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611章 削铁如泥(上、中)

典当 610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303字
第610-611章 削铁如泥(上、中)【两章求月票】 “皇甫兄,怎么了?没买点什么吗?” 庄睿回过头去,见到那店铺的主人还站在门口,当下也不好多说,随口问了一句。 “下次再来看,今儿想认识下庄兄弟,走,一边走一边说……” 皇甫云再怎么说也是律师出身,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比庄睿差多少,当下背对着“刀剑斋”,给庄睿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挤入到了人群里。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晦气……” 刚才送皇甫云出来的那店铺老板,此时脸上的笑容早已不见了,冲着两人的背影吐了口吐沫,愤愤不平的在心里骂了起来。 他店里的这批武士刀,的确是假的,都是从河北和天津二地订制来的,那里有一些工艺品厂,专门订做古董刀剑,作为家居装饰之用。 这店老板原先订制了两把,没想到遇到了皇甫云,编了个从日本破落家族收购的故事,居然卖出了50万的高价来,这让他尝到了甜头,连忙又订制了10多把,约了皇甫云今天来看货,却没想到皇甫云为了结识庄睿,连刀都没看完就走掉了。 当然,庄睿在店里表现的中规中矩,店老板倒是没怀疑什么,和皇甫云另外约了个看货的时间,只是生意没做成,这老板心里有那么一点儿犯嘀咕。 …… “老板,您这事办的不地道啊,到了潘家园晃悠,自家的店都不来,太说不过去了吧,不行,您要给个说法才成……” 庄睿一踏进“宣睿斋”的大门,就被赵寒轩给堵上了,老赵本就是个爱交朋友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交朋友吃亏上当,这段时间和庄睿相处下来,也成了关系不错的哥们,是以说话很是随便。 “小庄,你来啦……” 坐在那个印章石后面的葛师傅,见到庄睿后连忙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他可不敢像赵寒轩那样说话,放在旧社会里,庄睿这就要叫做东家的。 “说法?晚上你们找个地吃饭去吧,餐费算店里的,对了,大雄呢?” 庄睿进到店里看了一眼,却发现除了猴子和另外一个店员在,大雄却是不在。 赵寒轩笑了笑,说道:“让那小子去进货了,多跑跑渠道,以后上手也快点……” “老赵,你这可是逼我给你加工资呢……” 庄睿有些郁闷的拍了拍赵寒轩的肩膀,看来这老小子还是没死了出去单干的心思,不过这也不奇怪,有谁不愿意做老板而去当伙计听别人使唤啊?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可是给你卖身两年呢……” 赵寒轩笑着岔开了话题,看到庄睿身后还跟了个人,问道:“老板,这位是……” “嗨,你看,差点把贵客给忘了……” 庄睿一拍脑袋,将皇甫云让了出来,说道:“刚才看物件的时候认识的,皇甫云,美国大律师,嗯,也是古玩刀剑收藏的行家……” “庄兄弟,您就别在寒碜我了,还行家呢,丢死人了,对了,我是不是该叫您庄老板啊?” 皇甫云一直很安静的站在庄睿身后,说老实话,他对庄睿的身份也很好奇,比自己还要年轻几岁的人,居然在潘家园开了这么大一家店。 庄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别,我这老板做的不称职,您还是叫我老弟吧……” “庄老弟,您才是真正的行家啊,刚才一定是藏拙了,国内还真是藏龙卧虎呀……” 想到庄睿当时在“刀剑斋”说的那句话,皇甫云心里对自己花了50万买下来的两把武士刀,信心也变得有点不足了。 其实皇甫云当时也有点疑惑,不过在看货的时候,有一位说着日语的老人,当时也是有意购买,并且和皇甫云抬了几次价格,皇甫云也就没有多想,直接给拿下了。 只是现在回头想想,发现其中疑点甚多,而且在自己购买了两把武士刀之后,又突然出现了10多把,这也让皇甫云疑心大起,不过人往往是当局者迷,皇甫云也是在庄睿点拨之后,才慢慢的将心中的疑窦无限扩大的。 皇甫云想的没错,那日本老人的身份倒是真的,不过却是店老板花钱请来的托,可见现在的古玩店为了做套,花费了多少工夫,单单是请那位临时演员,那店老板就掏了一笔不菲的演出费。 