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民间鉴宝(二)

典当 313.2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4210字
第三百一十三章 民间鉴宝(二)【求月票】 中国每个朝代都会产生大量的赝品古董。所图不外乎是为了“利”之一字,但是现在玩收藏的人,也都学乖巧了,没有十分把握,一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很少花费巨资去买那些看不准的物件。 如此一来,许多古董商人的生意就不好做了,因为他们主要是靠那些赝品高仿的物件赚钱的,所以有些人就煞费心机的给自己的那些假物件来个包装,然后再倒手出售。 这个包装,指的就是专家或者专业机构所出具的鉴定书了,普通人的心里,对于专家或者专业机构,还是比较认同的,有了这个包装,赝品古董不仅能当成真的卖,就是价格,比之真品也是不遑多让。 有这种心理的人,也不单纯就是古玩商人,一些玩收藏打眼交学费的人,也会把假东西拿出来。想浑水摸鱼,搞张鉴定书,然后将自己花费的钱给赚回来,总之是林林总总,揣摩着各种心思的各色人物都有。 自古以来,古玩界就有一种说法,“古玩是不打假的”,古玩交易讲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至于卖的东西是真是假,卖方没有义务告诉你,你买的东西是好是坏,全凭眼力,好坏都要认账,没有退货的道理。 但是,随着近几年来,拍卖会上众多拍品的屡创新高,艺术品市场再次成为投资热门。很多人倾尽家财,只为买上三五件不知真假的古董,做个“一夜暴富”的美梦。 几十万几百万不知真假的东西放在家里,怎样才能睡安稳呢?答案很简单——证书,这年头,一张盖了章的纸比任何其他东西都管用,即使牛如微软、阔如盛大,也都吃过哑巴亏。 有这样想法的人虽然不在少数,但是在今天现场里面的人,更多的还是对自己手中的古董拿不准真假,想要请专家鉴别一下的。 刚才在庄睿的桌边。没人一个人主动上前找他鉴定,主要就是因为庄睿的面相看上去太年轻了点,没有专家的范儿,所以很多人不敢拿自己的收藏去给庄睿鉴定,万一自己的东西是个真物件,被他说假了怎么办啊。 不过台上一共六位专家,而台下却有上千双眼睛在盯着,庄睿刚才鉴定那鼻烟壶的举动,也被许多人看到了,那位想占便宜的老头刚走,庄睿桌边就过来了两个人。 “庄老师,麻烦您帮我看看这个手稿,是不是古董?”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木盒子,放到了庄睿的面前。 “对不起,这主要是看玉器,字画类的您要找金老师。” 庄睿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不能抢别人饭碗啊,还是出言让那人排队去了,金胖子现在可是最忙的。 “庄老师,我这东西是玉器。您给看看吧……” 第二个上来的人手里同样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放在了庄睿面前。 庄睿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五个拇指大小的用白玉雕成的玉人,有的腰间挂了一个鼓,有的手里高高举起一把鼓槌,还有的呈跪拜造型,五个玉人的造型不尽相同,面部表情被刻画的栩栩如生,并且上面还带有明显的沁色,从外表上看,应该是一套反应古代祭祀的玉雕。 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包浆还算厚实,庄睿在举起放大镜的时候,眼中灵气稍无声息的溢入到这几个小物件里面,这一看之下,庄睿不禁大失所望,原本以为能碰到一个真物件,却还是假的。 