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469章 暗标(12、13)

典当 468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385字
第468-469章 暗标(12、13) 只是当庄睿的眼神穿透这犹如锅底红锈一般的原石外皮时。入眼所看到的颜色,居然是一丝丝黄色的雾状晶体,庄睿现在所看过的毛料,少说也有10几万块了,红雾、白雾、甚至是紫雾与蓝色的雾,庄睿都见过,但是黄雾,他还是第一次得见。 这些黄色的晶体之中,还围绕掺杂着一些红色雾状,只不过红颜色比较淡,整个都被黄色晶体给包裹住了,不仔细查看,很难分辨的出来。 穿过这些由于风化形成的黄雾结晶体,庄睿的目光看到了原石的中间部位,一种明亮的颜色,映入到他的眼帘里,这是一种明黄色,犹如油脂一般,给人一种娇嫩、芳香诱人的感觉。 而这块原石里所包含的灵气,与别的翡翠灵气也不尽相同,没有那种冷冰冰的感觉。与之相反,那股灵气就像头上的阳光一般,让庄睿感觉到暖烘烘的。 “黄翡?还是鸡油黄……” 庄睿心中猛地一颤,要说还有什么翡翠是他没见识过的,可能就只剩下黄翡了,也不能说没见过,场内的毛料里也有黄翡,但是品质太低,看上去油腻腻脏兮兮的,庄睿连第二眼都不愿多瞧。 但是这块原石中的黄翡与他之前见到的完全不同,那黄色纯正犹如刚宰杀出来的鸡油一般,翡翠质地像玻璃一样透明,无论是种水还是颜色,都是黄翡中的上上之选。 和所有带色彩的翡翠一样,黄翡的形成,必须在其形成的过程之中,旁边有次生矿物褐铁矿的存在,无数年的侵蚀与融合,形成了这种独有的色彩,与红蓝紫翡以及绿翠不同,极品的黄翡数量,要更加的稀少罕见。 由于早年清朝的那个老太婆,还有民国的“第一夫人”的厚爱,所以在人们的意识中,形成了“唯绿是价”的观点,同时造成了“绿的就是好的”的认识误区,爱玉者都一味地追求绿翠。 消费者们忽略了绿翠也有正色与杂色之分。价值也有高有低,有的人甚至不知道还有红色和黄色的翡翠,绿色几乎成了翡翠的代名词。 不过在近年来,随着人们鉴赏能力和佩饰品味的不断提高,红翡和黄翡突出的装饰性和个性化越来越受到青睐,其暖色调的特性,更是与咱们中国人的肤色容易协调,因而其价值也越来越为爱玉者所认可。 虽然在现在的翡翠珠宝市场上,翡的自然价值要低于翠,,但那是建立在对等品质意义上的,鲜艳的翡比灰暗的翠的价值显然要高。 事实上,红色和黄色均为色彩三原色之一,其混合色也比较艳丽,而绿色和紫色本身就是间色,如混入其它色就很容易变灰变暗,也就是说,很多翠的价值其实并不比翡高。 就翡的自然价值而言,色彩纯正、种份又好的翡价值较高,金黄透亮的正黄翡就是十分珍贵的上等翡翠,如同黄玉的价值超过了养殖白玉一般。极品正黄翡在市场上极为少见,比帝王绿还要珍贵稀少。 值得一提的是,以翡翠作为装饰品,除了考量上述共性价值以外,还要考量个性价值,翠虽然贵,但更适合于肤色白晰的人佩带,而肤色较黑的人选择翡则会更显得协调和美观,因此,对于深肤色的人群而言,翡的个性价值要比翠高。 由于装饰性是翡的主要优势,因而色对于翡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一块色好种一般的翡要比色咋种好的翡更具有价值潜力,因而其自然价值也比后者高。 当然,如果翡的种太低,甚至失去了翡翠透明的基本特性,那么色再好也只是石头而不是玉,这样也就谈不上什么价值了,现在这块石头里面的黄翡,无论是种水还是颜色,都能堪称是极品了。 中国自宋朝以后,明黄色是皇帝专用颜色,讲究的是“以黄为贵”,所以这些年来,极品黄翡一经问世,马上就会炒出天价来,市场上跟本就见不到流通的黄翡物件。 曾经有一位广东四会的琢玉名家,在缅甸很偶然的得到了一家极品黄翡,将之雕成了一个烧鸡,后来参加在北京举办的中国艺术博览会的时候。放在盘子里端了出来。 很多人当时都惊呆了,真以为是一只刚出炉的香喷喷的烧鸡呢,当再仔细观看发现这确实是一块玉雕时,不禁叹服作者的精妙构思和娴熟刀法,以及这块黄翡浑然天成的色彩和质地。 那块烧鸡黄翡后来据传,被人以上亿元求购而不得,因为这作品的主人,将其作为了传家宝,立志绝不外卖。 黄翡在翡翠“福禄寿”三彩中称为“福意”,寓意吉庆满堂,瑞岁丰年,能共存千秋万代,所以在近些年来,很多有钱人都追求极品黄翡作品。 这块原石里面的黄翡,就最中间的那一块颜色种水最为纯正,庄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块头略比足球小一点,应该也有十多斤重,完全可以雕成一个摆件,按这块黄翡的品质,恐怕其价值,不会比自己送给外公的那个翡翠果盘差的。 “拿下,一定要买下来……” 想到这里。庄睿心里激动了起来,相比红翡绿翠,正黄翡更加的稀少,这块黄翡完全可以作为京城秦瑞麟的镇店之宝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庄睿站起身来,先活动了一下蹲麻了的双脚,然后换了个角度又观察了起来,在旁人看来,庄睿这会似乎正在从上往下瞅着这块原石,其实庄睿的那双眼睛,却是盯在了标箱上面。 “这么多标单?” 灵气刚遁入到标箱里。还没来得及去分辨标单上的数字,庄睿就郁闷了起来,名片大小的投标单,在那个标箱里,已经密密麻麻投放了一大叠,粗略的估计一下,最少有两三百张,也就是说,此次参加公盘的人,最少有十分之一,都在这块毛料上投标了。 其实这也是庄睿自找的,他赌涨了那块冰种红翡之后,不仅是中国,就连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买家,对于除了绿色之外的有色翡翠,也倍加关注了起来,外皮表现稍微好一点的,都有人投标。 像这块翡翠就是典型的红翡外皮,所以虽然身处在角落里,也是不乏火眼金睛的人将其给发掘出来。 “二十八万欧元……三十万欧元……**,一百六十万欧元……” 庄睿一张张分辨着那些投标单,整整看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里面最高的价格给找了出来,看完那标单上的数字之后,庄睿嘴里不禁爆出了粗口。 要知道,这块毛料的标底价格,不过才是五万欧元,50万RMB而已,现在里面的最高标价,已经将标底给翻了32倍之多了。 虽然知道这原石里有好东西,庄睿还是有些愤愤不平,他不知道是该夸这投标的人有眼光,还是是人傻钱多,仅凭外皮像红翡料子,就敢出这价钱。 “哎,这位兄弟,让让。我要投标……” 庄睿的上身此时将投标箱给挡住了,后面有人推了下他,示意他让一下。 “哎呦,是庄老板啊?您也看中这块毛料了?” 说话的人庄睿不认识,想必是见过他赌石的,此刻见到庄睿关注这块毛料,那人手里拿着的投标单,却是没有放进标箱里。 “听人说这边有块表现不错的红翡料子,我过来看看的……” 庄睿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眼前这人都会怀疑的,倒不如直言承认自己看过这块毛料了。 “哦,庄老板怎么看?” “是啊,庄老板给说说吧……” 两人的对话将旁边几个观察毛料的人,也给吸引了过来,要说此次缅甸公盘风头最劲的人,当庄睿莫属了,来缅甸赌石的这些商人们,或许十个里面有九个不知道缅甸总理是谁,但是绝对都认识来自北京的庄老板。 “早知道刚才看一眼就走了……” 庄睿心里有些郁闷,他能想象的到,回头那个拿着投标单的人,肯定会将上面的价格改过之后再扔到标箱里面去的。 “那好,小子就说几句自己的见解吧,这块毛料看表皮大家都能分辨出来,如果里面有翡翠的话,肯定不会是绿翠,红翡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而且整块毛料浑然一体,没有裂绺,虽然是块全赌料子,赌性还是很大的,嗯,我很看好这块料子啊……” 庄睿半真半假的说完上面这番话后,还从身旁的标箱那里拿了一张投标单,接着说道:“只是这价格还需要好好思量下,各位先看着,小弟就先告辞了……” 庄睿的这番举动,让围在这块毛料旁边的人都傻了眼。 他们原本是没有指望庄睿会说这块料子的好话的,因为在这里,大家都是竞标的对手,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如果庄睿真的看中了这块原石,即使不说坏话,应该也不会如此推崇吧?不少字 第四百六十九章 暗标(十三) “难道是故意让我们往这块毛料上投标?” 一时间,围观的众人心里都升起了个问号,说不定这就是庄睿给他们下的一个套呢,而那个拿着已经写好了的投标单的人,此时脸上的神色,也是有点惊疑不定,迟迟没把手中的标单投入到标箱里面去。
