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价标王(下)

典当 227.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4219字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价标王(下) “喂,萱冰,怎么把电话打到雷蕾的手机上啦?” 庄睿说着电话。脑中浮现出秦萱冰那张美的让人不忍亵渎的脸庞,虽然已经和秦萱冰很熟了,也隐约确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庄睿在面对她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就变的正经了起来,很少和秦萱冰开玩笑。 “为什么不能给雷蕾打电话啊?我可是通过雷蕾才认识你的,对了庄睿,我听雷蕾说,你中标的一块毛料,切出了冰种的飘花翡翠是吗?” 虽然秦萱冰电话中的声音如同往常一样,不过庄睿还是从中听出一丝撒娇的味道来,不由心情大好,说道:“是我和宋哥还有马哥三个人一起投标的,料子还算不错,等会就要拍卖了……” 庄睿心中已经隐约猜出了秦萱冰打来电话的意思,不过这块翡翠料子,不完全是他自己的,他也不好出言大包大揽,毕竟这二十块翡翠,都是价值千金,庄睿虽然送的起。却不想在感情[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里面掺杂进去金钱这个因素。 秦萱冰听到庄睿的话后,停顿了一下,好像在组织着语言,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是这样的,庄睿,我们家这次没有参加平洲的赌石大会,昨天我才听雷蕾说起这件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留下两块料子先不要进行拍卖。 我爹地早上已经从香港赶去平洲了,估计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了,到时候会用不低于你们今天拍卖的价格,将那两块料子买下来,你看这样行吗?” 秦萱冰说完这番话后,心中也有些忐忑,她知道自己的要求会让庄睿感到为难,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远在英国,都知道了此次翡翠原石价格大涨的事情,家族本身就缺少中高档的翡翠料子,错过这次机会,下次还不知道翡翠明料的价格会涨到什么程度呢。 “喂,庄睿,说话啊,如果要是为难就算了……” 秦萱冰等了大约有两分多钟,都没听到庄睿的回话,以为庄睿不肯答应,心里不禁有些失望。 其实她却是误会庄睿了。这会庄睿压根就没考虑什么翡翠料子的事情,而是在想着秦萱冰那句她父亲要赶来的话,自古都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可是岳丈老头看女婿,那就难说了。 “萱冰,你父亲人怎么样啊?他知道咱们的关系吗?”庄睿没有注意秦萱冰刚才的话,而是把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 “庄睿,你在想什么啊?我爹地根本就不知道咱们之间的事情,我在说翡翠啊。” 远在大洋之外的秦萱冰知道庄睿想歪了,不由气得跺起脚来。 “咱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啊?”难得有机会逗一下秦萱冰,庄睿在电话里坏笑了起来。 “你……你赖皮……” 秦萱冰的话,让庄睿差点跌了个跟头,他没想到秦萱冰居然会说出赖皮两个字。 庄睿知道秦萱冰脸皮薄,怕再说下去会真的生气,连忙出言说道:“好了,翡翠的事情我答应你了,等你父亲来到之后,打我的电话吧。” 雷蕾就在旁边站着,有什么温存的话也不好说,庄睿和秦萱冰又聊了几句。问了一下她的归期,就把手机挂掉了,递还给了雷蕾。 看到雷蕾脸上挂着的笑意,庄睿没好气的说道:“笑,有什么好笑的啊,你和大川偷偷摸摸的都要结婚了,还笑我们?” “对了,这些料子,你们不拍一块?要不要我也给你们预留一块?” 答应了秦萱冰留下两块翡翠料子的事情,庄睿也不在乎再多留下一块了,反正他们也是出钱买,想必宋军和马胖子会给自己这个面子的。 “不用了,昨天我外公筹集了一部分资金,应该可以拍下两块来,这次你可是要大赚了一笔啊。” 雷蕾的回答有些出乎庄睿的意料之外,原本以为她也是想让自己照顾一下呢,却没想到是这个回答。 既然雷蕾家族要参与竞拍,庄睿就转身去找宋军了,把这事情一说,宋军也认识秦萱冰,想了一下之后,就点头应允了下来,正如庄睿所想的那样,反正又不是白送的,落个人情,没什么不好的。 马胖子也没有什么意见,在听说秦萱冰和庄睿的关系后,还很大方的表示可以按照拍卖其它料子的最低价,卖给秦萱冰的父亲。听得庄睿直摆手,他现在又没和秦萱冰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这种行为不免会让别人猜疑的。 看到在鉴定那些毛料的玉器商人们,陆续都回到座位上,宋军知道拍卖马上就要开始,连忙找到负责此次拍卖的人,告诉他那十八块冰种翡翠料子,要留下两块来,东西是宋军的,负责人虽然有些异议,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组委会在最前面那排翡翠的后面,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台子,而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师,此刻已经站到了台子上面。 主持此次拍卖的人,还是昨天那位开标的主持人,嗓子依然还有些嘶哑,不过可能是有电视台来转播的缘故,精神头倒是十足,这会正站在台子上给众人介绍着此次的拍品,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个拍卖专用锤,搭配着他那一身黑色燕尾服,倒也有几分拍卖师的模样。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来宾,欢迎参加此次由宋先生提供拍品,由我本人担当拍卖师的本届标王翡翠明料拍卖会。 此次参加拍卖的拍品一共有十八块翡翠明料,其中十六块是冰种飘花料子,两块是油清种飘花翡翠,相信刚才朋友们都亲自鉴定过了,十六块冰种明料,每块起拍价为五百万元RMB,每次最低加价为十万……” “请等一下,抱歉打断了你的话,我想问一下。明明是十八份冰种拍品,怎么变成了十六份啊?” 台下一个声音打断了主持人的话,要知道,少了两块明料参与竞拍,那可就是剥夺了他们两次的机会,这个问题是台下所有玉器商人们都很关心的。
