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434章 赴缅(上、下)

典当 43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305字
第433-434章 赴缅(上、下) “庄先生,您请回吧。不用送了,我的车就在路口了……” 在和庄睿说好,明天自己带着丫丫去办理入学手续之后,郑副书记就心满意足的告辞了,今儿的收获不小,这大冷天的没白跑一趟。 这要是被熟悉他的人看到,肯定是认为自己看花了眼,堂堂一位副厅级干部,怎么会对一个体制外的人态度如此恭敬,这就是当官的不二法诀了,要想当领导,首先就得学会装孙子。 “大哥哥,我真的能上学了吗?”等郑副书记走后,丫丫的小脸上充满了期待,向庄睿问道。 “当然了,明天那位伯伯就带你去,丫丫以后要好好学习啊……” 庄睿笑着揉了揉丫丫的脑袋,郑副书记很会办事,选的学校就在距离四合院不远的地方,以后早晚让李嫂接送一下就行了,等丫丫和学校里的同学熟悉之后。完全可以和同学结伴去上学了。 “丫丫会好好学习的,谢谢大哥哥……” 小丫头认真的点了点头,小孩子都是很敏感的,她能感受得到庄睿对她的爱护之心,是以也很愿意和庄睿亲近,现在在丫丫的心里,除了哥哥之外,庄睿就是最亲最好的人了。 “好了,去和白狮玩吧……” 说来也奇怪,丫丫一来这院子,就和白狮特别的投缘,一向是生人勿近的白狮,竟然允许丫丫摸它的脑袋,只是当时可是把彭飞吓得不轻,差点上演一出人獒大战,要不是被郝龙给拉住,这彭飞和白狮之间,还真说不准谁胜谁负呢。 “郝哥,彭飞,我出去大概七八天吧,到时候这院子就交给你们啦,对了,我把车也留给你们,我妈要是有事,你们就帮着送一下……” 庄睿知道母亲经常来往玉泉山和这院子之间,这几天都是姐夫在接送,只是赵国栋马上也要回彭城。这事只能交给郝龙二人了,他们可是连直升机都开过的,开个车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等丫丫离开后,彭飞向庄睿问道:“庄哥,您要去缅甸?” “是啊,去参加一个翡翠公盘,后天走,大概一个星期就能回来,怎么了?”庄睿看到彭飞的脸色有些凝重,心里有些奇怪。 彭飞苦笑了一下,道:“庄大哥,缅甸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很复杂的……” “哦?你说说看……” 庄睿闻言来了兴趣,彭飞不说他倒是忘了,郝龙和彭飞都曾经在缅甸等边境地带生活过的,虽然是见不得光的那种,但是总要比自己熟悉情况啊。 “庄哥,缅甸是个联邦国家,社会形态是极其复杂的……” “联邦国家?和咱们有什么不同吗?”庄睿打断了彭飞的话,整天听到什么美联邦英联邦的,庄睿还真不知道联邦国家是个什么意思。 “当然不同了。联邦政府的形式是一种协约,依据这种协约,几个小邦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更大的国家,并同意做这个国家的成员。可以这么说,联邦共和国就是几个社会连合而产生的一个新的社会,这个新社会还可以因其他新成员的加入而扩大。 也就是因为如此,在缅甸的各个小邦之间,都是高度自治的,都拥有军队和自主权,对联邦政府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动辄就会打起仗来。 别看缅甸虽然只有五千多万的人口,但是却有135个民族,主要有缅族、克伦族、掸族、克钦族、钦族、克耶族、孟族和若开族等,缅甸的政权,就是被这几个大族所掌握的。 因为各个种族之间,都存在着冲突矛盾,所以缅甸实行的是军管制度,他们国家的最高领袖,就是个将军,只是缅甸政府的行政命令,对于下面的那些小邦而言,并不是很好使的。 庄哥你说的翡翠公盘就是赌石吧?不少字我也听说过一点,以前有国内的人前往缅甸赌石,却被一些地方势力给绑架了,向国内索要赎金,运气好的交钱人还能回来,运气不好的,连尸首都看不到的……” 彭飞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顺带着解救出一个前往缅甸赌石被绑架的人,所以他对这些事情非常的了解。 “缅甸有这么乱?” 庄睿被彭飞说的咋舌不已,在庄睿印象里,缅甸以前都是中国的属国,每年都要上供的,后面变成英国的殖民地,再有就是缅甸盛产翡翠了,至于其他的,庄睿还真是不了解。 “能不乱吗,庄哥,缅甸那地,可是金三角的所在啊,而且缅甸还是“金三角”地区罂粟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多的国家。 