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教诲【二合一章节】

典当 147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291字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教诲【二合一章节】 庄睿的记性一向都非常好。只要他听到过的名字或者是比较短的数字,他都能分毫不差的记在脑海里,可是“苗菲菲”这个名字,却是很陌生,庄睿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不过,电话里的声音,倒是有几分耳熟。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我是苗菲菲啊。” 手机里继续传来那个清脆的声音,好像庄睿就应该知道苗菲菲是谁似地, “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吧,我不认识苗……等等,您是苗警官吧?不少字” 庄睿本来正想挂掉电话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女警模样,和这熟悉的声音一结合,马上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你”字立马也变成了“您”字。 庄睿的表现,让电话一端的苗菲菲很不满意,要自己说了两次名字。才记得起来,这说明昨天他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嘛,不过苗菲菲也不想想,大家萍水相逢,昨天那情况又等于一个是兵一个是贼,躲都躲不及,谁还会特别留意去记着你呀。 “喂,苗警官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吗?对了,您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啊?” 庄睿自问从早上起床到现在,绝对没有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管理条例的地方,不知道这位像治安警多过像交警的女警官,找自己有什么事情,而且自己可以肯定,昨天也没有这位女警官给留电话。 “那个……就是……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在中海逛逛,可是又不知道去哪里,打个电话问问你,看你有时间没有,陪我出去转转吧,会不会打扰你了呀?” 电话一端的苗菲菲说完这番话后,心里直感觉到别扭,自己本来就没什么意思啊,怎么这话这么难说出口,好像自己在哀求他一般了。 苗菲菲以脚伤的名义,在队里请了五天假,本来想飞回北京。找那些刑警队里的师兄师姐们聚聚的,可是昨天夜里和老爸通电话时,老爸发话了,有伤就好好养着,不要到处跑了,气的苗菲菲在电话里和老爸大吵了一通,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终究还是在老爸连威胁带哄骗下,选择了留在中海。 苗菲菲性子活泼,在家里呆不住,这一下请了五天假,她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好了,昨天想了半夜没想出头绪来,今儿一早看到阳伟的驾驶证,不由想出了个点子,那个叫庄睿的似乎不怎么讨厌,可以让他做导游,在中海好好玩几天啊。 要知道,苗菲菲来中海上班快三个月了,又挂着个小领导的职务,每天都是单位家里两点一线。一来是没有时间去游玩,二来也没有合适的人陪着她,所以就连南京路那样热闹的地方,她都没有去过。 之所以找庄睿陪同,是苗菲菲感觉庄睿人比较老实厚道,而且说的是北方普通话,交流起来很舒服,至少不用去猜对方话里的意思,在交警队的时候,一帮子中海本地的交警对话时,苗菲菲十句里面有九句都是用猜的,根本就听不懂。 虽然她没有庄睿和阳伟的联系方式,不过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她的,打了个电话去队里,在内部电脑系统里面调出阳伟的资料,电话就有了,然后苗菲菲打了个阳伟,从他嘴里得知了庄睿的电话,阳伟昨儿喝的有点高,直到报出庄睿的手机号码后,还不知道电话是谁打过来的,趴在床上继续和周公下棋去了。 “喂,你在听吗?你别误会啊,我请了几天假,可是脚又没事了,就想找个朋友出去转转,你要没时间就算了。” 电话这边庄睿也在纳闷呢,找哥们去逛街?这让庄睿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是以愣了一会神。