主持人笑了笑,指着坐在后面几排的宋军,说道:“我可是没有权利处置这些珍贵的翡翠,是宋先生临时决定留下第十七和十八号两块拍品,具体的原因,请这位先生去和宋先生沟通一下吧。 好了,如果朋友们没有别的疑问的话,拍卖正式开始,现在开拍一号拍品,冰种飘花翡翠明料,重四十一点三五公斤,起拍价五百万元RMB,请有意向的朋友们出价。” 听到是宋军扣下了两块毛料,这些人也都是无可奈何,这些翡翠是宋军的,买与不卖都是别人自己的事情,谁都是无话可说,而且主持人接下来的话,让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已经开拍了的第一块毛料上了。 只是在主持人喊出了起拍价之后,不知道众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一时间没有人出言报价,居然形成了小小的冷场。 “一号拍品,冰种飘花翡翠明料,起拍价只要五百万,有人出价没有?” 主持人到底是半路出家的,看到下面没反应,不禁有点儿着急了,连忙又喊了一遍,可是下面依然无人应声。 其实下面的这些玉器老板们,也都在观望,虽然说现在翡翠原石毛料的价格大涨。不过国内的翡翠饰品的价格,还没有开始上涨,所以这些冰种的飘花明料,到底能卖到一个什么样的价位,他们心里也没有底,所以才造成了现在这冷场的局面。 “我出一千万……” 就在那位主持人准备再吆喝两嗓子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沉寂,引得众人纷纷循声望去,喊价的却是一个年轻人,年轻的有些过分,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右手举得高高的,生怕台上的主持人看不到他似地。 “这人是谁?” “这么年轻,有资格参与拍卖吗?” “一千万,这价格可是有点儿虚高啊……” “就是啊,小毛孩子乱喊价,会不会是这料子老板找来的托啊?” 看到喊价的这年轻人比较陌生,场内的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很明显,这人不是圈子里的,甚至已经有人在猜测他的来历了。 “一千万,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万元RMB了……还有没有朋友出价,要知道,此次拍卖一共只有十六件冰种翡翠的拍品,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一千万……有没有高过一千万的?” 见到有人出价,台上的主持人也兴奋了起来,挥舞着右手,不住的鼓动着台下的这些老板们,只是效果似乎并不是很好。 这些常年和翡翠打交道的老板,个个都是人精,五百万元RMB的起拍价,第一口就被喊到了一千万元,这难免让他们的心里有些难以接受,按照他们的想法,这块毛料的真正价格,应该在八百万元左右,是以,主持人喊了足足有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人再行加价。 “一千万第一次……还有没有朋友出价?一千万第二次,最后一次机会了,一千万第三次,恭喜这位先生,一号翡翠毛料,归您了,啪!” 看到始终都没人出价,台上的主持人很是有些不情愿的把手中的锤子敲了下去,按他的想法,这价格最好拉锯来个好几次,这才能方显他主持的功底。 “请这位先生来办理一下手续。” 这次临时举办的翡翠现场拍卖,远没有那些拍卖行来的正规,也没有给下面那些有实力竞拍的人准备编号,是以这边锤落声响之后,主持人马上就让那年轻人去办理手续,因为他也不认识这人,如果是来捣乱的,拍了不买,那这次拍卖行就成了个笑话了。 “小家伙,这价可不能乱喊呢,你有这么多钱嘛?” “就是,拍下来没钱买,可是要追究你责任的啊。” “谁带进来的小孩,没规矩……” 听到主持人的话后,场内鼓噪了起来,众多老板的矛头纷纷指向了那站起身来的年轻人。 不管怎么样,这第一块毛料,已经被拍出去了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了,而那些准备再观望一下的老板们,心里多少都有些后悔,正向那主持人所言的,十六份拍品,拍出一个少一个,别人买走一份,自己就少了一分机会。 “哎,等下再拍第二块毛料啊,我还要买的。” 小青年走到一旁去办理过户手续的时候,还不忘冲着台上嚷嚷了一句,其嚣张的模样恨的台下众人牙齿直发痒,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来历。 “这小子搞什么名堂?” 在场的众人里,可能除了雷蕾家里的人之外,也就只有庄睿知道这年轻人的来历了,不过他有些不解,为何卫子江直接就将价格抬高到了一千万元RMB,并且还没有与雷蕾等人坐在一起,要说不是出于家族的授意,庄睿是绝对不相信的。 宋军对卫子江也有些印象,用胳膊肘碰了碰庄睿,问道:“庄睿,那年轻人不是和雷丫头一起的吗?” “是雷蕾的表弟,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庄睿苦笑着回道,按照他们先前的预计,前面几块毛料的价格估计在七百至九百万左右,没想到第一块就拍出了一千万的价格来,要是按照这个势头,单是这十六份冰种毛料,就很有可能卖出2亿以上的天价来。 庄睿向四周看了一下,没有发现雷蕾,摸出手机就拨打了出去。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原因,我外公就是这样交代的。”电话接通之后,没等庄睿询问,雷蕾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下面的第二件拍品,冰种飘花翡翠原料一块,重四十点八斤,起拍价为五百万元RMB,请有意思的朋友们出价。” 就在庄睿等人有些摸不清头脑的时候,卫子江已经办理完了手续坐回到椅子上,而第二轮拍卖也开始进行了。 “我出五百五十万……” “六百万……” “一千两百万!” 又是那个让人痛恨的声音响起,而且又喊出了一个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价格来。 PS:第一更送上,求各种票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价标王(下)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价标王(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