庄睿此时已经远远的走开了,他可没心思去猜想这些人的心理,不过在庄睿笔记本上的第一页,已经记下了那块毛料的标号,并且做了一个只有他自己才能看的懂的符号。 …… “彭飞,有人敲门就说我不在,出去逛街了……” 庄睿交代了彭飞一声,然后把酒店客厅里茶几上的东西都给搬开,留在茶几上的东西,除了自己的笔记本之外,还放着二十多张投标单。 明天就是投标的截止日期了,庄睿刚才电话通知了宋军和秦浩然等人不要打扰自己之后,就准备将几块重点毛料归类出来,然后根据自己的资金,决定取舍。 这几天前来拜访庄睿的人实在是太多,即使酒店房间外面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还是有人来敲门,让庄睿烦不胜烦,这让他开始思念起白狮来,那大家伙要是守在门口,想必就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了。 “玻璃种无色翡翠一块,四十二万欧元,玻璃种阳绿翡翠一块,九十七万欧元,玻璃种紫翡一块,一百二十九万欧元,蓝翡一块,一百三十八万欧元……” 庄睿昨天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仔细察看了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最为珍贵的二十块毛料,把当时标箱里的最高标价,都给记录了下来。 “还好,一共不到两千万欧元……” 庄睿看着计算机上那一千八百九十万欧元的数字,松了一口大气,要知道,这二十块毛料都是他看了很多天挑选剩下来的,里面的玉肉不论是种水还是颜色,都能堪称极品翡翠,舍弃哪一块,都是庄睿不情愿的。 只是除了那块黄翡之外,像是帝王绿和血玉手镯以及紫眼睛之类的最顶端翡翠,这次公盘却是没有出现,不过这也很正常,在赌石圈子里,很多人混迹了一辈子,别说赌到帝王绿,就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像上面所说的这几个类别的极品翡翠,五六年能出上一块,都算是运气极好的,而那些来缅甸的买家们,能赌到一块冰种料子,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现在摆在庄睿面前的这些原石标号,都是外皮表现一般,但是里面有料的原石,庄睿本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拿下的,但是没想到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即使是这些表现不好的料子,都有人投下了重标。 基本上现在标箱里最高的标价,都要超出原石本身的10几倍,像那块黄翡料子,庄睿昨天晚上清场之前去看了一眼,里面的最高标价,已经达到了210万欧元,超出了标底42倍之多。 不过让庄睿心里稍微感觉安稳一点的是,他所看的这些原石,被人重复下单的情况不是很多,这说明买家并非是重点关注在这些石头上,而只是把网撒的大一点,想捕捉一些漏网之鱼,庄睿只要在明天盯紧了这些料子,然后在最后关头把投标单放入到标箱里就可以了。 至于那些擦面或者是切面表现极好的料子,庄睿也故意在那里转悠了几天,只是让他咋舌的是,其中有一块毛料的标价,已经被人投到了一千八百万欧元,而且这两天看那块料子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恐怕最后的标价,到投标时间截止的时候,才能出来。 分析完这些原石的情况后,庄睿开始填写标单了,他在这些原石已经出现的最高价上,都加了三五八万欧元不等,至于那块红翡毛料,庄睿思考了半天,填上了三百一十八万的价格,比现有最高价整整高出108万,对于这块料子,庄睿是势在必得的。 “奶奶的,又成穷光蛋了……” 把所有的标价填写好之后,庄睿用计算机将那些数字累加的一遍,一共是二千零八十六万欧元,不但将秦浩然给他的那2000万欧元全部填进去,庄睿现在身上仅剩的九十万欧元,还要往里面贴进去八十六万,如此算下来,庄睿最后手里只能剩下4万欧元了。 “这点钱,也就够四合院一两个月的开销吧?不少字” 在来缅甸之前,庄睿把自己所有能动用的资金,全部都集中到了手上,京城秦瑞麟账上的资金,包括赵国栋汽修厂和4S店这几个月的盈利,还有新疆玉矿的第一笔分红,就连獒园那,庄睿都拆解出来100万,搞得刘川紧张兮兮的,要不是刚结婚,恐怕就要和庄睿一起来缅甸了。 没钱的日子,庄睿也不是没过过,关键问题在于,月底他就要和秦萱冰订婚了,到时候的花销,仅靠这四万欧元,估计是不够的。 庄睿苦笑了一下,以前没钱的时候,似乎日子也并不怎么难过,但是现在身家数亿了,却经常感到钱不够用,养那辆车倒是花不到几个钱,只是彭城和北京的四合院,一个月下来的各项支出,足足就要十多万。 “是不是等开标的时候,留下一两块料子解开卖掉?” 