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矿脉(下)

典当 268.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5202字
第二百六十八章 矿脉(下) 猛子听到庄睿的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刚才我看到河里有条鱼,就想着拿筐篓把它给兜上来,谁知道没有站稳,就掉下去了,摔下去的时候,眼睛正好看到这块石头,我就给捞上来了……” 猛子的话让众人面面相觑,均是无言以对,这众人扒找了半天,拇指大的玉都没见到一个,猛子摔进河里,居然就捡上来一块玉料,这运气让众人都有些汗颜。 “庄大哥,你还没说这是不是玉料呢。” 猛子回答完后,向庄睿追问道,他是个实诚人,只有一把死力气,对于识玉辨玉基本上是一窍不通,刚才要不是正好看到露在外面的玉肉,恐怕也不知道这是块玉料的。 猛子心眼实在。跟着铁子他们进山,知道自己只能帮着搬点东西,作用不是很大,所以在找到这块玉料之后,兴奋异常,感觉到自己也能为队伍做出点贡献来了。 “是玉料,你看这玉肉颜色洁白,质地纯净、细腻,并且光泽滋润,能称得上是和田玉中的优质品种了,这巴掌大一块,最少能值四五万块钱的……” 庄睿指着露在外面的玉肉,给猛子讲解了一下,他现在并没有动用灵气去看其内部,而是从这块玉料的外在表现做出的判断。 “啊!真的?太好了,大志哥,铁子哥,咱们赚到钱啦……” 听到庄睿的话后,猛子像个孩子般的跳了起来,他前几年要进山的时候,总是有人嫌他脑子一根筋,不愿意带他,所以这次也是第一次进山,能找到这么一块毛料,猛子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了。 “庄先生说的不错,这块玉料品质不错,虽然玉肉不太可能渗进去太深。但是就凭这一块料子,咱们这趟山就没白进……” 铁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块玉的好坏,有经验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和庄睿的判断差不多,只是糖皮的料子,玉肉一般都会在中间,这块表皮就出现了玉肉,恐怕料子不会很大,估计也就是眼前所见到的这么大了。 “不是没白进山,而是大家发了笔小财,按照我的经验,这块玉肉最少还能往里渗进去十五公分,并且玉面也要比这大上一倍。” 铁子话声刚落,庄睿就补充了一句,他所谓的经验,自然是在刚才铁子说话的时候,动用了眼中的灵气。 通过灵气,庄睿看到,露出的这块玉肉,向左右两边延伸出去四五厘米。而向下渗入进去十多厘米,算得上是一块大料了,只是这块玉料,并没有能像那块羊脂玉一般,带来蕴养眼中灵气的效果。 按照现在软玉市场的行情,这块白玉料应该价值在百万左右了,一百万再分成五份,对于庄睿而言,似乎只能算得上是笔小财了。 “庄哥,你说的小财,是多少钱啊?” 猛子挠着头,他对庄睿所说的玉料的表现什么的,基本上是听不太懂,不过发财两个字,他还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庄兄弟,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铁子出言打断了猛子的问话,原本一直称呼庄睿为先生的,现在也喊出了兄弟两个字,他那张有些黝黑的脸上,居然现出了红光,可见其激动的程度了。 铁子不比猛子那浑人,他在新疆呆了快二十年,上山采玉的历史也有十多年了,对于玉料市场的价格非常了解,他知道如果真是被庄睿说中了的话,那这块玉料就能卖出个天价了。 庄睿嘴里的发个小财,在铁子等人的心目中,那可就是天价,这也是二人的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也不怪铁子那么激动,就是张大志和王飞,脸上也是喜不自禁,只有猛子迷迷糊糊的看着庄睿,等着他解答呢。 “应该不会错,猛子,你把那个打磨机拿过来。” 庄睿肯定的点了点头,他在进山之前,特意让古老爷子帮他找了一个带有压缩蓄电池的袖珍打磨机,张大志等人对他带这东西,本来还有些异议,不过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庄兄弟,你能确定吗?” 见到打磨机上的砂轮已经转动了起来,铁子一把拉住庄睿的胳膊,这次倒不是他信不过庄睿,而是这块玉料对于他们几个人而言,实在是太贵重了。 要知道,软玉要比翡翠脆弱很多,稍有不慎,就可能将里面的玉肉给破坏掉,前面也说过了玉石俱焚的故事,铁子他们是怕庄睿将这块料子给废掉了。 采玉人对于玉料的完整性,是非常重视的。在古代的时候,从山里捡到比较大的玉料后,为防止玉石损坏,必须杀一头驴,用驴皮将玉石包裹起来,外面捆上多道绳子,然后运到京城。 