一种从内透出的奇光,让人感觉韵味无穷。 “宣德炉的仿品?” 没有动用眼中灵气,庄睿有点拿摸不准,宣德炉的生产冶炼方法十分讲究,一般的铜器只需要四炼,而宣德炉需要十二炼之多,并且其中加入了来自暹逻国进口红铜,以及铁,铝、金、银等数十种贵重金属,工艺十分的繁琐复杂。 可以说,除了宣德年间的第一次冶炼之外,其后包括明朝中后期生产的宣德炉,都是仿制品,虽然也能称之为宣德炉,但是和真品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
经过数百年的风风雨雨,真正宣德三年铸造的铜香炉极为罕见,就连后世仿制的宣德炉都是价格昂贵,其中的精品更是受人追捧。 就在去年的时候,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曾经集中拍卖过著名收藏家王世襄收藏的一批宣德炉,其中一款刻着“崇祯壬午冬月青来监制”楷书款的仿“冲天耳金片三足宣德炉”的后仿宣德炉,就拍出了近200万RMB的高价。 一般来说,只要仿品宣德炉的风格设计有明中期包浆和铜质等时代特征,其价格都在10万元以上,尤其受到港台藏家的喜爱,近年来价格一直在走高。 正因为真品宣德炉的稀少和罕见,为了牟取暴利,从明代宣德年间到民国时期,古玩商仿制宣德炉活动从未间断。 这些经过精心铸造的仿品宣德炉可与真品媲美,专家权威也无法辨别,至今国内各大博物馆内收藏的许许多多宣德炉,没有一件能被众多鉴定家公认为是真正的宣德炉,鉴别真假宣德炉已成为中国考古学中的“悬案”之一。 而带有洒金和错金工艺的宣德三年产的宣德炉,更是只停留在传说之中的,现在市面上所能见到的,基本上都是明朝中后期和清三代防止的,是以庄睿单单用眼力去看,也是无法分辨出其真伪来。 庄睿在国内也看了不少的宣德炉,不过全部都是后仿的,从灵气的颜色和强弱中就能分辨的出来,大多都是明晚期和清早期的作品,是以在见得这个物件的时候,庄睿也没怎么在意,要知道,在清朝的时候,皇宫中所用的宣德炉也多是仿品,这八国联军抢走的未必就是真正的宣德炉。 “咦?” 不过既然出现了宣德炉,庄睿还是释放出一丝灵气,遁入到水晶展柜之中,当眼中的灵气刚刚接触那件错金宣德炉后,庄睿顿时愣了一下。 庄睿拥有灵气这么长时间,也对灵气所反映出来的色彩,有了一定的归类,在他的划分中,明朝的物件所显示出的灵气色彩,大多都是红色的,早期的物件红中略带紫色,但是这件玻璃柜中的宣德炉,却是紫气冲天,完全看不到一丝红色。 “难道……是真正的宣德年间制造的宣德炉?” 庄睿感受着眼中那浓郁的灵气和深紫的色彩,心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在他使用灵气鉴物这几年积累下来的经验里,物品的灵气强弱和色彩超出了它所出现的年代时,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件物品,绝对是当时所产出的精品。 只是庄睿虽然拥有灵气好几年了,却是一直无法有效的使用灵气勘测出物体具体的年代,针对这种现象,庄睿猜测,物品中灵气的强弱和色彩的浓淡,或许是由人把玩过多所形成的,当然,这只是庄睿的猜测而已。 不过即使是猜测,庄睿心中还是很激动,因为在他所看到过的宣德炉中,只有这件最像是真品宣德炉,或许将其买回去后通过研究,能揭晓真伪宣德炉之间的差异。 “这件拜上帝用的金属器,制作精美,历经六七百年仍然是光彩照人,据说是给中国古代的皇帝使用的,它的底拍价为二十万美元,每次加价为一万美元,各位先生女士如果有兴趣,可以进行竞拍了……” 威廉简短的对这件宣德炉进行了一番讲解之后,开出了底拍价,只是现场的反响,并没有威廉想象中的那么热切,在威廉喊出话后的一分多钟里,整个宴会厅一片沉寂。 威廉有些着急了,刚才那几本估计拍卖的如此火热,同为中国古代的文物,为何这个香炉会无人问津?威廉咳嗽了一声之后,大声说道:“先生们,女士们,这件物品的底拍价如此之低,绝对是有巨大的增值潜力的,有没有感兴趣的朋友?” 不过在威廉强调了一番这件香炉的珍贵之后,仍然没有人叫价,而且更多人干脆将原本看向香炉的目光都移转开来。 其实威廉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那就是……他不应该说这件物品的价格低廉,因为在这个场地里,就包括哪些国际影星与导演在内,全都是身家在千万美元以上的富翁。 刚才庄睿出手不凡,花费三千万美元拍得古籍,现在如果自己去竞拍这二三十万美元的物件,这些超级富豪们未免感觉到脸上无光,用句前几年时髦的话来说,他们在这种场合买东西,那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全都丢不起这人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威廉讲解上的失误了,老外拜上帝,拜的是十字架上的那位,并没有什么上香焚拜的传统,最多就是嘴中念叨祷告几句而已,所以信耶稣的人,并不认为这东西是用来敬仰上帝的。 至于那些阿拉伯王国的石油大亨们,则是伊斯兰教的信徒,他们只信仰独一的真主安拉,更加对这香炉没有兴趣了,如果要是拍下来,那绝对是对真主的一种亵渎。 所以这几种因素结合在一起之后,也导致了私人慈善拍卖一种很罕见的现象,无人叫价,一般出于礼貌,客人们也不会让主人拿出的物品流拍,但是这件东西实在有点特殊,直到威廉又开始喊叫时,下面的人依然是兴趣乏乏。 “嗯?怎么回事,这真品宣德炉难道没人要?” 庄睿刚才一直沉浸在对这个宣德炉的鉴赏之中,这会抬起头来,见到场内寂静一片,居然无人出价,不由愣了一下,继而心中大喜,虽然没能上手,但是通过眼睛观察,这物件十有八九就是真正的宣德炉 “二十万美元……” 庄睿抬起了右手号牌,他的这个动作,差点让威廉泪流满面,就在刚才,威廉都快以为第一次私人慈善拍卖会流拍的处,让自己给破了呢。 (PS:挂床从医院跑回家了,熬夜写了四千字,打眼真的尽力了,住院保持更新的估计在起点也没几个,兄弟们能否支援一下,月票推荐票都成,先谢谢大家了)。 第一千五十五章 宣德炉 第一千五十五章 宣德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