那里居住的主要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世代靠种罂粟维持生计,为了与政府对抗,保护自己的鸦片种植业,当地居民把自己武装起来,像以前的坤沙集团,就有着一支实力强大、受过军事训练的近3000人的武装部队,和政府对抗起来,根本就是不落下风的。 那里有满山的罂粟花,真的是很漂亮啊……” 彭飞说着说着忽然话题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 一旁的郝龙见到庄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连忙说道:“老板,那些地方是比较危险,不过彭飞说的那些事,都是在一些边缘地带,政府势力达不到的地方,你只是去赌石的话,就没什么事的,仰光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刚才听完彭飞的话后,庄睿心里还真是打起了鼓,俗话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要真是如同彭飞所言,那这趟缅甸之行,就要好好掂量一下了,庄睿可不愿意跑到毒贩老窝去,这年头盗墓的人都敢往身上绑炸药,那些贩毒的更不用提了,估计连枪炮都能给搬出来。 “我是和国内人组团一起去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不少字”庄睿想了一下,自己只到仰光,那里怎么说都是缅甸的首府,应该不会出现彭飞所说的那些事情。 “庄哥,要不然我和您一起去吧,那地方我比较熟悉,也会说缅语,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处理起来比较方便……” 说老实话,彭飞是真的不想回到那个地方去,那里带给他的记忆,无非都是厮杀与血腥,死亡和生存,但是这刚找到一位好老板,彭飞还真怕庄睿在那里出什么事,是以才主动提了出来。 “是啊老板,让彭飞和你一起去,家里有我在,您就放心吧……”郝龙也在一旁说道。 “行,彭飞,你暂时就做我的助理吧,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去办理下手续……”虽然彭飞跟过去,行使的是保镖的工作,但是庄睿不怎么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保镖这个词,于是给彭飞安排了个身份。 “身份证?”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神情有些古怪,话说他以前出入在泰缅以及老挝等地的时候,哪里办过什么手续啊,身上就是连一张证明身份的纸片都没有。这也是怕引起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外交纠纷。 不过彭飞还是拿出身份证交给了庄睿,对于他而言,能用商人的身份进入到缅甸,他也有些新奇,这可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 第二天庄睿带着彭飞,找上了他从来都没有去过的玉石协会,将自己的身份证和彭飞的身份证交给了那里的工作人员,然后照过相后,让他们去办理护照,当然,所有的费用是自理的,玉石协会只起到一个平台的作用。 庄睿发现,自己的挂名理事的头衔,还是很好使的,在报上自己的名字之后,那位足有五十多岁的常任理事,硬是拉着庄睿聊了半天之后,才放他离开。 “嘿,马哥,这才几个月不见,您又富态了啊……” 从玉石协会的办公室离开之后,庄睿带着彭飞去到和宋军约好的一家酒店,今儿马胖子进京,宋老板给他接风,还别说,这开始互相鄙视的哥俩,现在处的关系真是不错。 “你小子,拐着弯骂我来着?胖就胖呗,你马哥我不怕被人说,老弟,这位是……” 马胖子见到庄睿进来,很艰难的把他那庞大的身躯,从椅子上给挪了起来,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即使看出彭飞是庄睿的跟班,还是出言询问了一下。 “这是我的助理,彭飞,缅甸话说的很好,这次和我一起去,彭飞,坐吧,马哥是老朋友了,在这里别拘束……” “嗯,都坐,宋哥也真是的,说是给我接风,到现在都没见他人影。” 马胖子招呼庄睿和彭飞坐下后,摆摆手让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也坐了下来。 