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秦淮河畔119古董商的故事

典当 118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465字
第118章秦淮河畔119古董商的故事 庄睿的银行卡上只有50多万了。不过刘川帮他刷了48万,如此一来,庄睿还有十余万的身家,只是相比个把月之前,却是缩水了许多。 交过钱后,几个人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大概到了四点多钟的时候,车行的工作人员才通知可以提车,庄睿开着自己那辆大切诺基,而雷蕾和刘川各自开了一辆车,秦萱冰自然是坐在庄睿的副驾驶上了。 三辆车先后驶出了车行,向旁边不远处的秦淮河畔驶去,他们早就商量好先去那边的船坊里吃饭,刘川对南京也比较熟悉,将车开在前面。 “萱冰,你帮我拨个电话,我问问姐夫来吃饭吗?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姐夫吧?不少字” 庄睿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秦萱冰说道,他的手机就变速器旁边,只是这里的车比较多。庄睿不敢分心,他却没注意,自己刚才说的话,让秦萱冰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没见过你姐夫,但是我见过你母亲啊,对了庄睿,你母亲以前是做什么的?她身上的气质,给人感觉很高贵的。” 秦萱冰忽然想起了庄睿的母亲那温婉大方的模样,一边拿着手机按照庄睿说的号码拨号,一边出言问道。 “我妈妈?她教了一辈子书呀,是个老师,没有什么特别的。”庄睿随口答道,不过母亲的来历他自己也不清楚,从小到大好像母亲就没有回过娘家,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家里的事情,庄睿只是知道母亲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婉字,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喂,喂,是小睿吗?奇怪,怎么有女人说话?” 庄睿一时有些走神,秦萱冰可是听到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连忙把电话贴在了庄睿耳边。 “是,是我,姐夫,你事情办完了没有?这也到了吃饭的点钟了,咱们一起吃饭吧。晚上也住一个酒店好了。”庄睿回过神来,连忙对着话筒说道,耳边的皮肤和秦萱冰的手指接触在一起,只觉得有些痒痒的。 “你们车买好了?吃饭就不必了,我这边的客户要请我们吃饭,等晚上再联系吧。” 赵国栋这次采购的东西不少,算是个大客户,向他供货的那个老板,也想与赵国栋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是以晚上安排好了酒宴。 车行距离秦淮河很近,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刘川就将车驶入到一个露天停车场里,庄睿连忙跟了上去,从车窗向外看,已经可以看见秦淮河畔了。 秦淮河古称淮水,本名“龙藏浦”,全长约110公里,历史上极有名气。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于是凿方山,断长垅为渎。入于江,后人误认为此水是秦时所开,所以称为“秦淮”。 秦淮河远在石器时代,流域内就有人类活动,东吴以来一直是繁华的商业区的居民地。六朝时成为名门望族聚居之地,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隋唐以后,渐趋衰落,却引来无数文人骚客来此凭吊,咏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到了宋代逐渐复苏为江南文化中心。明清两代,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时期。 一千八百年以来,秦淮河始终是南京最繁华的地方之一,美称‘十里珠帘‘。自古以来秦淮河便是人文荟萃、 商贾云集之地,素有“江南佳丽地”之美誉。 庄睿对于秦淮河的印象,却是从上学时的课本里认识的,那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散文,是庄睿第一次听说到秦淮河的美景,印象更深的,自然就是船坊上的歌ji了,只是到了现代,想必也不复存在了吧。 “木头,咱们等一会再去船坊吃饭,等天色再黑一点,船上的灯都开起来后,那才有味道呢,到时候说不定还有演出。” 刘川停好车后,身前跑着小黑狮。身边跟着雷蕾,颇有点老板气概,就是那裤子实在有些不长脸。 秦淮河的两岸,全部都是一些古色古香的建筑群,飞檐漏窗,雕梁画栋,不过庄睿知道,原先的建筑早就毁在战乱之中,这些应该都是后来建造的,漫步在秦淮河畔,有如穿过历史的沧桑,给人宁静而又放松的感觉。 点上一根香烟,坐在河边垂柳之下,看着微微荡漾的河水,奔跑嬉闹的小白狮,还有身边的美人相伴,庄睿一时疑似梦中,以前的自己,可是整天穿梭在地铁公交站,那时何曾想过自己能拥有眼前的这一切。 秦萱冰也在和雷蕾窃窃私语,只有刘川无聊的在逗弄着小黑狮,这小家伙长的也不算慢,虽然比白狮的体型要小一圈。但是和其余差不多大的狗比起来,就显得发育快多了,尤其是黑狮的头部,现在已经初现虎头的雏形了,看起来憨厚中带着威猛。 “木头,木头!” 刘川连喊了两声,见庄睿没有搭理他,从地上捡了个土疙瘩,向庄睿砸了过去,却发现白狮瞪着自己并且嗓子里发出了低吼,吓得刘川连忙高举双手。不敢再动弹了,他知道这小家伙虽然不会真咬他,但是再把裤子撕破,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什么事情?”庄睿醒过神来,将白狮召到怀里安抚了一番之后,才看向刘川。 “哥们给你说啊,晚上咱哥俩,都没戏了。”刘川凑了过去,小声的在庄睿耳边说道。 “没戏?没什么戏啊?”庄睿听的有些莫名其妙,声音也拨高了几度。 “你小声点啊,我说没戏,是她们吃完饭,逛一会就要回去了,晚上要连夜布置展厅,明天就是她们参加珠宝展示的日子。” 刘川有点沮丧,原本还着和蕾蕾去酒店**一番的,刚才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这哥们立马从伟哥变成萎哥了。 听到刘川的话后,庄睿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也曾经做梦,梦到过和秦萱冰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只是在现实里,两人连牵手都没有过几次,他也不敢奢望这么快就发展到开房间的程度。 “走吧,去吃饭,吃完饭到夫子庙逛逛去,哥们现在没钱了,去碰碰运气,看能淘到个好物件不。” 庄睿站起身来,对了刘川的屁股踢了一脚,却不防被刘川扭到在地,两人在草地上翻滚了起来,两人这是从小就玩惯了的,只是看的一旁的小白狮口中不住的发出“呜呜”的低吼声,却是不敢下口去咬,看的一旁的雷蕾和秦萱冰“咯咯”直笑。 从这小时候经常玩的把戏中,庄睿感觉到了一丝亲切。虽然现在自己有钱了,但是生活还是如常,朋友依旧未变,不仅是刘川,想必在中海的老大,包括已经分散到国内各个地方的几兄弟,也是如此。 拍了拍身上沾染的青草,几人向最近一艘船坊走去,在秦淮河上,大大小小的船坊不下于百只,有些是专门带着游客夜游秦淮河的,还有一些,却是船坞食坊,可以根据客人的需要,将船开到河心,也可以停靠在岸边,生意非常好,一条船里大概能放下二十余张桌子,基本都会坐满客人,在有些船上,甚至还有表演观看。 此时秦淮河两岸,都亮起了灯光,庄睿他们所上的这艘船,灯光设计的非常巧妙,仿古的灯具之中,里面的亮光如同燃烧着的蜡烛一般,将整艘船照耀的灯火通明。 船舱里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七八成的客人,庄睿等人选了一张临窗的桌子坐了下来,看着这画舫凌波,桨声灯影,如果再有歌姬起舞,就更有一番“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味道了。 在船上,自然是吃鱼才能应风景了,刘川点了个大头鲢鱼的一鱼三吃,就是一条鱼做成三种菜肴,鱼头加豆腐、火腿片、香菜炖汤,鱼尾用少许盐、料酒,腌制之后,放入油锅干烧,鱼身自然是要做成糖醋鱼块了,这种吃法在苏北极为流行,庄睿和刘川在彭城的时候,也是经常这样吃的。 另外庄睿给二女点了一些金陵小吃,像是秦淮八绝中的鸭油酥烧饼、牛肉锅贴等等,虽然不是最为地道的,但在外地也很难吃到。 没多大会,几人点的菜就送上来了,鱼汤看上去乳白浓稠,喝一口滋味极其鲜美,糖醋鱼块更是香酥酸甜、清香可口,庄睿更是要来一个小碗,挑出鱼刺然后和鱼肉拌在一起,放在脚下给白狮吃了起来,他这举动倒是让旁边几桌客人看的有些侧目,只是有刘川这古之恶来一般长相的人在,却也没人上来找茬。 吃饱喝足之后,等刘川结完了帐,庄睿站起身来,对着二女说道:“萱冰,咱们去夫子庙的古玩街转转去,你们不急着回去吧?不少字” 秦萱冰微微有些气恼了白了庄睿一眼,如此良辰美景,不说和自己去河边散步,偏偏要去那人多拥挤的地方,她却是不知道,庄睿早就听闻夫子庙的大名,这次去实是憋足了劲,准备去捡几个大漏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古董商的故事 秦淮河畔的夫子庙,是始建于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三年,根据王导提议“治国以培育人材为重”,立太学于秦淮河南岸。当年只有学宫,并未建孔庙,孔庙是宋仁宗景祐元年就东晋学宫扩建而成的,因为祭奉的是孔夫子,故又称夫子庙。
