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卑劣的民族(下)

典当 876.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216字
第八百七十六章 卑劣的民族(下)【第二更,求月票】 瓷片上的鲜血是那么的刺眼,而那一行字体又是如此的醒目,两者结合在一起,让所有看到直播的人,只感觉到心中一股热血在燃烧、在沸腾。 无数中国人在电视机前握紧了拳头,无数中国人看着那染血的瓷片,泪水模糊了眼睛,无数中国人在为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 在此刻,田教授那瘦弱的身形,显得是如此的高大,那坚毅的神情,显得是那么的庄严。 就连田教授也不知道,经此一事后,他成为了各大电视台的竞相邀请的嘉宾,成为了许多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 而整个日本,则是变得沉寂了,似乎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喧噪的街头变得寂静,吵杂的餐厅在这一刻都变得沉寂起来。 在地铁站台,在广场中间,在十字街头,所有关注着这次新闻发布会的日本人,无不感觉嘴中苦涩心中愧疚,那原本高昂着的头颅,也垂了下来,恨不得将之塞在自己的裤裆里去。 …… “不,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要说场内最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人,就是山木和野合二人了,此刻两人一副同样呆滞的表情,嘴里发出着毫无意义的声音。 这个打击,对于二人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不但将整个日本学术界都拖下了水,而且就是对日本政府,也是一个无法洗刷掉的污点。 因为就在前几天,日本政府公开宣布了这项重大的考古发现,这还没有一个星期的功夫,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所谓的“重大考古发现”,居然是在作假 而且作假的人,拿着从中国购买的瓷器,还大言不惭的说中国文化陶瓷传承自日本,这简直就是天下最滑稽的事情,这种卑劣的心态,将会遭受全世界人民的不耻。 山木此刻的脑子一片空白,他怎么都想不通,经过碳十四检测的瓷器,居然是现代的仿品,“难道是检测仪器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吗?” “野合君,你说过的,这两件瓷器一定是真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山木本来还在克制自己,但是心中的恐惧和怒火,让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并且随着喊声,伸出了双手抓住了野合的衣领。 在山木心里,这一切都是野合造成的,是他鼓动自己去中国买回来的瓷器,也是他鼓动自己作假,制造出来的这一系列事件。 总之,此刻的山木,已经将所有的错误,全部推卸到了野合身上,但是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自己的贪欲,能会有现在的局面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还有,还有一件瓷器……” 野合也是完全傻了眼,他想象中的狠狠打中国人一耳光的场景并没有实现,反而是自己头上挨了一闷棍,这一棍子打的他晕晕沉沉,不知道东南西北。 当野合看到桌子上的那件四系瓶后,顿时双目发红,就像是个刚把老婆输出去的赌徒一般,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比他年轻二三十岁的山木推到了一边,几步冲到了桌子前面。 “啪” 野合并没有拿锤子去敲,而是直接举起了瓷器,将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四溅的碎瓷让众人纷纷躲闪,而野合就像一只野狗似地,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翻找着那些破碎的瓷片。 “我还没有输,大日本还没有输,一个瓷器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野合的手肘和膝盖,被地上锋利的瓷片割得鲜血淋漓,不过野合完全没有在意,心中的执念让他已经忘却了疼痛,仍然在地上找寻着。 “哈哈,哈哈哈,没有,这个瓷器内没有字,中国人,你们输了,你们输了” 在把面前的所有碎瓷都扒拢了一遍之后,野合状若疯狂一般的大声笑了起来,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破一道伤口,鲜血顺着脸颊滴在身上,整个人就像是疯子一般。 和方才田教授的坚毅相比,野合现在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小丑,呈现在了全世界人的面前,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野合先生,您……要找的是这个瓷片吗?” 