他这次倒是没有带女人,让庄睿也松了一口气,说老实话,每次见到马胖子身边跟个小女人的时候,庄睿脑子里总是会情不自禁的联想,马胖子做那事的时候,肯定不会采用男上位姿势的。 第四百三十四章 赴缅(下) “马胖子,我说你小子怎么像个老娘们啊,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背后嚼人舌头?” 马胖子话音刚落,宋军就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几人像是约好了一般,宋军身后也有两个跟班的,看其年龄身段,恐怕也是此次带去缅甸的保镖。
宋军这人排场大,也不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谈事情的时候有外人,坐下之后对庄睿说道:“老弟,这是你带来的吧?不少字让他们几个去旁边包厢吧,我都订下来了……” “哎,这是我助理啊……” “庄哥,你们谈,要是有事情叫我一声……” 庄睿正要留下彭飞的时候,彭飞已经站了起来,和另外几个人走出了包厢。 “你这小子,前几个月喊你去,你还推三阻四的,现在连助理都找好了,是不是想吃独食啊……” 彭飞等人走出去之后,宋军不满的看了庄睿一眼,在他眼里,彭飞就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应该是庄睿找的翻译。 “嘿,宋老哥,你这可就看走眼啦,那小伙子不简单的……”马胖子嘿嘿一笑,他刚才就看出来了,彭飞身上有一种难言的沧桑感,恐怕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庄睿笑了笑,也没解释彭飞的身份,说道:“宋哥,这次去恐怕也不能与你们合伙赌石了……” “哦?为什么?庄老弟,我可是冲着你才去缅甸的呀,你要是不出手,我们俩去了有什么意思?” 马胖子反正就是认准庄睿了,在他看来,庄睿对于赌石有种难以言喻的直觉,就像他看人一般,很少看走眼的。 “我是肯定要买的,不过马哥您不知道,我在北京现在有家珠宝店,正缺翡翠原料呢,我赌到原石,也肯定是不卖的,你们二位都是去赚钱的,咱们一起去,到时候各买各的吧……” 庄睿把原因说了一下,宋军和马胖子面面相觑,都有些傻眼了,以他们鉴赏翡翠的水平,想去缅甸翡翠公盘折腾,那道行还是远远不够的,就是许多老赌石师傅,栽在那里的也不在少数。 “这……这个……” 马胖子一张巧嘴蠕动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这事是不大好办,他和宋军的目的一是为了囤点翡翠原料的货,第二就是为了现场解石抛售,一来图个刺激,二来当然就是赚钱了,这和庄睿的此行的目的,就完全背道而驰了。 “这样吧,如果有我吃不下来的料子,咱们哥三还是一起出手,到时候你们那份想卖就卖,但是我的是肯定要带回来的……” 庄睿想了一下,自己现在能动用的资金,大概是一亿八千万左右,这其中的八千万,是香港与船王家族对赌所得,本来是一亿一千万的,但是被外公敲去了三千万,庄睿就当是花钱买老人开心了,也没计较,话说价值上亿的那块玉雕摆件都送了,还在乎那三千万吗。 另外还有九千万,是新疆玉矿的分红,本来说是有一亿五千万左右的,不过随着玉矿开采的深入,要购置一批设备,另外还有许多开支,玉王爷和庄睿沟通了一下,两人再分别注资六千万,所以庄睿此次分红拿到手上的,就只有九千万了。 剩下的那一千万,却是庄睿从彭城调拨过来的,现在4S奥迪专卖店,已经开始盈利了,随着厂家又调拨过去的五十多辆车卖出之后,支付了前面的车款,账上还有近一千五百万元,庄睿从里面支取了一千万,他这是怕到了缅甸钱不够,见到好料子吃不下来,就想着尽量多带一些钱过去。 庄睿在昨天的时候,就找欧阳军托人把这笔钱,全部兑换成了美刀,现在他包里的那本支票本,一共可以开具出两千多万美金,并且在缅甸也是有效用的。 这事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找一家有实力的外资公司,庄睿把自己这笔钱打入到那家公司的账户,然后外资公司按照市场汇率,兑换成美元,给庄睿开出这么一个有限额的瑞士银行支票本而已。 当然,这事也不是谁都能办的,没欧阳军的面子,别人才不会费这么大的周折呢。 庄睿本来是想直接在瑞士银行开个账户的,只是一打听,这事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瑞士的UBS和Credit Suiss在中国都没有个人业务,并且就是在瑞士,没有居留卡和住址也是无法开户的。