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祸从口出

典当 23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75字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祸从口出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这话一点都没错,虽然看着距离不是很远,但是庄睿和二毛足足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刚刚到达那个全是黄土地的山梁,要不是偷着给自己的双腿输入了灵气的话,恐怕庄睿早就走不动了。 看着精神奕奕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的二毛,庄睿不禁在心中暗叹,自己一成年大老爷们,居然还不如这半大孩子有耐力。 站在山梁上,庄睿才发现,这距离地面高出来十多米的山梁,似乎并不是山脉所延伸下来的,倒是有些像是夯土堆。 夯土是考古学里面的术语,庄睿在相关书籍里经常可以看到。 在古代的时候,可是没有什么水泥石灰之类的建筑材料,那时的城墙、台基往往是夯筑的。 夯土是用滚木一层层夯实的,结构紧密,一般比生土还要坚硬,而土色不像生土那样一致,并含有古代的遗物,最明显的特点是能分层。就像是纸张一般,并且在夯面上可以看出夯窝,夯窝面上往往有细砂粒。 而夯土层其实就是等于现代的地基,在古代的夯土层上,往往都曾建造过宫殿等建筑,而在宫殿和夯土层的周边,往往就是帝王的陵墓,秦始皇陵中,现在还遗留着高达三十余米的九层台阶式的夯土建筑。 庄睿曾经看过一篇报道,在贺兰山下一片奇绝的荒漠草原上,有着西夏帝王陵园和王公贵戚的陪葬墓,这片博大雄浑的陵园遗迹中,最高大醒目的建筑是一座残高23米的夯土堆,状如窝头。 与其相比,庄睿脚下的这个夯土层,并没有那么高,但是面积却要大上了许多,史记里曾说在兵士们身穿重甲,在夯土层上纵马奔驰,以使其变得更加厚实紧密,可能千余年以前,这里就曾经有过那样的盛况。 “庄大哥,你看,额们村子里的人,都在那里呢……” 庄睿循着二毛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距离他们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搭有一个简易的凉棚。在凉棚的旁边,有个面积很大的坑,应该不是很深,庄睿站在这夯土堆上可以看到,十多个人正蹲在坑里忙碌着,由于距离不算近,庄睿也没能看清楚他们具体在干什么。 在那些人周围十多米远的地方,还站有四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这会他们也看到了庄睿和二毛,正警惕的向这边张望着。 “那些人还不是想把地里的宝贝拿出来?额们村子里以前也有人去挖过,不过被政府抓走了,这些人不怕,还有当兵的帮他们站岗呢。” 二毛有些不服气,在他看来,土地里的东西,自然是谁挖到就归谁,凭什么别人能挖,而他们就不能挖呢。 “你们村子里也有人盗墓?”庄睿倒是不知道这事,有点好奇的问道。 到庄睿的话后,二毛气鼓鼓的说道:“那不叫盗墓,自己家里的庄稼地。刨土的时候挖出来东西,怎么是盗的呀?政府不讲理,还派人来都给没收了……” “呵呵,二毛,这是有规定的,出土的文物,都是属于国家的,不允许私藏的,你们种的庄稼地,虽然是属于你们使用,但并不是说,地下的东西,也是属于你们的啊……” 庄睿一边往科考队那边走着,一边随口给二毛解释着。 “那他们就能明目张胆的挖啊?谁知道是不是挖出来自己个儿藏起来了?”庄睿没看出来,二毛还是一个小愤青。 二毛看了下左右,小声的对庄睿说道:“庄大哥,额告诉你,这次在县城偷油被抓住的,就有额们村子里的一个人,和额们家也有点亲戚,昨天那人的媳妇,还找长发哥去求情呢。” 庄睿现在算是明白了,敢情是二毛家里有人被抓了,当下也不在给他解释了,径直向那群人聚拢的地方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 二人刚距离那个挖出来的坑,还有二三十米远的地方,就被一个武警叫停了,这二人一狗的组合。让他们有些看不透,二毛自然是村子里的人,他们见过,但是看庄睿的穿着,肯定不是,并且那条大狗即使这几个当兵的人看了,也是心里发憷。 “额嫂子在那里干活,额来送个西瓜的,这是额们的贵客,又不是偷东西的,你们凭啥不让额们过去啊?” 二毛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他可不怕这些当兵的,他也有枪,家里还有把打野猪的老炮筒呢。 几个武警战士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过去,他们在被派到这里来执勤的时候,上面就交代了,只要不是冲击考古发掘现场,就不允许与当地人发生冲突,庄睿虽然不是本地人,但看模样也不是像来抢东西的。
