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兵王(下)430寿宴

典当 42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7248字
第429章 兵王(下)430寿宴 庄睿坐下之后,第一时间向彭飞看去。只是彭飞从进屋后,就始终站在背光的地方,加上屋里光线比较暗,庄睿有些看不起他的面貌,只是看到,这人个头不高,身材有些消瘦。 看不清楚彭飞,庄睿的眼神就在这屋里打量了起来,在屋子的墙面上,贴的都是报纸,最里面摆着一张上下两层的双人床,占去了这房间大约五分之一的空间,下面那张床上铺着条军用被和军用大衣,而上面只有一张很淡薄的被子,想必是彭飞睡的。 屋子正中,就是庄睿和郝龙现在坐在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椅子只有两把,让给了客人后,彭飞现在是站着的。 而在靠门的地方,生着一个炉子。上面套着一个像是自制的烟囱,歪歪扭扭的从炉子上延伸到门外,使得这房间多了一点热乎气,但是庄睿坐下后,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清冷。 屋里除了还有一个简易的衣柜,和门口堆放在一张面板上的锅碗瓢勺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是一件将卧室,厨房,客厅,全部集中在了一起的房间,简单说来,就是这十多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就是彭飞和他妹妹生活的地方。 桌子上放着小学课本,小丫头刚才应该是在做作业,庄睿和郝龙的到来,似乎打扰到了兄妹二人的生活。 “大龙,难得你过来,我这还有点酒,喝口暖和下身子……” 彭飞走到门边,拿出一瓶没开口的二锅头来,居然和白枫拿出来的是一样的,三块两毛钱一瓶的红星二锅头,看来这酒是深受北京人民的喜爱,不论贫富,都好这么一口。 彭飞左手还拿着三个小碗,将之放到了桌子上后,拿酒的右手大拇指在酒瓶盖下一顶。“啪”的一声轻响,那酒瓶盖就被启开了,彭飞右手一歪,“咕咚……咕咚……”的将酒倒在了碗里。 倒满酒后,彭飞抬起头看向庄睿,说道:“庄老板,我这只有这酒,您要是喝不惯的话,就喝茶水吧……” 彭飞说话的声音不大,说完之后,就将嘴唇抿紧了,他长着一张瓜子脸,脸上的皮肤很白皙,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有点羞涩,看上去就像是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一般。 但是彭飞的那双眼睛,非常奇特,明明在看着庄睿,却是没有一丝表情,空洞无物,就像是他面前是空气一般。 这也是庄睿进屋后。第一次正面看清楚彭飞的相貌,完全和他想象中的不同,在听郝龙讲诉彭飞的故事时,庄睿以为彭飞是个相貌粗犷的彪形大汉呢,却是没想到彭飞长的这么清秀。 庄睿真的想象不出,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如何连毙数名毒贩的,其实庄睿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彭飞不仅和毒贩打过交道,和泰缅的许多势力以及正规军,都起过冲突,手上远远不止六条人命的,而这些事情,就是郝龙也不甚了解。 “天气冷,就喝酒吧!” 庄睿没有废话,端起那小碗,一扬脖子就灌了下去,这一碗大约有三两多的五十六度二锅头入肚之后,庄睿只感觉从喉咙到肚子里,都是一阵火辣辣的,身上也随之暖和了起来。 喝干碗里的酒后,庄睿放下碗站起身来,说道:“有酒没菜,郝龙,你们先喝着,车上还有点吃的,我去拿过来……” “老板,我去拿吧……”郝龙连忙站了起来。 “不用,你们战友先聊着吧……”庄睿摆了摆手。推开门走了出去,有些话,郝龙说,要比自己说更合适一些。 虽然庄睿只是见了彭飞一面,对他的为人还是不了解,但是庄睿相信,能守着妹妹过这样清贫生活的年轻人,一定经历过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他们这类人,如果做出选择的话,就永远都不会背叛,如同彭飞离开了部队,也没有去作恶一样。 