也没有说话,直到手机里又响起苗菲菲的声音,他才清醒了过来,连忙说道:“苗警官,今天白天肯定是不行,我休假了两个月,今儿是第一天上班,可是不能翘班啊,这样吧,晚上我请您吃饭,也算是帮我同学给您赔礼道歉了。” 要说庄睿这俩月,也算是历练出来了,情商大涨,这要是放在以前,肯定会琢磨这漂亮女警官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现在的庄睿却知道,事情就是如苗菲菲所言,人家确实是闲的无聊找个人陪陪,美女相邀,即使没什么想法,庄睿也不好意思拒绝的,更何况,他也想帮老大把驾驶证要回来。 “又不是你撞的我。要你道什么歉,告诉你同学,不把技术练好了,本子别想拿回去,他对自己生命不负责任,我还要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负责呢,这是原则问题,没得人情讲,不过嘛,你要请吃饭,本警官倒是可以赏脸的。恩,吃完饭还是能出去逛逛的,就这样,你把单位地址告诉我,晚上我直接过去找你。” 苗菲菲清脆的声音,在电话里如同机关枪一般,突突突的说了一大串,根本就没有给庄睿插嘴的机会,这也让庄睿心中大汗,传说中的京片子,居然被自己给撞上了,这姐们说了那么多话,基本上都不带停顿的,不去考主持人而当了交警,真是有够可惜的。 看着那边德叔已经鉴赏完了天珠,正泡好了茶等着自己,庄睿也不想多说下去了,连忙报出了典当行的地址,挂断了电话。 “怎么着,是个女孩子吧?不少字” 德叔老而弥坚,一眼就从庄睿的脸色上看了出来,他以前也给庄睿介绍过一个女孩认识,只是那女孩嫌庄睿职务低,并且在中海没房没车,与庄睿接触了两次之后,就不见影踪了,搞得德叔十分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德叔,您别用那眼光看着我啊,认识个女孩不犯法吧,咦,好茶,德叔,您这茶叶从哪里来的?” 庄睿坐了下来,两根手指捏起了紫砂壶盖,凑近鼻端闻了一下,顿时一股清香扑鼻。忍不住出言夸了起来。 “你小子运气好,昨天老朋友来看我,送了点好茶给我,今天刚好带了点来,我这还没回办公室,不就被你拉来了。” 德叔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一包已经打开了的棉纸,庄睿仔细看去,在棉纸的中间,只有婴儿巴掌大小的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茶叶啊。 庄睿有些不相信刚才那扑鼻的香味,居然会是这黑乎乎的东西泡出来的,在给德叔面前的茶杯里斟满茶水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饮入口中,顿时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充斥在味蕾之间。 这茶的味道和庄睿喝过的茶叶都不相同,刚喝入口时,庄睿居然有种喝中药的感觉,不过仔细一品,那股浓醇的香味,就充斥在了口舌之间,其味滑口,回味甘美,顿时让庄睿感觉到舌根生津。 苦本来是茶的原性,古代称茶为“苦茶”,最早期的野生茶,茶汤苦得难以入口,先苦而后才能回甘,这个道理庄睿也明白,只是这茶初饮时的味道过于古怪,才使得他后面感觉的甘甜,也是泌入心扉。 “怎么样,小庄,这茶味很特别吧,告诉你,这就是普洱茶,咱们这边喝的不多,不过这茶也可以算是收藏品,就我这么一小块,那可是价值万儿八千的,要是清朝遗留下来的普洱茶砖,更是无价之宝了。” 德叔的话让庄睿吓了一跳,这这么一丁点儿,估计还没二两重,居然能值上万块钱,那刚才自己这一口,岂不是要喝掉好几百了。 “德叔,这茶有这么贵?不是都说新茶才好喝吗?”庄睿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说的那是单纯的饮品,那样的茶叶,放个一两百年的时间,都会变成灰烬,而这普洱茶却是不同,放置的时间越久,其香味越是浓醇,所以也可以作为收藏品来收藏的。 1963年故宫在整理茶叶库房时,发现当时其他茶叶都已经成灰,只有“万寿龙团”等普洱茶仍然完好,堪称“会呼吸的古董”,“可以喝的文物”,那块普洱茶砖只不过重2.5公斤,前段时间赴普洱展出时,单单是其保费,就高达1999万元了,你可以想想,这茶本身价值几何。” 庄睿闻言咋舌不已,他没有想到,连茶叶都可以收藏,自己的学识实在是太浅薄了。 “小庄,你刚才的问题,从这茶叶里面就可以回答了,你年轻,资历又比较浅,没有根基,这些都是你的弱点,不过我看好你,是因为你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极强,而且悟性很高,这一点尤其重要,古玩这行当,没有点运气和悟性的话,一辈子都玩不出门道来的。 做事就如同饮茶一般,先苦后甘,那两个什么海龟肯定是看不惯你做经理这个位置的,而你就要学会隐忍,多学多看少说,等你有能力的时候,也就可以潜龙飞天,一鸣惊人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庄睿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虽然无意在这里干多长时间,但是这个经理的位置,的确可以将他磨练的更加成熟,不管庄睿以后作何选择,都是有益无害的。 “德叔,你把我现在要做的工作,和我交代一下吧。”
