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民间鉴宝(九)

典当 320.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03字
第三百二十章 民间鉴宝(九)【第三更求月票】 济南距离北京天津这两个古玩大市都不远。要说这好物件,还真是不少,庄睿鉴定出来的那件良渚古玉,其价值最少在三百万左右。 而金胖子选中的明代沈周的一幅画,也是价值不菲,砸去年京城的一场古玩专场拍卖会上,就有一幅沈周的画拍出过六百八十万的高价。 另外还有许多小玩意儿,像鼻烟壶,蝈蝈葫芦,紫砂壶具,元宝钱币,品相好的也能值个几十万,差点的万儿八千的也不少,但是今天的第三件重宝,却是一直没有选出来,因为按照庄睿等人的标准,这样宝物最少要有一定的代表性,当然,价格也是考究其是否贵重的标准之一。 随着时间的推进,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而这次民间鉴宝的活动。到十一点就要结束了,由于几位专家把关严格,基本上没有鉴定错一个物件,是以那些想浑水摸鱼的人,今天上午也都没敢上台来,今儿鉴定的都是真正一些收藏爱好者的藏品,素质比较高,庄睿等人鉴定的也很轻松。 庄睿鉴定玉器的速度很快,再加上古玉流传下来的并不是很多,排在他桌子后面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少,想必另外几位专家,估计庄睿能最早收工了。 “庄老师,您能帮我看看这个物件吗?刘老师那边人太多了,恐怕排不到我了。” 就在庄睿鉴定完最后一个玉器的持宝人之后,一位中年人拿着个纸盒子走到庄睿桌前。 庄睿打量了这人一眼,看这人的相貌,应该是四十多岁的年龄,不过头发花白了一片,显得有些老相,穿着也很普通,家境估计不是很好。 他所说的刘老师,就是那位青铜器和古董家具的鉴定专家。 庄睿向那边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刘老师在这冷气充足的地方,都是满头大汗忙的不可开交呢,就是金胖子。也比他悠闲一点。 要知道,一般的老户儿,家里都有那么几件老家具,这几年古董家具的价格涨的很快,经常会传出某某黄花梨桌椅拍出上百万的新闻来,所以今儿有不少人,整了很多大物件过来,来的时候在酒店门口停了几辆大货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搬家的呢。 “你要鉴定的是什么物件?我只能先看看,除了玉器和瓷器之外,我对别的物件不是很精通……” 庄睿这次没敢把话说满,因为他鉴定真伪很容易,但要是不熟悉的玩意儿,挑不出毛病那也是个问题,就想那件唐三彩骆驼,最后生生的给逼的要砸碎才算是真相大白。 “庄老师,我要鉴定的是个青铜器,您先看看?” 中年人把手上拎着的纸盒子放到了桌子上,庄睿这才发现,居然是个皮鞋盒子,心里就不怎么看好这物件。要是值钱的玩意,肯定要给其做个好点的包装。 “好,我先看看再说,先生您贵姓?这物件是个什么来历?” 庄睿一边解开那系着鞋盒子的绳子,一边和这中年人搭着话,古玩鉴定不仅要看东西,也要看人,知晓其传承来历,要不然说不准就会碰到件赃物,或者是土里刨出来的物件,私下里遇到这些东西倒是没什么,不过在这场合,就有些不合适了。 “庄老师,我姓杨,家里祖上就是开古玩店的,不过文革的时候破四旧,把那些玩意儿全部都毁掉了,只留下了这么一个物件,家里长辈去世的早,也没说明是什么东西。 我就是个普通下岗工人,平时也见不到诸位专家们,借这个机会,还请庄老师您帮忙看一下,是不是古董,能值多少钱?” 杨姓中年人有些拘谨,把家世来历都报了一遍,两手握拢在一起,显示出心中的紧张,祖上的荣耀早就成为过去了。现在他生活的并不如意,老婆孩子都靠他做点小买卖维持生计。 本来杨先生并不知道这次民间鉴宝的节目,只是昨天在看新闻的时候看到了,今天就想来碰碰运气,家里留下的这老物件就算只能卖个三五万,那也能解决孩子读大学的学费了不是。 “呵呵,杨先生您先坐,青铜器我虽然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这类古玩,只要是真的,那可都是天价,您别急,我先看看……” 说老实话,庄睿还真不怎么相信这中年人所说的话,不是因为他没有同情心,而是在古玩这行当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故事,别说下岗工人了,就是老婆瘫痪,儿女神经病的故事,都有人能编出来,这些事情,庄睿在典当行工作的时候就听得多了。 所以说再多。那都是虚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还是要看完东西再说。