庄睿的车上有一些别人送给外公的土产,像是德州扒鸡之类的真空包装的熟食,这些可不是大街上卖的那种,而是正宗秘方腌制出来的,只是老爷子牙口不好,欧阳婉就让庄睿带回去准备给张妈和郝龙他们吃的。 拿了几袋德州扒鸡,庄睿看到有一袋苹果,也拿到了手上,只是他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将车打着了火,坐在里面点上一根烟。他是想留给那俩人多一点说话的时间。 把烟抽完后,庄睿又坐了一会,感觉差不多有个二十分钟的样子,这才推门下车,跺了跺脚,往村子里走去。 进到彭飞家里之后,庄睿看到,原本坐在床上的小丫丫,此时眼睛红红的,似乎刚才哭过了,不知道彭飞和郝龙聊了什么。勾起了小丫头的伤心事。 “就这几袋熟食了,拆开吃吧,丫丫,给你只鸡大腿……” 庄睿把袋子放到桌子上,打开一袋德州扒鸡,然后用包装袋撕下一条鸡大腿,递给了趴在床头,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小丫头。 “哥哥……哥哥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丫丫看着那鸡大腿,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只是在看了彭飞一眼之后,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但是说话的时候,庄睿看到她喉咙上下动了一下,似乎咽下一口口水。 从庄睿进屋后,就停止了交谈的彭飞,此时突然开口说道。“丫丫,吃吧,庄大哥不是外人……” “哎,谢谢大哥哥……” 听到自己哥哥的话后,小丫丫眼睛笑得眯成了月牙状,伸出小手接过了庄睿递过来的鸡大腿,却是没有下口去咬,而是在嘴边舔了舔,然后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彭飞身边,说道:“哥哥,你先吃,吃完了明天就有力气干活了……” “哥哥还有,丫丫自己吃,哥哥要和庄大哥有话说……” 彭飞没有接丫丫递过来的鸡腿,而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将她抱回到了床上,然后转过身来,看向庄睿。 “庄大哥,我家里的事情。都给大龙说了,回头他会告诉您的,想让我跟您干,没问题,我只有一点要求,就是能让丫丫有个稳定的学习环境,能吃饱穿暖就行了,至于工资什么的,您看着给,多少都没关系,您只要答应能照顾好丫丫,我彭飞的这条命,就卖给您了!” 彭飞语速不快,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上面那番话,那双原本无神空洞的眼睛,此时像是利剑出鞘一般,紧紧的盯着庄睿,似乎想从庄睿眼睛里,看出他的回答是否真诚。 彭飞自问自己不是坏人,但是同样也不是圣人,他坚守着自己心中的那根底线,就是不为非作歹,但是现在有机会让自己和妹妹生活的更好一点,他同样也不会拒绝。 “哥哥,你是不是又要走啦,我不要你走,我要和你在一起,大哥哥,我不要你的鸡腿了……” 小丫丫本来正开心的吃着鸡腿,在听到彭飞的话后,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把吃了一半的鸡腿,向庄睿手中塞去。 庄睿将鸡腿又拿给了小丫头,笑着说道:“丫丫乖,放心吧,你哥哥会和你住在一起的,而且还会住很大很大的房子……” “真的?”丫丫歪着头,很认真的看着庄睿。 “当然是真的,今天你们就能搬进新房子里去住,你和哥哥还是住在一起……” 七八岁的年龄,已经可以分辨大人说话是真是假了,小丫头盯着庄睿看了一会之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摆平了小家伙,庄睿这才扭过头来,看着彭飞,道:“给我工作的性质,郝龙可能都和你说了,这里是北京,不是战场,安保工作也很简单,没你想得那么紧张的,也不用说什么卖命之类的话,我请的是安保,又不是请杀手的。 你们要是东西不多的话,今天就可以搬过去,对了,丫丫现在上几年级?明天我让人帮他办理下转学手续吧……” 彭飞还没回话,小丫头就抢着问道:“大哥哥,我可以上学了吗?” “怎么,丫丫没上学吗?”庄睿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彭飞。 “老板,出来一下,我给您说吧……” 郝龙这时站起身来,向庄睿使了个眼色,推开门走了出去,这房间实在是太小,郝龙不想当着彭飞的面,再揭别人一次伤疤。 “老板,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是这么回事……”走出门后,郝龙把自己刚刚知道的事情,都给庄睿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郝龙乡下的父母,由于冬天烧炉子的时候,没有使用烟囱,在一个特别寒冷的下午,郝龙的父母把家里封的严严实实的,却没想到一氧化碳中毒了,等丫丫放学回家的时候,父母已经停止了呼吸。 彭飞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追捕毒贩的行动中,看到战友被*杀,再想起刚刚过世的双亲,彭飞才情绪失控,枪杀了那几个毒贩的。 彭飞是个性格好强的人,在被强制退伍回到家之后,用那一万多块钱的退伍费,安置了父母身后事,然后从亲戚家里接回了受到惊吓,一直都没有再去上学的妹妹。 第四百三十章 寿宴 由于丫丫一回到家,就会想起那天放学后看到父母躺在床上的情形,精神很不稳定,无奈之下,彭飞就带着妹妹离开了家,先是找了一份歌舞厅保安的工作。 但是歌舞厅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彭飞很是看不惯,见到那些贩毒吸毒的人,彭飞有几次都差点没忍住,想扭断对方的脖子,后来干脆就辞职了,来到这里租了间房子,干起了搬运工。 彭飞干搬运工的收入并不高,一天只能赚到五六十块钱,而租这破房子,一个月还要四五百块钱,加上彭飞又想存点钱,等明年让丫丫上学,所以兄妹两人,日子过得一直十分清苦,但凡买点好吃的,彭飞也都让给了妹妹,并且怕丫丫以后学习跟不上,郝龙就抽晚上的时间,帮妹妹补习下小学的功课。 庄睿听郝龙讲完这事之后,心里也是唏嘘不已,这人真的是很脆弱,生命对于存在了亿万年的地球而言,实在是太短暂了,这也让庄睿在心里暗下决定,要珍惜现在的生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亲人。 庄睿和郝龙回到屋子里之后,彭飞放下手里正在给妹妹削的苹果,从桌旁站起身来,说道:“庄老板,我还是明天再过去吧,货场的工作要去辞掉,这房子也要退掉,今天也晚了,大龙回头把地址给我,等明天我自己找过去……”
“嗯?狼牙?!” 庄睿没注意彭飞的话,他一进屋就被彭飞手上削苹果的小刀给吸引住了,那把刀他太熟悉了,以前经常见到周瑞在手里把玩,自己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周瑞究竟是把刀藏在身上什么地方的?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脸色稍微动了一下,手腕一翻,刚才还在手指间把玩的小刀,变魔术般的消失掉了,一双眼睛看向了庄睿,说道:“庄老板是怎么知道我出身狼牙部队的?” 彭飞部队的保密等级很高,就是郝龙,也只是知道一点大概,而庄睿只是见到自己的小刀,居然就能猜出自己的来历,让彭飞不禁吃了一惊,看向庄睿的眼神,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有个朋友,手上有把刀,和你的一模一样,你们应该是出自一个地方的吧?不少字”庄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那朋友叫周瑞……” “老班长?庄老板,您有周班长的电话吗?能不能给我啊?”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一直显得有点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庄睿也是听得一愣,这中国十几亿人口,居然会这么巧,彭飞和周瑞居然认识?还真的是出自一个部队的。 “有,有,我给你写下来……” 庄睿在丫丫的作业本上,给彭飞留下了周瑞的手机号,然后对郝龙说道:“郝哥,你把手机先拿给彭飞吧,明天你开我的车来接他们,忙完这段时间,我再给彭飞配个手机……” 早在上个月的时候,庄睿就给郝龙买了个移动电话,对于现在的庄睿而言,这东西不值几个钱,联系起来也方便,因为他那宅子实在是太大,打到中院再去喊人,恐怕都要等上好几分钟的。 “老板,明天我租个车过来就行了,您不是还有事啊……”郝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彭飞递了过去。 “没事,明儿有车去。” 欧阳龙他们谁没车啊,搭个顺风车就好了,庄睿看到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就对彭飞说道:“那先这样吧,我们回去了,明天你带丫丫过去就行了。” “谢谢,谢谢庄老板……” 彭飞这句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的,在庄睿刚来的时候,他心里就是把庄睿看成是个有钱的老板而已,只要妹妹能安稳下来,彭飞即使自己受点委屈都没什么,心里对庄睿没有多少敬意。 但是庄睿来到这屋里之后,对待自己妹妹的态度,和一口饮尽那碗二锅头酒的豪爽举动,就让彭飞有些刮目相看了,按照郝龙的说法,这可是亿万身家的大老板,给彭飞的感觉,却是没有一丁儿架子,让人不自觉的就产生好感。 而当庄睿说出和周瑞是朋友之后,彭飞心中更是生出三分敬意来,他知道,自己那老班长可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庄睿如果是偷奸耍滑的人,和老班长绝对交不上朋友的。 彭飞让庄睿写下周瑞的手机号,准备一会去接个电话线偷打个电话呢,没想到庄睿直接让郝龙把手机给留下来,这说明庄睿心底坦荡,并不怕他和周瑞联系。 庄睿和郝龙驱车再回到四合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庄睿去到李嫂那里,交代了一声,让她明天收拾一间屋子出来,前院的正房一直都没人住,里面有两间卧室,还有独立的洗手间和浴室,正好就给彭飞兄妹俩住了。 忙活完这些事,庄睿洗了个澡后就上床了,明儿老爷子大寿,可是要精精神神的去才行,只是这刚睡下,电话又响了起来。 “周哥?呵呵,是彭飞给你打了电话吧?不少字” 庄睿一看来电显示,心里就明白了,他本来是想打给周瑞的,只是时间有点晚,就没打过去,没想到周瑞反而打过来了。 “是,庄睿,真是谢谢你呀,那小子是个好兵,入伍第三年就直接提干的,军事素质比我都强出很多,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唉,可惜了……” 周瑞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低沉,以前生死相交的战友,家里出了这种事情,他心里也很不好受,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庄睿,我虽然不太会说话,不过心里知道,今天能过上这日子,都多亏了你和大川,本来是没有什么资格向你提要求的,就当是周哥求你的,帮帮我那战友,你那里要是安置不下,让他来找我也行。” “周哥,没那说法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个能信得过的人,你可别打主意,放心吧,我庄睿是什么人,你也清楚,亏待不了彭飞的,至少以后他不会混的比你差……” 庄睿一听周瑞的话,不乐意了,要是送你那去,我费那么多功夫干嘛啊。 周瑞知道庄睿的为人,刚才情急之下说出上面那番话,现在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当下就没再提这事,和庄睿聊了几句罗江琢玉的事情,就挂断了电话。 …… “你们这几个孩子,怎么现在才来啊,小路,小军,你们跟着你大哥,去外面迎客人,小睿,你进来,看着点外公外婆,徐晴,你身体怀孕了,就别跟着忙活了,去,带几个孩子到旁边房间去吧……” 庄睿等人第二天一赶到玉泉山,就被欧阳婉指派的忙活了起来,欧阳磊带着几个孙子辈的,站在大门口迎接客人,欧阳振华老哥三,则是在侧房里坐着,看到身份相近的人来,才会出去迎接,他们年龄也不少了,在外面身子骨受不住的。 从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就开始来客人了,今天能上门的人,那最少都是省部级以上的高官,像厅级干部,早在几天之前就拜访过了,关系近点的,属于欧阳家势力范围内的,或许能见上老爷子一面,关系稍远的,只能看送上帖子和礼物,连进门见老爷子的资格都没有。 接待这些人,大多都是欧阳振武出面相陪,在屋里坐的时间也会稍久一些,这些人大多都是老爷子曾经的老部下,或者是提携过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欧阳家族的根基所在。 