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玩残你(下)

典当 526.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32字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玩残你(下) “台长,这……是我不对。平时没有严格要求自己,犯了错误……” 胡明也算是个聪明人,本来想分辨几句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诚恳之至的自我批评,让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庄睿,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 胡明深知趋吉避凶的道理,老大既然当着那两人的面说出了这种话,那是铁了心要给别人一个交代,自己识趣点话,或许过个几年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让老大再难堪,那铁定从此没有出头之日了。 庄睿微微摇了摇头,看来这混体制的人,可真是没有一个简单的。 “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是可以挽救的,这样吧,你把手上的工作移交一下,留职察看,先回家等候组织的决定……” 按理说像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该他这位央视老大来通知胡明的。不过为了平息庄睿和欧阳军的怒火,他也只能当面做出个样子来,否则这俩小子不依不饶的折腾起来,说不定就要连累到自己。 “是,台长,我一定会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的,接受台里的批评和教育……” 胡明此刻混顺的就像只小绵羊一般,全然没了刚才那导演的威风,他心里怕啊,能让央视老大屈尊降贵的亲自招待的人,捏死自己那还不像踩死只蚂蚁简单。 不过胡明并没有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当导演的嚣张跋扈那是正常的,怪只怪自己眼睛瞎了,惹了得罪不起的人而已,对了,还有今年还没过完,就把红内裤给换掉了,本命年啊! 都怪前几天那骚货,非要玩**,搞的自己的红内裤被撕成了布条报销掉了。 “行了,你出去吧……” 章台长赶苍蝇般的挥了挥手,这狗屁倒灶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想多问。 “是,是……” 胡明答应了一声,低着头向门外走去,只是在拉开门的时候,眼睛往庄睿那边扫了一下。充满了怨毒的神色。 虽然胡明那一眼很隐蔽,但是却被一直紧盯着他的庄睿给发现了,原本就对章台长处理结果不大满意的庄睿,火气刷的一下上来了。 留职察看,这算个屁的处分啊,说不定三五个月的这小子又回来了,对于这种人,就一棍子打死,不给他一点翻身的余地。 而且庄睿长这么大,自认为脑袋瓜还算是可以,从小和刘川在一起,只有他阴人的份,还从来没有像今天搞的那么狼狈,大庭广众之下,差点被赶出去,这股子邪火,庄睿还没有宣泄掉呢。 “胡导,请留步……” 庄睿忽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快步向胡明走去。 “庄……庄先生,我实在是……” 胡明不知道庄睿喊他干嘛,嘴里刚想道个歉。庄睿就来到了面前,紧接着胡明感觉到脑袋猛的一震,好像耳边炸响了过年的鞭炮声一般,眼前满天都是小星星。 胡明此刻晕乎乎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正对大门坐着的章台长和欧阳军,那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庄睿追到胡明身后的时候,右手猛地扬了起来,按住胡明的脑袋,使劲的往门槛上撞去,虽然章台长距离庄睿足足有10来米远,还是清楚的听到了“扑哧”一声,就像是烂熟的西瓜从高空落地一般的声响。 再看向胡明时,脸上那叫一*光灿烂啊,红的是血,白的鼻涕,原本的鹰钩鼻子也凹陷了下去,很显然,这一下把鼻梁骨给撞断了。 “欧阳老弟,这……这未免太过分了吧?不少字” 章台长被庄睿的举动惊得站起身来,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国内的政坛可是和台湾那地方不一样,一言不合就可以大打出手,章台长在体制内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在国内的官场里,阴谋阳谋那是层出不穷,明暗里捅刀子也是屡见不鲜,但是动手打人,这就规则所不允许的了,中国那可是有五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啊。 “过分?我老弟说了。要玩残他的,留职察看,哼……” 欧阳军心里也对章台长的处理感觉到很不满意,要是换成开除的话还差不多,庄睿这一下正合了他的心意,话说欧阳军以前也是个斗勇好狠的角色,见到血不是害怕,那叫一兴奋。 “够了,欧阳军,面子已经给你们了,不要再闹了,闹大了你脸上也不好看……” 章台长被欧阳军的话说的有些下不了台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副部级的干部,平时颐指气使惯了的,被欧阳军这么一个体制外的人挤兑,不由自主的摆起了台长的威风。 更让章台长生气的是,虽然办公室的门槛是仿红木做的,鲜血溅上去不怎么显眼,可是地上那一摊子血,却是刺痛了他的眼睛,庄睿这举动分明没把自己个放眼里啊。