自古以来,夫子庙就为秦淮皇冠,闪烁着迷人的光彩。这里人文荟萃,商贾云集,素有“江南佳丽地”之美誉,只是南京素为兵家必经之地,历代多遭兵祸,历史上的夫子庙曾四毁五建,1984年,夫子庙秦淮风光带开始复建,先后投资10多个亿,恢复建设了大成殿、明德堂、尊经阁、江南贡院等20多处、30多万平方米古建筑,平时日人流量在10万人次以上,节假日在30万人次以上, 秦淮河从古至今,都是文人雅士咏诗作对,舞文弄墨的场所,是以在位于秦淮河畔的夫子庙中,古玩字画、花鸟鱼虫也就成为了最重要的卖点,往往都会吸引众多游客驻足观望。 由于夫子庙也是集古玩和花鸟市场与一体,所以刘川对于夫子庙也很熟悉,带着众人从东侧进入到夫子庙市场之中,刚进入广场,就看到庙前东侧立有一个石柱,上书“文武大臣至此下马”,想必是对“至圣文宣王”的崇敬之意。 此时在被誉为古玩界“北有潘家园,南有朝天宫”的朝天宫古玩市场,尚未重建,是以更多的古玩爱好者都集中在了夫子庙古玩市场,在别的城市,当夜幕降临之后,往往古玩市场里面摆散摊的都会散去,但是处在夜游秦淮美景旁边的夫子庙古玩市场,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一条长街两旁,全都是仿明清的建筑,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置身于古代的感觉,由于游客太多,刘川这会已经是把黑狮抱在了怀里,小白狮却不虞有失,灵巧的在众人腿下穿行,始终紧跟着庄睿。 “木头,慢点,慢点,咱们这哪儿是淘宝捡漏啊,这整个一赶大集的,有好玩意也甭想找到。”这样随着人流走了一会之后,刘川憋不住劲了,人这么多,根本就无法在摊位前驻足,还没等你站稳呢,后面的人就推着你往前走了。 其实在这个点钟逛夫子庙的人,大多都是外地游客,仰慕夫子庙的名声,来图个热闹而已,并不是对古玩有兴趣或者想来淘宝捡漏的,而那些摊主所卖的,不说全部都是现代工艺品,至少庄睿走过七八个摊位,随意用眼睛扫描了一下,还没有发现一件带有灵气的物件,这样一来,游客图个便宜,买点纪念品,摊主赚点辛苦钱,倒也是皆大欢喜。 真正那些本地的老玩家,也来夫子庙,不过他们来这里的时间,大多都是清晨,是来逛这里的“鬼市”的,所谓“鬼市”,其实就是现在人们称呼的夜市,不过在解放以前却是称晓市,或称“鬼市”,在年轻人嘴里都已经改口称夜市了,不过在古玩行里,却一直将“鬼市”这个称呼延续了下来。 古玩鬼市一般在后半夜至天亮前交易,和现在的夜市时间上有一定差别,鬼市由于是在夜间成交,货物真假难辨,好坏难分,因此容易上当受骗,尤其是很多盗窃来的赃物也常常在这里上市脱手,弄不好就会吃官司,令人有口难辩。 解放后,人民政府规定路灯未灭前不准交易,鬼市也就逐渐取消。不过现在各地又重新有了鬼市,最为有名的就是北京的潘家园和南京的夫子庙了,其余各地也都有,不尽相同,时间一般都是从凌晨…至早上七八点钟,也有些卖二手货的会延续到中午时分,货主来自全国各地,货物各式各样,大多是仿制古玩,但也不乏珍品。 可惜的是,刘川这厮以往来这里,只是为了宠物进货而来的,对古玩市场并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有鬼市的存在,否则的话,以庄睿的那双眼睛,在鬼市里肯定能淘到不少好东西,要知道,鬼市虽然赝品假货虽然不少,但是珍品存在的几率,要远比这地摊上的多多了。 看到秦萱冰和雷蕾都皱起了眉头,不断闪躲着挤来的人群,想必这里面也不乏想浑水摸女人的脏手,庄睿开口说道:“咱们去店铺里面转转吧,这儿估计就算是有什么好物件,也早就被人淘走了,哪里还轮得到咱们。” 当下刘川和庄睿护着二女,挤到了那些散摊的后面,进入到一家从门面上来看,比较大的古玩店中。 看来和庄睿一样想法的人也不少,这家古玩店生意好坏不说,至少人气够旺,三五个穿着古代短打服饰的店员,正信口开河滔滔不绝的给游客们推荐着店中的物品,庄睿忽然想起一个故事,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庄睿,好端端的你笑什么呀?