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内讧(下)

典当 1311.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5264字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内讧(下)【第二更,求月票】 说话的这个盗猎者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由于年轻的时候在两条手臂上各纹了一条龙的缘故,绰号就叫做二龙,他枪法极准,向奔跑中的藏羚羊开枪的时候,甚至可以准确的击中藏羚羊的眼睛而不伤其皮毛。 前天上山发现金雕的时候,如果不是络腮胡被小金抓伤了肩膀造成一阵混乱,加上他的子弹卡膛的话,恐怕金雕早已被他给打下来了。 二龙跟了络腮胡差不多有10年的时间了,说出这番话,并非是因为吃不得苦,他曾经为了追赶一群藏羚羊,三天三夜都没有合过眼,但这会实在是撑不住了。 肚子里饥饿倒还能忍受,但是那刺骨的寒风,仿佛像是小刀一般,在一刀刀刮割着他们的身上的肉,身上的棉衣根本就抵挡不住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 这些人都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他们知道,能感觉到痛,说明还有希望[由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手打整理]活下去,万一连疼痛都感觉不到的时候,他们或许就会变成这冰山上的一座冰雕了。 所以这个盗猎者才提出了自首的建议,虽然他们作案多起,但是只要口风紧,咬死了不招,这次不过就是一个盗猎未遂,顶多加上个私藏枪支的罪名,进去估计也就是三五年的时间,总比窝在山上冻死强吧?不少字 看到络腮胡坐在篝火旁不语,二龙又开口劝道:“胡子哥,再这样下去,咱们真的都要交代在这儿了,出去还总归有条活路吧?不少字” 所谓的亡命之徒,那是在没有活路的情况下,才会拼老命的,并不适用于这里,在场的几个盗猎者虽然自问作恶多端,但手上并没有人命,单单是此次盗猎未遂,怎么都算不上死罪吧?不少字 默不作声的络腮胡突然抬起头来,看向二龙,问道:“二龙,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听到络腮胡的话后,二龙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说道:“胡子哥,我98年就跟你的,到现在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吧……” “是啊,十三四年了,死在你手上的藏羚羊,没有一千只,也有八百了吧?不少字” 络腮胡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在篝火下,显得异常的阴沉,“别的东西就不说了,单是这些藏羚羊,就够枪毙你十回的了,自首?那是找死” 二龙有些不服气,开口嚷嚷道:“胡子哥,那些事咱们不说,谁知道啊?而且猎杀野生动物,也没死刑一说吧?不少字” 二龙也不是傻子,在国内猎杀野生保护动物被抓起来的多了,没听说谁被判死刑的,即使是那个剥了大熊猫皮的李传才,那也是死刑缓期执行的,基本上命是丢不掉的。 话再说回来了,要说猎杀国家级的保护动物,在场的人手上都是沾满了鲜血,没谁会傻的将以前的事情给说出来的,络腮胡的话,让二龙很是不解,说话也不是那么恭敬了。 这也就是人性丑恶的一面,如果是在往常,二龙对络腮胡的态度,绝对是比见了亲爹还要恭敬的,但是现在事关自己的生死,二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单是他,围在篝火旁的其余几人,也都一脸希冀的看着络腮胡,能活下去的话,没人愿意死的。 络腮胡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没有受伤的右手按在了他身前的冲锋枪上,阴冷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扫了一下之后,说道:“行了,不要废话了,要还当我是大哥的话,今儿就熬过去,明天翻过这座雪山,咱们就能绕路走出去了……” 说老实话,络腮胡自己都不相信自个儿今天能熬过去,这可是零下十多度啊,只要等篝火烧完,就凭他们身上的那件羽绒服?估计等天亮了,一个个都都等变成冰雕。 二龙见到络腮胡的举动,心里不禁突了一下,连忙说道:“好,胡子哥,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兄弟们都听您的……” 他跟随络腮胡的时间最长,知道这个老大心狠手辣,一言不合真的敢将自己杀死的,而且二龙也隐约猜出络腮胡不愿意自首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他手中有人命案子。 说完这番话后,二龙低下了头去,不过在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 同样,在络腮胡冲锋枪的震慑下,其余几人也纷纷出言表示服从老大的安排,不过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只有天知地知自己知了。 随着气温的持续下降,篝火堆冒出的火焰,也是越来越小了,四周的干柴都已经被拾干净了,远处他们又不敢去,在这种天气下如果不能保持充足体力的话,只能加速他们的死亡。 