也不能说是假的,玉是真的,而且雕工也算不错,但年代上却是做旧的,年代应该就是近几年的,因为庄睿发现,这几个玉人里面,虽然有微薄的灵气,不过颜色很淡,并且那些用颜料制成的沁色,也是依附在这几块玉的表层上,根本就没有侵入进去。也就是说,作假的人,给这些玉上色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庄睿放下手里的放大镜,抬头看向面前的这位持宝人,问道:“这位先生,能说说您这套玉器的来历吗?” 持宝人的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听到庄睿的话后,连忙说道:“我是在中学教历史的老师,这东西是我前年看了中央台鉴宝栏目之后,从古玩市场里面买的……” “花了多少钱呢?”庄睿追问道。 “呵呵,卖给我东西的那人说这是汉代古玉,当时上面还沾着土呢,一共花了我两千八百块钱,庄老师,这玉是不是假的?” 这位历史老师的心态比较好,看来心中早就存了物件是假的心理准备了。 庄睿笑了笑,说道:“玉不是假的,但不是汉代的古玉,而是现代雕刻后做旧的,玉质是和田的白玉,品质一般。不过这套做旧的祭祀玉器,雕工不错,可以自己留着把玩一下,以后再去古玩市场,多看少出手,这东西要是真的话,要在你买的那个价格后面,再加上两个零的……” 庄睿此刻也进入了专家的角色,虽然是动用了灵气才鉴别出这套玉器的真假,不过这也让庄睿涨了见识,就是现代的雕刻工艺。不见得就比古代差,甚至还要超出一些,像这套玉器,留个上百年之后,不也是一套雕工精湛的古玉了吗。 “谢谢庄老师,以后我会注意的。”来人对庄睿的答复很满意,鞠了一躬之后,拿着自己的物件走了下去。 庄睿等人的衣领上,都是有个小话筒的,在台上所说的话,下面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刚才对这套玉器的鉴定,说得是有理有据,台下众人对这位年轻的鉴定师,也增加了几分信心,那位历史老师刚走下台去,一位打扮入时的女士就走了上来。 “庄老师,这是我前几年在缅甸旅游的时候,买的一只玻璃种的手镯,这几年听说翡翠价格涨了很多,您看看我这个手镯现在能值多少钱?” 见到上台来的女士手里并没有拿什么东西,庄睿正感觉奇怪的时候,那个女人从手腕上褪下一只镯子,放在了庄睿面前。 庄睿拿起那只手镯,嘴里随口说道:“翡翠自身具有传热的特点,像现在这个天气,把翡翠贴放到脸上,就会有凉爽的感觉,而且天然翡翠中含有人体必需的多种矿物质,佩戴手镯时是直接和皮肤接触,所以玉石中的矿物质容易被人体吸收,可以补充人体所需的多种矿物质,也可以有效促进血液的循环。
不过,您这只翡翠镯子,是假的,这是有色玻璃做成的手镯,戴着虽然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对身体也产生不了什么好处……” 庄睿说话之间。已经是把这只镯子给鉴定完了,就是一个被注入了氧化铬和氧化铜外表呈绿色的有色玻璃制成的。 “不可能的,这是我花三万块钱买的,还有鉴定证书,是A货,年轻人,你到底识不识货啊?” 那个女人听到庄睿说镯子是假的之后,面色大变,当即就翻脸了,对庄睿的称呼从老师也变成了年轻人,两人的对话引起台下一阵议论。 “我就说嘛,那人太年轻了,肯定经验不足……” “就是啊,别人都有鉴定证书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啊……” “也不一定,这年头啥都有假的,鉴定证书就不能作假啊?” 种种议论,不一而足,有支持那个女人的,也有帮着庄睿说话的,顿时原本安静的会场,变得吵杂了起来。 “小庄,怎么回事?” 女人的声音惊动了另外几位正在鉴宝的专家,纷纷放下手中的物件看向庄睿,虽然庄睿比较年轻,但是他们是一起来的,要是出点什么差错的话,自己等人脸上那也是没有面子的,这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 “我花三万块钱买的玻璃种手镯,被他说成是假的了,不行,我要换专家鉴定,另外你们要给我出具鉴定书,不然我都说不清楚了。” 