由于采用的是新鲜的驴皮来包裹玉石,上面的血迹会沿着玉石的缝隙浸到里面去,在京城负责采购玉石的官员只要看到浸有血色的玉石,就认定为玉石完好无损。 不过在这之后,许多玉石玩家也往往将玉石包裹在被宰杀的狗或驴的皮里面。有些还将其埋在地中数年。让血色更好的浸入其内,这也是血玉作假的由来。 “放心吧,不会错的,如果损坏了里面的玉肉,这块玉值多少钱,我赔给大家。” 庄睿自信的笑了笑,开什么玩笑啊,上亿的翡翠他都解开过,不用说这么一小块玉料了,庄睿心底还真没怎么把它当回事。 铁子被庄睿的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把手给松开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行,庄兄弟,你来吧,也别说赔不赔的,我相信你……” 袖珍打磨机上的齿轮有些小,无法将玉从中间段切开的,庄睿就沿着出玉肉的地方,把那层糖皮给打磨开了,左右露出的白玉面积,和庄睿所说的丝毫不差,张大志和铁子等人,脸上全都露出了喜色。 横向擦开之后,庄睿又用打磨机一点点的往纵深切去,这块玉料不是很大,半个多小时之后,一块重约十多斤的白玉,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块玉料呈四方形,上下宽度都差不多,整块玉精光内蕴,即使在阳光的照射下,依然给人一种质厚温润的感觉,如果不是色泽微微泛了一点青,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极品白玉了。 “庄兄弟,我铁子服了……” 见到庄睿如此完整的取出玉料,并且玉料的体积、重量还有成色,都和庄睿先前所说并无二致。铁子也向庄睿翘起了大拇指。 虽然这块玉带回去一样能解开,但是带一块十来斤重的玉料和一块四五十斤种的毛料,那可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这块玉料,一个人就可以携带,如果没解开的话,那就需要两个人抬着走了。 “猛子,你别找玉了,把这块料子装背包里面,你就在这里看着吧。” 张大志说话也带了点颤音了,那是激动所导致的,这么一块玉料,拿回去卖掉,没人至少可以分到二十万,对于他们而言,这可是以前无法想象的。 “嗯!” 猛子重重的点了点头,拿出一张毛毯来,严严实实的将玉料包裹了几圈之后,放到背包里,死死的将之抱在怀里,一刻都不愿意松手了。 张大志等人都站起身来,准备再去找玉,只是铁子突然对庄睿说道:“庄哥,你也别去找玉了,和猛子坐这聊聊天吧。” 张大志和王飞也点了点头,庄睿的作用,刚才已经证实了的,而且他之前的表现,的确是不怎么会采玉,所以铁子才会说出让庄睿休息的话。
“好吧,你们要是看到拿不准的石头,就喊我一声。” 庄睿想了下,点头答应了下来,这白天在河边反光太厉害,他无法通过灵气来甄别石头中是否有玉石,倒不如休息一下,等到晚上再慢慢去寻找了。 有了猛子采玉这个插曲,铁子等人心情都变得很轻松了,这一块玉,就可以使他们今后的生活发生巨大的改变,所以再也没有来之前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了,很是愉快的在河道边筛选着玉石,王飞更是时不时的唱上几句新疆的民歌。 只是他们三个人的运气,显然不如猛子,在忙活了三四个小时之后,几人背后的筐篓里,还是空空如也,只有铁子手里拿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青玉,玉质很是一般,最多值个千儿八百块钱。 张大志和王飞都是有过几次采玉经验的,对这种情况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加上有了猛子采到的这块玉,并没有什么沮丧的表情,王飞更是露了一手枪法,打到了一只野山羊,将之剥皮洗净之后,升起了篝火,吃了一顿美美的烤全羊。 在这个峡谷里过夜,篝火是不会熄灭的,吃过晚饭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现在已经是六月底了,虽然夜色很好,但是天上的弯月像个细细的钩子一般,峡谷里的能见度并不是很高。 “大志,你们这是?” 庄睿拿起筐篓和登山杖,准备到河边去的时候,却发现张大志等人也是全副武装,一副准备去采玉的模样。 见到庄睿那副奇怪的表情,张大志笑着说道:“庄哥,玉石在晚上的时候,被月光照过,会有一种淡淡的光芒的,我们也是去碰碰运气的……” 在新疆这地方,很多人都是在黎明前或者黄昏后去采玉的,这也是千百年来传下的习俗,至于有没有人在晚上采到玉,那就不知道了。 几人拉开了一百多米的距离,都没有开手电筒,借着月色踩在河道边的鹅暖石上,眼睛盯着地面,只是这种方法也不知道被前人用过多少次了,一直走出三四公里,都没有发现一块玉石。 庄睿是走在最前面的,他将眼中的灵气散发开来,覆盖住自己视力所能及的地方,虽然也发现了几处闪烁着微光的玉石,只是这几块玉石品质太差,庄睿都没有兴趣去拾取。 “庄哥,今天到这里吧,咱们回去了。” 采玉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而对于庄睿来说,拥有了作弊器,但是却没有作弊材料,那就更加无趣了,当耳边传来张大志的喊声之后,庄睿在回路上,干脆让灵气遁入地下,往深处看去。 “咦?” 庄睿的这个无意间的举动,让他马上就感到了惊喜,因为他发现地面上一块大石下面,居然闪烁出七彩光芒,而且从里面散发出的灵气表明,这块玉石的品质应该不差。 对于玉石,庄睿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七色玉石,当下走到那块大石头旁边,估量了一下,感觉自己能掀动,就没有招呼张大志等人,用力将大石给推开了。 出现在庄睿面前的这块石头,有足球大小,即使不用眼中灵气,在夜色里也能看出淡淡的荧光,庄睿将之抱了起来,发现这石头外面,有一层薄薄的色皮,最让庄睿感到古怪的是,这些色皮的颜色非常之杂,和他先前看到的一样,各种颜色都有。 前面张大志又在招呼庄睿了,没有细看,庄睿把这块玉料放进筐篓里,继续向前走去,这次有了经验,他再使用灵气的时候,都会往地下看深几米,果不其然,又被他发现了几块埋的不深的玉料,品质都算可以。 等庄睿回到篝火旁的时候,他身后的筐篓里,多出来十三块玉石,有两块都是足球大小,已经是将筐篓装满了。 “庄哥,这……这都是你捡到的?” 当庄睿把一筐篓的玉料倒在地上的时候,铁子等人都惊呆了,他们忙活了大半天,也没能捡到一块玉料,却没有想到庄睿不声不响的找出这么多的玉来。 “是啊,我开始在一块石头下面发现了这个玉石,后面就专门扒开石头来找,就找出了这么多,大家来看看,这些玉的质量还算是不错的……” 其实在地下远不止这十多块玉石,只是有些埋的太深,庄睿根本无法将之取出来,还有一些品质较差,庄睿懒的捡,现在这十多块,都是品质不错的,比猛子那块自然是有所不及,不过十多块加起来,也能值个五六十万块钱了。 “哎呦,咱们真笨,怎么就不想着扒开一些石头来找呢。”铁子听完庄睿的话后,使劲的在自己头上拍了一下。 作为一个老采玉人,铁子知道,像这样在山口处的河道,都是经历了数千上万年山水冲刷的,下面不知道堆积了多少从山上冲下来的石头,而河道两旁,自然也是如此,在表层的玉石,可能被人捡走了,但是下面说不准还会留有一些好东西的。 “大志,王飞,走,咱们回去……” 想通了这个关节,铁子从地上跳了起来,抓过筐篓,拔脚就往河道边跑,竟然是一刻都不愿意耽误,张大志和王飞相互看了一眼,也站起身跟在铁子后面,向河道边走去。 其实这三个人心里都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次进山五个人,猛子就不用说了,如果不是携带的物资过多的话,肯定不会带上他的,而庄睿是玉石鉴定专家,并不会采玉,但就是这两个对采玉外行的人,现在采到的玉石,已经将近价值两百万了。 这也让自诩为老采玉人的铁子和张大志等人,感觉有些面目无光,如此一来,不干活白拿钱的人,反而变成了他们三个了。 庄睿看出了这几个人的心思,也没多说什么,他对这百十万并不是很在意,这次进山也是想感受到采玉的乐趣,这一路上的见闻,庄睿已经是感觉非常值得了。 左右无事,庄睿拿起刚才那个没有细看的七彩玉石,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这块玉料的外皮非常薄,只有几毫米厚,里面全部都是玉肉。 玉肉的品质倒是不错,里面蕴含的灵气,仅比庄睿见到的那块羊脂白玉差了一点,只是这些玉肉颜色不一,深浅也不同,还纠缠交织在一起,很难将之分解开来。 不过这是庄睿亲手所拾到的第一块玉,他想自己留下来,到时候给古老爷子看看,能雕琢出个什么摆件来,只是这会他们几个人都去采玉了,庄睿要等他们回来商量一下才能决定,毕竟是之前说好了所有采到的玉石均分的。 看了眼倒在篝火旁边呼呼大睡的猛子,庄睿却是毫无睡意,坐在地上感觉有些冷,庄睿干脆站起身来,向河道的入山口走去。 山上的积雪融化成的河水,冲到山下的时候,已经变得非常急了,将河道两旁,像是用利斧硬生生的劈成一条宽七八米的沟堑,溪水冲流而下,溅起滴滴如珠玉般的水雾。 庄睿站在河道口,用灵气想再找几块玉石,却是一无所获。 无意间向有如守山大门一般的岩壁看去,庄睿顿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在岩壁五六米深的地方,一块块像是岩浆层般的石头里面,包裹着好几块巨大的玉石。 “玉脉???” 一个名词涌上庄睿的心头。 FS:五千字章,今儿总共一万一,求新月的保底月票,拜托朋友们了。。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矿脉(下) 第二百六十八章 矿脉(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