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我干了,您随意

典当 779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09字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我干了,您随意【急求推荐票】 谢处长是文化部博物馆管理局事物管理处的处长,这官虽然不大,但是职能不小,但凡是有关私人博物馆申报,或者是国家级博物馆人员调动,最初的报告,总是要落到他的办公桌上的。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说的就是谢处长这一类人,别看他仅为正处级干部,在这四九城掉块砖都能砸上几个,但是在全国的博物馆系统而言,谢处长可谓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 任春强等人认识谢处长,是因为在去年的时候,孟教授手上的一个国家级的科考项目,需要博物馆处的配合,双方这才结识的,不过谢处长只是在项目结束后的庆功会上露了个面而已,工作都是下面人完成的。 任春强等人都知道这位谢处长很难说话,姜义更是私下里去拜托过其人,不过却是碰了一鼻子灰,别人连家门都没让他进。 “对,对,我是小姜,谢处长还记得我啊,这要向您敬杯酒才成……” 任博士的工作去向,在去年就已经定了下来,和谢处长打招呼,只是出于礼貌,但是姜义等人就不同了,他们可是知道,只要谢处长一句话,全国各个博物院的工作,随便他们挑。 要知道,考古专业的学生,一般是会回到各省的考古研究所工作,虽然条件待遇也是不错,但是相比留在北京城,那就不可同日耳语了。 是以姜义见到谢处长之后,脸上那叫一个惊喜,和刚才对庄睿说话时的那种倨傲神情,完全变成了两个样子。 “好吧,能和几位博士相遇,那咱们就喝一杯……” 听到姜义的话后,谢处长略一迟疑,才把眼神从庄睿身上收了回来,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姜义见状大喜,连忙将自己的椅子让了出来,跑到旁边的一个空桌搬了张椅子,坐在了谢处长的身边。 “谢处长,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见到这位平时很难说话的谢处长今儿如此给面子,姜博士连忙给他倒上了酒,自己换了一个大杯,倒的满满的,仰头一口干了下去。 “奶奶的,拿哥们的酒来做人情……” 庄睿看的有些不爽,刚才任春强找这小子喝酒,姜义还拿劲,说一会要开车,现在整个就换了个人,看他那架势,再上两瓶茅台都不够。 “嗯嗯,小姜酒量不错啊……” 谢处长点了点头,杯子在嘴唇上碰了一下,显得有点儿心不在焉。 别人不知道,谢处长此刻心里正惊疑不定呢,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不是定光博物馆的大老板? 从定光博物馆的申报到审批,谢处长只是过了下手,其余的都是顶头上司一手操办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得到某些消息,定光博物馆是部里重点扶持的私人博物馆。 四九城的水深,谢处长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博物馆管理局再怎么样只不过是个正厅级单位,北京城有能力拿捏他们的势力有的是。 谢处长打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思,对于定光博物馆的各项手续,自然是大开绿灯,也由不得他不开绿灯,文件晚送过去一会,就被局长批了一顿。 定光博物馆开业的时候,谢处长也得到了邀请,去参加了博物馆的开业典礼,本来他对接待自己的人,只是一个副馆长还颇有微词,但是当欧阳大部长亲临开业现场的时候,谢处长才知道这家博物馆,远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要知道,就是国家级的博物馆开业,按照惯例,也都是部里的副手去参加开业典礼,这仅仅是一家私人博物馆,就惊动了部里的老大,那背景可想而知了。 后来谢处长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庄睿是部里大部长的亲外甥,于是在博物馆开业后,谢处长很殷勤的往定光博物馆跑了几趟,想结交下庄睿,不过可惜的是,一次都没见到。 开业那天庄睿是忙得不可开交,自然没工夫去搭理个小官僚的,不过谢处长却是将庄睿的样子给牢牢的记住了,刚才一看之下,就感觉到眼熟,坐下之后才想了起来,只是谢处长还不敢确认。 这也不怪谢处长眼拙,庄睿那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还特意吹了个发型,而现在只是普普通通的穿了件白衬衫和西裤,加上在西藏一段时间,晒的也有点儿黑,和博物馆开业时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 …… 姜义敬过酒后,任春强等人也起身敬了谢处长一杯,就连阚雨涵也喝了一小盅白酒,能和这位握有实权的处长出好关系,对他们日后的就业是有很大好处的。
