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让人迷醉的色彩

典当 254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4221字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让人迷醉的色彩 “小睿,这块里面怎么没东西啊?”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拳头大的一块毛料几乎全变成了碎石粉末,也没有出现赵国栋所期待的翡翠,不禁苦起了脸,向庄睿询问道。 庄睿被自家姐夫逗的笑了起来,说道:“姐夫,这要是每块毛料里面都有翡翠,那还叫赌石吗?喏,那边还有两块毛料,都给你来解吧。” 赵国栋有些不服气,徒弟能解出翡翠来,自己这个当师傅的,总不会还不如徒弟吧?不少字当下也没推让,上前把剩下的两块毛料一一都给解开了,却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真的不是很好,除了地上多了一些碎石,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 “小睿,你手里的那个解不解啊……” 虽然忙活了半天,什么都没有,不过赵国栋倒是解出瘾头来了,眼睛又看向了庄睿手中的那块毛料。 “姐夫。你也让我过过瘾吧,这块我自己解。” 庄睿做出一副可怜相,他可不敢把这块毛料让给赵国栋来解,这里面出的可是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伤到里面玉肉一分,那价值可能就会掉个上百万的。 “还想着解块翡翠出来,给你姐打个首饰呢。” 赵国栋对自己的手气很不满意,用脚踢了踢那散落一地的碎石块。 庄睿闻言心中动了一下,自己脑子里都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这翡翠利益最大化,但是自从开始赌石,到现在也赚了有上亿元RMB了,极品翡翠解出来不少,怎么就没想着留下来一点,给家里人打点东西呢。 想到这里,庄睿下了决心,这块帝王绿的翡翠解开之后不卖了,给老妈和老姐母女两个制个挂件,庄睿知道这挂件的价格没有戒面贵,不过他现在并不差这几个钱,只要家里人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全文字更新第一小说网站],那比什么都重要。 “看看你的运气怎么样,大川那小子给我说过几次了,你这手几乎成黄金手了,出手必中啊。”看到庄睿拿着毛料走向切石机,赵国栋一脸期待的表情。 “哎,都过来吃饭,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 庄睿正准备解石的时候。庄敏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庄睿看了下手机,可不是,只解了几块毛料,这马上就要到中午12点了。 “走吧,姐夫,吃完饭咱们再解。” 庄睿把毛料收到车库之后,用遥控器放下了车库的门,这才转身走进房子。 先给白狮打了半盘肉粥之后,庄睿才坐到了饭桌前,午饭很丰盛,庄敏上午专门出去买的菜,还有十几只煮的通红的大闸蟹。 “庄哥,你这别墅真气派……”四儿是第一次进入到别墅里,顿时被镇住了。 “你小子好好吃饭吧,等你结婚的时候,去乡下买块地,自己建一个,保准被这别墅还气派。”赵国栋笑着给徒弟夹了只大闸蟹,他们在一起处了四五年了,关系好的和哥们一样。 “这地方是不错。就是买菜什么的太不方便了,开车来回都要半个小时。” 庄敏是早上把囡囡送到幼儿园回来的时候,顺路买的菜,这山庄给她的感觉是什么都好,就是要买些油盐酱醋什么的,都要跑很远。 庄睿听到这话,心中动了一下,对庄敏说道:“姐,你去买辆车吧,要不然来这里太不方便了,姐夫平时要去修理厂,也不能老是接送你们。”庄睿知道自己老姐这几个月考了驾照,偶尔也开下姐夫的车。 “那可是要花十几万呢,还是算了吧,国栋这修理厂才扩张了业务,等明年吧。” 庄敏闻言也有些心动,不过想想一辆车的价钱,心里那火又熄灭了。 “干嘛等明年啊,回头下午你接上囡囡,和妈一起去车市看车,看中了就买下来,你有个车开,送咱妈过来也方便啊。” 