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答记者问(上)

典当 1201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06字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答记者问(上)【急求月票】 “四太?” 这个电话号码比较陌生,而打电话过来的人,更是让庄睿吃了一惊,听着电话里那略带慵懒的声音,眼前浮现出了四太的身影。 “庄先生,找您可真不容易啊……”四太略带责怪的声音从手机了传了过来。 “咳咳,四太,最近比较忙,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庄睿并不想和澳门赌王这一系的人走的太近,好像每次与他们打交道,自己总是要沾染一些麻烦。 老四在澳门被人下套输了几亿的事情就不说了,自个儿帮他们赌一场,居然也能遇到恐怖事件?现在庄睿还在心疼那件真品宣德炉呢。 “没事就不能找您啊?庄先生是不想接我的电话吗?” 听着四太的声音,庄睿身上一阵发冷,拜托,您要是年轻个二十岁,或许用这语气说话更合适点儿。 “那啥,四太,最近真的很忙,要是没事,那咱们先这么着吧……” 庄睿说着就想挂电话,虽然他在澳门这间新的赌博公司还占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但庄睿都是交给皇甫云打理的,他从来就没过问过,也不想去过问。 “别,庄先生,我没这么招人厌吧?不少字” 四太幽怨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真怕庄睿挂电话,紧接着说道:“庄先生,我们的新公司下周六开业,你这个大股东,到时候一定要参加剪彩典礼啊……” 四太打这个电话也是有为难之处,因为这个公司完全属于她自己,已经从赌王的财产中分割了出来,不过这样一来,赌王的很多资源,她也无法享用了。 之所以硬着头皮邀请庄睿,四太就是怕开业那天有人来砸场子,她现在只请到了一位过气赌王作为赌场的技术总监,这心里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思来想去,还是把庄睿请来才能镇得住场面。 要知道,虽然拉斯维加斯的赌牌之争,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庄睿在世界赌坛的名声,却是如日中天,甚至已经成为赌坛的一段传奇。 庄睿在国内的这些日子,就曾经受到过各种骚扰,都是一些赌场举办各种赌术大赛邀请他参加的,搞的庄睿烦不胜烦,是以对四太的态度,也不是那么的友好。 庄睿丝毫没有身为新赌博公司股东的觉悟,开口说道:“四太啊,赌场的事情,我已经完全授权给我的律师皇甫云先生了,他可以代替我出席的……” 由于之前实在推不掉四太给他的公司股份,庄睿虽然接下了那百分之十,但却不是干股,因为庄睿将在美国所赢的那几亿美金,全部都投入了进去。 要不是这笔钱投入到了澳门新赌场里,先前欧阳振武说起那十五亿的时候,庄睿很轻松的就可以拿出来的。 庄睿这么做,是不想因为吃了百分之十的干股,日后惹来很多麻烦,所以在用真金白银注资后,他和四太也有过协定,他只拿分红,不会插手赌场的任何事情,包括赌场被人踢馆子之类的纠纷。 “庄先生,公司开业不比寻常的时候,您身为股东不来,不太好吧?不少字要不……我让何先生给您打电话?” 四太听到庄睿软硬不吃的话后,只能将赌王给搬出来了。 “别,何先生年龄那么大了,晚辈怎么当得起他的电话啊?行了,我到时候抽一天的时间过去吧……” 庄睿对那位何老爷子可是有点发憷,俗话说人老成精,别看那位整天迷迷糊糊的,要是算计起人来,绝对是杀人于无形之中的。 听到庄睿的话后,四太悦耳的声音笑着说道:“不用那么勉强的,只是一个开业庆典而已,对了,这次三家竞争到赌牌的新公司,将会和香港赛马协会联合举办一次赛马,这在港澳可是一次盛会啊……” “好,好,倒是一定参加……” 庄睿敷衍的应了下来,他只想快点结束这次通话,什么赛马不赛马的,和他有什么关系啊?有那功夫庄睿还不如在家里陪陪老婆孩子呢,话说这两个月可是把他给憋坏了。 不过庄睿不知道,香港赛马,的确是一件影响非常大的事情,至少在港澳地区是如此的。 在香港,赌博是非法的,但是赌马,却是香港唯一合法的,也是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最大众化的一项赌博活动,它已经成了香港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每逢赛马日,富豪巨贾、官宦人家、白领阶层、升斗市民,乃至五湖四海的各路过客都纷至沓来,一来感受马场上疯狂的气氛,二来试试自己的运气。