解开绳子之后,庄睿伸手掀开了那鞋盒子,一件带着绿色铜锈的三足小鼎映入了眼帘,让庄睿眼睛顿时亮了一下。 这是件战国时期造型的三足鼎装青铜器簋,器型端庄大气,三兽足挺拔有力,器身蟠虺纹清晰流畅富有立体感,足胫兽纹简单明了。形象生动。红斑绿锈自然切入胎骨,采用陶范法制作,范线清楚。 鼎是青铜器的最重要器种之一,是用以烹煮肉和盛贮肉类的器具,自夏商周到秦汉延续两千多年来,鼎一直是最常见和最神秘的礼器。 一般来说鼎有三足的圆鼎和四足的方鼎两类,又可分有盖的和无盖的两种,向来都被视为传国重器,国家和权力的象征,相传大禹在建立夏朝以后,用天下九牧所贡之金铸成九鼎,象征九州,可见鼎在古代帝王心中的重要性了。 这尊青铜鼎包括了鼎身和鼎盖,是一套完整的器簋,这可是极为少见的,要知道,战国时期的青铜鼎,一来是很少出小件,也就是大多数鼎都没有盖子,二来即使有这样的器皿,历经数千年的岁月,也早就是鼎盖分离,劳燕分飞了,能保存的如此完整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庄睿把这尊鼎从鞋盒子里拿了出来,捧在了手里,摸着冰冷的鼎身,感受着那蟠虺纹在指尖划过时所留下的质感,即使没有使用灵气,庄睿心中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件大开门的战国时期青铜鼎。 在青铜鼎的三个兽足连接鼎身的位置,都有一只兽头,虽然只是寥寥数刀刻画出来的,但是却将猛兽的神情显露无疑,制作的栩栩如生。 可能是经常被人抚摸把玩的原因,这尊青铜鼎的包浆很厚实,完全看不出作假的迹象。并且鼎身的红斑绿锈都像是渗入器皿之中一般,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显得是那样的协调,让庄睿握在手里,久久舍不得放下。 拿过手边的皮尺量了一下,这件三足青铜鼎小件,高23厘米,中间圆肚最大直径为27厘米,将之托在手上观察,立体感极强。 “刘老师,您把手上的物件先放一下,我想,咱们今儿的第三件重宝出来了。” 在出言招呼刘老师之前,庄睿特意用灵气进入到这青铜鼎之中,那里面紫金色的灵气说明,这的确是件战国时期的青铜鼎,因为庄睿看过秦汉时期的古玩,里面的灵气只是紫色,却没有金色的迹象。 除了那件良渚玉器之外,这也是庄睿所见到的,第二个蕴含金色灵气的古玩了,从这两个物件中,庄睿感觉到,自己眼中那紫色的灵气,似乎还有进一步进化的可能,但是这种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庄睿也没太过放在心上。 “小庄,你有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啊?这济南的宝贝,都被你看去了。” 最先过来的不是刘老师,而是金胖子,这个胖乎乎的国学大师的传人,一点架子都没有,为人很和善,这两天和庄睿处的极好,经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金老师,您选中的那幅沈周的画,可是要比良渚玉贵重许多啊,我看要给您颁发个济南荣誉市民才行。” 庄睿相信,这件青铜鼎,一定可以作为自此活动的三件重宝之一,也就乐呵呵的和金胖子开起了玩笑。 “庄……庄老师,您,您说这东西是真的?” 一直都没有坐下,双眼在紧盯着庄睿的那个中年人,在听到庄睿的话后,一步抢到桌前,紧张的看着庄睿问道。 “是真的,杨先生,您别激动,先坐下,再让刘老师看一下,然后钱总会给您评估出一个最适当的市场价格来的……” 庄睿此时心里已经是相信了这中年人所说,知道他可能在生活中有些窘迫,也能理解他的心情,换成谁在贫穷的时候猛然得到这样一笔财富,都会如此激动的。 中年人最终还是没有坐下,隔着一张桌子紧张的看着庄睿把青铜鼎交到了刘老师的手上,在刘老师拿着放大镜观察的时候,就连眉毛那么一挑,都让中年人心跳急速了几分。 “不错,是件大开门的战国青铜鼎,这位先生,恭喜您。” 刘老师的话如同天籁之音,让中年人激动的哆嗦着嘴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PS:第三更,1500月票的加更章,刚出炉的,朋友们给力,打眼人品也很坚挺,连着四五天加更了,有月票继续投出来吧,看看月底能更出多少字来。 。 第三百二十章 民间鉴宝 第三百二十章 民间鉴宝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