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不甘

典当 38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91字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不甘【第一更求月票】 五百万欧元,六千多万港币。牛宏不是输不起,这些钱对于他所拥有的那价值十几亿港币的股份而言,不过就是一两年的红利而已,单是他在这条赌船上所占的股份,都不止这么一点。 但是牛宏输的不甘心,尤其是输给庄睿这么一个菜鸟,他自诩在香港富豪年轻一代的圈子里,论赌术无人能比得上他,谁知道居然输在了他向来都是最看不起的大陆人手上,这个事实,让牛宏的心里很难接受。 虽然是赢了钱,单是庄睿对这无聊的赌局,真的是有些不耐烦了,看着呆坐在那里的牛宏,说道:“怎么样?牛少,现在赌局可以结束了吗?” “结束?早着呢,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走运下去……” 听到庄睿的话后,牛宏清醒了过来,露出一脸不甘的神色,然后又掏出一个支票本,拿起笔在刷刷刷的在上面写了个数字签上名之后。放到了计奕面前,说道:“汇丰银行的支票,两千万整,给我再拿两千万的筹码来……” “牛宏,你疯啦,刚才庄先生已经给你留了面子,不要不知道好歹……” 看到牛宏的举动之后,郑华再也忍不住了,人在赌局中往往看不清局面,但是赌局外的郑华等人,却是看得明明白白的,庄睿今儿就是红星高照,牛宏再往里扔多少钱都是白搭。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再输了的话,我还有这赌船百分之六的股份,也值几个亿了,我就不信这小子能吃得下……” 牛宏此时已经是输红了眼,根本就听不进去郑华的劝告,一心就要继续赌下去。 “我看你小子是真的疯了……” 郑华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包厢,掏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继续吧!” 牛宏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庄睿,他现在也不去听什么色子了,完全是凭运气压,和前面一样,虽然是有输有赢,但总是赢少输多,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那两千万元的筹码,又是已经摆到了庄睿的面前。 “行了,今儿就到此为止了,明天晚上我才会离开赌船,牛公子要是想翻本的话,我随时奉陪……” 庄睿站起身来,冷冷的看了一眼像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的牛宏,不是他要赶尽杀绝,实在是这小子太过嚣张,居然敢打秦萱冰的主意,要知道,现在的秦萱冰,对于庄睿而言,那就是老妈和老姐之外,最亲近的女人了。 “庄先生,请问您这些筹码是要兑换成瑞士银行的不记名本票,还是直接给您打入到指定的银行里?” 那个负责发放筹码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他们可以根据客人的要求,把钱款打入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银行的账户里,也可以开具瑞士银行的本票,多种多样的提款方式。也是赌船从澳门赌场上学来的一招。 原本神情颓废的牛宏,在听到那个工作人员的话后,屁股上像是装了弹簧一般跳了起来,一脸狰狞的看着庄睿,大声喊道:“慢着,我还没输完,别想这么早就结束!” “哦?有钱?那咱们继续。” 庄睿还不信了,今儿治不服这小子,不过他也赢得有些心惊肉跳的,这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居然就进账了近九千万RMB,要知道,庄睿以前辛辛苦苦赌石所赚到的钱,也不过就是这么多,咳咳,相比较而已,赌石的确是比在这里喝着咖啡,吹着冷气搂着美女赌钱,辛苦了许多。 “牛少,今天就算了吧,休息一天转转手气再赌也不迟。” 计总监和牛宏很熟,他也看得清楚,庄睿今天的手气那绝对是势不可挡,别说牛宏了,就是他下场和庄睿去对赌摇色子,恐怕也是有输无赢的,毕竟这种赌法完本靠运气,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技巧可言的。 “怎么着?老计,连你也敢教训我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牛宏那张狗脸现在是六亲不认。生熟不分了,谁劝他不要赌,那就是和他过不去,刚才郑华劝他,二人身份差不多,牛宏还不敢恶言相向,现在计奕居然也来让他不赌,牛宏心里的那股子恶气,顿时冲着计总监就过去了。 “得,牛少,您当我什么都没说,不过按照赌场的规矩,您还是先兑换筹码吧。” 计奕被牛宏挤兑的面色通红,他在这赌船上主管所有的荷官,那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现在牛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此不留情面的训斥他,计奕此时也撕破了脸皮。 想继续赌?可以,掏钱出来吧,要是没钱?对不起,您该干嘛干嘛去,就是郑大亨在这里,也说不出个不字来。