随着赌马活动日益大众化,香港还出现一批专门靠“评马”吃饭的“马专家”,报纸、电台、电视台也都辟有“马经”专栏或专门节目。 可以说,除了马会、骑师,从赌马活动中得益最多的,也就是这些靠“讲马”、“评马”吃饭的“马专家”了。 庄睿以前去香港的时候,就很不理解,这香港的电视上,经常会放着讲评什么马经的节目,而就连一向不喜赌博的秦萱冰都看的津津有味。 …… 四太的电话,只是让庄睿感到有些烦心罢了,不过这点烦心很快也就被他遗忘了,因为有关于成吉思汗陵出土的新闻发布会,马上就要召开了。 对于这次国家级的发掘,相关部门也是非常的重视,发布会是在人民大会堂的一个能同时容纳二百家以上的媒体的会议室举行的,规格非常的高。 除了国内的各大媒体外,申请参加此次发布会的国外媒体,已经达到了一百多家,也就是说,这场关于成吉思汗陵的新闻发布会,将同时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范围内进行直播。 “我说,咱们能不化妆吗?这脸上怎么还搽东西啊?” 在人民大会堂的一个房间内,一脸苦色的坐在镜子前面,而一位单从脸上绝对是看不出性别的“人”,正在给庄睿打着粉底。 “小庄,咱们这可代表着国家形象,你看我这都四十多岁了,不一样还要化妆吗?小米技术不错,不会给你乱画的……” 坐在庄睿身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也是文化部派出的此次新闻发言人,今儿一上午的时间,庄睿都在和这位刘司长讨论发布会进行时所会遇到的问题。 “**,他家老子要知道生出来的儿子长大会变成这样,估计生下来就给掐死了……” 庄睿从镜子里看了一眼那位艺名叫做“米妮”,但却胸口平平没有喉结的“人”,赶紧闭上了眼睛,他怕看多了自己受不了会吐出来。 你说一大老爷们非要打扮成这不男不女的模样,刚才还翘着兰花指说庄睿皮肤好,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化妆师,估计庄睿早就老拳打过去了。 “得,这个不要,老刘,要是给我用这玩意,今儿的发布会你自己去参加吧……” 见到那位米妮拿了支唇膏,庄睿彻底暴走了,这他娘的是参加新闻发布会还是化妆舞会啊?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成,成,小米,可以了……” 那位刘司长对这些是司空见惯了的,当下忍着笑制止了化妆师,说道:“小庄,记住,在记者提问的时候,回答的语速,一定要放缓,这样才有时间去斟酌语句,不至于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 借着化妆的机会,刘司长又给庄睿传授了一些相关经验,因为没有经历过发布会的庄睿,很有可能在紧张之下,会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来,这是所有发布会的大忌。 “放心吧,刘司长,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就不说话好了……” 庄睿点了点头,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了,再说此次发布会,他是作为成吉思汗陵的发现者参加的,后续的考古发现,他完全可以推作不知的。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刘司长看了看表,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乖乖,这场面还真不小……” 进入到新闻发布会的会场之后,庄睿和刘司长二人坐在了准备好的席位前,在他们身后是个投影仪屏幕,而面前则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和各种长枪短炮。 “咳咳,欢迎各位媒体记者参加此次招待会……” 刘司长说了一番官方语言后,直接将话题引入到了正题上,“次召集各位媒体朋友,是要公布一件我国的重大考古发现,就在两个月前,在我们内蒙地区,发现了一座蒙古皇陵,经过考证,这就是生活在公元1162年至1227,蒙古汗国的开国大汗,孛儿只斤.铁木真的陵墓……” “真的是成吉思汗陵?” “会不会搞错啊?不是说成吉思汗陵在外蒙吗?” “证据,我们需要证据……” 在官方之前公布出来的信息中,只是说这是一座蒙古帝王陵,是以刘司长的话声刚落,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起来。 要知道,成吉思汗的影响力,远不止是建立了蒙古汗国,他开创的那个时代,改变了当时的整个世界格局。 (PS:八号的十多个小时就只有几张月票啊,有月票的兄弟支援一下,没有的投几张推荐票吧,打眼先谢谢朋友们了)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答记者问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答记者问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