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损人不利己

典当 10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97字
第一百零九章 损人不利己【三更求月票】 那个警察听到庄睿的话后。倒是愣住了,一般老百姓见到警察,心里都先怯了三分,而面前这人在派出所打了人,还一副理直气壮若无其事的样子,倒不像是普通人。 “我不是要审问你,你刚才动手袭警,我现在要对你做个笔录。” 既然摸不清底,这位吴警官的语气也缓和了一点,最主要的是,他观察了一眼庄睿脚边趴着的那条狗,虽然他也没认出这是只藏獒,但是白狮身上那股子高贵气质,也让吴警官感觉到这狗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 “袭警?谁是警察?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打警察了?他是吗,你把他的警官证给我看一下,等等,我接个电话……” 庄睿看到这警察有偏帮的意思,说话也就不客气了起来,气的吴警官刚要让人把庄睿抓起来的时候,庄睿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刘叔啊。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大川给你说的,哦,那小子冒泡啦,我在市场派出所这里了,刚才他们几个联防队的要打我,现在出来了个警官要审讯我,刘叔,你们警察也太那啥了吧。” 庄睿本以为是宋军打来的电话,接起来之后,原来是刘川老爸打来的,不由得抱怨了几句,其实也不怪那何警官,换哪个警察看到自己的人被打倒在地,也不会和庄睿客气的。 “小兔崽子,你皮痒痒了是吧,敢编排起警察的不是了,你等着,我刚开完会,离你那没多远,马上就到。” 刘父的声音很大,就连旁边吴警官都听到了,不由脸色变了一下,拉过一个联防队的人,问起了缘由。 从小到大庄睿和刘川可是和人打过不少次架,每次都有刘父出头,所以这次虽然是在派出所动了手。庄睿也没怎么担心,就是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不给宋军打电话了,白欠个人情,正琢磨着是不是再打给宋军说一下的时候,看到大门处冲进来一辆警车。 从那辆三菱警车下来了三个男人,为首的就是刘川他老爸。 刘川的父亲身材很高大,一身警服穿在身上绷的紧紧的,虽然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不过走路都是虎虎生风,在警察系统里面他有个外号,人称“刘大炮”。 “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打架跑到派出所来了,当着这两位的面,说说吧,怎么回事?” 刘大炮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上来就对着庄睿的后脑勺拍了一下,才问起事情的缘由,而跟在他后面的两个警察刚一走过来,旁边几个人立即叫起了王所长。庄睿这才知道,刘父是和这派出所的人一起过来的。 今天这事庄睿占着理,他也不怕,当下把猴子被派出所带走,然后自己来询问案情,却被那个无良联防队员先骂后打,迫不得已才还手的事实,全部讲了一遍,听的旁边几人想插口反驳,却是找不出话来,事实的确如此。 “**,给你们穿这身衣服,是让你们欺负老百姓的是吗?打的好。” 刘父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顿时怒不可歇,看到半躺在椅子上的那人,已经醒了过来,还老神在在的喝着水,上前就是一脚踹了过去,正好蹬在那人小腿被咬伤的地方,痛的那人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刘父的动作让庄睿看的很解气,不过旁边的所长有些看不过眼了,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虽然你是局长,但不是管着我这个派出所的分局,在我所里打人,未免有些过了吧,他也听出了事情的经过,是自己的人不对。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未免脸上有些难看。 “刘局,问清楚了再说嘛,要是我们的人不对,一定会严肃处理,不过您打人这就不合适了吧……” 这王所长还有些担当,不过这也里面也有着刘父管不到他的原因在内,另外他在局里也有些关系,对刘父这种快要退休的老人,并不怎么敬畏。 “不合适,怎么样才叫合适啊?你招来的联防队都是这种素质,纯粹是给我们警察系统丢人,我看你平时的工作也很有问题。” 刘父不爱听这话,马上瞪起了眼睛,连着这所长一块教训了进去。 “刘局长,这里不是您的分局,我现在要审问这个嫌疑人,您要不先进去喝口茶?” 王所长的话摆明了就是不给刘父面子,气的刘父正要说话的时候,王所长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是我,是,是!是!!!我一定严肃处理。请领导放心。” 庄睿看到,电话里还没说几句,王所长的脸色就变的难看了起来,三月春寒的天气,他的额头上已经是出汗了。 “刘局,您看我这也是想在属下面前留点面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和这位先进去喝杯茶,等我清楚了情况,一定给这位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您看好不好。”
