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795章 事态(上、中)【两章合一】

典当 794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6318字
第794-795章 事态(上、中)【两章合一】 “小睿,怎么想起来给小舅打电话了啊,有事吗?” 欧阳振武听到话筒传来了庄睿的声音,不禁有些奇怪,在他记忆中,这个外甥好像还没主动给自己打过电话呢? “小舅,是有事麻烦您……” 庄睿听到不远处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争执声,往长满了杂草的围墙边上又走了几步。 “呵呵,这可是稀罕事啊,小睿,你说说什么事情?” 欧阳振武听到庄睿又是要求自己,不由笑了起来,自己这个外甥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做事极有分寸,即使是上次他开博物馆,也没主动找过自己,像这样明火执仗的直接出言相求,还真是第一次。 正说话间,王秘书敲门走了进来,说道:“部长,还有几分钟……” “让他们先讨论下,拿出个方案来,我晚一点过去……” 欧阳振武摆了摆手,难得小外甥第一次打电话有事相求,只要不违反原则,自己这个做小舅的,怎么也要给外甥办到,再说这段时间,欧阳振武嫌家里冷清,也是时不时去庄睿的四合院蹭饭吃的。 而且欧阳振武也有点儿好奇,庄睿究竟是什么事情摆不平,要找自己这些老家伙出头了? 以前庄睿找欧阳家办事,其实欧阳振武也是知道的,不过那些都是小事情,他并没怎么过问,这次庄睿没找儿子直接找老子,倒是让欧阳振武有点吃惊了。 “是,我马上去通知……” 王秘书扫了一眼欧阳部长耳边的手机,转身走出了办公室,不过心里却是在猜测,究竟是欧阳家里的哪个人打来的电话,他可是知道,那部手机是欧阳振武家里专用的,外人绝对不知道手机号码的。 “小舅,您现在有事啊?”庄睿听到话筒对面传出的声音了。 欧阳振武说道:“没事,你说吧,不过长话短说……” “小舅,是这样的,我认识了一位技艺极高的古陶瓷仿制专家,今天来冀省看他,没想到……” 庄睿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山木大郎用投资来要挟徐国清前往日本的事情,包括现在的联合执法队伍的到来,都讲了出来。 “小舅,您可是主管文化部门的,徐国清修复以及仿制古陶瓷的技艺,在国内绝对堪称是大师级别的,如果真被那山木请到日本,对咱们国家陶瓷文化,可是一大损失啊……” 庄睿怕欧阳振武不知道徐国清其人的价值,最后又解释了一番古陶瓷修复后和仿制的难处,把徐国清夸的像朵花儿似地。 “你刚才说,那个县长授意搞的磁州窑官窑瓷器的烧制配方,是不是?” 欧阳振武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有了配方,人去不去就不是最重要的了,多实验几次,相信那个日本人就能烧制出来了。 “是,刚才好像有人说,拿到配方,就不追究徐国清工商营业执照的问题了……”庄睿点头答道,他也想到了这个关节。 “行了,这事我知道,你不要多说什么,我先问下情况……” “哎,小舅,这人可马上就要被带走了,您可不能不管啊,徐工那也算是传统艺人,归您领导的呀……” 庄睿虽然不是混官场的,但是一般像问下情况这一类的话,都是敷衍了事的,所以听得欧阳振武的话后,顿时急了起来。 “看你小子平时做事挺稳重的,着什么急啊,带走怕什么,怎么带走的让他们怎么送回来” 欧阳振武闻言笑了起来,话里透露出来的强烈自信,才让庄睿意识到,敢情自己这小舅,当年那也是太子党一号的人物啊,而且还是纯正的一代太子党,这说话的口气,要比欧阳军牛气多了。 “小舅教训的是,那这事我就拜托您了啊……”听到欧阳振武的话,庄睿这才安心挂断了电话。 …… “齐正国同志吗?我是欧阳振武啊,有点事想问一下……” 欧阳振武笑着摇了摇头,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打给的人却是冀省的省委书记。 欧阳振武也没提庄睿什么事,只是说部里发现一位修复和仿制古瓷的专家,在高县遭受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 欧阳振武同样没说是什么不公平的待遇,但是强调了一番这位专家对于文化保护工作的重要性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做到他们这种级别和位置的人,说话自然不用很直接了,欧阳振武已经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如果那位书记大人不想和欧阳家交恶的话,肯定会认真处理这件事情的。 