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正名

典当 545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35字
第五百四十五章 正名【求推荐票】 “我是看到小家伙手里拿着一张画啊……” 老人也没多想,随口回答了学生的问题,只是在话说出口之后,自己也微微愣了一下,他已经快有两年多的时间,无法很清晰的去看某一些物体了。 “老师,您真的能看见?” 金胖子闻言又惊又喜,老师要是能恢复视力,那对于国家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因为他有很多的工作,都是碍于眼睛无法视物而进行不下去的。 “看见了就是看见了,你这个小胖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当年我也是突然就看不清了,现在能看清楚,那是老天爷让我再多做点工作啊……” 老人的这一生,为人十分的豁达,将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还有他家庭那种特殊的变故,使其真的可以做到荣辱不惊了。 即使是现在恢复了一些视力,也没引起老人很特别的反应,只是对自己又能工作了,表示出一种发自内心由衷的高兴。 人体本来就是最复杂的一门学科,在中国的历史上,90多岁高龄的人头发变黑,重新长出牙齿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对于老人而言,想不通就不去想,有那时间还不如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呢。 说老实话,大师这种淡定的态度,让原本因为害怕老人有什么发现,而心里有些小忐忑的庄睿,彻底的平静了下来,用处事不惊这个成语来形容某个人,虽然被人经常提及,但却是庄睿第一次亲眼得见。 “老师,您和小庄先聊着,我去上个洗手间……” 金胖子可没老人那么想得开,当下打了个招呼后,就下到楼下,找老人的内侄去商量,要让大师去医院做个检查,他是怕老师别是年龄到限后的回光返照。 大师对庄睿招了招手,随口说道:“来,小伙子,把您的画拿过来,你这画是从哪里收来的呀……” 老人生平除了教书育人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鉴赏古玩了,可惜由于眼疾,这几年很少帮人鉴定古玩了,至于写字倒不影响,因为对于老人而言,写字已经变为一种习惯,即使看不见,也能写出来的。 今天老人眼睛看的特别的清楚,加上有好几年没帮人鉴定过古玩了,也是有点见猎心喜,所以没等庄睿开口,他就张嘴问了起来。 不过老人问这话,却是出于礼貌,因为他对庄睿带来的这幅所谓是郎世宁所做的画卷,从心底来说,并不是很相信会是郎世宁的真迹的。 因为郎世宁虽然画过不少的宫廷画,但是由于油画的用纸和普通宣纸不同,油画大多都是用的高丽纸,那种纸张是经过多层黏贴加厚的,老北京的时候,多用于糊窗户,质地比较粗糙,画在上面的油画,很不容易保存的。 清宫油画的存世量,实在是太过于稀少了,能确定为郎世宁真迹的油画,现在不过就是十二三件,多收藏在北京以及法国的一些博物院以及少数的私人手里。 大师曾经在北京故宫里鉴定过一幅幅郎世宁署款的《老师少师》,又称为《老狮少狮》的油画,不过现在已经是不能完全打开了,一打开就要破碎开来,现在也没有什么很好的修补办法。 故宫保存的画卷尚且如此,流传到民间的更是很难保存,这也是老先生不相信庄睿这幅郎世宁画卷为真迹的原因之一,当然,以老人的修养,还是会看完物件再做评论的。 “先生,这画是我从香港一位外国人手里得来的,据说他的祖上的奥地利人,曾经在上个世纪的初期,来过中国……” 想想老人的出身,正儿八经的前清皇族,庄睿的话说的比较委婉一点,没好意思说那位船王的祖上,曾经是八国联军的一个位军官。 “哦?那要仔细看看,郎世宁这人的画,当时流落到法国和奥地利相对多一点,不仅是他的画,就是其余一些画师所做的帝王和妃子的肖像图,也多是在这两个国家……” 老人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有些动容,他作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时候,曾经写过几本文物著录书籍,对于国家流失的一些珍贵文物的去向,都有过深入的研究,对当时的那段历史,更是知之甚深。 在上个世纪清王朝尚未覆灭的时候,北京祭祀先祖皇帝的诸个宫殿之一的寿皇殿,就是法国远征军司令部所在地,而另外一些个皇家宫殿,就是奥地利或者德国军队的驻扎地,所以有许多珍贵的皇帝印玺以及帝王画像,都流落在了这几个国家之内。
