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赌王398福尔豪斯

典当 397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7356字
第397章赌王398福尔豪斯【七千字求月票】 看到这阵势,庄睿心中有些无奈。哥们这是招谁惹谁了啊,不过就是来赌船玩玩,被人逼得非要对赌,然后赢了小的引出了老的,庄睿不知道今天赌完了这场,是不是能清净一点了。 庄睿昨儿也和秦萱冰商量了,赌完这场之后,马上就返回内地,这香港的是非未免太多了,有时候你不去招惹别人,但是别人会来招惹你啊。 虽然此次香港之行收获不菲,庄睿心里还是有点遗憾,哥们要低调啊,但是他知道,今儿这场赌局完了后,恐怕香港富豪圈子里的人,都会认识他了。 庄睿不知道的是,这些富豪们集体出行,可是急坏了香港的那些狗仔队,只是这些人不是乘坐私人游艇,就是乘坐直升机。让这些狗仔队们根本就无机可乘,否则的话,恐怕庄睿的照片,明天就能登上香港娱乐报纸的头条新闻里。 “欧阳先生,请这边坐,家祖马上就过来了。” 正在赌厅里指挥人摆放椅子的郑华,见到欧阳军等人进来之后,连忙过来打了个招呼。 “哦?郑老爷子也来啦?爷爷还让我向老爷子问好呢。” 欧阳军话刚说完,从赌厅门口走进来一群老头,没错,就是一群,足足有十来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别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而秦萱冰的爷爷,也在这群人之中。 庄睿是最怕这些交际的,在看到这些人进门之初,就拉着秦萱冰躲到了角落里,而欧阳军带着徐晴则是迎了上去,和一些与欧阳老爷子关系不错的老人们交谈了起来,当然,以他的身份和辈分,也只有到处点头问好的份,如果是换成欧阳磊来,那这些老人也不敢托大了。 老人们走到赌桌一边最前面一排的椅子上,依次做了下来,而像秦浩然这一辈的人,则是坐到了后排。至于郑华这一辈的,只能是站在旁边观战了,不过欧阳军是客人,又是代表欧阳老爷子来的,在前面倒是有他两个座位。 众人刚坐下,从赌厅外面又走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身材高大的老人,额头宽大,鼻梁高挺,一双眼睛犹如鹰隼般唑唑逼人,这位老人身上似乎有种难言的魅力,刚一进入到赌厅,就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庄睿看其外表,应该是个混血儿,而且看着有些眼熟。 “他就是澳门赌王何鸿……” 秦萱冰小声的在庄睿耳边说道,她对这位赌王不怎么感冒,在秦萱冰眼里,这位娶了四个太太,另还有大把情人,一生艳遇不断。温柔无边的男人,整个就是一花心大萝卜。 何鸿出身香港名门何东,然而他的成就和名望并非靠祖上的荫庇,少年时父亲破产,家道中落,他饱尝世态炎凉,青年时他躲避战火逃到澳门,身上仅有10港元,赤手空拳,九死一生,赢得百万身家。 虽然何鸿本人并不嗜赌,但是在港澳二地,你只要说出“赌王”二字,人们就知道是指何鸿,名气如雷贯耳,赌坛霸业屹立数十年不倒! 可以说,何鸿是澳门博彩史上权势最大、获利最多、名气最响、在位最长的赌王,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庄睿的眼神在这位老赌王身上看了一会,就转移到了他身后,紧跟在何鸿身后的,就是船王舒文了。 而在何鸿身体的另外一侧,也是老外,大约四十多岁的年龄,身材不高,但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在庄睿向他看去的时候,似乎有所感应,偏过头向庄睿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何鸿等人进入到赌厅之后,马上和先来的那群人招呼在了一起。看这热闹的场面,有点不像是马上要进行一场赌局,而是老朋友们的聚会了,不过舒文在赌厅里四处张望了一下之后,马上向庄睿走了过来。 “庄先生,我的赌注带来了,你要不要先看一下?” 舒文在昨天的时候,也没想到这场赌局的影响会如此之大,不过他也是骑虎难下了,遂把自己岳父别墅中剩下的几件珍品古玩都给拿了过来,万一庄睿要是借口他的物件不行,取消这次赌局,那舒文的脸面可就丢大了。 “当然,希望[随时随地看小说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舒博士不会让我失望……” 庄睿点了点头,他才不会打肿脸充胖子呢,物件要是不等值,凭什么让自己去赌? 舒文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纷纷把手中或捧或抱着的物件,都放在了赌厅中唯一的那张赌台上,随后将外面的包装打开,将里面的物件展示了出来。 “庄先生请慢慢看。”舒文做了个请的手势,但是人却挡在了庄睿面前。 庄睿愣了一下。继而恍然大悟,招招手让那几个侍应把自己昨儿赢的几件瓷器和郎世宁的宫廷妃子画,同样摆在了赌台上。 舒文笑了笑,这才让开了道路,并且让自己身后的一位老头前去检验庄睿拿出来的东西,虽然说庄睿昨天并没有离开赌船,不可能玩那偷梁换柱的把戏,但是舒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带了位港岛著名拍卖行的鉴定师前来。 庄睿没有去管舒文等人,径直走到赌桌前,观看起舒文带来的物件来。一共是两件瓷器和二幅卷轴,数量上要比昨天的少一个,但是古玩这东西,不是数量多就值钱的,像景德镇现在每年还烧制那么多陶瓷玩意呢,全加起来也未必有这桌上的一个东西值钱。 那两件瓷器一对康熙款的青花玉壶春,胎质细腻,釉面光滑,青花发色纯正,色彩也很艳丽,整个器物层次多、画面满,主次分明,浑然一体,并不给人以琐碎和堆砌的感觉,庄睿在用灵气看过之后,的确是康熙青花中的精品,价值不菲。 “**,在国内一件都很难找出来的玩意儿,这老外一拿就是一对……” 庄睿心中有些愤愤不平,由此可见,当年的那些强盗们,不知道从国内抢走了多少祖宗传下来的宝贝,现在居然堂而皇之的拿出来,可谓是恬不知耻之极了。 只是这一对瓷器的市场价值,和那一对明永乐的白瓷相差不多,很显然另外两幅画的价格肯定要高上一些了,不然按自己的说法,这些物件的价值不对等,赌局可是不成立的。 庄睿有些迫不及待的将一幅画轴摊开在桌子上,顿时愣住了,先不提画卷本身,就是在画面那些角落处的题跋,就让庄睿震惊不已,其中最显然的一个是“体元主人”字样的印章,庄睿知道,那可是康熙皇帝的一方私印,这就足矣证明这幅画绝对是宫廷内流出的了。 这幅画是沈周的《庐山高图》立轴纸本画。上面用几种简单的颜色,将庐山的险峻秀美,长川瀑布,青松黄石,勾勒与纸上,磅礴大气,呼之欲出,像庄睿这般对古画所知不多的人,也是看的如痴如醉。 整幅画纵约两米,横大概也有一米左右,如此尺幅,在古画中也是极不多见的,沈周早年多作小幅,40岁以后始拓大幅,中年画法严谨细秀,用笔沉着劲练,以骨力胜,晚岁笔墨粗简豪放,气势雄强。 其人学识渊博,富于收藏,交游甚广,极受后世名家的推崇,文征明就曾经称他为飘然世外的“神仙中人”。 而沈周的作品更是受到清朝几位皇帝的青睐,在这幅画上就有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位皇帝的铃印以及题跋,庄睿估计,这幅画的价值,要比郎世宁的妃子图的市场价格还要高出不少。 只是庄睿以前曾经听闻这幅画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今日一见,才知道传闻多是虚假的,别的不说,就冲那画轴中浓郁近乎呈紫色的灵气,庄睿就敢断定这幅画绝对是真的。 另外居然也是沈周的作品,这是个小幅的书法作品《山水书法》,一共是十六开册页,书法笔力苍劲,气势雄强,并且保存的极为完好,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损毁之处,这历经六百多年,实为不易。 