齐正国今年五十五岁,算得上是少壮派的省委书记,和欧阳家族虽然关系不近,但是也没有交恶的地方,突然接到了欧阳振武的这个电话,让齐书记有些惊疑不定。 要说一个专家会让欧阳振武亲自给自己打电话,齐正国说什么都不会相信,这事儿里面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不过既然欧阳振武打来了电话,事情他肯定是要过问的。 齐正国和欧阳振武算起来是平级,而且作为封疆大吏而言,实权还要比欧阳振武大了不少,但是要比底蕴,齐书记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欧阳家里可是还有位核心层的常委呢。 “老夏,我是齐正国,你查一下石市高县的徐国清,还有那个有意向在石市投资的日本商人山木,看看是怎么回事……” 齐正国想了一会之后,给办公厅主任打了个电话,最后还交代了一句:“要快,对了,看看还有什么人参与到这件事情里……” 领导一句话,下面跑断腿,更何况是顶头上司亲自交代的,夏主任可是不敢怠慢,顿时办公厅里变得忙碌了起来,一个个电话拨打了出去,各种情况也都汇总到了夏主任的办公桌上。 要说只要认真起来,政府的办事效率那不是一般的高,不过半个小时,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楚了,就连庄睿的名字都被打听了出来,放在了齐书记的办公桌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见到庄睿的名字,齐书记笑了起来,下面人不知道欧阳军前段时间的变故,但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却是十分的清楚,欧阳家那位老爷子唯一的外孙,不就是叫做庄睿嘛? “在石市投资陶瓷厂?” 齐书记的眉头皱了起来,对着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夏主任说道:“老夏,中央曾经三令五申,对于那些污染环境的外资企业要严把关,多审核,这是怎么回事啊?不能只要经济不要环境,那样百年后,会有人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的……” “是,是,齐书记说的是,我马上把这指示传达下去……”夏主任连连点头,他其实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这个徐国清可以仿制出磁州窑的瓷器来,这也是咱们省的一个文化亮点,这样的同志,是要受到尊敬的……” 齐书记自然要让下面知道是怎么回事,接着说道:“你亲自去一趟高县,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现在不是六十年前了……” “是,我这就过去,齐书记还有什么指示没有?” 夏主任听到齐书记的这番话,早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敢情这个叫徐国清的后台这么硬?直接将事情捅到老板这里来了。 听老板的最后一句话,也说明了处理办法,那句话的隐意就是,现在不是六十年前的时候了,小鬼子甭想在中国猖狂。 “去吧,对了,那里有个叫庄睿的年轻人,见他有点礼貌……”齐书记摆了摆手,让夏主任出去了。 作为一省之长,齐正国要考虑的问题必须是全方面的,欧阳振武的面子要给,但是也不能破坏经济发展的大趋势。 所以齐书记刚才只谈环境问题,对环境会造成危害的企业,即使投资再多,咱们省也不欢迎,有了那句不要被后人戳脊梁骨的话,齐书记就已经站稳了立场,也不怕有些人拿经济发展说事了。 当然,一亿多美金,虽然在岑市长眼里是笔大钱,也是能拿得出手的政绩,但是还不入齐书记的法眼,失去这一亿多的投资,能欧阳家交好,那自然是值得的。 “庄睿,年轻人?那是谁?” 夏主任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这个名字,不过他也不敢耽误事,马上给石市的大市长打了个电话,带着秘书匆匆离开了省委。 …… “吴局长,我这……这几年都没有开工,又没有营业,不能说我违反了规定啊……” 徐国清听到吴局长的话后,不由愣了一下,自己这厂子从2000年就停产了,怎么还要年审交钱,并且还有罚款啊? “徐国清,你营业执照过期,如果不继续经营,那也是需要注销的,但是你厂牌依然挂着,这就说明,这家工厂事实上还在营业,罚款2万算是少的了……” 相比那些尸位素餐的领导,这位工商局的吴局长,对于本职业务,算是十分精通了。 第七百九十五章 事态(中) “挂个牌子也算营业?我又没做一单生意,这怎么能算啊?” 徐国清没想到还有这说法,他从来不过问厂子的事情,更别提去管厂门口的厂牌了,那玩意挂了20年了,也没见人来说过什么?