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当年德军司令部驻扎在中南海里的紫光阁,而那里是乾隆朝存放功臣画像的地方,所以国际排名市场《紫光阁功臣像》首次露面就出现在德国,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的。 而清宫内的帝王画像多出于法国弗雷家族的原因,也是在于当时弗雷就是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期法国军队的最高将领。 古玩的鉴定,不但要根据其风格特征和艺术表现形式,也要根据其来历传承,以及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因素,是一门很复杂的学科,所以老人在听到庄睿讲这幅画的来历之后,马上联想到了当年从国内流失出去的宝贝。 “来,小伙子,您把画慢着摊开一点,我要先看看……” 老人扶着轮椅把手,差一点就想站起来,不过还是没有成功,从庄睿进入到这个房间,他现在还是第一次表现出了着急的神色,不过这却可以理解为老人对于艺术的一种执着。 “先生,您别着急,这画留在您这里慢慢看都是可以的……” 庄睿笑着先把老人推到了茶几前面,把桌子上的放大镜又拿给老人之后,这才打开了那副《乾隆皇帝妃子游园图》的画卷,这幅画卷十分长,大概有三米左右,庄睿按照老人的话,只是摊开了六七十公分的模样。 老人没有做声,拿着放大镜,几乎把坐着的身体全部躬了下来,很仔细的查看着这幅纸质已经微微有些开裂的画卷,过了良久,说道:“把这些卷上,看看下面的……” 老人对这幅画很上心,连内侄和学生推门进入到房间里,都没有察觉,一直看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是郎世宁的真迹,虽然上面没有落款,但一定是的,从画的材质,和绘画的风格,以及当时的社会形态来看,是真迹无疑……” 庄睿听到老人的话,没什么反应,因为他心里早就认定这幅画是郎世宁的真迹了,不过把一旁的金胖子给吓了一跳,他同样是书画类的鉴定专家,自然是知道郎世宁画作的稀少,他也没想到庄睿真能淘到这么一件宝贝来。 金胖子当下接过老师手里的放大镜,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过了半晌之后,点头说道:“老师看的不错,从这幅画的时间上来看,那会能画出这种水平和工艺油画,并且能有机会画皇帝妃子的人,非郎世宁莫属了……” 金胖子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郎世宁的存世作品,争议非常大,这画应该是从清宫直接流落出去的,没有名人收藏的印章落款和郎世宁本人的款,拿出去肯定还是会存在争议的……” 老人听到学生的话后,微微点了点头,看向庄睿问道:“小伙子,您这画是准备卖?还是准备自己个儿收藏,或者是捐献给国家呢?” 庄睿没想到老人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卖是绝对不会卖的,现阶段是收藏,或者以后有条件了,开个博物馆也说不定,至于捐献给国家就算了,故宫里有许多的文物,国家现在都没有经费去维护的……” 庄睿这说的的确是心里话,他现阶段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可能都不会缺钱,开博物院的心思,以前也曾经想起过,既然老人问了,就顺口说了出来。 捐献给国家?庄睿是从来没想到过的,自己个儿的东西,有钱我自己办个博物馆给人参观,总比捐给国家放在仓库里得不到妥善保管,要强的多吧。 老人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能把这些祖宗留下来的物件,从国外取回来,就是有功于国家,捐不捐的倒是不重要了,小胖子,把我的印章和毛笔拿过来, 小伙子,我在这画上题几个字,盖个铃印,不知道可不可以?” 老人一生不知道劝过多少人,把自己收藏的国宝级文物捐献给国家,但是他也知道庄睿说的没错,当下并没有勉强。 “可以,当然可以了,先生能在上面题词,那是我的荣幸……” 庄睿闻言大喜,老人这等于是在给他这幅郎世宁无款识的画作正名,有了老人的题字之后,即使是幅假画,那也会变成真的了。 PS:第一更,谢谢朋友们的打赏和月票支持,求下推荐票,快被挤下榜了。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正名 第五百四十五章 正名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