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598章 背景(上、下)

典当 597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483字
第597-598章 背景(上、下)【两章,求月票】 “蓝总,什么时候把生意做到昌化来啦?” 齐珠在见到蓝海贝之后,对于鲁局长前后态度变化的原因,也猜出了一点儿,他们做生意的首先要了解这个地方的政治体系,齐珠自然对现在这个城市一把手的背景知之甚深。 不过齐珠也就未必怕了蓝海贝,这强龙也未必就能压得过地头蛇,单从经济实力上而言,齐氏集团是要强于蓝海贝的公司的,并且经过这么多年的整合,在官场的力量,也就不见得比严家差多少。 “哎,是齐总啊,怎么这里面有您的朋友?” 刚才蓝海贝在派出所门口的时候,并没有认出齐珠,现在一见是这个女人,不禁有些头疼,他可是知道齐家在浙江的势力的,就是把李书记搬出来,也未必见得好使,当然,这也要看齐家会为了这件事情花费多大的力气。 齐珠冷笑了一声,说道:“德叔是我父亲的老朋友,他这么大年纪了,可经不起您那侄子的折腾……” 齐氏集团和蓝海贝的公司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而且在某些项目上,还有着竞争的关系,所以齐珠也没给蓝总留面子,直接就指了出来:这事,就是您那侄子不对。 “齐小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怎么能说是小凯折腾呢?现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嘛……” 蓝海贝本来今儿就够憋屈的,现在被一个女人挤兑,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本来此次是想着宁事息人的,现在却有了和齐珠较较劲的想法,他蓝海贝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两位,两位,别动气,咱们先问问当事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只是个误会也说不定的,大家都别急,他们马上就过来了……” 旁边的鲁局长一看到俩人要掐起来,连忙上前打起了太平拳,这蓝总是过江龙,不能得罪,可是齐珠这坐地虎也不是啥善茬,更是招惹不起,别看鲁局身为一局之长,夹在两人中间那也是很为难的。 正说话间,严凯被带了进来,有鲁局在这里,倒是没人暴力执法,严凯只是精神上接受不了这些警察的突然转变,现在见到蓝海贝后,马上大声的嚷嚷了起来:“姑父,他们冤枉我啊,刚才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晚上喝酒那会……” “咳……咳咳……” 蓝海贝听严凯越说越不像话,连忙咳嗽了几声,打断了严凯的话,然后说道:“小凯,你就说说对方是怎么打人的就行了……” 蓝海贝这是避重就轻,咬死了对方打人的事实,如此说来,那就不算是报假案了。 严凯正要说话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老范推开了,兴冲冲的老范扬着手指的诊断证明,大声说道:“鲁局,江所,我回来了,这是镇上医院的诊断证明,那两个人身边并没有伤,也就是说,严凯告庄先生故意伤人的事情,是不成立的……” 在老范的身后,还跟着严凯的那两个保镖,见到蓝海贝之后,两人顿时把头给低下了。 被老范这一打岔,会议室里顿时有好几个人都黑了脸,尤其是蓝海贝,这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哪里来的伤人这一说啊,老范的话,等于是直接抽了蓝总一耳光。 鲁局长也是面上无光,心里直骂老范不懂事,有了这诊断证明,对方更是咬死了严凯报假案,这让自己也不好处理啊。 “啧啧,不是故意伤人,那就是有人报假案了?” 齐珠的话说的蓝海贝哑口无言。 “齐总,可能是他们之间有过冲突,还是有些误会吧……” 鲁局长这会不能不说话了,他就是想打个圆场,把这两方人都送走,那就天下太平了。 “冲突?是有,不过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们自卫而已……” 一个声音从会议室门口传了出来,却是刚刚正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的庄睿和彭飞,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秦萱冰等人。 “齐珠姐,您怎么来了?” 庄睿进入到会议室后,一眼就见到了齐珠,连忙上前打了个招呼,接着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就这么点儿小事,把您也给折腾来了,什么时候您要是去北京,一定要给我打个招呼啊……” “没事,德叔和家父是老朋友了,庄老师,这事您别怕,一定可以处理好的……” 齐珠并不知道庄睿的背景,出言安慰了庄睿几句,在她想来,庄睿只是古玩行里的一个专家,面对这样的事情,可能也会心急焦虑吧?