是不是那人说的不对?”一旁的秦萱冰指着那口若悬河的店员,向庄睿问道。 “不是,我想到了个笑话,说给你们听听,话说有一家古玩店招聘售货员,广告足足打出去一个多月,应聘的人也不少,但就是一个都没应聘上。 这天来了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先到了五分多钟,刚进店门,老板就从地上捡起一小块木屑,把它放在红丝垫子上,问年轻人问道:“这是什么?” 年轻人愣了一下,答道:“是个碎木屑呀”。 老板摇了摇头,将红丝垫子里的木屑随手扔回到地上,说道:“小伙子,你没有被录取。” 年轻人有些不解,不过别人是老板,他也没办法,正准备走的时候,外面又走进来一个应聘的人,他就停住了脚步,想看看那人如何回答。 果不其然,老板还是那一招,把扔到地上的木屑又捡了起来,珍而重之的放到红丝垫子上,向刚进门的年轻人问道:“你能说出这是什么吗?” 那个年轻人闻言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脸上就露出笑容,道:“这是慈禧老佛爷曾经用过的牙签。” “好极了,你现在就开始工作吧。”老板大喜,马上拍板决定录用后来这年轻人了,而先前那位,悻悻的掩面而去。 萱冰,你看那个店员,是不是有点像我说的那人呀,功夫全在嘴皮子上了。” 庄睿的话引得秦萱冰和蕾蕾笑了起来,不过刘川显然听过这故事,不服气的说道:“木头,你那故事过时了,看哥们给你说一个。” “你还会说故事?”庄睿的话和投过去的鄙视的眼光,让刘川大为不满。 “什么话啊,听好了,从前有一个古董商,结婚四十多年,年岁已近六十,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全文字更新第一小说网站]上了夫人的侍女,背地里总对侍女动手动脚,夫人知道之后,就与侍女商量了一计。 有一天,侍女对古董商说:老爷,今夜三更来我房间呀,古董商闻言大喜,到了三更时古董商偷偷的溜进了侍女的房间,而此时侍女已与夫人换室而居,古董商上了床之后,啥话也没说,倾盆暴雨,尽其所能,和吃了伟哥差不多。 等完事之后,古董商躺在床上,高兴的说道:还是你好,比我那个老黄脸婆强多了。话音刚落,夫人一脚将其踹至地下,骂道:你还玩了一辈子古董,连这么个老货都不认得。” “刘川,你这个色胚,就不是个好东西!” 刘川这笑话说完,听的秦萱冰和雷雷面色绯红,蕾蕾更是上前掐住刘川的软肉,痛的刘川低声求饶。 “这位小哥,你说的不是我吧,老头子我正是你说的六十多岁,可是雄风不再了,老了,老了啊。” 突然,从刘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听得几人吓了一跳,这玩笑话要是被人当真了,那可是无缘无故就与人结怨了。 说话的的确是个老人,长得白白胖胖的,面色红润,看年龄也就是六十多岁,头上黑白发各半,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个翠绿色的扳指,笑呵呵的眯着双眼,看着庄睿几人,这老人要是换上一身锦绣团服,整个就像古时候富甲一方的胖员外。 “老爷子,我们几个人开玩笑呢,哪儿敢说您啊,再说了,你也不是古董商呀。” 刘川摆脱了雷蕾的小手,陪着笑脸对老头说道。 “嘿,还巧了,我还真算得上是个古董商,也是这家店的老板。” 老头脾气挺好,也没生气,笑呵呵的回道,却听的刘川一脑袋瓜子黑线,这老头要说的是真的,自己刚才那话,可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了,年龄身份都相符,怎么会这么巧呢。 “老爷子,您别生气,这人就这臭毛病,刘川,还不给老板赔礼道歉啊。” 庄睿也不知道老头这脸上的笑意,是真是假,总归刘川在别人店里开这样的玩笑,是有点不合适。 “没生气,没生气,小哥几个也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全文字更新第一小说网站]这些物件?能不能看出我这里,那件东西最值钱啊?” 胖老头连连摆手,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旁边那几个伙计忙的脚不沾地,他不说上去帮个忙,倒有闲心和庄睿等人聊了起来,是否真是老板不谈,这老板架子摆的是十足。 PS:戏肉到了,咱又要失眠几天了,明天0点开始爆发,四章起步,诸位藏友检查下书屋,把给咱收藏的月票,现在就投出来吧,打眼见了月票,比喝红牛还精神。。 。 第118章秦淮河畔119古董商的故事 第118章秦淮河畔119古董商的故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