开始的时候,几个人还围着篝火堆在不断的走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个人的动作越来越慢,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呆滞了。 科学家曾经做过研究,在气温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大脑的思维,会变得迟钝,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几个盗猎者思维迟钝的情况,已经反射到了他们的动作上了。 …… “香,真香,我再加把火,周哥,出口那边您守着点啊……” 在雪山脚下,同样也有一堆篝火点燃着,不过和山上不同的是,在这堆烧的正旺的篝火上,架着两只被烤的焦黄的全羊,扑鼻的香气远远的传了出去。 彭飞并不怕对方从山上攻下来,因为在山脚出口前面,有一段四五十米的开阔地,那里一点掩护都没有,对方要是下来的话,只能被他们当靶子来打。 除了庄睿彭飞和周瑞等人之外,巴桑局长也守在了这里,两名干警隐藏在一处岩石背后,观察着山上的动静。 虽然在羽绒服外面还套了件羊皮袄,庄睿还是冻的哆哆嗦嗦的,看着半山腰处快熄灭了的篝火,忍不住开口骂道:“**,都快12点了,这群王八蛋都是属企鹅的啊?一点都不怕冷?” 要知道,山上山下虽然只相隔了五六百米,但气温最少要相差10度,庄睿想不通那些缺衣少粮的家伙是怎么熬到现在的? 在搜查了那几个人所住的房间后,庄睿倒是放下心来,从盗猎者到来的时间和房间里的迹象表明,他们并没有遇到雪豹,这让庄睿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哈哈,庄哥,咱们喝酒吃肉,他们在上面喝西北风,这生意能做啊,看谁能耗得过谁……”听到庄睿的话后,彭飞大声笑了起来,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行了,你小子少喝点,听巴桑局长的安排……” 庄睿训斥了彭飞一句,往嘴里塞了块肉之后,站起身来,他要去替换岩石后的那个干警,这大冷的天不活动一下,人是要被冻僵的。 “洛珠警官,去喝口酒暖和下吧……” 庄睿走到岩石后面,拍了拍干警的肩膀,习惯性的释放出了灵气,往山上看了一眼,突然愣住了。 “这他**的是在干嘛啊?难不成这哥几个都有那爱好,为了争夺络腮胡打起架来了?” 庄睿发现,出现在灵气中的画面,居然是四个老爷们,将那个肩膀上受了伤的络腮胡男人按倒在了地上,姿势极其暧昧。 “不对,这是起内讧了啊……” 在看到一个人收起了络腮胡的枪,然后用皮带将其捆绑了起来之后,庄睿终于明白了,对方起了内讧。 只是庄睿虽然看得到画面,却是听不到他们的话语声,也不知道这几个起内讧的家伙,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那四个人将络腮胡绑起来后,站在篝火堆旁商量了几句,然后三个人将络腮胡给拖了起来,另外一个干瘦的小个子,拿着手电筒走在了前面,方向……正是山下。
“洛珠警官,叫彭飞他们过来,我看到山上的人动了……” 看到这里,庄睿哪能还不明白?这是山上的人熬不住了,要下来自首,或许是那个络腮胡不同意,这才有了内讧的事情。 事实正如庄睿所想的那样,在气温持续下降后,受伤的络腮胡精神变得愈发萎顿起来,整个人都昏昏欲睡,根本连枪都拿不稳了。 就在此时,早已心有默契的四个人,同时扑了上去,将络腮胡给当场制服了,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络腮胡是主犯,把他给逮住了,众人的罪责也都能轻一些。 那个挨了好几皮带的小个子,还狠狠的踢了络腮胡几脚,反正日后大家都要在牢里混饭吃了,而且说不定对方就要吃枪子呢,他也不怕络腮胡报复。 “庄先生,我怎么没看到啊,他们真下山了吗?” 洛珠一直紧盯着山上的,除了那快要熄灭了的篝火,他根本就看不到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我眼神好,估计有个半小时他们就能下来了,咱们做好准备吧……” “好,我马上去通知巴桑局长……” 见到庄睿满脸严肃,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洛珠也认真了起来,一路小跑来到几十米外众人烧烤的地方。 听到洛珠的汇报,原本围在篝火旁的几个人,都连忙跑了过来,子弹上膛,全神贯注的盯着上面的山道。 在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山上一百多米处,已经能看到手电筒的闪光了,连带着还有人的喊声:“我们自首了,不要开枪,我们是下来自首的……” 嘶哑的喊声回荡在山间,庄睿等人不由对视一笑,这种结果自然是最好的了,否则对方持枪负偶顽抗或者冲击山口,说不定也会给自己这边造成损伤的。 最先出现在强光灯下的是小个子,他领口处卡着手电筒,双手将一把冲锋枪举在了头顶,脚步瞒珊的往山下走来。 紧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三个直立行走和一个被拖在地上的人,二龙几人早已没有力气抬着络腮胡了,从山上下来,倒有一半的路程是将他给拖下来的,原本就受了伤的络腮胡,此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政府,我们自首,我们这可是自首的啊……” 几个人来到亮光处,把手里的枪支都仍在了地上,巴桑局长一声令下,几个干警马上冲了上去,将几人双手朝后反铐了起来。 “政府,能给口水喝,给口吃的吗?我们十多个小时没吃一口东西了……” 见到了警察,二龙等人仿佛也得到了解脱,根本就不顾手臂的疼痛,只是一个劲的在哀求食物。 巴桑局长摆了摆手,说道:“带他们到篝火边上,别给冻死了,嗯,还有这个人是怎么回事?马上进行突击审问……” “政府,我们交代,我们交代,他姓胡,道上人都喊他胡子哥,就是他组织我们来这里的……” 由于络腮胡的不配合,几人知道先前的罪行是逃不过去了,反正他们不交代,估计络腮胡也会咬出他们的罪行的,干脆竹筒倒豆子,没等审问就全招了。 “胡子哥?” 巴桑局长听到二龙的话后,脸色突然变了一下,动作有些粗暴的将地上的络腮胡拉到了篝火处,借着火光看向了络腮胡的脸。 “胡荣发,真的是你” 巴桑局长的声音,在欣喜中似乎还透着一股子悲伤,周围的几个干警听到巴桑的话后,脸上均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被巴桑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庄睿,拉住身边的洛珠,小声问道:“洛珠警官,这……是怎么回事啊?” 洛珠的神情有些激动,指着地上的络腮胡,说道:“庄先生,咱们……立大功了,这个胡荣发,就是在可可西里杀害索南达杰同志的主犯之一,我们整整追捕了他17年了,没想到,在这个地方抓住了他” “电影里的那个可可西里?”庄睿问道。 “对,那里面演的,就是索南达杰的原型……”洛珠重重的点了点头,给庄睿讲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1994年1的一天,40岁的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缴获了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 在押送歹徒行至太阳湖附近时,遭歹徒袭击,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在无人区与18名持枪偷猎者对峙,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灯光下死去的索南达杰,匍匐于地,右手持枪,左手拉枪栓,怒目圆睁,一动不动,犹如一尊冰雕,没人敢过去。即便死了,他也令人胆寒。 索南达杰的死震惊了各界及舆论,中国政府于1995年批准成立“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并在1997年升格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尽管已经过了漫长的17年,可“索南达杰”枪战盗猎分子并英勇牺牲的故事,仍在被人们传扬,公安机关更是没有停止过对枪杀他的在逃犯罪嫌疑人的缉捕。 时至今日,当时的18名歹徒,已经有15人归案,还有三人在逃,而胡荣发,就是这三人中的一个,也是枪杀索南达杰的主犯。 谁都没能想到,竟然在这个小山村里,抓获了十七年前的要犯,这让巴桑局长等人一扫身上的疲惫,神情兴奋之极。 “巴桑局长,还是先将他们几个人押回去吧,让拉巴次仁院长给看看,万一要是死了,那岂不是便宜了他?” 庄睿在说话的时候,悄悄往络腮胡的体内注入了一丝灵气,他想让这个人活着接受审判,对于这个罪大恶极的人来说,往后的日子里,活着或许要比死亡更加痛苦。 “对,对,不能让他死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巴桑局长才反应了过来,自己亲自上阵,将已经瘫软成一团烂泥的络腮胡抬回到了村子里。 第二天一早,连夜从县城赶来支援的刑警们,将胡荣发一行压了回去,由于案情重大,巴桑也跟着一起回去了,没有了这些盗猎者的存在,小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尊敬的老村长,顿珠次仁兄弟,雪豹到底怎么样了?它这几年有没有来过这个山村?” 在送走巴桑等人之后,庄睿第一时间找到了老村长,他迫切的想知道雪豹的消息,如果不是怕秦萱冰等人担心,庄睿一早就想带着白狮攀上雪山的。 “庄先生,在去年的时候,雪豹曾经来过村子里,我们给它准备了10只牛羊,应该足够它过冬了,只是今年它没有来,可能是我们这里外人多了的缘故吧……” 顿珠次仁说话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庄睿留给了他们十多万人民币,而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仅仅就是10只牛羊。 而活佛转世的消息传出去后,前来嘎玛村旅游朝圣的人也多了起来,甚至一些登山队,也将大雪山列为了他们所要征服的目标,雪豹之所以今年没有来,原因或许也在于此。 “只要雪豹还在山上,我就要找到它,还有金雕的父母,我也要去看看……”庄睿发现,在经过盗猎者事件的耽搁后,他进入大雪山的心情,变得愈发迫切了起来。 (PS:五千字章,今儿已经更了八千字了,稍后或许还有,突然想求几张月票,嗯,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那些熟悉的名字)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内讧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内讧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