不少字 “怕?” 庄睿在心里笑了笑,还没认自家外公的时候,他就敢在派出所打人,以自己现在的背景,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家里应该都能保得住他的。 当然,庄睿也不会去干那样仗势欺人的事情,他从始至终没有说出任何一句关于自己外公家里的事,就是不想依仗外公权势。 就像上次在央视那次,如果不是欧阳军感觉丢了自家的面子,也不会说出庄睿和欧阳家的关系的,这种显摆,在庄睿和欧阳军等人看来,是一种很肤浅的行为。 不过在京城那地界上,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认识庄睿了,但是在这偏远小镇上,庄睿的身份充其量就是个古玩专家而已,文人自古多清高,历代的当权者,都是不怎么把这类人放在眼里的。 “庄老师,这事就是他们不对在先,还报假案,你说怎么处理吧?不少字” 齐珠本身就是个泼辣性子,现在更是得理不饶人,明着是为庄睿出气,暗里却是在削蓝海贝的面子。 “算了,让他们家自己去管吧,姓严,改姓宽好了,没家教的东西……” 庄睿摇了摇头,一番话说的轻声慢语的,但是听得屋里一众人,包括齐珠在内,都是目瞪口呆,这年轻人年龄不大,这话说的却是老气横秋。 更主要的是,庄睿这话把严家众人都给骂了进来,要知道,严家老爷子虽然不在位了,但是毕竟还没有进棺材,以前大小也是个中央委员,当年跺一跺脚,也是威震四方的人物。 就是放到现在,别人即使不给老爷子面子,那也只是阴奉阳违,没人敢去和老人当面较真的,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严家的老爷子,就被庄睿这么轻描淡写的给骂了。 看到众人惊愕的眼神,庄睿也微微感到有些后悔,刚才那话说的有点过了,他知道严家老爷子和欧阳家还有些渊源,再怎么说都是自己长辈,把他骂进去是有点不合适的。 只是庄睿莫名其妙的被严凯搅入到这是非里,心里的确很生气,所以刚才说话也就没注意,现在说都说了,庄睿也不想再解释了。 “你,你敢骂我家里人,姑父,他可连你都骂进去了啊……” 严凯从小到大,别人提到他爷爷的时候,总是带着尊敬的语气,是以刚才他被庄睿给说愣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只是这货太窝囊了点,自己不敢上前找庄睿的麻烦,倒是把蓝海贝给拉上了。 众人看得都是暗下摇头,这人忒没出息了点。 “我说错了吗?唉,算了,和你这样五谷不分的人,没什么好说的,齐珠姐,现在咱们能走了吗?” 庄睿淡淡的看了严凯一眼,也懒得和他计较了,在那破路上颠簸了半天,庄睿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回到中海去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你……你往哪里走,姑父!” 严凯再也忍不住了,庄睿骂他倒是没有什么,但是眼中透出的那种轻蔑和不屑,却是让严大少很伤自尊,上前一步抓住了庄睿的胳膊,回头向蓝海贝看去,严凯心里有点奇怪,为什么都骂到头上了,姑父依然是无动于衷呢。 此时蓝海贝看着庄睿,脸上露出一丝狐疑,他摆了摆手让严凯放开了庄睿,走了过去,问道:“您姓庄?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我是姓庄,不过我没见过你……” 庄睿摇了摇头,他对面前这人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那庄先生是否住在北京?”蓝海贝紧接着又问道。 “是,怎么了?”庄睿点头答道。 众人见到这番情形,都有些不明所以,别人就差指着鼻子说你们家没教养了,这蓝海贝怎么反倒上去凑起了近乎? 这里面只有德叔心里像明镜似地,虽然他不知道蓝海贝怎么会认识庄睿的,不过看这景象,八成是知道庄睿来历的,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 “庄先生是住在玉泉山的吧?不少字”随着问话的深入,蓝海贝脸上的神色变得愈加恭敬了起来。 “不是,我外姥爷住……蓝先生问这些干嘛?” 庄睿随口答了一句,不过话说一半就停住了,自家的事,有必要和这人说嘛? “庄先生,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们的不对……” 蓝海贝听到庄睿的话后,心里的疑惑终于被解开了,但那种不安,却是更加的强烈了。 蓝总在年前的时候,曾经代表中海严家,去京城给一位大人物祝寿,虽然只是放下礼物就走了,但是见过庄睿一面,不过蓝海贝并不知道庄睿和欧阳家的关系。 刚才见到庄睿的时候,蓝海贝就感觉到有些面熟,三两句话问下来之后,庄睿和欧阳家的关系,在蓝海贝心里就再也不是秘密了。
