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上钩

典当 687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03字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上钩 【推荐本朋友的书,书号1848345,圣石锻造师】 司母戊方鼎重达875公斤,是现存于世的最重的鼎,而传说中的大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可见这九鼎应该都重于司母戊方鼎,遗憾的是,传说中的九鼎,都已经遗失了。 青铜鼎重器,国内又不是,但是除了司母戊方鼎之外,超过300公斤的青铜鼎,庄睿还鲜有听闻。 秦始皇陵百戏俑陪葬坑之内,曾经出土过一个秦代青铜大鼎,通高61公分、重达212公斤,是目前发现的最大、最重的一件秦朝鼎器。 古人形容一个人力气大的时候,往往说其力能扛鼎。 司马迁在史籍中提到的楚霸王项羽“籍长八尺余,力能扛鼎”,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说:“项羽这个人身高一米八十以上,力气很大,能够扛得起很重的鼎。” 这史籍里面所说的鼎,自然不会是重达800多公斤的司母戊方鼎,因为现在最新的举重110以上公斤级挺举世界纪录,为266公斤,也就是迄今为止的人类极限纪录了。 司马迁还是一个用词谨慎,比较实事求是的人,他用的是“扛”字而非“举”字,由此可见,项羽所扛的青铜鼎,重量应该是在100至200公斤之间的。 已经出土的青铜鼎,只有极少数商周时期的重鼎,才能达到300公斤以上。 而余震平张口就说出,他有一件300多公斤重的青铜鼎,这件青铜鼎如果问世的话,不管它是秦鼎还是商周战国时期的青铜鼎,绝对能造成考古界和收藏界的巨大轰动的。 “任……任老板,您说的是真的?” 庄睿激动之下,差点喊出了余震平的名字,稳了一下心神之后,庄睿接着说道:“任老板,您那件青铜鼎要是真的,我绝对能给您一个满意的报价,不过这东西,我必须要先看过再说……” “庄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东西要是走了光,你我都有牢狱之灾,所以还是先谈价钱再看物件吧……” 余震平当然知道这玩意是真是假了,当时他们装扮成煤炭勘测队的人,在湖北农村郊外,租用了一辆吊车,当然,没要吊车司机,余老大亲自开的。 就这样,还足足用了2天多的时间,才把这个青铜鼎从那个商周大墓中给弄到了车上,也正是因为动用了吊车,这个青铜鼎保存的极为完好,就连四壁上的兽环,都没有脱落。 “任老板,那您开个价吧,不过这价格要在我的承受力之内啊,您也知道,我拿到这青铜鼎,不上下打点一下,这物件还是摆不到我的博物馆里的……” 庄睿半真半假的说道,说老实话,他心里还真想将这青铜鼎给黑下来,这玩意要是摆在博物馆里面,恐怕光是各个高校考古系的学生老师,就能踩破自家博物馆的门槛。 “免费参观?” 门都没有,哥们开的是私人博物馆,看清楚了,是“私人”,到时候光是这门票,还不要狠狠赚上一笔? 庄睿想到高兴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意,站在自己的车门口傻呵呵的笑了起来,看得担任博物馆外围安保的那些人心里纳闷,“这有钱人真是怪癖,打个电话怎么一幅要流口水的模样?” 听到庄睿让自己出价,余震平一时愣住了,这卖青铜鼎的心思,不过是刚刚兴起来的,他哪里知道出个什么样的价钱才合适啊? 而且藏匿这尊重鼎的地方,还有三四百件其余的古董文物,如果带庄睿去那里看货,那个地方肯定是暴露了,而余震平又没有能力将这些物件搬空,如果价钱开低了,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庄睿? “庄老板,我要细想一下,咱们稍后再联系……” 余震平倒不是起了疑心,庄睿前段时间和海外博物馆交换藏品的事情,他也知道,在余震平心里,庄睿绝对是最佳的交易对象,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另择他人去交易的,这也是人的惯性使然,做熟不做生嘛。 只是庄睿偏偏要买那件青铜鼎,让余震平是纠结万分啊,他心里舍不得那么多的古董文物,但偏偏现在马上又面临着断炊的局面,一时半会脑子有点乱,干脆挂断了电话。 “哎……哎,任老板,您开个价啊……” 庄睿喊了半天之后,直听到对面传来“嘟嘟”的忙音声,再拨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 “靠,这不是吊哥们的胃口吗?” 