,至于开户所需的100万美金,对于庄睿来说倒是不算什么, 当然,这事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办,这行当里也是有掮客的,而且还是国际掮客,专门有人负责代理这些事情,花费不多的钱就可以办好,只是这次时间太紧迫,来不及了而已。 “老弟,你这次带了多少钱过去?” 马胖子只能指望庄睿手头紧张了,那样他们参与进去的可能性才会更大一些。 “二千多万……” “哦,不少,不少了……” 马胖子听得是心花怒放,两千多万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不少了,但是想在缅甸翡翠公盘里掀起风浪,那还差的远呢,估计连个小水花都溅不起来。 “呃,马哥,是美元……”庄睿弱弱的补充了一句。 “咳……咳咳……你……你小子说话别大喘气啊!” 马胖子正喝着茶呢,差点没让庄睿的话给呛死,两千多万美元,那可是近2亿RMB了啊,就是他马胖子此次去,也没那么大的手笔,宋军也是如此,他们不过准备了一千万美元左右,也就是一亿多RMB而已。 “嗨,两位哥哥,缅甸公盘大了去了,我这点钱根本不够折腾的,到时候还有依仗你们二位呢,走一步看一步,想那么多干嘛……” 庄睿的话让二人脸色也好转了起来,庄睿说的没错,缅甸公盘的规模,可是要比平洲公盘大出很多倍,如果说平洲公盘的翡翠数以万计,那恐怕缅甸翡翠公盘上的毛料,就要数以十万百万来计算了。 全世界的珠宝商人,到时候都会集中在仰光,自己三人加起来,不过只有五千万美元左右,还真是不怎么够看的。 想到这里,两人都哑然失笑起来,他们感觉自己的心态有点不对了,好像是把宝都压到了庄睿身上,不过这也不怪二人,实在是庄睿在赌石圈,创造出太多的奇迹了,他那几次解石事迹,现在可都是被当成一段传说,流传在赌石圈子里,吸引着那些做梦想一夜暴富的人,加入到赌石大军里来。 …… “这天气,也忒热了点吧?不少字” 从仰光一下飞机,庄睿就郁闷了起来,虽然早有准备,他现在身上穿的不过是一件旅游衫和牛仔裤,但是没走几步路,身上就出汗了,看那天空高悬的太阳,这温度最少在三十度以上。 别说庄睿,就是和他同机的宋军与马胖子,还有那些玉石协会的人,也是有点吃不消,几个小时前还是冰雪纷飞,几个小时后就变得艳阳高照,这落差有点大了,马胖子的怨气比庄睿还大,谁让他吨位重啊。 “庄哥,回酒店冲个凉就舒服了……” 彭飞这时办理好了手续,拉着庄睿和自己的行李箱走了过来,他倒是一脸轻松,对这气候非常适应。 “彭飞,你那小刀呢,带上飞机没有?” 庄睿有些好奇,他知道狼牙部队的人都有个习惯,就是那刀不离身,不过上飞机可是要安检的,他不知道彭飞究竟是带了没有。 “当然……” 彭飞很隐蔽的翻了下手腕,满足了庄睿的好奇心,但是如何带上去的,他就不肯细说了。 庄睿和宋军马胖子,还有那几个保镖一起,向外面走去,在机场内还没感觉到什么,但是一出机场,众人马上就被一群出租车司机给围住了,看着那些身上穿着花花绿绿,个头矮小的人,庄睿才感觉到,自己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 “先生,坐车吗……” “先生,我的车最新,是才买的……” 那些出租车司机居然操着汉语,很熟悉的拉着客人,更是有人上前去抢彭飞手里的行李箱,而彭飞压根没有一点被抢的觉悟,用缅语和那司机交谈了几句,就拉着庄睿上了车。 这辆所谓新买出租车,那叫一个破旧,更要命的是,里面连空调都没有,庄睿坐的是一头大汗,按照彭飞的说法,在缅甸用空调,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宋军早先就让人在仰光订好了酒店,这可是缅甸翡翠公盘时期,晚一点订酒店,那对不起,您可以到街头去睡了,反正天气不冷,冻不坏人的。 从仰光机场进入市区,大概有十多公里的距离,庄睿看到彭飞拿出十美元递给了那司机,在司机准备找零的时候,摆了摆手,用缅语说了几句什么话之后,司机掏出一张卡片递给了彭飞,然后驾车离开了。 “老板,车费是六块,那四美元算是小费,咱们这几天都可以用他的车……” 彭飞见到庄睿疑惑的样子,出言给他解释了一下,庄睿听完后有些无语,要找也找个带空调的啊。 PS:九千字更新完毕,还有最后30个小时,求月票支援,朋友们拾掇下,再看看,有月票别浪费了啊。 。 第433-434章 赴缅(上、下) 第433-434章 赴缅(上、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