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暗标(下)

典当 211.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59字
第二百一十一章 暗标(下) “表姐,你这眼光也太差了点吧。这么难看的石头,怎么可能出翡翠!庄大哥,你说是不是啊?” 庄睿刚走到雷蕾的身边,就听到卫子江的话,不由笑了起来。 他们又不是像古代宋徽宗那般玩奇石的,选毛料还要讲究个精巧别致、神韵、意境什么的,这翡翠原石只要里面能出绿,谁会去管它外面是什么造型,卫子江这话说的有些孩子气。 “难看怎么啦,我还就是喜欢[由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手打整理],庄睿,你来帮我看看,要是还行的话,我就买下来。” 雷蕾听到表弟的话后,有些不高兴了,她本来只是觉得这石头造型太过独特,没有要买的心思,只是听到卫子江这么一说,倒是引起她的好胜心来了。 “我先看看再说……” 庄睿蹲下身体,看起雷蕾所说的这快毛料来。 要说这块毛料,还真是有些难看。形状极不规整,原本椭圆形状头部向外凹出了一大块,倒有点像是电视里面那老寿星的额头,整块毛料上面也没有松花蟒纹,外皮平滑,应该是机械开采出来的新厂毛料。 庄睿试着抱了一下,约莫有个五六十斤的样子,看了一下旁边的标底,不算贵,才10万元的起拍价,庄睿不禁有些奇怪,这样像石头多过像翡翠原石的毛料,居然也被拿出来卖,这里明明是半赌毛料的区域啊,怎么没有看到切开或者是天窗? 将这块丑陋的毛料翻了个身之后,庄睿才发现,不是没开天窗,而是不知道被谁把开了天窗的一面,翻转到对着地面去了。 估计干这种事情的人,心里不外乎两种想法,一种是自己看中了这块毛料,不想被别人看到,另外一种就是这毛料实在是太垃圾了,有人心里气愤不过,才把它翻转过来。 庄睿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窗口,应该是擦出来的,不是个切面。只有婴儿巴掌般大小,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因为这窗口并没有出绿,而是呈现出颗粒状的白棉和略带灰褐色的雾状硬玉层,两者纠缠在一起,这种表现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垃圾。 “庄睿,这块毛料怎么样?价钱也不贵,你看我拍下来行不行?” 雷蕾和刘川的性格有些相似,受不得别人激,刚才小表弟的话让她很是不服气,只要庄睿说出个还可以,她就决定拍这块毛料了。 “老同学,说实话,这块毛料我是不怎么看好,你看这擦面,没有出绿不说,反而白棉和雾都纠缠在了一起,即使里面有翡翠,品级也不会很高,这块毛料的主人也是穷疯了,仅仅是出了雾。就敢开出十万块钱的标底来……” 庄睿的实话实说让雷蕾面色变的难看了起来,从庄睿的话中,她自然听出来这块毛料价值不大,没有购买的必要了。 庄睿的确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觉得根据自己这几天和古老爷子所学到的原石鉴赏知识来看,这块毛料就是个废料,要是放到明料区域摆着卖,没有人会再看上第二眼的,估计是这毛料的主人看到擦出雾来了,摆个十万块的底价在这里碰碰运气的吧。 雷蕾有些失望的站了起来,这半赌的暗标区域里,毛料的价格动辄就是数十上百万,她手上那点钱根本就不够看的,好不容易看到块便宜点的,却被庄睿打击的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 庄睿右手托住那毛料的地盘,使劲的将其又翻了过去,这垃圾毛料,的确不值得浪费别人的时间,毛料翻了个身躺在了草地上,和路边的普通石头比起来,也没有什么两样。 “咦?” 就在庄睿准备起身的时候,眼睛习惯性的用灵气扫了一眼那块毛料,就这一样,让庄睿挪不开步子了,倒不是说他看到了什么帝王绿玻璃种的极品,而是这块毛料里面所出现的颜色,居然是他从未所见过的。 那是一种浅浅的蓝色调,在庄睿的眼睛里,无所遁形的显露了出来。就像是阳光下的海水一般清澈明亮,虽然色彩有点淡,但是种水非常好,透明度很高,要不是里面微有一点瑕疵,几乎就可以达到玻璃种了。 朋友们都知道,冰种翡翠的质地已经是非常透明了,只是比起玻璃种来要稍微差一点点,顾名思义,玻璃种翡翠纯净得就像玻璃一样,内部若有细微杂质都暴露无疑,而冰种翡翠的透明度则退而居其次,虽然也很透明,但毕竟杂质稍多。 而冰种翡翠中质量最好,透明度最高的常被玉器圈子里称为高冰种,意思是指冰种中最好的一种,但又未能达到玻璃种的程度,在庄睿的眼里,这块蓝色的翡翠种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高冰种的料子,比刘川在南京解出的那一块,种水都要好上许多。