当然,那托儿估计现在早就回日本了,这事也就是死无对证,即使皇甫云找上门去,也是拿那店老板无可奈何。 古玩向来都是买定离手的,并且发票也是开的工艺品,皇甫云是一点后账都没法找的,做局下套,尤其是开店铺的人,绝对是不会留下任何尾巴的。 “怎么了?被人钓着了?损失大不大?” 赵寒轩对这事敏感的很,一听两人的对话,就知道皇甫云估计被人给下套了。 “差不多50万吧,这国内的假玩意可真是多啊……” 皇甫云叹了口气,他是从国外开始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全文字更新第一小说网站]上刀剑收藏的,本以为国内遗留的真玩意要多一点,谁知道第一次出手就栽了个大跟头。 赵寒轩这会也算是看开了,听到皇甫云的话后,自嘲的说道:“老弟,就当是花了50万块钱买个教训吧,哥哥我可是被人设局子骗走了800万,连这店都改了姓了……” 皇甫云不知道这事,追问之下,也是摇头不已,自己还真算是幸运的,第二次就遇到了庄睿,否则的话,恐怕还要往里面砸钱, 不过皇甫云对庄睿是如何辨别出真假,还是一头雾水,当下看向庄睿问道:“庄老弟,我瞧您刚才,只是看了刀鞘,对于里面并没有细看,您是如何看出这刀有问题的呢?” “里间去说吧,也让您看看我刚才买的玩意儿……” 庄睿见到店里的人有点多,和葛师傅打了个招呼,带着皇甫云走到了隔间里,赵寒轩自然也跟进去了,想见识下庄睿又淘到了什么好玩意儿。 “皇甫兄,您先看看这两把刀剑……” 庄睿进到隔间之后,把包裹在那两把刀剑上的报纸都给拆开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 “锈成了这样?价值不是很大啊……” 皇甫云见到两个烧火棍一般的玩意,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问庄睿要了幅手套,戴在手上先看起了那把刀来。 “这把应该是两汉年间的铁制环首刀,不过刀柄已经腐朽了,而且刀身氧化的太厉害,不值得将之打磨出来……” 皇甫云还真是在刀剑上下过功夫,略微看了一下,就掏出了身上带的钥匙,在环首刀孔洞的地方掏了几下,把那里的铁锈给除去了,将原本上环的孔洞露了出来。 “嗯?这个我准备自己打磨一下的,应该不麻烦……” 庄睿买的这把刀价值不大,是准备拿回家找快砂轮打磨打磨的。 皇甫云听到庄睿的话后,连忙说道:“庄老弟,好刀可是不能胡乱磨制啊,那会伤了的……” “哦?还有这说法,皇甫兄讲来听听……” 庄睿对于瓷器的修复,多少还了解一点,但是对于刀剑的保养,真的就是一窍不通了,刀剑收藏是近几年兴起的,就是德叔对这类古玩,也是不甚了解。 “庄老弟,这刀剑研磨,如果不是专业人士的话,很容易就会把表面覆盖层的硬钢都磨掉的,那样整把刀剑的外形,就会发生改变,这是大忌啊……” 皇甫云难得和人交流刀剑的收藏知识,当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刀剑收藏没有前例可言,皇甫云所说的,都是他这几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却是让庄睿和赵寒轩大涨了知识。 原来,刀剑研磨虽然会使得古董刀剑重现美丽的花纹,但那却不是刀剑本身所有的,这样看上去虽然好看,但是失去了古玩刀剑所独有的那种韵味,看在行家眼里,却是价值大减。 在日本,一个优秀的研磨师,打磨一寸的刀剑,要收取100美元的研磨费,处理一把刀剑可能花费的时间,需要半个月之久,所耗费的精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到的,并不是说随便拿来磨制保养一下,就能重现原本的风采的。 古玩行里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位古玩贩子下乡去收物件,看中了一件老乡家里的六角檀木小方桌,于是出了2万块钱的高价买下,准备第二天带走。 谁知道第二天去到老乡家里一看,那原本包浆浓厚,古朴雅致的方桌,居然变得像是新的一样了,上面还有未干的油漆味道。 古玩贩子立时大惊,问起根由,原来却是那老乡,感觉对方两万块钱买了旧桌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晚上找了砂纸,将整张方桌打磨完之后,然后又用油漆给刷了一遍,自感对得起这两万块钱了。 只是这么一来,却使得那古玩贩子捶胸顿足,最后钱也没给,转脸离去了,这就是古玩保养不当所带来的后果。 第六百一十一章 削铁如泥(中) “皇甫兄,怎么了?没买点什么吗?”