这一对瓷器和两幅沈周的作品,价格是不低于昨天庄睿赢来的几个物件了,在看完这些东西之后,庄睿点了点头,对一直注视着自己的舒文说道:“舒博士也是位收藏家啊,这几个东西不错,咱们之间的赌局,可以成立了。” 舒文没有急着回话,而是等到己方的鉴定师鉴定完毕之后,看向了庄睿,说道:“好,我请来自澳门的斯蒂文森先生帮我赌这一场,不知道庄先生是自己下场,还是请你代表你来赌呢?” “我自己赌!” 庄睿的话让众人都吃了一惊,他们都是消息灵通的人士,在刚才就知道了昨天从国内赶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位赌术高手。 只是场内众人都没想到,高手居然不下场,而是庄睿亲自与曾经获得过拉斯维加斯赌术大赛赌王称号的斯蒂文森对赌,这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嘛! 第三百九十八章 福尔豪斯 庄睿带着秦萱冰,一脸平静的走到赌桌前坐了下来,这张赌桌很宽大,两头之间的距离,达到了五米,还没有超出庄睿眼中灵气透视的距离,所以庄睿丝毫都不担心会看不穿对方的底牌。 而那位叫斯蒂文森的白人男子,也快步走到赌桌的另外一端坐了下来,庄睿则是一脸轻松的和身边的秦萱冰开着玩笑,这赌王出场怎么不整点灯光音乐啥的,太没气氛了吧?不少字 “大家好,我是计奕,今天这个赌局由我来主持,下面我说一下双方需要注意的规则……” 赌船上的技术总监计奕今儿不仅负责监督的责任,还要客串一把主持人,对于他而言,还是有些紧张的,在座的不单有港岛的百亿富豪,更是赌坛前辈云集,论起来,他还真的只能算是小字辈。 梭哈的规则很简单,拥有五张连续性同花色的顺子,以A为首的同花顺最大,如果双方都是A为首的同花顺,则看A的花色,大小排序为黑桃》红桃》草花》方块。 接下来就是四条--四张相同数字的牌,外加一单张,比数字大小,四条中以A最大,然后就是葫芦--由「三条」加一个「对子」所组成的牌,若别家也有此牌型,则比三条数字大小。 依次拍下去就是同花——不构成顺子的五张同花色的牌,顺子——五张连续数字的牌组,三条——牌型由三张相同的牌组成,以A为首的三条最大,二对——牌型中五张牌由两组两张同数字的牌所组成。 此外就是单对——牌型由两张相同的牌加上三张单张所组成,还有散牌了。
在介绍完赌法规则之后,计奕接着说道:“鉴于今天对局的双方是以实物作为赌注,所以根据实物的估价,双方还需要各自兑换三千万港币的筹码,每局底注为10万元,筹码输光为输,三千万港币以及这些古玩,都归属胜者一方,不知道庄先生和舒先生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先前不是说好只赌那些古玩吗?怎么还需要花三千万?不过想了一下之后,庄睿也就点头认可了,有人送钱,不要白不要,当下掏出昨天赢得的银行本票,交给了赌船的工作人员。 在观众席上的舒文也没有异议,两堆面值为十万元的筹码,摆到了庄睿和斯蒂文森的面前,整整三百枚筹码,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二人身前。 “两位需不需要验牌?” 计奕今儿可是还兼任荷官,从牌箱里拿出一副没有开封的扑克牌后,向庄睿二人问道。 “不用,NO……”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在这种场合里,根本就没有人敢去串通赌船出千作弊的,而计奕是郑老先生的人,他和欧阳家族与舒文都关系不浅,正好是不偏不倚,两边也都信得过他。 计奕拿出扑克牌,把大小王挑出来之后,并没有展现多么高超的洗牌技巧,而是反复的将两副牌重叠对洗,只是动作非常快,庄睿盯着看了一会,居然有眼花缭乱的感觉,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斯蒂文森的时候,庄睿发现他也在死死的盯着计奕手中的扑克牌。 “难得这传说中的记牌还真的存在?” 庄睿被斯蒂文森搞的有些没底了,要知道,在电影中所演的那些赌技,可是神乎其神的,赌术高手们在荷官洗牌的时候,都能强行记住每张牌的位置,如果这斯蒂文森有这种本事的话,今儿的这场对赌可是有点悬了。 “斯蒂文森先生,听说您在拉斯维加斯获得过赌王称号,不知道是否也是赌的梭哈啊?”庄睿很突然的用英语向桌子对面的斯蒂文森问道。 “啊?是,是梭哈!” 斯蒂文森没想到庄睿会和他说话,不由愣了一下,礼貌性的回答了一句,只是等回答完之后,却发现计奕的牌已经洗好了,斯蒂文森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里却是把庄睿给恨透了。 一个人想要在别人洗牌的时候,全部记住52张牌的位置,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人经过长期的锻炼,记住其中三五张牌的位置,倒是可以的。 不要小看这三五张牌,要知道,或许里面有一张就是对方的底牌,那么是否能记住,就是赌局胜负的关键了,在这个地球上,能在荷官洗牌时记住三五张的人,绝对不超过一个巴掌之多,而斯蒂文森就是其中之一。 斯蒂文森之所以答应今天这场赌局,也是舒文下了大本钱的,如果他获胜的话,不仅桌面上的筹码全部归他个人所有,舒文另外还会拿出两千万港币来作为佣金。 所以说,只要斯蒂文森赢下这场赌局,他就可以进账八千万港币,是以一上来斯蒂文森就准备全力以赴的,没想到却是被庄睿给打扰了思路,刚才那副牌中,他一张都没能记住。 当然,斯蒂文森能获得拉斯维加斯的赌王称号,并不单单是靠的记牌,他本人还是一位心理学博士,判断力也是相当出色的,从对方看牌之后的表情当中,往往就能分辨出对方是真持有大牌还是在偷鸡,是以虽然没有记住牌,心中有点气愤,但是也没有多少懊悔,这才是第一局嘛。 在斯蒂文森和庄睿分别扔出一枚十万的筹码之后,计奕给每人发了一张暗牌,然后紧接着又发出一张名牌,庄睿的牌面的红桃三,而斯蒂文森的名牌是黑桃J,斯蒂文森牌面大,由他决定是否加注。 伸出手看了一下自己的底牌,斯蒂文森发现底牌同样是一张J,也就是说他拿到了对J,而庄睿即使是底牌也是三的话,那也不过就是一对小三,斯蒂文森漫不经心的拿起两枚十万的筹码,扔到了桌子上,不是他不想下重注,而是怕把庄睿给吓跑了。 “庄先生,斯蒂文森先生下注二十万,请问您是否跟注?”计奕出言问道,必须庄睿跟注,这局牌才能继续下去,否则他就要冲洗拆一副新牌继续洗牌了。 “跟,反正是赌运气,二十万就二十万!” 众人发现,庄睿连底牌都没看,就扔出去二十万,不由都在暗自摇头,两人之间的对赌,不像三四个人赌梭哈,出现大牌的几率还是相当高的,你牌面只是一张三,后面无论是出顺子还是对子,在牌面上就已经输给对方了。 “庄睿,梭哈不是这么玩的。” 秦萱冰也有点看不过眼了,在庄睿身旁轻声说道。 “嘿,赌运气嘛,说不定我这副就是同花顺呢。” 庄睿满不在乎的摇摇头,示意计奕继续发牌,他早就看清了自己的底牌,是一张黑桃二,而斯蒂文森的底牌他也看到了,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摆在计奕面前的那副牌,也被他看穿了,如果是每人拿到五张牌的话,庄睿将是三条三带一对二的福尔豪斯,而斯蒂文森最终的底牌只有三条J,自己稳吃他的。 第三张牌发出之后,斯蒂文森是一张黑桃A,而庄睿只是一张红桃二,依然是斯蒂文森说话,两人的牌面都是同花顺,不过斯蒂文森的要大过庄睿。 “五十万!” 斯蒂文森话声一落,身旁的一个荷官从筹码堆里拿出五十万,放在了投注区内。 “红桃23,同花顺的牌面啊,没有理由不跟的,五十万,跟了。” 庄睿没用荷官动手,而是自己拿着五枚筹码,扔了过去,而此时的庄睿在众人眼里,依然没有动那一张底牌的意思,众人看的直摇头,难得起了个大清早的赶来,这场对赌一局就结束了? 当第四张牌发下来之后,斯蒂文森拿到的是一张草花J,而庄睿拿到了一张方片三,依然是斯蒂文森的牌面为大,他这次推出去了两百万的筹码。 “庄睿,看看底牌吧……”秦萱冰有些着急了。 “不看,我又没啥赌技,就是赌运气而已,运气不在我这边,输了也是活该!” 