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纷乱的解石现场

典当 224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95字
第二百二十四章 纷乱的解石现场 雷蕾虽然自诩是个美女。并且今天穿的异常火爆,上身一件紧身白色体恤配了一件超短牛仔裤,将火爆的身材尽显无疑。 不过在今天这个场合里,人群中间那块巨无霸毛料,显然要比雷蕾的吸引力更大,挤了半天之后,被人群推出来N次的雷蕾,终于放弃了。 而庄睿此刻也没有功夫去关系雷大小姐是否来了,他正给马胖子鼓劲呢,原因是本来自信满满的老马同志,临到头了反而打起了退堂鼓,非要让庄睿去切这第一刀不可,话说庄睿早就打定了低调做人,闷声发财的主意,自然是不肯出这风头了。 “马哥,你爷们一点啊,燕子可是在看着呢,别丢份呀。” 庄睿废了半天的口舌了,好说歹说都不行,这会连激将法都用上了。 “滚一边去,你马哥我是不是爷们。燕子当然知道了,还用你来说?” 马胖子凸起了那个大肚子,使劲了拍了两下,把站在旁边的燕子羞得满脸通红。 “行了,你不切我来,这么墨迹,以后别说认识我啊……” 宋军等的也有些不耐烦了,这大太阳底下晒着,心里直往外冒火。 “别,还是我来吧……” 被宋军说的有些挂不住脸面了,马胖子使劲的把他那裤腰往上拎了一把,走到了毛料的前面。 这块巨无霸毛料,是用铲车给推过来的,在毛料的正前方,有个一米左右的石头高台,虽然还没有毛料本身高,但是人站到上面之后,刚好可以操作毛料上方那个巨大的切石机。 在大会提供的切石处,有专门针对这种特大型毛料的机器,并且不用将其固定到切石机上,直接摆在地上就可以了,精钢制作的巨大齿轮就悬挂在毛料的上方,马胖子只要抓住把柄,将其向下用力就可以了。 “喂,我说老弟,站这上面怎么头晕啊,我是不是有恐高症呀?” 马胖子爬到了那个小平台上。又出故障了,这不到一米高的地方,他愣是整出来个恐高症,听到庄睿是哭笑不得,恨不得上去一脚把他给踹下来,好像就是在前天,老马同志还给自己吹嘘,在太原买的一套处在十八层的复式房子呢。 “那位胖哥,没事,掉下来兄弟接着你。” “我看你是白长这两百多斤肉了,不解赶紧滚下来。” 四周围观的人群,也有些不耐烦了,纷纷出言指责了起来,看那架势,要是马胖子再不解石的话,能把他拉下来打一顿,这也不怪众人,大热的天,早点解出来,找个带空调的地凉快去不完事了。 按说以马胖子的见识,本不会这么紧张的。不过他这也是第一次赌石,更是第一次切石,这一刀下去,是六千多万元RMB打水漂了,还是物超所值,都掌握在他手中了,是以马胖子难免会有点患得患失的。 其实这也是宋军不愿意解石的缘故,去年切垮了那块价值两千多万的毛料,可是让他心疼了好一阵子,今年这块标王,说什么他都不愿意亲自动手了。 “王八驴球球的,人死鸟朝上,胖爷怕个球。” 马胖子被下面的激的大骂了一声山西的方言,启动了切石机的电源,双手握住把柄,用力的向下压去。 直径将近有一米大小的精钢砂轮飞速旋转着,接触到石料之后,立刻发出难听的“刺啦”声,细小的碎石屑向外迸出,不时打在马胖子的手上和脸上。 此时的马胖子反倒来了精神,虽然脸上时不时因为被石屑击中而抽搐几下,不过双手始终很稳健,巨大的齿轮逐渐的没入到石头之中。 “丝……嚓嚓……” 看到半边齿轮已经切了进去,马胖子连忙抬起了手柄,将齿轮从石头里抬了上来,这块毛料体积过大,一次肯定是切不开的。 就在马胖子关掉切石机电源的同时,几位和宋军熟识的玉器商人纷纷围了上来,有的端水。有人拿着毛刷,开始在那切出缝隙的地方冲洗了起来,更有甚者已经等不及了,拿着电筒就往里面照,想先看出点端倪,等会也好报价。 “老赵,你眼神好,看到点什么没?”在清洗毛料的人感觉自己吃亏了,向打着手电筒往里瞅的人问道。 “看不见,太深了,你来看看……” 切石机的齿轮本来就很薄,仅仅是一条缝隙,白天基本上是看不出来什么的,要是没有灯光的情况下,反而能看出点东西来。 “各位,各位先让让,等这块毛料解开了,大家不都清楚了嘛。” 宋军走上前来,虽然他心里比谁都着急,不过脸色还算是很淡定,催促这几位让出空地来,好用机器将毛料翻个身子,继续切石。