走到近前,庄睿才发现。这个坑并不算浅,只是被挖成了阶梯状,一层一层向下,十分平整,所以看起来显得不深,其实直径深度也应该有三四米的。 坑的面积大概有四十个平方米左右,十多个中年妇女们,有的拿着巴掌大的小铲子在刨土,有的居然拿着把刷子,在一点点的将土层刷掉,庄睿看的是瞠目结舌。她们拿的工具都像是小孩玩具一般,怎么挖出来的这个大坑啊。 二毛像是看出了庄睿的疑惑,在旁边说道:“庄大哥,这坑都是额们老爷们挖出来的,挖好了他们就把额们赶走了,像是额们要偷东西似地,他们倒是光明正大的把挖出来的东西带走了,凭啥啊……” 二毛为了那一天五十块钱,怨念还挺深的,一直是念念不忘。 庄睿懒的和二毛这半大孩子解释,随口说道:“他们这是官盗,你们那叫私盗,不一样。” 没想到庄睿话语未落,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庄睿身侧响了起来:“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呀,我们是受国家文物局委托,来进行抢救性发掘的,怎么就成了官盗了啊?你说清楚,不然我和你没完……” 庄睿听到耳朵里的,是一口脆生生的京片子,心里不由暗自叫苦,原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居然被人听到了,这还真是祸从口出啊。 听声音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只是女孩头上戴了个草帽,正好背对着阳光,庄睿一时看不起相貌,想着刚才自己说的话,的确有些不合适,就想下去给女孩解释一下。 “你别下来啊,这是考古发掘现场,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女孩手一扬,让庄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这位大姐,额们庄大哥也没说啥啊。”二毛看不过去了,出言帮庄睿解释道。 “谁是大姐。呸,呸,偶是青春无敌美*女。” 一句大姐惹的那女孩不高兴了,从坑底爬了上来,顺手摘掉了头上的草帽。 “大姐,偶是什么意思啊?”二毛除了呸字听懂了之外,后面几个字都没听懂是啥意思。 “说了不许再喊大姐了,额是什么意思,偶就是什么意思。” 女孩气的直跺脚,可是也拿二毛没办法,不由将怒火转向了庄睿,道:“刚才你说我们是官盗,还没找你算账呢。” 直到女孩转向自己,庄睿才看清楚女孩的相貌,不由在心底赞了一声,还真是青春无敌美*女啊,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微挺的鼻梁,因为生气嘟起来的小嘴,更是给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可爱,装作生气的模样,让庄睿看得居然有些赏心悦目,不过,这只是单纯的欣赏,因为女孩的年龄好像小了点,应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 “看什么看,错误哥哥,英宁哥哥,有人来砸场子啦。”女孩凶巴巴的瞪了庄睿一眼,喊出的话差点让庄睿跌了个跟头。 “砸场子?”庄睿可是没这想法,他不过就是想来见识一下而已。 “说了不要叫我错误,我叫范错!” 随着说话的声音,一个大男孩从下面走了上来。 “嘻嘻,范错的全称就是范了错误,所以叫你错误哥哥是没有错的。” 女孩这会完全把庄睿忘到脑后去了,笑嘻嘻的和那男孩开起了玩笑。 “秋千,你又在欺负人了啊,回头被你爷爷知道了,肯定挨骂。” 刚才女孩喊了两个人的名字,现在说话的这个,想必就是那个叫英宁的了,这俩名字还真是有特色,庄睿在心里想着。 英姓倒是有,而且还比较有名气,好像有个前文化部长,就是姓英的,还有俩晚辈,在娱乐圈里都是混的风生水起,庄睿也经常看到有关于他们的新闻。 “我才没有欺负人呢,英宁哥哥,这个人说我们是官盗……” 那个叫秋千的女孩,这会才想起喊两人的原因,又把矛头指向了庄睿。 “这位先生知道官盗两个字,想必对考古也是比较了解的吧?这么说话,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这个叫英宁的男孩,看面相应该也就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像是个学生,不过说起话来,颇为老练,并且有些唑唑逼人。 PS:月中了,向朋友们讨几张月票,差9票到1500,凑个整数,呵呵,嗯,推荐票也行,先谢谢大家了。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祸从口出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祸从口出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