玉石看起来,都会给人一种暖意。但是这块石头里的翡翠,却带给庄睿三分温暖,另外还有七分冰冷的感觉,就如同它的色彩一般,像是一块被冰冻起来的海水。 “蓝水翡翠?” 庄睿脑海中冒出这么一个名词,这也是今年来十分走俏的一种玉石饰品,指的就是底子偏蓝色的翡翠,但并不是所有蓝色翡翠都能称得上这个名字的,在色彩呈蓝色的同时,种也要老、纹路细腻、水头好透度高,再配上颜色。才可以有这样的称呼。 好的蓝料子价格非常高,海蓝系、不带棉,再配好雕工,可以说是很有收藏价值的东西,当然,蓝水翡翠的价格比不得绿翠,因为翡翠的颜色讲究一个绿的正阳,这也是帝王绿价值最高的原因。 蓝水在颜色上偏蓝,自然不属于正色,但是好的蓝水翡翠,其价格也是很昂贵的,传说中的极品蓝眼睛,更是和血玉手镯以及帝王绿是一个等级的,不过以庄睿的判断,这块翡翠也就称得上是蓝水料子,比之他掏到的那块红翡毛料,相差甚远。 不过这块虽然不是很大,只有两个拳头大小的蓝水翡翠,其价值也在五、六百万以上了,如果碰到手艺高超的琢玉师傅,能取出一对镯子的话,价值还要更高。 “庄睿,怎么不走啦?你不是说块毛料不好吗?” 雷蕾见到庄睿又蹲下身子去看那块毛料,不禁有些奇怪,刚才那么多份毛料,庄睿都是一眼扫过,为什么单单在这块近乎是废料的毛料上下功夫? 庄睿抬头看了一眼雷蕾,心中泛起了嘀咕:“这丫头和大川真是像,跑我前面没几米,居然就找出块这么好的料子……” 上次在南京也是这种情况,刘川挑毛料时和庄睿选的方向不同,而那个方向内唯一一块有价值的毛料,也被刘川选了出来,这两口子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老同学,你是不是真想买块毛料解着玩啊?”庄睿作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出言问道。 “什么话啊,怎么是玩呢,我要解出好翡翠来,气气我外公……” 雷蕾有些气鼓鼓的说道,昨天她向外公和舅舅推荐庄睿赌石厉害的时候。被两个长辈奚落了一顿,虽然也是带着善意有点开玩笑的味道,不过还是把雷蕾气坏了,所以今天一大早才去堵庄睿的。 “想买好毛料,你现在还有多少钱?”庄睿紧跟着问道。 “我……我还有一百一十多万……” 雷蕾闻言有些不好意思,这两天她也都是在这里转悠,知道一块表现稍微好点的毛料,都要百万以上,以自己的那点钱,想赌好毛料,无疑是在做梦。 庄睿笑了起来,道:“老同学,那我看你还是买这块毛料吧,虽然表现很差劲,但怎么说开窗的地方,也出雾了,里面说不定就会有翡翠,但是质量就很难说了,这要看运气的。” “庄大哥,十万块钱买这东西?”卫子江表示出了疑问,他心里在想,要是好东西,你自己干嘛不买啊? 其实庄睿也纠结的很,他当然想自己买下来了,这块毛料不过是十万块钱的标底,就凭这废料表现,估计起拍价就能将其给拿下来,切开之后卖个三五百万的绝对没问题,这可是一本万利啊。 只是这块毛料是雷蕾先看中的,庄睿还没这么下作,把雷蕾哄走了自己暗自投标,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话再说回来,等到开标的时候,谁中了哪块毛料,都是会被众人知道的,到时庄睿可就要被人看不起了。 当然,庄睿也没有这么高尚,也是这块毛料价值并非高的离谱的那种,如果里面的翡翠是蓝眼睛的话,庄睿一定会将其搞到手的。 “表现好的毛料,也有可能赌垮,表现一般的毛料赌涨了,那才能带给人惊喜呢,雷蕾,你要不要?不要我就投这个标底了。” 看到雷蕾有些犹豫,庄睿给其加了把火,如果雷蕾真的不要,那他拍下来,也不会再有人说什么了,总比让不认识的人拍去强啊。 PS:诸位老大们,咱不过一天没开单章,就接连被爆啊,从13掉到16了,后面差的也不多。 今儿过去大半了,才20多票,按双倍算,才十几位兄弟投了月票,不带这样的啊,打眼肩膀受伤了,现在又搞的菊花伤,朋友们点下“推荐月票”的字样,顶咱一把吧,打眼拜谢了。 。 。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暗标(下) 第二百一十一章 暗标(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