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昆仑山采玉人

典当 265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7254字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昆仑山采玉人 “阿迪拉,这是我的一个晚辈。带他来见识一下玉石大王的风采的,小庄,你叫他田伯就可以了……”古老和来人拥抱过后,拉过身后的庄睿,给来人介绍了一下。 庄睿打量了一下对方,这位田伯身材不高,有点消瘦,不过满头黑发,双眼有神,如果不细看脸上的皱纹,乍然看上去,不过五十出头的样子,不过庄睿知道,他比古老爷子还要大上两岁呢。 庄睿以晚辈的礼节和田伯聊了几句之后,众人向机场外面走去。 到了机场外面,已经停了几辆车在等着了,庄睿和古老爷子是分乘的两辆车,他被安排在后面的一辆越野车上,开车的是个四川小伙子,叫张大志,比庄睿还小上两岁。以前就是在新疆当汽车兵的,退伍之后就留在当地开车了,人很健谈,对庄睿的话是有问必答。 在车上庄睿得知,这个叫做阿迪拉的新疆老人,是维吾尔族人,今年六十二岁,这是他的维族身份,他还有个汉名,叫田大军。 在新疆玉石界,阿迪拉可谓是人皆众知的传奇式人物,行内的人都尊称他为“玉王爷”,可见其在新疆玉石界的影响力了。 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由于新疆玉石经历了数千年的开采,资源极度萎缩,昆仑山一线的玉石矿纷纷倒闭下马,行业内都称:和田玉矿资源已经枯竭了,引得玉石界一片恐慌。 当时的阿迪拉凭借着多年在昆仑山采玉的经验,率先提出:“和田玉是按西瓜滕状分布”的地质理论,使和田玉的采矿业峰回路转,绝处逢生,新矿点不断涌现,产量年年攀升。 阿迪拉现在以“中国和田宝玉石专家”的身份,出任国家玉石协会常务理事,这个常务可是要比庄睿的那个理事,分量重的多了,而且还兼任着新疆玉石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所领导的公司成为新疆玉石行业的龙头老大。 “就是因为这个,你们才称他为“玉王爷”的?” 按张大志的说法,距离阿迪拉住的地方,还要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庄睿也想多听听阿迪拉的故事。 “老爷子可是神人,这当地人都传说他是火眼金睛……” “火眼金睛?!”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话说这词用在他身上还差不多。 “可不是啊,老爷子手下有十几个采矿队,就在去年的时候,他看好了一个矿点,可是矿坑道往里面掘进去了60多米,都不见出玉的影踪,很多人都急了,说是个废矿,老爷子力排众议,坚持往深里又挖了两米,嘿,你猜怎么着?” 张大志提起玉王爷的故事,那是眉飞色舞,自问了一句。也没等庄睿回答,接着说道:“就这两米的距离,奇迹出现了,整整采出来四块大玉,最大一块重达十吨。 还有更神的呢,在还没看见玉的影子之前,老爷子就曾经预言:这窝矿能采60吨玉,果不其然,采完一算,整整61吨,庄哥,你说这不是火眼金睛吗?” “真有这么神?” 听完张大志的话后,庄睿都在心里怀疑了,这老爷子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都能看穿物质的表面,看清里面的实质啊? “当然了,咱们玉王爷十多岁就上昆仑山采玉了,这几十年下来,在新疆这地界上,就没人敢说比他还厉害的。” 张大志对自家老板很是推崇,又说道:“在新疆这地方,对玉石和玉器的鉴别方面,王爷就是权威。他能一口气说出所见玉器的真假、优劣、产地、价格。 和田地区的贩子销售籽料,外地和老爷子熟悉的买家,总是会打电话请他到场的,只要老爷子一开口报价,那就是铁板定钉了,卖家不再“漫天要价”,买家也不“就地还钱”了。 知道为啥不?这一是权威效应。二是诚信程度,三就是人格魅力了。” 