庄睿气的在汽车轮胎上踢了一脚,拿出钥匙打开车门,向家里驶去,只是刚开出没200米,蒋昊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庄睿按下接听键,说道:“蒋组长,刚才余震平来电话了,我让他报价,他说考虑一下回复我,对了,你们监控到他的住处了吗?” “还没有,小庄,你的手机千万不能关机啊,继续和余震平保持联系,嗯,有情况马上通知,不多说了,以防他打电话过来……” 蒋组长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不过心中却是郁闷之极,敢情庄睿当“有关部门”真是神通广大啊? 监听无线通话,那必须要在一定范围内的,而且这么短的时间,蒋昊报告打上去,领导还没有做批示呢。 …… “妈,萱冰呢?” 回到四合院之后,庄睿走到中院的厢房里,七月的北京有点燥热,欧阳婉的户外活动也逐渐减少了,此刻正呆在空调房里。 趴在地上的白狮更是不习惯这种天气,见到庄睿进来,也只是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看了眼,继续闭眼假寐去了。 “萱冰和你嫂子去选婚纱了,你这孩子,那么热的天气,你也不说陪着一起去,整天就知道忙活你的博物馆……” 欧阳婉虽然从来不过问庄睿的生意,但是此刻还是发了几句牢骚,徐晴那可是怀着身孕呢,这都七八个月了,万一有个什么好歹的,自己可没脸面去见小哥了。 庄睿闻言做了个鬼脸,笑道:“妈,没事,彭飞陪着去的,我忙完这段时间就空下来了……” 庄睿本来说把那家摄影店所有的婚纱,都带过去的,但是秦萱冰非要先试穿一下,明天就要去海南了,庄睿今儿必须要去博物馆那边交代一声,所以才让彭飞陪着去的。 “萱冰是你媳妇儿” 欧阳婉无奈的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冰箱里有绿豆汤,去喝了解解暑,这天气在家里呆着不好吗,非要往外跑,北京什么景没有?还要去海南拍婚纱照……” 庄睿笑嘻嘻道:“妈,海南有海呀,啥时候您找个老伴,我也送你们去海南拍婚纱……” “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啊,你看妈是打不动你了是吧?不少字” 欧阳婉受不了庄睿时不时冒出让她找老伴的话,当下从桌子上拿起鸡毛毯子,作势要打庄睿,地上的白狮听到动静,站起身看了一眼,然后很没义气的又趴下了。 “妈,我接个电话,咱们回头再说,有正事……” 正好老妈开着玩笑,又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庄睿猜想十有八九还是余震平的,连忙窜出了屋子,走到靠近池塘的凉亭里坐了下来。 “哪位?” “庄老板,是我……” 果然,来电话的还是余震平,庄睿等得起,但是他可等不起,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放弃那一屋子的古董文物,反正还有两处藏匿文物的地方,只要自己能出国,日后总有机会启出来的。 “庄老板,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实打实的告诉你,放置青铜鼎的地方,还有四百多件商周秦汉时期的青铜器…… 这批文物可以全部给你,但是你要给我准备50万RMB和50万美金的现金,另外还要一张500万欧元无记名的瑞士银行本票,如果你三天之内能办理好,我会通知你看货的时间和地点的……” 余震平揣摩过,自己随身最多只能带100万的纸币,那差不多都要一书包了,至于瑞士银行的本票,他是听余老大提过,不过自己没见过,本着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思,这才提了出来。 “400多件青铜器?” 庄睿闻言在电话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再一听余震平的报价,庄睿真恨不得自己一脚踹开警方,单独和这位“任老板”交易了。 要知道,前段时间澳门举办了一场中国青铜器的专场拍卖会,一共49件青铜器无一流拍,创下了百分之百成交率的同时,也创下了1亿两千万港币的成交记录,而这不过仅仅是49件青铜器所创造出来的。 如果真如余震平所说,他手上有四百多件青铜器,那么自己的青铜器展馆,马上就能开张营业了,当然,这心思庄睿也只能腹诽一下。 庄睿定了定神,出言说道:“任老板,钱不是问题,不用三天,明天我就能办理好,不过,我要看了货,才能给钱的……” “那是当然,既然这样,我明天晚上给庄老板电话了……” 余震平不怕庄睿黑吃黑,他手上的枪也不是吃素的,自己烂命一条,余震平不信庄睿敢和他赌命? PS:第三更,求月票,求新一天的推荐票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上钩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上钩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