这年头,博士也不好找工作,别说是国内的博士了,海归现在也都是一窝蜂的往国内跑,而且读书读到博士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话,那都是家里没钱没背景的。 家里有钱的人,最多读个本科就出来做生意了,父母有眼光的,顶多再去国外镀个金,要是家里有背景,那早就进机关政府部门了,至于学历,现在不是有成人教育嘛? 所以像姜义、吴兆包括阚雨涵等人,这些别人眼里的天之骄子,说白了,就是学历低了不好找工作,这才一股劲的往上读书,以求出路的。 说老实话,每当谢处长和这些天之骄子们在一起的时候,心里那种优越感就甭提有多爽了,咱老谢不过是高中毕业,后来才补的大专本科文凭,你们这些硕士博士,不一样要看咱的脸色做人吗? “小庄,你不向谢处长敬杯酒吗?” 一圈酒喝完之后,这桌上只有庄睿大喇喇的坐在那里了,正夹着粉丝一般的鱼翅往嘴里送呢,丝毫没有要向谢处长敬酒的意思。 姜义刚才喝的那一杯白酒,差不多也有三两多了,这会酒意上头,忍不住说道:“小庄,你现在只不过是硕士生,就是我们这些博士毕业了,那也是要听谢处长指挥的,不要这么不知大小,快点,向谢处长敬杯酒……” 庄睿闻言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有些厌烦的看了姜义一眼,论年龄哥们比你大,论社会经历你小子更是不知道差到哪儿去了,不就是学历比自己高一点吗?居然敢教训起自个儿来了? “谢处长是吧?不少字来了就坐下吃点吧,嗯,随意啊,不招呼您了……” 庄睿不想当着外人给姜义难看,再怎么说都是孟教授的学生,当下举了举手中的杯子,对谢处长示意了一下,随之又放下吃起菜来。 庄睿不太喜欢[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和这些小官僚们打交道,要不是看到任春强等人都挺尊敬这位谢处长,他根本连话都懒的说。 “小庄,你……” 姜义一看庄睿这态度,顿时火冒三丈,自己好不容易请的谢处长坐下来,这不是给自个儿难看吗? 任春强等人虽然没说话,也是感觉庄睿有点儿托大了,再怎么说对方年龄职务都要高于庄睿,这样忒没礼貌了吧?不少字 其实这也是人的心理作崇,庄睿那句打招呼的话,如果换成谢处长对庄睿说,就是理所当然了,反之,那就是不尊重人的表现。 只是在座的这些人也不想想,庄睿为什么要尊重对方啊,他又不是庄睿请的客人,打个招呼已经是看在几个同学的面子上了。 “请问,您是庄睿,庄老师吗?” 姜义指着庄睿,正要教他一番为人处世的道理时,耳边突然传来谢处长的声音。 “庄……庄,还……老师?” 一桌人脑袋里都冒出了几个大问号,姜义更是硬生生的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 几个博士年龄也都不小了,而且学识渊博,知道在社会上,老师是一种尊称,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的人,最初指年老资深的学者,至于学校里称呼的“老师”,那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 不过几人和庄睿喝了半天酒,都没看出庄睿那里值得学习了,年老资深四个字更是用不到庄睿的身上,所以听得谢处长的话后,均是吃惊的张大了嘴。 “我是庄睿,老师不敢当,谢处长叫我小庄就好了……” 庄睿有些奇怪,自己只是在古玩圈子里有点名声,和面前的这位政府官员,并没有任何的交集,他怎么会认识自己? “当得起,当得起,庄老师在圈子里的学问和人品,那是有目共睹的,我前段时间还去您那博物馆学习呢,只是没能见到您……” 谢处长听到庄睿承认了下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马上换了个玻璃杯,倒了满满一杯差不多三四两酒,说道:“庄老师,以后有机会,还请您来处里指导工作啊,我们要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足,还请您指出来…… 这杯酒算是我敬您的,我干了,您随意……” 谢处长的话,让姜义等人彻底傻眼了,刚刚姜义对谢处长所说的话,现在原封不动的用到了庄睿的身上,那态度恭敬的好像是庄睿四十岁,谢处长是个毛孩子一般。 ( PS:第一更,郁闷了,推荐票啊,兄弟们,被踢出周推榜了,不开单章就米人投票,泪奔,大家点下投推荐票,给咱点动力呗。)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我干了,您随意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我干了,您随意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