张大志这话说的很是顺溜,看样子不止是和庄睿一个人聊过了,说话的时候,脸上满是自豪的表情,仿佛能给玉王爷开车,也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 “那他还请古老爷子来干吗?”庄睿有些不解,按照张大志的说法,阿迪拉在软玉上面的鉴赏造诣,绝对不会比古老差的。 “不知道,反正古老去年这个时候也来了,应该是找矿队上山,特意邀请古理事长来的吧?不少字”张大志的话和古老所说的有些不同,看来这次来的目的,绝对不是只为了鉴定一块玉石。 “找矿队?不是采玉队吗?” “不是,每年这个时候,都会组织几个队伍上山寻找矿脉的,而确定了矿脉之后,才会派出采玉队,分工不同的,不过也有一些采玉人,专门采山流水料子的,那需要满山的跑。很辛苦的。” 张大志给庄睿解释了一下两者的区别,他在新疆呆了不少年头了,有时候也跟采玉人上山去碰碰运气,要知道,如果能找到一块好玉料的话,那这一辈子就是吃喝不愁了。 相对而言,寻找矿脉和零散的采玉人要更加辛苦,他们要顶着烈日高原反应,在深山里寻找玉石,有时候往往都要进山数月之久,到了冬季才从山里出来。 …… 车子穿过和田市。开到了郊外,从一处像是农场的地方开了进去,庄睿发现,在大门旁边有一个岗哨,两个年轻体壮的小伙子站在门边,最让庄睿吃惊的是,他们背后居然背着一把枪。 “大志,门口的那两人,也是部队的?” 庄睿看那两人身上传的衣服,是一身迷彩服,但是并没有肩章和军衔,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敢持枪,应该是国家部门的人吧?不少字 “不是,庄哥,那两人是护矿队的,都是在公安部门登过记,有持枪证的……” 张大志出言给庄睿解答道,在和田玉矿附近环境比较复杂,不仅是当地人开采玉矿,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淘金者,人多了就难免会良莠不齐,也有些人铤而走险,做些没本钱的勾当。 所以一些大的玉石商人,都会自行组建护矿队,像阿迪拉这样身份的人,不知道被多少心怀不轨的人在心里惦记着,而且阿迪拉的交易场所,一般都是在他住的地方,这里放置了价值不菲的玉石,所以就安排了一只武装力量在此守卫,当然,这都是在当地公安部门报备并得到了许可的。 车子又向前开了二百多米,在一栋三层小楼前停了下来,庄睿看到,在路两旁摆放了大小不一各种形状的石头,这些石头基本上都呈黄白色,有些从表面。就可以看到白皙的玉肉,想必这些都是和田玉料了。 下车进入到小楼里面,迎面的客厅餐桌上,已经开始往上摆放酒菜了,几个维吾尔族妇女手脚麻利的将饭菜摆好之后,就退了出去,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古老爷子、庄睿、阿迪拉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饭菜很丰盛,新疆的烤肉,大盘鸡,还有新疆产的伊力特酒,古老和阿迪拉很熟络,不时还用维吾尔族的语言和阿迪拉说上几句话,而那位中年人也没有冷落了庄睿,不住的劝酒,一段饭吃下来,庄睿已经是带了四五分的醉意。 吃完饭之后,有人带着庄睿和古老爷子去到二楼的房间休息了,酒意上头的庄睿足足睡了四五个小时才醒来,出了房间,庄睿站在二楼就看到古老和阿迪拉正坐在客厅里,面前的地上,摆放了一块足有百十斤重的石头。 “小庄,起来啦?你这一觉睡的时间可是不短啊。”古老听到楼上的响声,一抬头看到庄睿,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下来。 “古师伯,不好意思,睡过头了。”庄睿走下楼来,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没事,年轻人嘛,睡觉沉一点很正常,像我们这些老头子,想多睡一会都睡不着呢,来……小伙子,看看这块料子怎么样?” 