庄睿跟了两百万之后,脸色一变,说道:“大家都是一对,说不定我就是张三条呢,我再大你两百万!!!” “疯了,这人真是疯了……” 观众席上的众人纷纷摇头,你连底牌都不看就敢大别人两百万,就算你底牌是三,那别人的底牌也有可能是J啊,三条你不同样是输? 斯蒂文森却是心中大喜,他正发愁自己牌面大,喊多了庄睿不跟了,谁知道那人根本就不按规矩出牌,连底牌都没看,居然还敢大自己,当然是跟了。 但是最后一张牌发出之后,整个赌厅里响起一片吸气声,庄睿最后拿到的牌依然是一张三,而斯蒂文森却是一张K,在牌面上已经是比庄睿要小了。 要知道,庄睿的牌面是三张三带一张二,最后的牌很有可能是四条或者是福尔豪斯,而斯蒂文森现在只是两张J带一张A和K,最多就是三条或者两对了,赢面远不如庄睿。 “嘿嘿,终于轮到我说话啦,五百万!” 庄睿还是没有看那张底牌,他不是不想全梭,只是怕那样一来,将对方给吓跑掉了。 风水轮流转,这下轮到斯蒂文森纠结了,他没想到对面的那小子,居然不看底牌就扔上来五百万,从现在的牌面看,自己是不占任何优势的,如果地方的底牌是三或者二的话,那自己就是完败了。 斯蒂文森皱起了眉头,想从庄睿脸上看出点什么,只是他失望了,庄睿连底牌都没看,能表现出什么啊,对手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了,我就是和你赌运气的,你爱跟不跟。 梭哈是允许逃跑的,只是先前的那些赌注,就要变成对方的了。 “跟你五百万!我是三条J,我要看你的底牌!!!” 斯蒂文森咬了咬牙,推出去五百万的筹码,如果庄睿的底牌不是二或者三,那他等于就是被偷鸡了,这人他可是丢不起,宁愿拿出五百万来赌一把,更何况庄睿自己都没看过底牌,斯蒂文森的赢面还是很大的。 在推出筹码之后,斯蒂文森就掀开了自己的底牌,身体也随之站了起来。 见到斯蒂文森跟了这五百万,场内所有人的呼吸都加重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庄睿那张自从发出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动过的底牌,所有人都想知道,庄睿的运气难道真的是如此之好? “斯蒂文森先生,不要激动嘛,这一把我即使输了,还有两千多万的筹码,赌局又没有结束,不用站起来吧?不少字” 庄睿依然是那副慢条斯理的模样,看的众人牙根直发痒,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别人都已经开牌了,你小子还在那里废什么话啊。 “庄先生,请你开底牌吧。” 计奕作为这场赌局的监督,是有权利让庄睿开牌的。 “萱冰,你来开……” 庄睿抓起秦萱冰的右手,很搞笑的往上面吹了口气,看的众人哭笑不得,这小子的心脏还真是大啊,自己等人都看的紧张无比,他居然还有闲心开玩笑。 秦萱冰被庄睿的举动搞的俏脸绯红,不过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庄睿肯在众人面前和自己亲热,说明他在乎自己啊。 出于这个心理,秦萱冰倒是不怎么紧张,伸出右手将面前桌子上的底牌翻了过来。 “啊?是张二?!” “三条三带一对二?!!” “是福尔豪斯!!!” “靠,这小子运气忒他娘的好啊!”这句地道的普通话,除了欧阳军,别人是喊不出来的。 一时间,赌厅里沸腾了,虽然之前庄睿的牌面有四条或者是福尔豪斯的可能性,但是底牌没开,谁也不敢肯定啊,现在开出来之后,顿时让众人在目瞪口呆之余,爆发出巨大的议论声,原本安静无比的赌厅里,变得人声鼎沸。 “斯蒂文森先生三条J,庄睿先生三条三带一对二,这一局庄先生赢……” 随着计总监的话声,原本属于斯蒂文森的那九百八十万的筹码,被划到了庄睿一方,桌边的一位荷官麻利的将筹码排列的整整齐齐。 PS:先整七千字,话说买了取暖器,今儿五点多睡不着就爬起来码字了,人是暖和了,这月票好冷啊,被爆了,兄弟们,今儿最少万字更新,求月票支援,急求月票支援啊! 。 第397章赌王398福尔豪斯 第397章赌王398福尔豪斯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