欧阳军除了怕玉泉山的那位老爷子之外,自己老子都不怕。对章台长的话自然是呲之以鼻,阴沉着脸慢悠悠的说道:“我有什么不好看的,我就是一生意人,我表弟更是连生意都没有,就是一玩收藏的,闹大就闹大呗。 怎么着?章台还准备把我们哥俩送看守所去?” 欧阳军的话让章台长愣了一下,是啊,自己能把他们怎么着啊?这哥俩都不是体制内的人,说这些官面上的话,对他们一点作用都没有。 更何况去年底的政坛变革,现在各部委都面临着重新洗牌调整。而欧阳家里的那位,可是常委之一啊,这过年的时候俩小子要是歪下嘴说几句自己的坏话,恐怕自己这位子也坐不牢靠了。 这章台长虽然背后也有人,但是架不住被小人给惦记啊,别人说100句好话,往往不及有些人说上一句坏话,想到这里,章台长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欧阳老弟,我不是那个意思……” 章台长这会也意识到对待欧阳军,官话套话的根本就没用,他心里也在后悔,打就打了呗,反正又不是打自己的,自己多那嘴干嘛啊。 “啊!打人啦,打吸人拉……” 正当章台长想说几句软话补救一下的时候,门口处突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却是胡大导演终于清醒了过来,只是刚一张嘴,突然感觉到嘴里一阵漏风,那声打“死”人顿时变成了打“吸”了。 “噗……” 胡大导演张嘴一吐,两颗门牙掉在了手心里,脸上的酸麻已经散去,却是感觉到愈加疼痛起来,鼻涕眼泪不由自主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小子,我说要玩残你的,哥们不能说话不算吧?不少字” 庄睿很亲热的搂着胡明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又大声喊道:“胡导,您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走路也能撞到门上,啧啧,真是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胡明还没消化完庄睿的话,耳边又传来了章台长的声音:“小胡啊,走路都不当心。快点,去包扎下吧,做事情这么鲁莽,怎么能干好工作啊……” 听到章台长的话后,胡明恨不得自己再往墙上撞那么一次,这他娘的还有没有天理啊,整个就是蛇鼠一窝。 只是胡明也不想想,当他用职权诱引女人上床的时候,当他背地里阴庄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个下场呢,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只是两颗牙,算了,下次见了再和你亲热下,滚蛋吧,对了,要是想报警的话,你先想想警察是信你们章台长的话,还是会信你的……” 庄睿亲热拍了拍胡明的肩膀,然后用他的那件夹克领子,在其脸上胡乱擦了一下,不过那力道有些重,痛的胡明又大声喊叫了起来。 庄睿的话听得章台长脸上直抽搐,这年轻人哪里像专家啊,整个就一流氓,还是有文化的流氓,知道拿自己来做挡箭牌。 这八楼是台长办公室,而台里的工作人员都在忙活春晚的事情,有那么一两个人露出头看了眼,马上又关紧了房门,官场要诀之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听到庄睿的话后,胡明的脸是彻底的绿了,对方看来还是不肯罢休的,他明白了,自己要是留在北京,那指定是要被玩残废的,当下胡明也不嚷嚷了,脱下夹克捂住了脸,冲出了台长办公室。 在北京度过了一个痛不欲生的新年后,央视冉冉升起的胡大导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辞职南下,靠着以前的关系,给一些想出名的女人拍点写真,整个MTV什么的,若干年后,终于凭借着一组风靡了大江南北的火爆裸体写真,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里,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庄睿和欧阳军,在章台长的亲自陪同下,去到央视大楼里的餐厅吃了顿饭。 虽然是在包厢里吃的,不过进出时还是被不少有心人看到了,再结合刚才胡导狼狈离开央视大楼的情形,结果如何,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PS:每天坐15个小时以上的后果出来了,十人九那啥的毛病犯了,今儿一天都是半个屁股坐椅子上的,郁闷,大过年的要忌口了,提臀挺胸,扎个马步,弱弱的问句,还有月票吗? 对了,胡明是由书友零07客串,化妆师mimi是由MIMI153客串。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玩残你(下)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玩残你(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