阿迪拉老人对庄睿也有几分好奇,从老朋友嘴里听到,这个年轻人对玉石有一种很敏锐的感觉,在前段时间的平洲翡翠公盘上,可是收获不小,他让庄睿看这块玉料,也是有点考究庄睿的意思在里面。 “田伯,我对翡翠还有点上手的经验,可是这软玉,见识的可是不多,要我说,那就是纸上谈兵了……” 庄睿虽然有把握看清这料子里面的玉肉,但是对于和田玉的种类和品质,他确实是了解不多,软玉里面他就见过古老曾经送给钱姚斯的那一个羊脂玉的挂件,但是当时也没能细看。 “没事,看懂多少说多少,怕什么啊……”古老在旁边说道,他带庄睿来,本就是让他长见识来的,地上这块料子,倒正好给他来个现场教学。 庄睿闻言之后也没矫情,蹲下身来打量起这块和田玉的料子来。 朋友们都知道,硬玉翡翠原石,全部都有外皮的,并且通过外皮可以判断出里面翡翠的走向与数量品质,可以说外皮是翡翠赌石的关键。 而和田玉自然就是软玉的代表了,与翡翠不同,和田玉的仔料,并不一定都带有外皮,很多和田美玉的玉肉,都是裸露在外面的,在以前很多采玉人,从河边直接就能捡到高品质的和田玉。 另外一点和翡翠不同的是,翡翠是来自国外,而和田玉则是在国内历史悠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涵义,古往今来,人们把一切美好的东西以玉喻之。 我国自古以来就有“玉石之国”的美名,古人视玉如宝,作为珍饰佩用,古医书称“玉乃石之美者,味甘性平无毒”,并称玉是人体蓄养元气最充沛的物质。认为吮含玉石,借助唾液与其协同作用,因而玉石不仅作为首饰、摆饰、装饰之用,还用于养生健体。 自古各朝各代帝王嫔妃养生不离玉,而宋徽宗嗜玉成癖,杨贵妃含玉镇暑。 在中国古代,玉是沟通天地、祭祀鬼神先祖的社稷重器,是权势和地位的物质表微,是死者保尸防腐的殓葬用具,更是士人君子洁身明志,标榜自身、追求美好情操的人格象征。 古老爷子和庄睿在一起的时候,说的比较多的,其实还是软玉,所以庄睿虽然上手不多,但是从理论上而言,他对软玉也算是知之甚深的。 软玉大致分为山料、山流水和子玉这几种,山料就是产于山上的原生矿,如白玉山料,青白玉山料等等,玉王爷他们开采的,主要就是山料。
山流水指的是那些原生矿石经风化崩落,并由河水搬运至河流中上游的大块玉石,流水的特点是距原生矿近,块度较大,其玉料表面棱角经过长时间的河水冲刷,稍有磨圆。 子玉又名子儿玉及籽料,分布于河床及两侧阶地中,玉石裸露地表或埋于地下,子玉的特点是块度较小,常为卵形,表面光滑,因为经达几千年来的河水冲刷及筛选,所以子玉一般质量最好。 在河流下游的子玉有各种颜色,白玉籽料,青白玉籽料,青玉籽料,墨玉籽料,碧玉籽料,黄玉籽料,但不管是什么颜色的,只要是极品籽料,在现在的玉石市场上,一克就高达数万元,比之黄金都要贵上许多倍。 软玉市场的火热,现在丝毫不逊于翡翠市场,在2002年之前,新疆的玉石商人都是拉着成麻袋的籽料去内地销售,可以任凭挑选,但是到了现在,只有这些人一露面,闻风而至的玉器商人们都是拿着成百上千万,也只能买到一小箱的料子了。 古老爷子给庄睿说过一件事,新疆的玉石商人到了中海,基本上都是住在天山宾馆的,在那里经常可以看到几个江浙老板合伙,拿着一箱箱的现金,在天山宾馆的楼道里焦灼地敲开一扇扇的门。 新疆的玉石商人以团结著名,而古老先前能断掉许氏珠宝和王辊家族的玉石原料,也是和他与阿迪拉关系良好分不开的,以阿迪拉在玉石界的地位,所有新疆的玉石商人都给上几分面子的。 …… 古老和阿迪拉之所以让庄睿看这块料子,是因为有些软玉和翡翠一样,也是带有外皮的,庄睿知道,和田玉的外皮,一般分为色皮、糖皮和石皮这三种。 色皮指的是和阗子玉外表分布的一层玉皮,有许多种颜色,玉石界以各种颜色而命名这些玉料,如黑皮子、鹿皮子等等,从皮色可以看出子玉的质量,如黑皮子、鹿皮子等,多为上等白玉好料。 同种质量的子玉,如带有秋梨等皮色,价值更高,色皮的厚度和翡翠不同,是很薄的,一般小于1毫米,而色皮的形态也是各种各样,有的成云朵状,有的为脉状,有的成散点状。 色皮的形成,是由于和田玉中的氧化亚铁在氧化条件下转变成三氧化铁所致,所以它是次生的,有经验的拾玉者,到中下游去找带色皮的子玉,而往上游,找到色皮子玉的机会就很少。 