庄睿回过头去,见到那店铺的主人还站在门口,当下也不好多说,随口问了一句。 “下次再来看,今儿想认识下庄兄弟,走,一边走一边说……” 皇甫云再怎么说也是律师出身,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比庄睿差多少,当下背对着“刀剑斋”,给庄睿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挤入到了人群里。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晦气……” 刚才送皇甫云出来的那店铺老板,此时脸上的笑容早已不见了,冲着两人的背影吐了口吐沫,愤愤不平的在心里骂了起来。 他店里的这批武士刀,的确是假的,都是从河北和天津二地订制来的,那里有一些工艺品厂,专门订做古董刀剑,作为家居装饰之用。 这店老板原先订制了两把,没想到遇到了皇甫云,编了个从日本破落家族收购的故事,居然卖出了50万的高价来,这让他尝到了甜头,连忙又订制了10多把,约了皇甫云今天来看货,却没想到皇甫云为了结识庄睿,连刀都没看完就走掉了。 当然,庄睿在店里表现的中规中矩,店老板倒是没怀疑什么,和皇甫云另外约了个看货的时间,只是生意没做成,这老板心里有那么一点儿犯嘀咕。 …… “老板,您这事办的不地道啊,到了潘家园晃悠,自家的店都不来,太说不过去了吧,不行,您要给个说法才成……” 庄睿一踏进“宣睿斋”的大门,就被赵寒轩给堵上了,老赵本就是个爱交朋友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交朋友吃亏上当,这段时间和庄睿相处下来,也成了关系不错的哥们,是以说话很是随便。 “小庄,你来啦……” 坐在那个印章石后面的葛师傅,见到庄睿后连忙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他可不敢像赵寒轩那样说话,放在旧社会里,庄睿这就要叫做东家的。 “说法?晚上你们找个地吃饭去吧,餐费算店里的,对了,大雄呢?” 庄睿进到店里看了一眼,却发现除了猴子和另外一个店员在,大雄却是不在。 赵寒轩笑了笑,说道:“让那小子去进货了,多跑跑渠道,以后上手也快点……” “老赵,你这可是逼我给你加工资呢……” 庄睿有些郁闷的拍了拍赵寒轩的肩膀,看来这老小子还是没死了出去单干的心思,不过这也不奇怪,有谁不愿意做老板而去当伙计听别人使唤啊?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可是给你卖身两年呢……” 赵寒轩笑着岔开了话题,看到庄睿身后还跟了个人,问道:“老板,这位是……” “嗨,你看,差点把贵客给忘了……” 庄睿一拍脑袋,将皇甫云让了出来,说道:“刚才看物件的时候认识的,皇甫云,美国大律师,嗯,也是古玩刀剑收藏的行家……” “庄兄弟,您就别在寒碜我了,还行家呢,丢死人了,对了,我是不是该叫您庄老板啊?” 皇甫云一直很安静的站在庄睿身后,说老实话,他对庄睿的身份也很好奇,比自己还要年轻几岁的人,居然在潘家园开了这么大一家店。 庄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别,我这老板做的不称职,您还是叫我老弟吧……” “庄老弟,您才是真正的行家啊,刚才一定是藏拙了,国内还真是藏龙卧虎呀……” 想到庄睿当时在“刀剑斋”说的那句话,皇甫云心里对自己花了50万买下来的两把武士刀,信心也变得有点不足了。 其实皇甫云当时也有点疑惑,不过在看货的时候,有一位说着日语的老人,当时也是有意购买,并且和皇甫云抬了几次价格,皇甫云也就没有多想,直接给拿下了。 只是现在回头想想,发现其中疑点甚多,而且在自己购买了两把武士刀之后,又突然出现了10多把,这也让皇甫云疑心大起,不过人往往是当局者迷,皇甫云也是在庄睿点拨之后,才慢慢的将心中的疑窦无限扩大的。 皇甫云想的没错,那日本老人的身份倒是真的,不过却是店老板花钱请来的托,可见现在的古玩店为了做套,花费了多少工夫,单单是请那位临时演员,那店老板就掏了一笔不菲的演出费。 当然,那托儿估计现在早就回日本了,这事也就是死无对证,即使皇甫云找上门去,也是拿那店老板无可奈何。 古玩向来都是买定离手的,并且发票也是开的工艺品,皇甫云是一点后账都没法找的,做局下套,尤其是开店铺的人,绝对是不会留下任何尾巴的。 “怎么了?被人钓着了?损失大不大?” 