庄睿边说边站起身来,翻找了一阵之后,才把保险公司赔付的那四十多万的银行卡给找出来了,赔付的钱比他买车的价钱少了很多,说是要折旧损耗什么的,庄睿当时也懒的计较,拿了卡就走人了。 “妈。您看……”庄敏也不知道接不接这钱,老弟虽然有钱,但自己已经嫁出去了,拿着这钱有些不合适。 “拿着吧,没有车进出这里的确不怎么方便,下午咱们去看看……” 庄母为人很大气,在姐弟俩小的时候,她也没委屈过姐弟二人,从来没有说是存点钱留着备用什么的,她所赚的那些工资钱,基本上都花出去了,前段时间听闻庄睿又赚了一亿多,庄母也不过是点点头,没表现出如何吃惊的样子。 听到庄母的话后,庄敏才把银行卡接了过来,不过这顿饭就吃的有点索然无味了,满脑子都在想下午去买什么车。 吃完中饭之后,庄睿先是用灵气帮白狮调理了一下,才去到车库,准备解开那块内含帝王绿翡翠的毛料。 “小睿,把你的车给我,下午国栋要回修理厂。”庄睿刚打开车库门,庄敏母女两个就走了过来。 “这车……不是原先那辆了。原先那辆车在陕西的时候被同学借去,出了点事故,他又赔给我一辆。”庄睿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说出嘴的话,连他自个儿都不信。 “小睿,开车出门要小心,不管是撞倒人还是被撞了,双方都会受到伤害的。” 还好庄敏母女都不是那种爱追根问底的人,庄母淡淡的叮嘱了庄睿一句之后,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小睿,这东西就是赌石?我看和路边的石头没什么两样啊。怎么叫这么个古怪名字?” 庄敏看到那模样有些奇怪的切石机,还有已经被固定好了的毛料,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老姐,这是翡翠原石,赌石只是一种行为的统称,嗯,切开这块石头的行为,可以叫做赌石,里面有翡翠,咱们就赌赢了,要是没有的话,那就是赌输了。” 庄睿对老姐的话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再给她普及一下赌石的知识。 庄敏知道这几人一上午就围在这里切石头的,看着满地的碎石屑,问道:“哦,那你们刚才是赌赢了,还是输了啊?”
“嘿嘿,我赢了,师傅他输了……” 四儿献宝似地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翡翠来,递给了庄敏。 “哇,还真是这石头里面出来的,国栋啊,你真没用,还不如四儿呢……”这块翡翠没有经过打磨抛光,上面还有不少丝状的结晶残留物,很容易就可以辨认出来。 老姐的话,让庄睿嘴角很不自然的向上撇动了一下,四儿更是往后缩了下身子,生怕师傅注意到他。 其实庄敏的性格就是那样,说话心直口快,根本就不经过大脑的。 只是这话也太过强悍了一点,很容易惹人遐思的,庄睿偷眼看向自家姐夫的时候,果不其然,那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铁青了,庄睿在考虑,为了维护下姐夫的尊严。自己这块毛料,是不是就交给赵国栋去解了。 没等庄睿想好,赵国栋就出言说道:“小睿,最后这块毛料我来解,我还不信了……” 这老实人也有受不了的时候啊,看着赵国栋拿起了打磨机,庄睿连忙走了过去,说道:“姐夫,这块毛料可是花了三万多买的,里面很可能会出翡翠,你小心一点啊,从边上慢慢打磨进去就行了,千万不要直接切。” 只要能在出绿的时候,及时的收力,应该不会伤到里面的玉肉,庄睿故意把这块毛料的价格说高一点,这样赵国栋也会小心一点的。 果然,赵国栋听到庄睿的话后,犹豫了一下,不过这次看样子被庄敏刺激的有些深,长吁了一口气,还是决定自己来,这男人没用可不就等于无能嘛,是可忍孰不可忍呀。 庄敏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没敢说话。 解石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活,尤其是解小块的毛料,只要你不是近视个五六百度而又没带眼镜的话,基本上在出绿的时候,都能及时的停手,当然,色盲除外。 赵国栋刚才解了两块毛料,现在有些轻车熟路,在砂轮和石头摩擦所发出的“咔咔”声中,毛料的表层显露出灰绿色的雾层,并且向里渗透着。 “姐夫,可能要出绿,再慢一点。” 赵国栋自然不懂这灰绿色的雾状晶体是什么东西,不过看在算是半个行家的庄睿眼中,那就是赌涨了的表现了,如果这是在平洲赌石会场,就凭着这表现,转手卖个几万块钱不成问题,当然,这是不知道里面翡翠品质时的价格。 翡翠赌石的魅力也就在于此,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这里面,经验是被用来颠覆的,权威是被用来挑战的,没有任何人敢百分之百的去断定一块毛料的表现,即使是半赌的毛料。 赵国栋被庄睿的话说的有些紧张起来,下手愈加小心了,当一抹绿色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马上用力的抬起了手臂,飞速旋转着的齿轮擦着他的额头划了过去,几根头发随之飘落在地上。 “有翡翠,我也解出翡翠来了,呵呵,小睿,你来看看,是不是翡翠啊?” 赵国栋没去在意刚才自己危险的举动,而是像孩子般高兴的叫喊了起来,那只还拿着打磨机的手,就要去拉庄睿。 “姐夫,你小心点,刚才你都差点伤到自己了。” 庄睿从赵国栋手里拿过打磨机,关上电源之后,又用水管将毛料擦面冲洗了一下,才凑上去观察了起来。 看着这还没黄豆粒大的一点绿意,庄睿真是佩服自己姐夫的眼力,估计就是他来解这块毛料,恐怕打磨出来的擦面,都要比这大。 “姐夫,没错,是翡翠,下面的活我来干吧。” 庄睿向赵国栋竖起了大拇指,赵国栋站在那里嘿嘿地傻笑着,那表情不亚于就是在对庄敏说:“看到没,你老公也解出翡翠来了。” “傻样,过来我看看伤到没。” 庄敏刚才也被赵国栋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看了下赵国栋的头皮,还好只是掉了几根头发。 庄睿的动作就要娴熟多了,他重新固定了毛料,把剩下几边多余的石头直接给切除掉,然后用砂轮的背面,一点点的打磨起来,而那颗足有鸡蛋大小的翡翠,也逐渐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好美啊,天哪,这是什么翡翠,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 看着庄睿手心托着的翡翠,庄敏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声,不仅是她,就连赵国栋和四儿,还有向来对这些身外物表现的都很淡然的庄母,此时眼睛都聚焦在庄睿手心之上。 虽然庄睿怕伤到玉肉,在翡翠的外皮还残留有一些丝雾结晶,不过这并不能掩饰帝王绿的风采,近乎透明的玉质却又呈现出浓郁的绿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没有一丁儿的瑕疵,向外散发出一种深邃,幽静,让人沉醉的色彩。 庄母最先清醒过来,出言问道:“小睿,这是帝王绿的翡翠吧?不少字” 虽然对从来不佩戴首饰的母亲,认识这块翡翠感觉到有些奇怪,庄睿还是回答道:“是的,而且是玻璃种的帝王绿,就这么大一块,其价值就在千万以上了。” 玻璃种帝王绿之所以珍贵,并不在于它的颜色有多么漂亮,种水有多么透彻,而是在于它的稀少。 玻璃种的翡翠也很少,但是还能经常见到,满绿的翡翠也是一样,有些高绿的翡翠,也能称之为帝王绿的,但是两者结合,就很罕见了,或许平洲赌石会场那数万块毛料里面,只有这么鸡蛋大的一块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用物以稀为贵这句话来形容它,是最合适不过的。 “一……一千万?这……这么贵啊?” 旁边传来四儿那磕磕巴巴的声音,嘴巴张得都能将这块毛料吞下去了,虽然庄睿手心里的那颗翡翠很漂亮,但是四儿怎么都没办法将之和一千万划上等号。 PS:今儿一万二,总能大声的求下票票了吧,虽然累点,但是找回了感觉,大声求月票、推荐票。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让人迷醉的色彩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让人迷醉的色彩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