第五百九十八章 背景(下) “姑父,你干嘛给他道歉?可是他先动手打的我啊!” 先不提场内这怪异的氛围,站在一旁的严凯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挨打呢,当然,虽然是他先动的手,不过吃了亏的严凯,自然是认为庄睿先动手的。 “啪!” 一个清脆的响声传了出来,却是蓝海贝狠狠的在严凯的脸上扇了一耳朵,用力之大,让严凯原地差点转了个圈子。 得,严大少这辈子挨的第二次打,这么快就到来了,脸上现出了五个红红手指印的严凯,完全懵住了,他没想到被自己视为救星的姑父,居然会打自己? “你……你敢打我?我告诉我姑去,我告诉我妈去……” 过了足有一分多钟,严凯才反应了过来,让人没想到的是,这货居然像个孩子似地哭了起来,就差没坐到地上打滚了。 “够了,你们两个,把他给带到车上去,把他手机收起来,回头我直接带他去见老爷子……” 蓝海贝嘴里一提高老爷子,严凯吓得顿时止住了哭声,他怕家里的那位,要更甚于欧阳军怕他爷爷,欧阳军的怕,多是出于尊敬。 而严大少则是在外面打着老爷子的旗号,心里巴不得那位早点翘辫子呢,那样就没人管得了他了。 “庄先生,实在是对不起,是我们家里管教无方,回去我会告诉老爷子的……” 蓝海贝之所以把严凯赶出去,其实也有保护他的意思在内,眼前的这人,才真正算得上是太子党的,严凯和对方根本就没法比,别人要是真想整严凯,就是老爷子出面都没辙的。 中海严家和京城欧阳家的势力对比,就像是航空母舰和小木筏一般,由不得蓝海贝不低声下气的赔不是。 “这是你们家里的事情,不用和我说……” 庄睿淡淡的回了一句,转脸挂上了笑容,对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齐珠说道:“齐珠姐,这次真是麻烦您了,找个地方,我请您吃饭,折腾到现在也饿了……” 本来庄睿等人是想在上高速前就吃饭的,被这事给一搅合,现在都快7点钟了,庄睿的肚子是饿的咕咕叫了。 “好,好,到了这里,当然是由我来做东了……” 齐珠闻言反应了过来,一个古玩店的年轻老板,岂能让五十多岁的蓝海贝如此恭敬?看来这位庄老师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的,齐珠这会心里也是充满了好奇。 “范警官,事情搞清楚了,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我们能不能离开了?” 庄睿看向老范,虽然之前发生的事情庄睿心知肚明,但是现在也没必要去砸人饭碗,在这社会上谁混的都不容易,并且这老范一直都挺上路,就是办公室的茶叶,稍微差了一点儿。 “这……这……” 现在这场面,哪里能轮的上老范做主,说不得眼睛看向了鲁局长,见到鲁局长微微点了下头之后,才对庄睿说道:“庄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您可以离开了……” “萱冰,德叔,走吧,今儿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回中海……” 庄睿招呼了一下几人,径直走出了派出所,留下一屋子的人在那里面面相觑。 “蓝总,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鲁局长把江所等人都赶出去后,向蓝海贝问道,他现在脑子算是糊涂了,两边都找人来说关系,但是这蓝总一见到事主,那态度转变的未免有些太快了吧?不少字 “鲁局长,这事……唉,真是麻烦您了,都是家里的小辈不懂事,您也别问了,那个年轻人的来头,比您想象的都要大很多……” 蓝海贝苦笑了一下,虽然庄睿人走了,只是事情未必就见得解决了,他不知道庄睿这人的品性如何,但这事必须回去告诉老爷子,否则对方真要是从什么渠道报复严家的话,那连个防备都没有了。 蓝海贝根本就不知道,庄睿就没把这严凯放在心上,尤其是见得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当众哭鼻子的样子,庄睿要是真和他计较,那也显得自己智商太低了点。 听到蓝海贝的话后,鲁局长心下也是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是抱着以和为贵的态度来的,否则的话,招惹了自己惹不起的人,恐怕李书记也到时候也会做缩头乌龟吧。 离开派出所后,蓝海贝连夜赶回了中海,把这事给当家的老爷子一说,顿时把严家老爷子气的差点住院,在用拐杖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严凯之后,下了禁足令,不允许他踏出家门一步。 严老爷子事后也向京城的老领导探了探口风,听到老领导话中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却是把整个家族里的人都给教训了一遍,严家的风气也有所改变,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齐珠姐,今天这事,真是要谢谢您啊……” 在市里的一家酒店里,庄睿端起酒敬了齐珠一杯,别管怎么说,人家接到德叔的电话,马上就赶了过来,这人情虽然是德叔欠下的,但可是要庄睿来还的。 “庄小弟,就是我不来,恐怕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吧?不少字” 齐珠意识到庄睿不简单,也是有意结交,原本的老师变成了小弟,关系一下拉近了许多。 “那可说不准,每次出来都碰见这倒霉事……” 庄睿摇了摇头,要说他见过的世家子弟也不算少,但是喜欢[纳戒书屋手机版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惹是生非的,还偏偏都是那些背景不大,动不动就是我爸是XXX的人,这人没吃过亏,就是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 齐珠笑了笑,犹豫了一下,说道:“庄小弟,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齐珠姐,您说……” “庄小弟,那位蓝总在中海也是很有身份的人,可是为什么见了你,却是那种态度啊?” 齐珠一来是好奇,二来的确想知道庄睿的背景,能让蓝海贝以那种谦卑的态度对待,绝对不是有钱就可以办到的。 “这个……” 庄睿愣了一下,没想到齐珠会问这事,告诉朋友自己外公是谁倒是没什么,只是这话由自己说出来,未免有点显摆的意思,庄睿不由向德叔看了一眼。 德叔明白庄睿的意思,开口说道:“小齐啊,庄睿的外公是欧阳罡老爷子,不过这孩子不喜欢[纳戒书屋手机版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招摇,你知道就行了,这事不要再说出去了……” “啊?是他?!” 齐珠一听,吃惊的用手掩住了嘴,或许那些八零后九零后的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对于四十多岁的齐珠而言,这名字绝对不陌生,曾几何时,在中央一级的新闻里,经常可以见到那位老人的身影的。 现在齐珠算是明白了,蓝海贝在中海是势力,与庄睿的背景比起来,还真是不值一提,不说那位老爷子的赫赫威名,就是欧阳家的二代三代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不是现在的严家能招惹的起的。 齐珠也算是有见识的人,听到庄睿的身份后,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一口一个庄小弟的叫着,不过却是在不经意之间,和秦萱冰处的关系极好,等到酒席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和秦萱冰姐妹相称了。 庄睿等人当天就住在这个城市了,第二天一早才返回了中海,把德叔送回家之后,庄睿等人在机场办理好鸡血石料的托运,这才飞回了北京。 三月的北京已经是春暖花开,庄睿的那四合院更是花香扑鼻,到处都是一片绿意盎然,再加上小囡囡和丫丫两人舅舅哥哥的叫着,让庄睿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听到庄睿的声音,白狮也跑过来凑起了热闹,把庄睿压在地上给他洗了把脸,这才放庄睿离开。 晚上和庄母一起吃完饭后,庄睿和秦萱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盘点起此次的得失来。 其实此次昌化之行,庄睿的收获还是很大,数十斤中低档鸡血石料子,已经足可以支撑“宣睿斋”数年的印章生意了。 而最重要的是那块“刘关张”和“大红袍”鸡血石料,更可谓是千金难觅的鸡血石珍品。 “大红袍”料子,庄睿已经决定给自己做个印章了,而“刘关张”的摆件,庄睿准备拿给古师伯看看。 本来上次在缅甸赌到的那颗翡翠树,庄睿是想留给古老爷子去雕琢的,最后被胡荣给留下来,这块鸡血石料,如果不拿给那老爷子,日后要是被他知道,一顿骂是少不掉的。 “对了,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庄睿突然想起件事来,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PS:二章一起发了,另外谢谢嘟嘟同学成为本书的第16位盟主,谢谢颜如玉成为打眼口中的热血小青年,呵呵,谢谢朋友们的打赏和月票。 月票和推荐票都告急,大家支持一下吧,三月了,都有保底月票了,投给打眼吧,嗯,晚点还有一章,今天三更。 另外说一下,一直跟本书的朋友可能会发现,打眼书中刻画比较多的人物,后面一般都会再出现,不存在灌水什么的,也是为了后面情节,都市文就是如此,希望[纳戒书屋手机版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大家能理解。 第597-598章 背景 第597-598章 背景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