“这个不是你说了算的,徐国清,今天是联合执法,不但要解决你营业执照过期经营的问题,而且张所长还怀疑你在经营当中偷税露税……” 通过这一会的对话,吴局长也看出来了,这个叫徐国清的人,有点儿那么不通世事,要不是厂门口还有那么多领导在等待结果,吴局长才懒得和徐国清磨叽呢,有这时间不如去搓两把麻将了。 “你们这是冤枉人啊,我连生意都不做了,交的哪门子的税啊?” 徐国清大声嚷嚷了起来,他刚才给媳妇打电话了,知道这个厂子从2000年就没有任何的收入了,怎么可能还要交税?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那个岑市长找来的,告诉你们,别以为自己是当官的,我不怕你们,那个岑市长就是个卖国贼……” 徐国清忽然想明白了,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个借口,就是为了逼自己去日本,给小日本烧制瓷器,徐国清也是个有血性的人,当下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啊?简直不可理喻……” 听到徐国清骂岑市长,吴局长的面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回头冲着赵所长喊道:“老赵,带回去,带回到你们所里,好好关几……不,让他认识下自己的错误……” 吴局长本来想说的是,好好把徐国清给关个几天,不过想想外面领导还等着要配方呢,这可是耽误不得。 “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赵所长正在门外和于老板抽着烟聊着天呢,猛然听到里面吵了起来,连忙冲进了房间里。 吴局长指着徐国清,说道:“老赵,抓……把他抓起来……” 刚才徐国清的声音之大,足可以传到大门外面去了,这要是被领导们听到,自己一个办事不力的印象,肯定是跑不掉了。 “你们有什么权利抓人?” “你们凭什么抓我?”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却是庄睿打完电话后,刚好碰上了这一出。 “你是干嘛的?不要干扰我们执行公务,赵所长,把这个人赶出去……” 吴局长没想到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顿时瞪了庄睿一眼,他还要从徐国清手上要那配方,不敢过于逼迫,他说抓人,只不过是想吓唬下徐国清,然后再提及配方的事情。 但是对于庄睿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吴局长就没什么顾忌了。 “老弟,这……这事不是你参合的起的,还是先出去吧……” 赵所长看向庄睿,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李大力带来的,是以也没有恶言相向。 “赵所长,庄总是我的朋友,我也想问问,你们凭什么抓人……”李大力此时不挺庄睿,那更待何时啊? “这……这,老于,别让我难做啊”赵所长有点抹不开脸了。 “赵所长,你人不错,这事你别参合了,另外,这是私人工厂,你们都可以离开了,想抓人可以,拿逮捕证来,想罚款下通知单,行了,都出去吧……” 庄睿突然站了出来,一番喧宾夺主的话,听的一屋子十多个人,都是目瞪口呆,这哥们猛啊,居然敢把这些执法人员往外赶? “老赵,看你人不错,这事你参合不起,强出头的话,你这身警服说不定都要给扒掉,那位……可是京里来的主……” 赵所长本来被庄睿这番话,气的正准备招呼手下的警员拿人的时候,李大力拉了他一把,在他耳边小声说道,顿时让赵所长的火气消退了下去,敢情自己刚才看走眼了啊,这位年轻人来头不小? 石市距离北京城并不远,开车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赵所长对于京城那些衙内们的事迹可是多有听闻,听到李总的话后,顿时缩了缩脖子,他可不认为那位岑市长,能斗得过京城里来的衙内。 “赵所长,快点把这个不相干的人赶出去啊” 吴局长已经快被庄睿给气疯了,他本来想先把徐国清吓唬一顿,然后再顺理成章的提那个什么古瓷配方的事,没想到全被庄睿给搅和了。 赵所长现在已经是不准备插手这件事了,当下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吴局长,这……这没逮捕证,还……还真不能抓人啊……” “什么?” 吴局长闻言愣了一下,差点没怀疑自己听错了话,公安抓人有几次是带着逮捕证的啊?还不都是抓完了补办的,老赵这是想推诿啊? “你……老赵你,小李,你们几个,把这人给推出去……” 指使不动赵所长,吴局长干脆让自己带来的人动气手来了,这事情可是孔县长亲自交代的,并且还有市里的岑市长,在吴局长眼里,他们就是自己的天了。 “哎呦” “哎呦,疼死我了……” “都别动,赵所长,我这可是自卫啊……” 正当那几个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准备拉扯庄睿的时候,彭飞不答应了,三下五除二,地上倒了好几个人,彭飞放倒这几个家伙后,还笑嘻嘻的向赵所长解释着,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们,简直无法无天,赵所长,你再不管,这事我会直接向孔县长报告的……”吴局长从政也有二十多年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这简直就要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了。 “吴局,咱们还是先向领导汇报一下吧,别人也不是没来头的……” 赵所长凑到吴局长面前,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打人还有理啦?行,你不管,我去找孔县长说……” 吴局长这会已经是气晕了头,连好话歹话都听不出来了,赵所长不肯动用警力,他留在这里一点辙没有,当下等那几个倒在地上的人起来后,气呼呼的走出了厂子。 “我说,老于,咱们是老朋友了,你可别害我啊?” 见到吴局长去告黑状了,赵所长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连忙跟了出去,不过临出门的时候,还是问了于正军一句。 “怕什么啊,老赵,以后要是不穿这衣服,我石市跟我干,保准亏待不了你……”于正军还没说话,李大力就在后面拍起了胸脯。 还别说,听到李大力这话后,赵所长这心里还真是镇定了不少,李大力是什么他可是知道的,身家过亿的大老板,要是真不干这警察了,跟着他也不错的。 …… “什么?殴打公务人员,那我们的公安是干什么吃的?不会把他们抓起来啊?” 吴局长出去这么一学话,顿时让孔县长暴跳如雷,自己精心安排的队伍,居然这么没有战斗力,一二十口子人,竟然被两三个人给赶了出来,自己这回算是在市领导面前失了颜面了。 “孔……孔县长,他们……他们说是正当防卫……” 赵所长躲不过去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别看他在里面胆子不小,但是面对这父母官,心里还是怯了。 “饭桶,警察队伍里面怎么养了你这样的人?” 孔县长那叫一个怒啊,当着岑市长的面,他也不能发作赵所长,当下拿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大声喊道:“王国涛,给你10分钟的时间,马上把防暴队给我拉到XXX厂这里来……” 赵所长听到县长大人的电话后,那脖子又往后面缩了缩,看到没人注意他,溜出人群给王局座去打电话了,这事儿要不通知下王局,时候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你说什么?” 已经集合好队伍的王局长,接到赵所长的电话后,顿时脑袋都大了,敢情这县长要抓的人,极有可能是个京城衙内,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看来这事县长不知道啊?不行,这事要通知孔县长……” 王局长脑子一转,马上又给孔县长把电话拨了回去,这就叫做按级汇报,不能逾越,所长报告局长,局长才有和县长沟通的权利。 “什么?” 孔县长听到王局长的话后,也是吃惊的长大了嘴,眼光撇向小车里的岑市长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麻痹的,敢情你招惹不起的人,让老子出头啊?” “嗯,王局长,让防暴队的人过来,你就不用来了,就这样吧……” 孔县长的官虽然不大,但也是有点背景的人,挂断了王局长的电话后,马上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他这是要把自己给摘出去。 “岑市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县里有些紧急的事情,要我马上过去处理,这是防暴大队的肖队长,有什么命令您直接向他下达就行了……” 孔县长这边接完电话,那边防暴队的人也来了,他的这一番话,却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人教他说的。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岑市长见到这联合执法队的人,呼啦啦的全撤走了,给自己留下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也是有点儿傻眼了。 -- PS:两章合一,马上去写第三章,今天写完这段子,大家有月票和推荐票,多支持下,谢谢朋友们。 。 第794-795章 事态(上、中)【两章合一】 第794-795章 事态(上、中)【两章合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