如果没钱还想赌。那也不是不行,这赌船大厅里面多的是放高利贷的,虽然他们放贷金额不是很多,最多一次借贷几百万,但是架不住人多啊,以牛大少的名字,借出个几千万还是不成问题的。 “兑换筹码?!” 牛宏那已经是狗血上头的脑筋,忽然清醒了,自己个身上好像是没钱了,虽然他在许多公司里,那价值近二十亿港币的股份也可以抵押在赌场兑换筹码。但是谁没事将那些文件带在身上啊,现在牛宏身上除了几万港币的散钱之外,的确是掏不出一分钱来了。 不过要是让牛宏就此罢手,那他绝对是不甘心的,不过他也知道赌场的规矩,自己拿不出钱来,今天这赌局就别想再继续下去了。 牛宏不是没想到过要去借高利贷,但是他不敢,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接了高利贷之后,今天这赌局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港岛,那他牛大少的名声就会毁于一旦了,当然,牛大少所谓的名声,也只有他自己在乎的。 第二就是如果借了高利贷再输出去的话,那么牛宏就要变卖手中的股份来还高利贷了,这个后果同样是他承担不起的,因为他手里的那些股份,都是家族公司控股的关键。 要知道,船王家族所控股的公司,如以前的九龙仓之类的公司,里面的股权是极其复杂的,很多股东都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股份,而拥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股份,就可以成为第一大股东,牛宏的股份要是被某些有心人买去的话,随时都有可能动摇当年船王所创下商业帝国的根基,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牛氏家族的掌权人也轻饶不了他的。 不过除了股份之外,牛宏的确也拿不出钱来了,除非是卖房子,他所住的那栋半山别墅,是老船王留给他的,倒是也值几个亿,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那房契也没在自己的手上。 一时间,牛宏有些挠头了。就这样让庄睿离去?那简直要比杀了他还难受,但是想要接着赌,他又掏不出钱来,别人,即使离开,他也没办法,牛宏心里很清楚庄睿的背景,自己要是想玩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别说郑华不允许,就是庄睿背后,还站着那位驻港部队的黄司令员呢,除非自己以后不想在香港呆下去了。 “对了,怎么把那些东西给忘了?” 牛宏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些物件来,连忙站起了身体,对计奕说道:“老计,我去拿钱,赌局不许散了,要是我回来有些人走了的话,我就找你算账。” 牛宏也顾不上听计奕的回答,一阵风似地冲出了包厢,差点和刚从外面走进来的郑华撞倒一起去。 “他是怎么了?” 郑华莫名其妙的看向庄睿。 “不知道,可能拿钱去了吧?郑兄,香港这圈子里,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啊?” 庄睿今儿是哭笑不得,这他娘的还有人嫌钱烧手,哭着喊着要给他送过来,还不许不要,早知道香港人这么热情,庄睿还费那老鼻子劲去赌石干嘛,当然,牛宏这样的人属于极品,在香港圈子里也是极为另类的存在。 “唉,” 郑华叹了口气,说道:“他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在环游世界的途中飞机失事亡故了,他是被老船王给带大的,从小就很骄纵,而老船王去世之后,不但将家中的老宅子留给了他,分给他的那些公司股份,也是最多的。 小的时候这小子动不了那些钱还好,但是过了十八岁之后,他就可以随意支配那些股份了,要说有钱,我们这圈子里的人,谁都没有他有钱,加上从小缺乏管教,所以他的性格很张狂,心眼也特别的小,庄兄,您这次就别再和他计较了吧。” 郑华说出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带着恳求的味道了。 在香港这些大家族里,男丁成年之后,都会分得一部分家族企业的股份,但是长辈在世的时候,他们是不允许变卖这些股份的,只能每年从中分红,这也是那些富豪子弟经常一掷千金的原因,他们就算不进入家族企业工作,一样可以拿到钱的。 “这事的起因不在我,他想玩,我就陪他玩下去!”庄睿淡淡的说道,这个世界谁都不欠谁什么,不要以为整个地球都围绕他一个人在转。 PS:第一更送上,半天过去了,才三张月票啊,好吧,打眼受刺激了,6点就起来码字了,第一更送上,急求月票支援。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不甘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不甘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