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掘坟盗墓,发家致富

典当 170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62字
第一百七十章 掘坟盗墓,发家致富 PS:不屈不挠的登录了两个小时后台。终于能上传了,这章好像是上架后第一百章了,朋友们给点鼓励,月票推荐票啥票都行。 。 “你说的没错,四哥,一块古玉在哪里出土,在什么环境下出土,就会挂上怎样的沁,就像一个人的身上的胎记一般。 几乎出土玉都是必带泌色的,而泌色对于玉器那也是相当重要的,它是考究玉器年代和同期玉文化、工艺美术、雕刻艺术、丧葬文化的重要依据。 在土里,特别是在墓葬里面,玉器接触的环境很复杂,泥土的多样或随葬的物品的丰富给玉器挂上不同的沁色。 像是黄褐色大多是泥土或随葬的枕香所沁,青蓝色主要是衣物的染色所致,黑色是封棺的水银侵蚀,白色是吸收了墓葬中的硅质,嘿嘿,四哥,这里面的学问深了去了,小弟我也不是很懂。 这块玉璧我倒是能看出来一点。玉璧黄色的地方,应该是泥土造成的泌色,不过这赭褐色,应该是铁锈沁,很可能当时在这块陪葬玉璧的旁边,放置有铁器,所以形成了这种颜色。” 庄睿的话证实了老四的想法,这块玉璧上的泌色,极有可能就是死人服饰或者身上什么东西造成的。 “四哥,这泌色里面,还有很多种说法的,像是沁色单一的被称为:统一不杂”,你这块有两种沁色的就被称为:天玄地黄,三色沁叫:桃园结义或者三元及第,四色沁称为:福禄寿禧,五色沁叫作:五福捧寿。 老大,四哥这运气,可是要比你强多了,这块玉璧虽然材质一般,只是青玉雕琢而成的,不过加上了这两色泌,最少能卖个两三万块钱,可惜这个玉璧双面都是蒲纹,要是这玉璧上有一面的图案是龙纹蒲璧,那至少能值十万以上的。” 庄睿所说的泌色往往都代表了人们良好的祝愿,不过对于老四而言,他脑海中的第一印象。还是放在了这玉璧泌色的形成原因上,浑然想不起玉石本身就有避邪的说法。 老四是广东人,而广东可以说是全国最敬奉鬼神的一个省市,尤其是潮汕以及香港等地区,那可是家家都有一个神龛,用来供奉神灵祖先或者是关二爷,门口的土地财神,那更是随处可见,老四从小耳熏目染,就算是他不信,但是对这些死人身上拿来的物件,还是敬而远之的。 “我呸,死人玩意儿,给我都不要。” 伟哥的话说得庄睿哭笑不得,不说古玉了,就这世间流传下来的各色古玩,恐怕十件里面倒有七八件都是从墓里扒出来的,如果按照伟哥的说法,那也没有人去收藏古玩了。 从墓葬中盗取出来的古玩,大多都是珍品,众位可想而知。那些个皇帝大臣们活着的时候地位尊贵,都想着死后在阴间还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都是把生前自己最喜爱或者最昂贵的物品随葬,这也能显示出死者生前身后的尊荣。 为了那些墓葬里丰厚的随葬品,盗墓这个行业从古至今就没断绝过,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无数盗墓贼铤而走险,发掘古墓,至今在河南陕西等地,还存在着一些盗墓世家,这都是有明文记载的。 在河南陕西等地的农村,往往都流传着这么一句口号:掘坟盗墓,发家致富,可见这些墓葬对于人们的吸引力有多大了。 近代众所周知的盗墓案,就要数原本是土匪出身,后来混到**队伍里的窃国大盗孙殿英了,孙殿英驻兵河北的时候,将整个清东陵给挖了,把乾隆皇帝的裕陵和慈禧的定东陵给清洗一空,这还不算,临走还把棺材捣碎,毁尸弃骨,收敛了穷奢极欲的清代最高统治者的随葬宝器。 可怜乾隆皇帝活着的时候自称“十全老人”,死后就因为这些身外之物,落得个尸骨不全的下场,慈禧更凄惨,整个人被扒光了弃尸在地上。 不过孙殿英这事情做的不是很隐秘,不久之后就被满清遗老们知道了,当时以溥仪为首的所有满清皇室联名。将孙殿英盗掘其祖宗陵墓的罪行告到了蒋介石那里,为了平息这些人的怨气,蒋介石声明要严查此案。 孙殿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为了自保,他将盗墓所得中最为昂贵、价值连城的九龙宝剑送给了蒋介石,同时把慈禧墓中盗得的硕大无朋的夜明珠送给了宋美龄,宋子文也得到了慈禧墓里的金玉西瓜,另外像是孔祥熙、何应钦、阎锡山等政府要员,都收到许多名贵古玩、字画等宝贝,这惊天大案也就不了了之。 试想一下,就连宋美龄都能拿着从慈禧嘴里掏出的夜明珠把玩,庄睿有什么好害怕的,而且庄睿对古代这些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相反对于那些盗墓贼,庄睿反而是大有好感。