欧阳罡今天的精神头非常好,穿了一身没有肩章领衔的老式军装,端坐在堂屋里,腰杆挺得笔直,先前见了几个老部下,让他有种回到了几十年前,指挥着千军万马时的感觉。 客人们进来之后,大多都是向老爷子问好,然后说上一些祝福的话后,就被工作人员领了出去,在玉泉山原本有个小礼堂,今天就被用作摆宴席了,那里早已摆上瓜果拼盘。 从老爷子这里出去的人,都到小礼堂坐下了,这些人本来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倒也是心平气和的聊着天,等着中午老爷子过来之后寿宴开始。 刚才欧阳军跑那边转悠了一圈,回来说这要是落下个炸弹,全国立马要有一半以上的省份瘫痪掉,这话被他老子听到了,气的欧阳振武拧着欧阳军的耳朵拉房间里教训去了。 庄睿今天最清闲,他的任务就是陪着老头老太太在里面聊天,看着那几个表哥们带着客人进进出出的,很是有优越感。 只是在屋里就一点不好,但凡是有人进来,在给老爷子老太太拜完寿之后,那眼神总是要在庄睿身上打量个半天,好像庄睿脸上长了朵一般,搞得他很不自在。 不过庄睿今儿也算是涨了见识了,在今儿能进来的人,无一不是地方大员,或者是手握重权的军方将领,这次来的人可是要八月十五多多了,一个个看在庄睿眼里,无不是面带威严,久居上位之人。 庄睿刚才查了一下,单是上将就来了十多个,中将少将更是多不胜数,只是他们的待遇就要稍差一点,大多都是三五个人一起进来给老爷子祝寿。 其中那位驻港司令也在其中,不过庄睿看他的军衔,已经提升为了中将,在进屋的时候,向庄睿点了点头,却是没有时间交谈,后面排队的人忒多了点啊。 到了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庄睿扶着外公,欧阳婉扶着外婆,来到了寿宴厅里,礼堂里摆了十几桌,在正中间的位置上,有个大大的寿字,欧阳罡一走进礼堂,掌声就响了起来。 在那位央视著名的黑脸煽情男主持人,声情并茂的介绍了老爷子的生平事迹之后,一位和欧阳振华平级的政治局常委,代表党和人民祝愿老爷子身体健康,说了一些吉祥的话语,然后就是欧阳家的小辈们,向老爷子祝寿,并且献上礼物了。 这顺序自然要从老大欧阳振华开始,其实礼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是一些万年青,寿匾之类的物件,老爷子老太太主要是看到儿孙满堂,心里就满足了。 “妈,爸,外公,外婆,祝您二老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待得欧阳振华几兄弟拜完寿后,欧阳婉带着儿子女儿,还有女婿外孙,走上前来,规规矩矩的给坐在椅子上的二老鞠了几个躬。 “哎?那小伙子是老爷子的外孙吧?不少字怎么就拿了个果篮上去了,这也太寒酸了吧?不少字”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啊,做什么都敷衍了事,首长寿诞这么重要的事情,做晚辈的还如此不上心,真是不应该……” 前面几位拿上去的寿礼,虽然不是特别的贵重,但是都有其寓意所在,相比庄睿手里拎着的,那种在医院门口三五十块钱就能买到的果篮,就显得有点不怎么庄重了。 虽然场内的这些人,对于礼物之类的身外之物,看的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对庄睿所拿的东西,还是有点呲之以鼻,其实他们还真没猜错,庄睿放着那个玉雕摆件的竹篮,还真是花了一百块钱从路边买的,只是把原本的鲜花给拿出来了而已。 更让众人有些生气的是,庄睿居然还把那个果盘给拿出来,摆在了老爷子和老太太座位中间的一个八角木茶几上,看那样子,似乎还想劝二老吃上一口呢。 “我说老五,你搞什么名堂啊?咱们兄弟几个,就你身家最厚,怎么拿出来的东西那么寒酸?”等庄睿退入到主家席之后,欧阳军低声挖苦了庄睿一句。 庄睿正要回话的时候,刚刚去送那位大佬的欧阳磊,突然从礼堂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在老爷子耳朵边说了句什么,一直稳坐在椅子上的的欧阳罡,居然站起身来。 PS:两更七千字,马上还有一更,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第429章 兵王(下)430寿宴 第429章 兵王(下)430寿宴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