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汉玉

典当 16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75字
第一百六十九章 汉玉【求推荐票】 “**,那小子坑我。走,哥几个回去找他去!” 阳伟被老四笑的有些下不来台了,怒气冲冲的从老四手里抢过那件“西汉白瓷”,回转身就要去刚才买这物件的摊位。 “别,伟哥,别去了,这事就算了吧,800块钱也不算多,以后在这样的地方多看少出手就行了。” 庄睿连忙一把拉住了阳伟,开什么玩笑,这被人忽悠了已经够丢人的了,再跑去闹,那才真的是没皮没脸了,别人随便编个故事,说成是西汉白瓷,老大就信了,这事只能怪伟哥自己,怨不到那摆摊的,摊主没编出家破人亡,变卖传家宝的故事,已经够给老大面子了。 “那不行。老幺,我家老子要是知道这事情,那还不要笑话我好几年啊,不行,你和我一起去,咱们把场子再找回来。” 伟哥现在主要是心里气不顺,更重要的是,他买这瓷器,有点要和自己老子较劲的味道,就从目前这情况来看,应该说伟哥还是要比自己老爸强一点的,为何这样说呢,那是因为阳父每次走眼交学费,那可是少辄数千元,多辄上万的,与其相比,伟哥这800块钱的确不算什么。 “算了,伟哥,鬼市这地方,走眼那是自己的事情,再回去找场子,平白再丢次面子,在古玩行里面,最不能信的,就是别人编的故事,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庄睿死死的拖住了阳伟,伟哥也想明白了。这事情只能怪自己耳根子浅,太容易轻信别人了,加上对古玩这门道又不是很了解,吃亏上当是在所难免的。 “我说老幺,你怎么次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啊,这些破瓷片儿,都能被你凑成一整件,哥哥我咋就这么倒霉呀。”伟哥这会心情也平复下来了,摆个苦瓜脸对庄睿说道。 其实庄睿自己个儿心里明白,虽然第一个瓷片是他凭眼力看出来的,不过剩下的瓷片里,有三四个都是用灵气找出来的,因为这几块瓷片上,都沾满了泥土,有一块看上去甚至就是一个泥疙瘩,要不是眼睛感应到里面所蕴含的灵气,恐怕就要将那些瓷片全部清洗干净才行了,当然,那位摊主是绝对不会给庄睿这样的机会的。 “老大,反正阳叔也不懂西汉东汉的,你把这玩意拿回去给他。老爷子肯定高兴,说不定就把那800块钱还给你了,来,老幺,看看我买的物件……” 老四看着伟哥沮丧了样子,出言安慰了他一句,阳父那玩古董的名声,这哥几个都清楚,只是这话却气得老大差点跳了起来,阳父向来都是自己走眼交学费可以,但就看不得阳伟乱花钱,这事要是被他知道了,肯定会教训伟哥几天的。 “四哥,你这买的是个玉璧呀,多少钱买的?”庄睿接过老四递过来的物件,随口问道。 “不贵,二千块钱,这东西主要是我自己看了喜欢[www.shushu8.com],真假我是分不清楚的,不过感觉不错,就买下来了,老幺你看看,这东西是真的吗?” 老四的性子比阳伟洒脱一些,不过他也怕买个假物件丢份,先声明自己不在乎这东西的真假,只是从老四那张略带紧张的脸上,还是能看出来,他对自己生平买的第一个古玩,还是相当在意的。 庄睿看着老四的表情。有些好笑,边看着手上的玉璧,边说道:“四哥,在古玩里面,除了年代久远的古玉之外,玉石这玩意儿,一般没有什么真假之说的,只有品质好坏之谈,你买的这个,是个玉璧,在古代最早是用作祭器和礼器的,常出现在重要的国家祭祀大典中,像是祭天、祭神、祭山、祭海、祭星、祭河等。 后来一些有身份的人,也把玉璧用来相互馈赠,随之很多人就把这东西当做佩系的把玩物品,也作为不同身份的标志,以璧为佩饰主要自战国至汉代盛行。 呵呵,还有一种说法,四哥你别介意啊,这玉璧常常也用作辟邪和防止尸体腐烂,为古代帝王大臣们的随葬品,现在已经发掘出来的汉代大墓中,都有众多的玉璧出土。一般是放在死者胸部和背部,有的放在棺椁之间,甚至还嵌在馆的表面作装饰用……” “等等,等等……老幺,你说我这个玩意儿是从死人身上拿出来的?老大,把你那水给我喝几口,我x,那多恶心啊!” 老四没等庄睿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老四的胆子虽然比伟哥大的多了,不过一听在手里把玩了半天的物件。居然是从死人身上摘下来的,那心里就像是吃了个苍蝇一般,别提有多难受了,胃里还没消化的食直往外泛,连忙抢到伟哥手里的矿泉水,猛喝了几口。
