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狮钮章(下)

典当 617.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84字
第六百一十七章 狮钮章(下)【第二更,求月票】 庄睿进到古老爷子的屋里,老爷子正自得自乐的泡着茶,看到庄睿进来后,点了点头,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坐下吧,那臭小子找你干什么?不能帮的就别帮……” 古天风是知道庄睿的背景的,在中国这地界上,不敢完全说没有办不成的事,但是欧阳家做不到的事情,恐怕还真不是很多,古天风是怕儿子提了什么过分的要求,让庄睿难做。 当然,儿子还是自己的亲,老爷子也是话中有话,不能帮的别帮,能帮到的事情嘛,那就不用多说了。 “古师伯,没什么大事,云哥这段时间生意是淡季,让我介绍点活,正好四哥那边有工程,让他去接点,这可是正经生意……” 庄睿看到老爷子挺严肃,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欧阳军的活给谁干不是干啊,不如便宜自己人了。 “嗯,按照规矩来,别坏了规矩……” 古天风一听是这事,就没再多说什么,拉开自己坐着的那边桌子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紫檀色的盒子来,推到了庄睿面前。 “看看吧,这是那块大红袍鸡血石料子雕琢出来,老头子的手艺还没放下……” 古老爷子似乎对这个作品很满意,言语间不乏有点自得的味道。 “嘿嘿,那是当然,师伯可是鼎鼎大名的南邬北古……” 庄睿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后,把桌上那个看似紫檀木的盒子拿在了手上。 “咦?师伯,这玩意可是有年头了吧?不少字” 庄睿拿起盒子的时候,入手感觉颇沉,用灵气一看,还别说,真是紫檀木打制的盒子,并且纹路清晰细腻,还是上佳的小叶紫檀木,价值不菲。 别看这盒子不大,但是年代最少是民国以前的,从古玩角度来说,是个老物件,庄睿估计应该在七八万左右。 古人作完字画后行印,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步骤,所以对于印章的要求与保管,也是很在意的,这件紫檀木盒,带有机璜纽扣,很明显就是为了放置印章而特制的。 “嗯,早年遇到的,放在我这里有几十年了,现在我用不到了,就给你吧……” 古老爷子说话的时候,很明显带有一丝不舍和惆怅,庄睿能看得出来,这紫檀木盒绝对是老爷子心爱之物。 想到这里,庄睿摇了摇头,道:“师伯,这物件我不能收,您还是自个留着用吧……” “屁话,我留着干嘛?都说退下来了,我老头子就不会再出具一张鉴定证书了,还要这东西干嘛?” 老爷子听到庄睿的话后,声音忽然提高了起来,不过随之叹了口气,说道:“你小子对玉石有灵性,运气又好,只是年龄太大,入门太晚了,否则的话,我这门北派雕工的手艺,一定全部传给你的……” 这学习雕刻工艺,本身要有深厚的书画功底,然后要从小锻炼双手的灵活性,庄睿骨骼早就长成了,是以做多只能篆刻个印章玩玩,再想学习雕琢,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古天风这一辈子虽然也有不少弟子,但是北派雕工式微已成定局,他的弟子中也没有什么能挑大梁的人物,所以老爷子才会有此感慨。 “嘿嘿,师伯,就您这身子板,最少还有三五十年的活头呢,急什么啊,等我生了儿子,让他来跟您学习北派雕工,到时候这紫檀盒子,我代您传给他……” 庄睿见到老爷子心情有些低落,连忙出言把话题给岔开了,而且庄睿还真是有这想法,小孩子学习篆刻,一来可以培养动手能力,二来会陶冶其情操,让人变得沉稳,庄睿如果生儿子的话,一定会送给老爷子教导的。 “呵呵,臭小子,别逗我啦,打开看看……” 古天风被庄睿的话给逗乐了,正好这时古云也带着儿子走了进来,俗话说是隔代亲,老爷子见了孙子,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 庄睿笑了笑,打开了手中的盒子,顿时注意力就被那块长方形的鸡血石印章吸引过去了。 这枚印章已经不复原来的形状了,变得四四方方,在其顶端处,用圆雕手法,雕琢了一只狮子戏球的造型,作为印章的钮,并且中间镂空,可以穿绶带系于腰间,是典型的北派雕工,刀法极为精细。 从盒子里的丝绸垫子上拿起印章之后,入手冰凉之中,微微又感觉有些温润,印章棱角之间,摸起来滑腻舒适,并不显得突兀,让庄睿感到非常的舒服。 细细观察着手中的印章,质地纯凝柔润,鸡血泼洒,如泼墨状,层次分明,血色鲜红锐翘,好像要跃然而出一般,细看之下,庄睿的心神都为之一震。