庄睿以前只负责财务,不过他看到德叔整天喝喝茶聊聊天的,似乎这经理并不需要做什么事情。 “呵呵,这么快就想要进入角色啦,其实咱们典当行一共就五六个人,管理起来很简单,经理的职责主要就是对外接触,和那些拍卖行建立一个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 因为咱们是投资公司的下属公司,你还要做出一份投资报告,对典当行的资金走向,制定一个大概的投资意向,当然,你是学金融专业出身的,这对于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小庄,如果你的投资建议得到采纳,并且回报丰厚的话,这里面可是有着相当不菲的提成奖金拿的,那俩小子一直窥视着这个经理的职位,其实也就是冲着这笔钱的。” 德叔的话让庄睿对于自己日后的工作,有了大致的一个纹路,他还真不知道,作为典当行的经理,居然还可以对典当行的自有资金做出投资建议,想必投资公司既然有这个规定,那肯定会这建议也会加以重视的。 德叔嘴里的那俩小子,就是典当行另外两位典当师,一个叫赖劲东,他很少下来大厅,一上班就钻进二楼办公室,庄睿的财务办公室虽然也在二楼,但是几乎没怎么和他照过面,出纳小玲和另外一个女孩私下里都叫他懒得动,赖劲东专门鉴定国外艺术品,典当行里的这类物品并不是很多,所以他也比较清闲,每天躲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情。 另外一个典当师叫做王一定,擅长的是一些国内外奢侈品的鉴定,他倒是经常下到一楼大厅,不过都是和那个绝当区的营业员嬉闹,对于庄睿也是很少正眼相看。 这两人都是三十出头的年龄,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一段时间了,也都是科班出身,只是这两位平时自视甚高,一直不受德叔待见,只是来典当奢侈品的人不在少数,国外艺术品也偶然能得见,不然的话,德叔早就让这两个家伙卷铺盖滚蛋了。 “德叔,您之前的投资重点,主要是在哪个方向?” 庄睿现在对房地产的市场相当看好,只是地产投资数额相对比较大,他虽然对典当行的资金多寡很了解,但是他也不能保证上级部门就会批准自己的建议,是以想稳当一些,先问问德叔的建议。 “我?老头子活了一辈子,只懂得古玩,当然是投资在这上面了,我去年投资方向主要有两个,一个是钱币的投资,不是那些古代铜钱,而是国家发行的纪念币,去年投资了一千六百万在这里面,到今年三月份,这些纪念币涨幅达到了百分之三十,算是不错,小庄,你知道我去年光是奖金就拿了多少钱吗?” 德叔说的有些得意了起来,去年的这笔投资,开始时并不被人看好,甚至那两个海龟鉴定师还提出了异议,并分别以个人名义对总公司提出了建议,不过投资公司领导出于对德叔的信任,还是批准了德叔的投资建议,今年过年结算的时候,那笔钱币的增幅,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仅是这一笔投资,就让典当行纯盈利四百八十万,而原本对德叔还有几分看不起的王一定和赖劲东,这些日子更是深居简出,不好意思面对德叔了。 庄睿这几个月都没有在典当行,他也不知道这两个月典当行资金的走向,于是开口问道:“德叔,您那些钱币都卖掉了吗?怎么不留着继续增值呢?”在庄睿想来,奖金都发下来了,自然那些钱币应该都是处理出去了。 “卖掉了一千万,还持有六百万,去年老头子我光是奖金,就拿了一百万,小庄,投资公司给予的奖励达到盈利金额的百分之三十,你小子可要好好看,以后钱途会很光明的,在中海买车买房都不算什么难事了。” 德叔显然不知道庄睿现在的身家,他也没看到庄睿是开车来上班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番话了,不过德叔对庄睿真的是没的说,之所以卖掉还在增值当中的那些钱币,就是德叔为了给庄睿留出一些投资资金,让庄睿能从中得到益处,否则的话,资金全都积压在了前期投资上面,庄睿也就只能拿份死工资了,德叔此举可谓是用心良苦。 