没等庄睿说话,那个女人就一脸怒容的喊了起来,她倒不是来搅局的,只是自己买了好几年,平时都舍不得戴的手镯,猛然听到是假的,生气之余心中也有些惶恐,是以提高了音量,以掩饰心中的不安。 “说的没错,嘴上**办事不牢,换人!” “年轻人就是不行,别人三万块钱买的东西,到他嘴里就变成一文不值了……” 不过她的话倒是博起台下的一片同情心,不少人出言支持起来,这些人也是有着同病相怜的心态,生怕等会自己上台后,物件也是假的。 “小庄,把手镯给我看一下……” 孙老从放着古玩杂项鉴定牌子的桌前站了起来,走到庄睿身边,从有些发呆的庄睿手中,接过了那只手镯。 庄睿刚才还真被这女人机关枪一般的话给说愣了,直到手镯被孙老拿走之后才反应了过来,不由得连连摇头苦笑,还是年龄惹的祸啊,要是换成另外几个专家,恐怕这女人不会是这种态度吧?不少字这他娘的连真话都不能说了。 不过随之庄睿就推翻了自己的这种想法,这人要是不讲理,谁的帐都不会买的。 “这只镯子的确是假的,这位小姐,缅甸虽然产玉,但是并不代表那里所卖的玉都是真的,相反,他们用产玉的噱头卖假货,国内上当的人不在少数的。” “你们都是一起的,当然维护自己人啦,你说是假的,有什么证据啊?” 孙老看完那只镯子之后,得出的结论和庄睿一模一样,不过很显然,对于孙老结论,这位女士还是不能接受,连带着把台上的几位专家都给攻击到了。 “你要证据是吧?不少字我可以给您。” 庄睿忍住气,从孙老手里拿过镯子,说道:“你可以过来用放大镜看一下,真的翡翠里面是没有气泡的,但是你看看这只镯子,里面布满了气泡。” 女人撇了撇嘴,身体虽然没有动,但是脸上却是有了一丝疑虑。 庄睿见到这女人仍然不死心,开口说道:“这位小姐,能给我两根头发吗?” “你要头发干嘛?” 那女人虽然有些不明白庄睿的意思,还是从头上拔出两根长发,递给了庄睿。 “口说无凭,咱们来做个试验吧……” 庄睿自己脖子上的那个玻璃种的挂件拿了下来,说道:“我这件观音挂件,也是玻璃种的料子,下面我做个试验,大家看完之后就明白了。” “朋友们谁有打火机?” 庄睿边说边拿起一根头发,围着挂件缠绕了起来,一摸身上,却发现这长衫连个口袋都没有,点烟的打火机却是在自己衣服里了。 “我有……”随着喊声,台下一个人跑了上来,递给庄睿一个打火机。 “刚才说过了,玉石传热比较快,所以用头发缠住这块翡翠,用火烧的话,热量会被很快传走,温度上升慢,所以一时半会的,头发不会被烧断。” 庄睿接过打火机,站起身来,把左手拿着的翡翠观音挂件举高,然后用右手打火机打出火苗,放在有头发的地方烧了起来,过了四五秒钟之后,庄睿放下打火机,把缠绕在自己那个观音挂件上的头发取了下来。 “大家看看,这头发是不是没有断?” 庄睿将那根有些弯曲的头发拉直之后,展示给台下的众人。 “真的没断啊……” “快点试试另外那个手镯……” 见到这般情景,台下的人纷纷议论了起来,而手镯的主人,却是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好,咱们再来试试这只镯子。” 庄睿边说边把另外一根头发缠绕在镯子上,然后用刚才同样的动作,用打火机烧了一个缠绕在镯子上的头发,镯子的主人离庄睿最近,清晰的看到那头发在火苗放上去两三秒的时候,就已经被烧的蜷曲断开了。 放下手镯,拿起那根被烧成两截的头发,却是已经不需要庄睿再多说什么了,真假对错,谁是谁非,场内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 PS:第二更,四千字,老婆不在家,中午饭还没吃呢,打眼吃点东西继续码第三更,朋友们用月票推荐票支持下咱吧。 。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民间鉴宝 第三百一十三章 民间鉴宝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