赵寒轩对这事敏感的很,一听两人的对话,就知道皇甫云估计被人给下套了。 “差不多50万吧,这国内的假玩意可真是多啊……” 皇甫云叹了口气,他是从国外开始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全文字更新第一小说网站]上刀剑收藏的,本以为国内遗留的真玩意要多一点,谁知道第一次出手就栽了个大跟头。 赵寒轩这会也算是看开了,听到皇甫云的话后,自嘲的说道:“老弟,就当是花了50万块钱买个教训吧,哥哥我可是被人设局子骗走了800万,连这店都改了姓了……” 皇甫云不知道这事,追问之下,也是摇头不已,自己还真算是幸运的,第二次就遇到了庄睿,否则的话,恐怕还要往里面砸钱, 不过皇甫云对庄睿是如何辨别出真假,还是一头雾水,当下看向庄睿问道:“庄老弟,我瞧您刚才,只是看了刀鞘,对于里面并没有细看,您是如何看出这刀有问题的呢?” “里间去说吧,也让您看看我刚才买的玩意儿……” 庄睿见到店里的人有点多,和葛师傅打了个招呼,带着皇甫云走到了隔间里,赵寒轩自然也跟进去了,想见识下庄睿又淘到了什么好玩意儿。 “皇甫兄,您先看看这两把刀剑……” 庄睿进到隔间之后,把包裹在那两把刀剑上的报纸都给拆开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 “锈成了这样?价值不是很大啊……” 皇甫云见到两个烧火棍一般的玩意,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问庄睿要了幅手套,戴在手上先看起了那把刀来。 “这把应该是两汉年间的铁制环首刀,不过刀柄已经腐朽了,而且刀身氧化的太厉害,不值得将之打磨出来……” 皇甫云还真是在刀剑上下过功夫,略微看了一下,就掏出了身上带的钥匙,在环首刀孔洞的地方掏了几下,把那里的铁锈给除去了,将原本上环的孔洞露了出来。 “嗯?这个我准备自己打磨一下的,应该不麻烦……” 庄睿买的这把刀价值不大,是准备拿回家找快砂轮打磨打磨的。 皇甫云听到庄睿的话后,连忙说道:“庄老弟,好刀可是不能胡乱磨制啊,那会伤了的……” “哦?还有这说法,皇甫兄讲来听听……” 庄睿对于瓷器的修复,多少还了解一点,但是对于刀剑的保养,真的就是一窍不通了,刀剑收藏是近几年兴起的,就是德叔对这类古玩,也是不甚了解。 “庄老弟,这刀剑研磨,如果不是专业人士的话,很容易就会把表面覆盖层的硬钢都磨掉的,那样整把刀剑的外形,就会发生改变,这是大忌啊……” 皇甫云难得和人交流刀剑的收藏知识,当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刀剑收藏没有前例可言,皇甫云所说的,都是他这几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却是让庄睿和赵寒轩大涨了知识。 原来,刀剑研磨虽然会使得古董刀剑重现美丽的花纹,但那却不是刀剑本身所有的,这样看上去虽然好看,但是失去了古玩刀剑所独有的那种韵味,看在行家眼里,却是价值大减。 在日本,一个优秀的研磨师,打磨一寸的刀剑,要收取100美元的研磨费,处理一把刀剑可能花费的时间,需要半个月之久,所耗费的精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到的,并不是说随便拿来磨制保养一下,就能重现原本的风采的。 古玩行里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位古玩贩子下乡去收物件,看中了一件老乡家里的六角檀木小方桌,于是出了2万块钱的高价买下,准备第二天带走。 谁知道第二天去到老乡家里一看,那原本包浆浓厚,古朴雅致的方桌,居然变得像是新的一样了,上面还有未干的油漆味道。 古玩贩子立时大惊,问起根由,原来却是那老乡,感觉对方两万块钱买了旧桌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晚上找了砂纸,将整张方桌打磨完之后,然后又用油漆给刷了一遍,自感对得起这两万块钱了。 只是这么一来,却使得那古玩贩子捶胸顿足,最后钱也没给,转脸离去了,这就是古玩保养不当所带来的后果。 PS:今儿出去了,回来赶得急,两章一起更了,谢谢朋友们的支持,继续求月票推荐票。 第610-611章 削铁如泥 第610-611章 削铁如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