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在会场响了起来,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个金眼碧发的美国女记者,她的手里,拿着一块残破的碎瓷片,面向众人的瓷片内壁上,清清楚楚印刻着“许,2006年4月4日”这么几个字样 很明显,两件所谓的“古瓷”,是出自同一天、同一个人之手,这是不可驳斥的证据,所有的记者和摄像机,忠诚的记录下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新烧制的瓷器,怎么可能被碳十四鉴定为一千年前的艺术品啊?” 野合整个人都傻了,呆呆的站立在那里,当他看清楚美国女记者手中的瓷片后,顿时急怒攻心,“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向后倒去。 野合的昏倒,引起了现在的一片混乱,会场的工作人员连忙打了急救电话,把他抬到了外面。 这些日本人见证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知道这一切的缘由,就是这个晕倒的人,带给了整个日本难以洗刷的耻辱,是以对野合没什么好感,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出去后,就扔在了外面的长椅上。 没有发现,趁着现场的混乱,山木也在保镖的拥簇下,狼狈的离开了会场,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接下来中国人的质问,如果去向国民解释他所谓的“古瓷”。 …… 看着电视里野合那凄惨的样子,听到野合刚才嘴里的疑问,远在北京的庄睿,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中国对于古玩的仿制技术,可以说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徐国清最初在制作这两个物件的时候,收集了大批的磁州窑碎瓷,他将瓷片上的釉色给刮下来,然后将瓷胎磨成粉末,掺和到瓷胚之中,然后入炉去烧制。 等到瓷器烧制出八分火候之后,再用原先的釉料给其上色,回炉二次烧制,这种工序十分的繁琐,只要出一点点的纰漏,整炉瓷器都会废掉,要不然徐国清也不会花费庄睿一千多万。 这样烧制出来的瓷器,即使用碳十四检测也是拿它没有办法的,除非将整件瓷器打碎了去检测,单单刮一些底座釉粉的话,根本就无法检测出真实的年代的。 有句老话说的没错,欲要使其灭亡,先要使其疯狂,经过碳十四检测后,野合自认为是万无一失,才会做出向中国挑衅的事情来,只是他没能想,科技手段在强大的“中国制造”面前,也失去了作用。 “好,真实大快人心” 秦浩然看到这一幕后,重重的拍了下手掌,差点没将怀里的外孙子给甩了出去,一旁的丈母娘看到后,马上把方方抱了过去,顺手还在老公腰上掐了一记。 “哎呦,小睿,等这位田教授回国,你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下,真实扬我国威啊……” 秦浩然喊了声痛之后,眼睛又看向电视,这会各个新闻媒体,正将田教授团团围在了中间,至于野合与山木,却是没有人关注他们的去向,失败者向来是不受人待见的。 “各位记者朋友,事实真相是什么,现在已经大白于天下了,日本人所谓的“古瓷”,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而他们之前所发布的那些学术文章,都是虚假的,我希望[纳戒书屋www.shushu8.com]有关方面能站出来做出解释,为了会出现如此卑劣的事情?” 田教授到底还是一个学者,虽然心中气愤,但是用出卑劣两个字,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这要是换做庄睿在上面,直接就会喊出这个民族都是卑劣的,当然,那样的话估计他也很难离开日本了。 说完上面那番话后,田教授让人收拾好残碎的瓷片,匆匆离开了会场,不过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的时候,庄睿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 “庄哥,怎么样,这出戏过瘾吧?不少字”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庄睿接到了彭飞的电话,看了岳丈一眼后,庄睿拿着手机走到了屋外。 2月的北京还是寒风刺骨,被凉风一吹,庄睿刚才的兴奋也消散了不少。 “你小子注意安全,也要保护好田教授,日本的右翼分子还是很猖獗的……” 庄睿知道,彭飞刚才一直都在会场里,只是隐蔽的比较好,没有暴露在摄像机里罢了。 “我知道了,田教授刚刚去休息了,明天就会回国,庄哥,这英雄角色原本应该是你来当的呀,怎么样,有没有点失落?”彭飞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滚一边去,我有什么好失落的?” 庄睿笑骂了一句,他对这个结果非常的满意,这事儿他是打死不能露头的,否则话,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庄睿做的局了。 “行了,明天晚上我会去机场接你们……” 挂断电话后,庄睿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很期待等到明天各大媒体都宣传这件事情的时候,日本政府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PS:第二更,这几天的月票推荐票都不大给力啊,大热的天,朋友们给点动力吧,拜托大家了。)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卑劣的民族 第八百七十六章 卑劣的民族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