放下电话之后。那位所长大人的态度立即软了下来,向刘父哀求道,刘川爷俩都是一个秉性,吃软不吃硬,再说还是一个系统的,也不想让对方太难堪,刘父招呼了庄睿一声,几人走进派出所的会客室。 过了没到20分钟的时间,王所长就走了进来,事情也查清楚了,其实这事,挺简单的,而且还真是让李兵给猜准了。 刘川在彭城古玩花鸟市场的名声,可以说是打出来的,当初拎着把扳手,追了大雄和猴子一条街,让这个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市场里站稳了脚,虽然市场里的这些人,背景都很复杂,年龄也比刘川大,但是却没有人去招惹这个愣头青。 不过刘川做生意,却一向都是和气生财,他购买的门面不是很好,有点靠后,刚开业的时候人流比较少,但是刘川为人大气,往往客人买只宠物,他都会附送许多宠物食品,而这些食品本来是需要花钱购买的,这样一来二去,客人们口碑相传,他的生意也就慢慢的好了起来。 市场份额就这么大,你的生意好了,自然有人的生意就会差点,不过刘川平时为人四海,朋友众多。和古玩市场一帮子老爷们的关系也都不错,这几年下来,和周围的同行倒也是没翻过脸,不过有些心眼小的,难免会指桑骂槐,刘川也没和那些人一般见识。 李兵所说的新来的这位宠物店老板,姓郝,今年刚满三十,不过一直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在街面上瞎混着,他姐姐嫁给了个警察,在去年的时候,调到古玩市场这片的辖区派出所任副所长,看到自己这小舅子整天不务正业,就帮忙给他在市场里面盘下了一个门面,让他也干点正事。 可是这位郝老板做生意实在不怎么样,心眼太小,就连客人要求送包鱼食什么的,都要和客人斤斤计较半天,开业也有小半年了,一分钱没赚到不说,反而赔进去七八千的房租钱。 这赚钱的买卖干成了赔钱,郝老板就开始找原因了,自己的服务态度那自然是没问题的,问题在哪里呢,分析来分析去,郝老板就盯着刘川那店了,理由很简单,客人都去你那里,我这儿生意能好吗。 于是在过年的时候,郝老板在自己店门口摆了几张桌子,说是做促销的,挡住了后面几家店的路,却没想到刘川那么生猛,直接把他摆的那些桌子都给掀了,有心想教训下刘川吧,可是看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再看看刘川那一米八多的个头,还是打了退堂鼓。 不过郝老板本来就是个心眼比针眼大不了多少的人,这事一直就成了他的心病了,也不敢给自己姐夫说,郝老板虽然生意做的不怎么样,不过吃喝玩乐倒是很有一手,开店半年,他和这辖区派出所的那些治安联防队的人,关系处的很不错,前几天喝酒的时候,把这事一说,有人就给出主意了。 这些治安联防队的,都不是正式警察,平时靠着收点治安管理费过活,对于副所长的小舅子很是巴结,不过他们在这里呆的久了,也知道刘川的背景,没人敢去招惹,但是出点馊主意恶心恶心人,这些人却很是在行。 花鸟市场就这么大,猴子帮刘川打工的事情,基本上没过俩小时,一条街上的人都知道了,猴子也是当托当习惯了,早晨跑去公园和一帮老头老太太们套完近乎,路过郝老板门面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拉走了几个客人,这让郝老板怒火直冒的同时,也找到了个恶心刘川的办法。 等猴子走了没多大会,郝老板就打电话到派出所报警了,接警的人就是吴警官,郝老板也认识,当时就没提刘川的名字,直接说是市场有个小痞子偷了他一条鱼,价值好几万,吴警官虽然对郝老板所说的好几万不怎么相信,但是也没当回事,再说也要卖副所长几分面子,当时就让几个联防队的人,去把猴子带回来了。 大雄去派出所询问的时候,也是被那几个联防队的人打发走的,郝老板就是存心让刘川亲自上派出所去保人,让花鸟市场的人都知道,他刘川用的人,手脚不干净,这就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 PS:前面差距越来越大,后面又追上来了,打眼码字的时候都不时的去看下榜,效率很低啊,藏友们加把劲,让咱安全点行不,写了十六七个小时了,还有一章,接着写,期待月票支援。。 推荐本朋友的书:超级奴隶主(书号1678011) 第一百零九章 损人不利己 第一百零九章 损人不利己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