“小庄,这块大红袍料子极佳,过多的雕琢,反而会失去本性,所以我只给你做了一个狮钮,这样才能显示出其本色来……” 正在逗弄孙子的古老爷子给庄睿解释了一下,接着又说道:“这枚印章也能叫做鸡血狮钮章,我也是参考了《中国印石图谱》中,何靖国先生旧藏的一方印章的造型,你看看满不满意……” 俗话说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到了古老爷子这种工艺水平,越是简单的活,越是能看出老爷子的高超工艺,这枚印章看似简单,但是刀笔之间,无不显露出磅礴大气,细腻考究。 “呵呵,满意,满意……” 庄睿说的实话,正如老爷子所说,这枚印章上的天然鸡血,过多的雕琢加入人工因素,只会破坏整枚印章的整体感觉,现在就刚刚好。 “小云,去拿本书来,再拿张白纸……” 古天风吩咐儿子去拿东西,却是想让庄睿看一下篆刻面,对于印章而言,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师伯,您这印泥也不简单啊……” 等古云拿来纸张后,庄睿打开了放置在印章旁边的印泥盒,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鼻间,凝神看去,这印泥红而不躁,沉静雅致,细腻厚重,绝对可以堪称上品。 印泥对于印章的重要性,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可以直接影响到印章艺术所表达的效果,好的印泥,钤在书画上则色彩鲜美而沉着,有立体感,时间愈久,色泽愈艳。 而质地差的印泥,钤印出来只后,则显得色泽灰暗或浅薄,有的油迹浸出,使印文模糊。 善用印泥的人选择印泥,就像善书者选择笔墨一样,其品质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书画的价值和其艺术效果。 有些朋友对印泥的印象,就是文具店里所卖的那种,其实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文具店所售印泥,其质粗,油重,色浮,不能表达印章之本来面目,所以,它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印泥,而只能称为印色。 只要是稍懂一些常识的人,都不会将其作位治印钤样或书画盖印之用。 “呵呵,这是前几年福建漳州丽华斋所制的印泥,他们制作印泥的配方,在国内都是很有名气的,是一位老朋友送给我的,好印章必须配好印泥,便宜你小子了……” 古天风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庄睿知道,就这么一小盒印泥,绝对是价值不菲,尤其是专门拿来送人的这种,价格恐怕要在千元50克左右。 连老爷子这价值七八万的紫檀盒子都收了,庄睿也不会在上矫情了,当下双手各出两根手指持印,均衡的在印泥上蘸了蘸,然后用手捋了下垫在书上的白纸,用力的按了下去,感觉力道使均匀后,这才抬起手来。 “庄睿清赏” 四个色泽鲜美亮丽沉静雅致的篆字,跃然纸上,字体线条痕迹古拙苍劲,给庄睿一种金铸玉琢的微妙感觉,所谓“方寸之间,气象万千”之说,也不外乎如此了。 庄睿能看出来,这铭文篆刻,老爷子是花费了大工夫的,他使用了冲刀和切刀两种刀法,冲刀行进爽快,一泻千里,篆刻之时一气呵成,表现出一种雄健淋漓的气势。 而在细微处,老爷子则是结合了切刀手法,用短程碎刀连续切成,一步一个脚印,表现的遒劲凝炼、厚实稳健,这两种刀法相结合,展现出了篆刻工艺中的最高水准。 就凭这一手,庄睿可以断定,恐怕自己“宣睿斋”所请的葛师傅,在这种篆刻技艺上,比古老爷子还是有所不如的。 印章的阴阳文也是极有讲究的,不同的文字,代表了不同的作用,像是姓名字号印,书简印,还有署押印,也称“花押印”,系雕刻花写姓名的所签之押,使人不易摹仿,在古代的时候作为取信的凭记。 另外还有斋馆印,古人常为自己的居室,书斋命名,并常以之制成印章,葛师傅最初所篆刻的那枚“宣睿斋印”,就是属于斋馆印了。 “庄睿清赏”这四个字,不用问,肯定说明这枚印章,是属于收藏鉴赏印。 此种印多用于钤盖书画文物之用,像庄睿给大师鉴定的那幅郎世宁的画,用的也是此类印章,上面的钤印就是:XX品鉴,和“庄睿清赏”的意思是大同小异的。 --- PS:第二更,听说风凌妞挑衅哥,好吧,过两天就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哥会满足她的。 后天就要去参加起点活动了,这几天都是2更,朋友们月票推荐票支持下,别让咱和前面差距太大,等回来打眼一定爆发回报朋友们。 。 第六百一十七章 狮钮章 第六百一十七章 狮钮章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