德叔之所以答应在这家典当行任职,并不是为了工资,以他的身家,百八十万的还不会放在眼里,主要是因为在典当行工作,可以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古玩,对于一辈子痴迷古玩的德叔而言,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德叔,您这样做自己损失太大了,其实我现在的生活还算是不错,在这两个月里,我也淘到了几个好物件,在彭城的时候……” 庄睿听完德叔的话后,心里也很感动,德叔此举等于是把每年几十万的分红拱手相让了,庄睿略微想了一下,出言把自己淘得王士祯手稿和在西藏得到唐伯虎真迹的事情,给德叔讲述了一遍。 “嘿,我说你小子,怎么今天表现的这么镇定,没有一点儿新官上任的兴奋,原来是身价不菲了呀,臭小子,你这两个月淘宝捡到的漏,比我老头子这一辈捡漏的次数都不少了,敢情你还在和我打埋伏啊,可惜了,那几个物件你都卖了,不然老头子我也能开开眼界,不行,中午你要请客,我得宰你一顿。” 听完庄睿的话后,德叔两眼放光,狠狠的拍了下大腿,庄睿这两个月来的经历,的确如同德叔所言,就是玩了一辈子古董的人,也不见得能捡到一次大漏,而庄睿这几次的捡漏,就足以让他这辈子吃喝不愁了。 “没问题,德叔,中午您说去哪吃,咱就去哪,我这运气好,还不是您平时教诲的,要不是您见天的给我讲解古董知识,我连啥是古玩都不知道呢。” 庄睿不露声色的拍了拍德叔的马屁,德叔却是很受用,俗话说千里马好找,伯乐难寻,德叔一直都看好庄睿能在古玩界有所发展,现在这榆木疙瘩开窍了,德叔不禁是老怀大慰。 “对了德叔,您的另外一个投资是什么?” 庄睿看到德叔春风得意的样子,想必另外一项投资肯定也是有赚无赔的。 “那是山西的漆器,也是属于杂项里面的一类,我早几年就在收藏这类藏品,在九六年之前,一件不错的漆器盒子,大概七八十一百多块钱就能收上来,到现在能卖上八九千上万块钱了。 小庄你想想,这不过五六年的时间,涨了多少倍啊,我估摸着这物件的行情还要看涨,去年就投进去了五百万,专门派人去山西各地收购漆器,这笔钱的走向你应该知道啊,那会还是你在做账的。” 德叔的话让庄睿脸上感觉有些发烧,在他去年的工作当中,庄睿只是履行了自己所学到的财务职责,做好了他的份内工作,至于资金的流向和用处,他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反正有财务制度的监督,他也不怕有人私自挪用资金,直到此刻德叔说起来,庄睿才感觉到即使作为一名财务人员,他似乎也不是那么合格的。 “漆器的投资是要长期的,三五年之后才能看到效果,那会我可能就不在这里做了,小庄,到时候这果子,老头子我让给你来摘。” 德叔接下来所说的话,让庄睿一阵感动,面前这老人的确是真心维护自己,没有意思功利心掺杂在里面,庄睿感觉自己也不能再掖着藏着了,于是开口说道:“德叔,我和朋友在家乡搞了一个獒园,并且投资了一些生意,其实原先是想辞掉典当行的工作的,不过我想跟您多学习一些古玩知识,这才回来的,至于以后是否还在这里工作,我自己也说不准。” 德叔闻言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才两个月不见,庄睿的变化会这么大,从当初一个每月拿几千块钱工资就高兴不已的毛头小伙子,现在居然已经开始自己创业了,不过对于庄睿的想法,他还是很赞成的,年轻人是应该多出去闯一闯。 “行,这样也好,以后那些龌龊的事情,你就少管一点,老头子我把自己会的东西,尽量都教给你,走吧,咱们出去开个会,和两个海龟碰下面,等会我说话,你不要插嘴啊。” 德叔想了一下之后,交代了庄睿一句,然后分别给另外两个鉴定师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半个小时以后去会议室集中,庄睿不明白德叔所说的龌龊事指的是什么,颇是有些莫名其妙。 德叔看着庄睿一脸茫然的表情,笑着说道:“怎么着?不明白?以后你和典当行交道打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PS:打眼知道很多普通账号的朋友也是有起点币的,拜托下外站看书的朋友,要是真心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这本书的话,帮咱把上架第一章订阅一下,几分钱而已,对打眼很重要,麻烦大家了,晚上还有一章,今儿万字更新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教诲【二合一章节】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教诲【二合一章节】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