“宋老板。您可真是大手笔啊,这毛料要是在中间的话,您这一刀下去,岂不是损失大了?” 一位玉器商人对这种一刀切的方式有些疑问,像这样的巨无霸毛料,最好沿着四边开天窗,擦出绿来之后再慢慢的去解石,像马胖子这般直接从中间下刀子的情况,倒是不很常见。 其实宋军的赌石顾问,彭师傅也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不过被庄睿否决掉了。要是按照那种方法,的确是能将毛料中的翡翠很完整的取出来,不过这么一个三五顿的毛料,恐怕要整整的解上好几天,庄睿可是没有这个耐心去等的。 话再说回来,这个巨无霸毛料里面的情形,庄睿很清楚,这块翡翠可不像是雷蕾切出来的那块,稍偏一点就会影响到其价格,整块毛料足足可以取出数百公斤的冰种飘花翡翠来,损失上那么一点,庄睿也不是很在乎, 等到众人让出空来,铲车开进来将毛料翻了个身子,老马同志站在上面又忙活起来了,这次却是驾轻就熟,很快的将这半边切下去半米多深,不过这还没完事,还要再掉个头来切,翻来覆去整整四次,才算是将这块巨无霸毛料,从中间分成了两半。 人在遇到危机或者是狂热的时候,果然是潜力无穷的,一众玉器商人们,居然没有动用铲车,就冲上前去将那两半毛料分别翻了个身,顿时,晶莹剔透的翡翠在阳光的照射下,耀花了场内的每一个人的眼睛。 “我的老天爷啊……” “上帝啊……” “哦,安拉……” “三清道祖,如来佛啊……” 一时间,场内发出了巨大的惊叹声,听到这些声音,庄睿才知道,原来各个宗教在国内,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信徒。 不过场内更多的人,喉咙里所发出的声音。都是连自己也不知道的音符,纯粹是出于本能呻吟出来的,当然,和做某种运动时发出的呻吟声,是绝对不同的。 “涨了,大涨啊,标王大涨啊!!!” 不知道是谁喊出来的这个声音,让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起来,后面的人纷纷向前挤去,而前面的人也想冲破武警保安的阻拦,到近处一睹为快,场面瞬间变的混乱了起来,几十个武警保安在人群的冲击下,变得像大海之中的小舟,飘摇不定。 宋军和庄睿也有些着急了,虽然这毛料体积大,不怕被人偷走,可是也架不住有些人敲下那么一两块啊,正在紧急的时候,“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响传出,拥挤的人群也随之变的安静了下来。 “谁开的枪?没有命令谁让你们开的枪?” 听到枪响之后,带队的那个武警中尉着急了,现在这场面,虽然只有枪声能镇得住,不过万一发生流弹伤人的事件,那他这身军装,也就算是穿到头了。 “报告队长,不是我们开的枪……” 一群当兵的也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的子弹根本就没在弹匣里,而是装在另外一个弹匣,放在子弹袋里的。 “武警同志,是我,是我开的枪。” 正在中尉准备清查的时候,一个手里抓着假发,头上露出地中海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庄睿倒是认识这人,是组委会的一个小领导,专门负责大会开幕的,现在被分配到这里看管切石机器。 而他手里拿的枪,也让惊魂未定的众人如释重负,纷纷笑了起来,原来是把发令枪,估计是刚才这位同志被挤的急了,才掏出这把开幕式所用的发令枪,对天开了这么一枪。 “大家向后退,请配合一下,不要超过这个警戒线……” 有了这个缓冲,武警和保安也迅速行动了起来,拉起了一道中心约有二三十平方米的警戒线,只有得到宋军等人允许的玉器商人,才能进入到里面来观看毛料。 宋军虽然不是做玉器生意的,不过对这行当里几个大鳄级别的商人也多有接触,随着他喊出的名字,十多位玉器商人,进入到圈子里面,其中夜包括了那位韩老板。 “庄睿,让我们进去……”雷蕾的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庄睿循声望去,不禁吓了一跳,此时的雷蕾可谓是惨不忍睹,披头散发了不说,胸前那雪白的体恤上,还印着一个乌黑的手印,这要是被刘川看到,非得把武警的冲锋给枪过来,对着人群来上那么一梭子。 PS:求点推荐票票 第二百二十四章 纷乱的解石现场 第二百二十四章 纷乱的解石现场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