你说这些帝王将相死都死了,还非要把这些宝贝留到地下去,虽然有很多珍品古玩是因为墓葬保存下来的,但是像那些字画类的古董,几乎就都腐烂在这些帝王将相的墓葬之中了。 “老幺,这玩意你拿着就行了,要是有人要的话,就给卖掉,没人要你自个留着玩吧。就当四哥送你的礼物,不对,死人物件当礼物送不吉利,就当是……就当是……” 老四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啥名目来,不过这玉他是不敢留着玩了,捡漏的好心情,也全被庄睿这段话给搅和了。 “得,您二位还亏得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居然还对这玩意儿迷信。四哥,真送给我了?” 庄睿把玉璧放在手心里掂了掂,他可是没这种心理负担,庄睿估摸着这些古玩里面的灵气,有可能就是把玩多了遗留下来的,他才不管是不是死人玩过的呢,话说回来,这东西现在被自己把玩,过上个几十年,自己死掉了,这物件不还是要传下去的。 “给你了,真给你了,咱们回去吧,大吉大利……” 老四不住的甩着手,好像摸了那玉璧,就沾染了死人晦气一般,这会他比伟哥还要着急,想必是要回酒店洗洗手上柱香去。 “别啊,四哥,好容易才碰到次鬼市,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呢,咱们晚点回去,你带我去买玉璧的摊子看看去。” 这会已经早七点多种了,玉器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有些店铺已经准备开门了,而鬼市的那些摊主们,大多都收摊走人了,庄睿想碰碰运气,在去老四买玉器的摊位看看。 像这些出土的物件,还真有可能就是那些盗墓人所卖的,当然,他们一般都是有固定的客户的,就像是上次庄睿参加的草原黑市拍卖中的古玩,大多都是从各地盗墓贼手里收上来的。 不过也有些跑单的盗墓贼,其主要职业就是各地的摆摊“走鬼”,盗墓只是副业,这些人往往把一些珍品留下来。然后剩下的一些估摸不准的零散小物件拿出来卖,并且是把真假古玩都混在一起,能否淘到宝贝,那就要看各人的本事了。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伟哥,咱们先回去。” 老四拉着阳伟就向酒店走去,庄睿看看这玉器街上也没几个摆散摊的了,遂带着白狮也跟着二人转回酒店,不过庄睿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要起早再来逛逛,这鬼市里的好东西,要比那些古玩市场里面多多了。 回到酒店之后,那值夜班的龅牙服务员已经不在了,庄睿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面对着这样的极品,恐怕几人连早饭都吃不下去,只是这会伟哥和老四显然也没心情吃早饭了,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回到房间里面洗手去了。 庄睿倒是没所谓,自己到餐厅里吃过早饭,给伟哥和周瑞等人打包了一份带了上去。 庄睿住的是个单间,将早点给那几位送去以后,他去洗了个凉水澡,广东六月份的天气已经称得上是炎热了,稍微活动一下都是一身臭汗。 虽然一夜没有睡觉,庄睿这时还是有些兴奋,躺在床上半天都睡不着,干脆爬起身来,把那十多片碎瓷拿到洗手间里,用牙刷仔细的将瓷片上的污泥清洗干净,有道是:老货不怕新(净),新货不怕脏(做旧),这件汝窑瓷的釉色很均匀,等庄睿清洗干净之后,每一个瓷片上,都散发出一股天青色的淡淡幽光。 庄睿把这些瓷片放到了雪白的床铺上,开始拼凑起来,虽然只是大致的拼凑断裂面,庄睿还是高兴不已,这十六个碎瓷,刚好就是一件汝窑笔洗。 笔洗是一种文房用具,是用来盛水洗笔的器皿,以形制乖巧、种类繁多、雅致精美而广受青睐,其中汝窑出品的笔洗就叫汝窑洗,但流传至今的不多,根据一些统计,现今世界各地,完好的汝窑洗,不超过五十件,只要德叔能修复好这件汝窑洗,那绝对能卖出一个高价来。 找了一块毛巾,小心的将这些瓷片包了起来,庄睿决定参加完这次玉石展销会,马上就回中海找德叔修复这件汝窑瓷。 至于老四淘到的那块汉代玉璧,庄睿没怎么在意,随手放到了房间的茶几上,这玉璧虽说也是价值不菲,不过上面仅有两种泌色,并且玉质也不是很好,他可没兴趣自己去“盘”,有机会还是出手卖掉算了。 第一百七十章 掘坟盗墓,发家致富 第一百七十章 掘坟盗墓,发家致富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