庄睿脑子里动了下这个念头,不过随之就让他打消掉了,现在的缅甸公盘上的情况是,别人拿着钱买到出翡翠的原石,可想而知,在未来不久的时间里,翡翠成品的价格还会进一步走高,现在买原料的话,那未免太吃亏了。 “藏宝图?” 庄睿摇了摇头,别说那东西不一定在了,就算是在的话,自己和彭飞两人,也是搬不走的,自己这次去,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庄睿还真是没抱什么希望[由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手打整理]。 “算了,反正秦瑞麟这月的销售额不错,到月底应该能收回来几百万……” 手上只剩下四万欧元,虽然让庄睿心里有些没底,不过现在还没到揭不开锅的时候,到了月底几家店的营业款也能救救急的,自己和秦萱冰的订婚仪式,总不至于要花费几百万吧,真要那样做的话,自己老妈都不会答应的。 庄睿现在是体会到那些收藏大家经常哭穷的原因了,面对一屋子的宝贝,兜里有时候都掏不出二百块钱来,就和自己现在的情况差不多,这么多块原石,卖哪一块庄睿都舍不得,如果不是以卖养藏,还真是玩不起这行当。 “彭飞,过来,有事给你说,明天你这样……” 摇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排出脑外之后,庄睿喊过来彭飞,将桌上的标单全部交给了他,让他明天根据标单上的编号,投入到各个标箱里去。 庄睿知道自己现在太过显眼,一进入到赌石会场里,就被人像明星似地给盯着,那目光都恨不得扒光自己衣服,看看自己心里到底在想啥,他就搞不明白了,那些男女明星们,咋就那么喜欢[由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手打整理]让人看啊,不会是当明星的人,都有点露那啥癖吧?不少字 …… 第二天一早,庄睿会和了宋军和秦浩然等人之后,来到了赌石会场。 缅甸的天气只有两种,一种是旱季,一种是雨季,而现在正是旱季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是艳阳高照,不过今儿的天气有些怪,天上的乌云压的很低,有点像是要下暴雨的征兆。 还好那些投标箱都是做了防水处理的,即使下雨,雨水也进不到标箱里去,只是这天气让人心里感觉到很压抑,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似乎和明儿的开标联系在了一起,使人心里沉甸甸的,在看到熟人之后,也没前几天那样笑嘻嘻的打招呼了,每个人的脸色都绷的很紧。 这也难怪,为期十二天的翡翠公盘,自己是否能载玉而归,就全看今天了,到了会场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撕去了前面几天的伪装,直奔自己看中的毛料而去,他们是想根据今天投标人的情况,来决定自己是否需要调整标价。 “彭飞,去吧,不用急着投,下午…之前,全部投到标箱里就可以了……” 庄睿给彭飞使了个眼色,自己则是漫无目的的在会场里转悠了起来,不时在某块毛料旁边见到个熟人,上去聊几句,样子很是悠闲,别人也不奇怪,知道他都已经赌涨了好几亿,当然是没压力了。 上午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人投标的,他们都站在自己所看中的毛料旁边聊着天,不过那表情,都是有点心不在焉的,但是到了中午吃过饭以后,很多人就忙碌了起来。 一张张或是已经准备好的,或者是刚刚填写的标单,投入到了一个个标箱里,暗标和明标不同,没有一个价格给他们参考,这些人只能根据毛料的表现,在最后时刻投出自己心目中最高的价位。 “庄哥,都投进去了……” 在距离投标截止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彭飞回到了庄睿身边。 PS:先来两章,晚上应该还有一章更新,谢谢男人兄弟的打赏月票,谢谢朋友们的月票推荐票和评价票支持,这周精华用完的早,很多朋友没加上,晚上12点之后一定加精补上。 对了,那个评价票是订阅满10元送一张的,很多朋友没有,可能还不到10元吧,不要花钱买,有就投,没有就算了。 。 第468-469章 暗标(12、13) 第468-469章 暗标(12、13)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