“切,至于嘛,四哥,这墓里出来的可都是古玉,价值连城啊,别人上赶着抢着要呢,话说回来了,我也没说你这块就是古玉呀,咦?四哥你运气不错嘛……” 庄睿在手上来回把玩搓弄着这个玉璧,本来他没想着老四能在地摊上捡到什么好物件,也就没怎么用心看,不过这仔细一打量,敢情这东西还不错,居然是个两色泌的玉,当然,古玉泌色作假的很多,而庄睿对于玉器上手的并不是很多,不动用灵气的话,他还真无法分辨这究竟是不是一块古玉。 古代以玉作瑞信之物,用于朝聘,一共分为六种,也被后世称之为“六瑞”,古书上曾记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就是用玉器的不同形态,以示爵位等级之差别。 老四买的这应该是一块蒲璧,不是很大,直径差不多只有六七厘米左右。中间穿有一小指粗细的孔,在玉璧表面刻有香蒲状花纹,这种香蒲象征着草木繁茂,欣欣向荣的寓意,这块玉璧原本是个青玉雕琢而成的,只是现在上面有了三种颜色,除了保留了一点青玉本色之外,周围玉质泛黄,还有一块地方呈现出了赭褐色。 根据这玉璧上的泌色,庄睿判断出,如果这两种颜色不是后来染上去的话,这块玉璧应该是有些年头的古玉,而且是从墓里出土的。 “老幺,说话别大喘气,这玉到底怎么样?是哪个年代的啊?”老四不满的说道。 “年代我断不准,不过应该是汉玉,而且是两色泌的,不错,四哥,2000块钱买的不亏。” 庄睿已经用眼睛看过这玉璧了,里面的确有灵气的存在,颜色是紫色,不过数量并不是很多,庄睿猜想可能是这玉璧材质不是很好,又少人把玩的原因吧。 老四闻言之后那是喜笑颜开,他现在也感觉到从这地摊捡漏的快感了,只有伟哥心情不大爽,从庄睿手上抢过那玉璧,对着刚出来的阳光看了一会,撇了撇嘴,道:“老幺,你是安慰老四的吧,这玉上面的颜色那么难看,将酱油滴上去了似地,麻麻赖赖的,就这破玩意还价值不菲?” “老大,你这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没听老幺说啊,这可是汉玉,比你那件汉代白瓷强多了……”老四和伟哥以前也是斗惯了嘴的,这一句话就说到老大的软门上了,老大正要反驳的时候,看了一下手里的这瓷壶,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伟哥,你这话说的就外行了,汗,不过你本来就是外行,这是沁,这才是古玉的魅力所在。”庄睿笑着解释道。 “什么是泌?分泌物?这玉石还能自己分泌出东西来?”伟哥一听庄睿这话,连忙把手里的玉璧塞给了庄睿,好像这玉璧上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唉,和你们说话真累!” 庄睿装模作样的长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是很享受这种为人师表的感觉的。 不过在看到老大已经面色不善,开始摩拳擦掌了,庄睿连忙解释道:“沁这玩意儿,看起来好像学问很深,其实说穿了就是玉器上的“锈”,和铜铁一样,它也是会生锈的,不过玉器上的锈,并不是玉器本身产生的,而是被外物侵蚀造成的。 在收藏古玉的圈子里,未曾入土而得以传世的称为“称世古”,也就是说不是陪葬品的玉,俗名叫做“自来旧”。 而作为陪葬品随墓葬埋到土里,后来被人挖出来的,或者因为别的原因埋到了土里,后来又出现的这些玉器,都可以称之为“土古”,这种玉也有一个俗称,叫做“出土玉”,其实咱们现在流传下来的传世古玉,大部分是出土玉。 而只要是出土玉,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会挂上沁色,也就是刚才给你们说的玉锈了……” “慢着,老幺,按你说的,我这块不就是出土玉了?那这上面的颜色,都是那些……” 老四后面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想的也没错,这出土玉上面的泌色,固然有泥土造成的,不过更多都是陪葬物品给玉器挂上的泌色。 PS:谢谢朋友们的打赏和两色泌,不对,是两色票,继续求月票推荐票,争取本周在都市分类榜上挂个号。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汉玉 第一百六十九章 汉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