所谓糖皮,是指和田玉山料外表分布的一层黄褐及酱色玉皮,因颜色似红糖色,故把有糖皮玉石称为糖玉。糖玉的糖皮厚度较大,从几厘米到二三十厘米都有,常将白玉或青玉包围起来,呈过渡关系,糖玉产于矿体裂隙附近。 糖皮的赌性就大了一些,因为里面的玉质很难判断,有可能是极品白玉,也有可能是普通的青玉,有些采玉人采到糖皮的玉石之后,也经常拿出来给别人赌,而他们自己是不解开的。 最后一种是石皮,多指和田玉山料外表包围的围岩,在开采的时侯,同玉一起开采出来,附于玉的表面,这种石包玉的石与玉界限清楚,很轻易的就可以将之分离,石皮也是最容易辨认出玉石品质的一种料子。 现在摆在庄睿面前的这块料子,就是一块山流水的糖皮玉料,和翡翠原石的外皮不同,这块料子很光滑,摸上去没有一点儿棘手的感觉,庄睿猜想,这应该是因为曾经被河水冲刷过的原因吧。 对于和田玉料,庄睿是没有一丁点儿的经验了,在围着这块料子看了一会之后,庄睿低下头,眼中灵气顿时渗入到这黄褐色的石头里面,将石料一层层的揭开,玉料中的情形,顿时显露在庄睿的面前。 这块石头的表皮并不是很厚,只有四五厘米的模样,在石头的中间,一整块乳白色的玉肉,出现在了庄睿的视野之中,让庄睿有些意外的是,久未变化的灵气在接触到玉肉之时,居然有了一丝变化。 在看到玉料中间那散发着白色的柔和光芒时,一股带有暖意的气息和庄睿眼中灵气融合在了一起,虽然只有很少的一丝气息融入到眼中,但还是让庄睿舒服异常,就像是用热毛巾敷在了眼睛上,那种热气蒸腾的感觉,让庄睿舒服的差点呻吟出来。 只是这偌大的一块玉肉,能供庄睿灵气吸收的极少,只有那么头发丝般的一丝,不过这也让庄睿喜出望外了,至少他知道,自己眼中的灵气还可以继续增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停滞不前了。 稳定了一下心神,庄睿抬起头来,说道:“古师伯,田伯,这块玉料是山流水的料子,体积较大,外面又包裹了糖皮,不过常说白玉子多为小料,这块玉料出羊脂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这外皮湿润滑腻,表现还是不错的,要是非让我说的话,我猜里面是青白玉,不过品质应该不错。” 庄睿这番话说的中规中矩,把玉料的来历、外皮以及表现都说了出来,以他的年龄见识,能说出这一通见解,也让两位老人连连点头了。 “说的不错,和我的想法差不多,出青白玉的可能性比较大,阿迪拉,这么大一块青白玉的料子,不比一般羊脂玉的价格低了,你还不满意吗?” 古老爷子在庄睿说完之后,也给出了自己的评价,他和庄睿的看法一样,这块玉料,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羊脂白玉的,极品玉石要是那么容易得见,和氏璧也不至于会流传千古了。 “呵呵,古老弟,你也知道的,叫你来也不是完全为了看这块料子啊,北京夏天那么热,你就在我这里住上一个月好了,这个季节新鲜的哈密瓜和葡萄可是有很多啊。” 阿迪拉对这块玉料,早就是心中有数了,他喊古老爷子来,老朋友相聚一下是一方面,另外就是明天找矿脉的队伍就要上山了,他是想请古老爷子给主持一下仪式,对于采玉人而言,这是需要德高望重的行内前辈来主持的,古天风每年来此,也多是为了此事。 “得了,今年我是没机会在你这里住了,回去还要帮这小子雕琢一块玉,等以后后机会再说吧,明天主持完仪式,就要回北京了。” 新疆的夏天很凉快,古天风以往每年都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只是今年要给庄睿琢玉,却是没法多住了。 “师伯,我那物件不急的,您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吧,再说了,那块翡翠我也带来了,不行您就在这里雕琢好了……”庄睿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自己这点儿事,让古老爷子两边跑。 “没错,小庄说的对,古老弟,我这里什么工具都有,你就住下来,咱们老哥俩没事也能聊聊天啊。” 阿迪拉也出言劝道,他和古天风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每年也不过就见上一两次面,再加上他最近将生意都交给晚辈去打理了,也是想有个老朋友聊天作伴。 “在哪里雕琢都不是问题,不过小庄,你能耐住性子在这里等?” 古老爷子闻言也有些意动了,不过这几个挂件要是雕琢出来加上抛光等步骤全部完成,也是要十天半月的,他怕庄睿等不了。 “这事儿简单,明天让小庄跟着采玉队上山好了……”阿迪拉老爷子给出了个主意。 “田伯,您刚才说明天上山的是找矿脉的队伍,怎么还有采玉的啊?” 庄睿不解的问道,他对于软玉的开采也有些好奇,听闻极品羊脂玉大多都是从山上或者河边捡到的,很少有从矿洞里挖出来的。 “呵呵,寻找矿脉和采玉都要找个季节上山的,等天再冷一些的话,就没办法进山呆得长久了,怎么样,想不想去见识一下?对了,从山里采到的玉,可都是归属于自己的……”见到庄睿想去,阿迪拉在一旁使劲的鼓动着。 “行,师伯,您就安心住下吧,我跟着采玉队上山看看去……” 其实庄睿对于玉石的归属倒是不怎么在意,但却是想去见识一下,这采玉人的传说,可是流传了有数千年之久了。 古老爷子闻言脸上泛起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对着庄睿问道:“你想好了要去?那可是十天半月都不一定能回来的……” 庄睿点了点头,回答道:“嗯,我跟着去看看,田伯说了,这捡到的玉都是自己的,我运气好,说不定能拾到一块羊脂玉呢。” 在庄睿心里,却是把此次入山之行当做了旅游,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他感觉自己很需要在安静的地方思考一下,还有自己日后的职业规划,总不能每天这样东奔西跑的瞎混吧?不少字 “好样的,年轻人有冲劲,我这就让人给你准备行囊去。”阿迪拉见到庄睿同意了,高兴的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行囊?”庄睿不解的看向古老爷子。 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庄睿,说道:“小子,你以为采玉是旅游啊?大山里面的环境很复杂的,以前每年都有采玉人进山后就永远的留在了里面,这些年装备好了,危险也就小了很多,不过绝对没你想的那么舒服的,怎么着,还想去吗?” 进山寻找和玉矿矿脉和采玉的工作,是非常艰难和危险的,对随行人员的身体、知识和野外生存素质的要求都非常高,别看庄睿长的人高马大的,但是古老爷子心里还真那么点不放心。 “去!” 庄睿坚定的点了点头,昆仑山的传说他可是听过不少,现在有机会进山探秘,如果不去的话,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小庄,你明天就跟着大志进山,他去过几次了,很有经验,你们年轻人也能聊的来……” 正说话间,阿迪拉老爷子拉着中午给庄睿开车的那个司机,走了进来,用力的在张大志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小庄可是我尊贵的客人,你一定要照顾好了啊。” “田伯,我可是要比大志还大上两岁呢。”庄睿被阿迪拉的话搞的哭笑不得。 “大山里不比外面,凭的是经验,小庄,你进山后要多听这个小伙子的意见,什么事情不要自作主张,否则的话,你就别去了。” 古老爷子板起脸来,非常认真的对庄睿说道。 PS:七千字大章,还最后两天,连被人爆了,急求月票推荐票啊,朋友们看下书屋,有月票别浪费了,投给咱吧,先谢谢大家了。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昆仑山采玉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昆仑山采玉人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