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淘沙

典当 894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40字
第八百九十四章 淘沙【第二更,求月票】 这世上,往往都是自己吓自己,在不知道长明灯的原理时,庄睿心里那真的是很害怕,但是现在知道后,再看向这些自燃的青铜灯,心中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小庄,小心点,甬道内是最不太平的,以这座墓葬的规模,恐怕会有不少机关的……” 孟教授见到庄睿冒然就往里面走,连忙在后面提醒了一句,其实他最初没有说出长明灯自燃的原理,就是想考验一下两个徒弟的胆识的。 结果让孟教授还算是满意,庄睿虽然害怕,并没有掉链子。 不过两个徒弟的学识,却是让孟教授有些不满,长明灯的争论在世界学术界早有了说法,这两个徒弟居然都没有去关注。 “老师,我知道了……” 庄睿答应了一声,这墓葬里的情形,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虽然庄睿眼中的灵气不能看到实物,但是通过墓葬里不同陪葬品发出的灵气,庄睿还是可以感应到每个墓室内的情形的。 就是那些箭矢机关,也有微弱的灵气传来,并且在这甬道的地下,的确有些不太平,庄睿早已都感应了出来。 墓道里这些长明灯发出的灯光虽然幽暗,但是架不住灯多啊,每隔三米就有一个,将整个墓道的情形全部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老师,前面有些不对……” 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庄睿停下了脚步,在他前面一米处,赫然有一个深深的陷阱,由于角度的问题,墙壁上的灯光无法照射进去,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小任,拿梯子来,乖乖,这个陷阱可是不小啊……” 孟教授听到庄睿的话后,走上前来,拿着强光手电往里面一照,嘴中忽然“咦”了一声。 “里面有人……” 借着孟教授的手电筒,庄睿也看清了陷阱内的情形,深达两米,宽度足足有四米的陷阱内,倒插着数十把刀剑长矛,虽然都已经锈迹斑斑了,但是仍然矗立在坑底。 庄睿的话说对了一半,里面的确有人,不过是个死人。 就在这些利刃中间,一具白骨赫然在内,死人的头骨和身体已经完全的分开了。 空着两个眼眶的头骨,孤零零的遗落在坑底,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空洞深邃,似乎在向众人阐述着自己凄惨的遭遇。 “又有一个盗墓者……” 孟教授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拿起电筒向甬道上方看去,一个不大的盗洞出现在众人眼前,很显然这个盗墓贼的运气不太好,打通盗洞后,就掉在了陷阱里。 不过这让墓葬的前景有些扑朔迷离了,谁也不知道在前面的墓室里,是否曾经有盗墓贼光顾过了。 “老师,您让让,我把这梯子架过去……” 庄睿接过任博士递过来的合金梯子,将其架在了陷阱的上方,然后伸脚在上面虚踩了一下,感觉还算是稳当。 “咦?” 庄睿正要从梯子上过去的时候,眼睛在那个用做陷阱的深坑里扫了一眼,突然顿住了。 “老师,那里面似乎有个东西啊……” 庄睿发现,在尸骨的下方,有一个不大的铜质牌子,里面有灵气存在,并且十分的浓厚。 “在什么地方?”孟教授循着庄睿的手指看了过去,却是没有看到。 “我下去给拿上来吧……” 庄睿把电筒交给任春强,准备下去,陷阱里的这些刀剑长矛中间也是有空隙的,只要不是身子横着下去,踩在空隙处落脚,是不会享受那个盗墓贼万仞穿心的待遇的。 “小庄,还是算了,那估计是盗墓者留下的东西……” 孟教授不想让庄睿涉险,这陷阱挖的太深,一个不注意就会踩到刀刃上的。 “没事,老师,马上就上来……” 庄睿说着话,两手撑在陷阱旁的地上,慢慢将身体放了下去,用脚碰了碰那些刀剑长矛,看似还有作用的这些利刃,顿时纷纷断为两截,掉落在深坑里。 不过下面还没腐朽的刀剑,还是足可以将掉落在陷阱里的人穿透的,庄睿丝毫不敢大意,直到双脚踏在实地,撑在上面的两只手才松开。 “任哥,把木棍递给我……” 庄睿伸手向任春强要来了探路用的木棍,在尸骨上挑了一下,那具除了头骨掉落的尸骨,顿时哗啦啦的松散开来。 “莫怪,老兄莫怪……” 庄睿被吓了一条,连忙双手抱拳对着尸骨作了个揖,这才伸出木棍,将尸骨下的一个牌子往自己的方向拨了过来。
“嘿,还不轻啊……” 等到手能够到的时候,庄睿弯下身子,将那足有婴儿巴掌大小的铜牌拿在了手上。 由于时间岁月的侵蚀,铜牌已经没有了光泽,不满了铜锈,上面还有一层暗黑色的物质。 庄睿和这死人尸骨站在一起,未免有点不自在,也顾不得细看,当下将牌子揣在兜里,双手一用力,爬到了地面上。 “找到了什么东西?” 孟教授也有些好奇,对于古代盗墓者,也是分南北两派的,并且还有官盗种种。 可以说,盗墓者的历史完全是和墓葬同时在发展着,在考古界,也专门有针对盗墓者的研究。 墓葬主人是想尽方法防盗,而盗墓者则是费劲心机想进入到古墓内,两者数千年来斗智斗勇,不过从那些已经出土的墓葬来看,似乎还是盗墓者占据了上风。 “是个铜牌,老师,您看看……” 庄睿把铜牌从兜里掏了出来,递到了孟教授的手中。 “小任,拿点清水纱布和砂纸来……” 孟教授用手电在牌子上照了一下,什么都没能发现,不过用大拇指在上面抚过,却是感觉到凹凸不平,似乎有浮雕字迹。 接过任春强递过去的清水,孟教授先是将铜牌清洗了一下,然后用细砂纸小心的打磨着铜牌表面,那层铜锈很快就被擦掉了,露出一抹黄色。 擦掉铜锈后,孟教授又用纱布使劲的擦拭了起来,上面的颜色显示,这应该是块黄铜打制的牌子。 孟教授将擦拭完毕的铜牌摊在手心里,站在一旁的庄睿看到,在铜牌的表面,雕有一个云雾缭绕的高山,山下有一条河流穿过。 孟教授手一翻,铜牌的另一面呈现了出来,上面应该是两个字,只是庄睿站的角度不对,没能看出写的是什么。 “淘沙” 没等庄睿出言问,孟教授已经是说了出来。 “淘沙?老师,这是什么东西啊?” 庄睿原本还以为这是曹操的摸金校尉的令牌呢,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两个陌生的字眼。 “呵呵,这也是一种官职,此行不虚啊,原来历史记载的淘沙官,真的存在……” 孟教授闻言笑了起来,看到庄睿一脸疑惑的样子,接着说道:“在古代可不止仅有曹操的官盗,南宋的时候,金朝占据中原,曾经扶持了一个傀儡皇帝,叫做刘豫,国号大齐……” 包括后面的任博士等人,都安静的在听孟教授阐述着这一段历史,原来,刘豫其人,原本是南宋的一个知府,投降金人后,被立为大齐国主。 这大齐政权虽是然草台班子,但也要由财政税收作为运转启动资金,但不幸的是,伪齐所管辖的地区历经金兵的多次掠夺蹂躏,十室九空,农商都遭到了很大破坏,税是收不上来多少了,伪齐政权一时穷的叮当响。 与此同时,伪齐的金国主子也面临了一个问题,富得流油,太富了也是问题么?的确是,金国无论是掠夺北宋还是要求南宋进贡得岁币,都是金银。 问题就出在金银上,因为中国不盛产白银和黄金,与西方不同,中国自先秦一直就是以铜为货币,也就是铜本位货币制度。 所以金朝虽然守着金山银山,但在和南宋的贸易上,换不来商品。 而伪齐刘豫不仅没有铜钱,更没有金银贵金属货币,于是这个从小就有偷盗毛病的人,想起了盗墓这样一条出路。 由此,刘豫设置了“淘沙官”这样一个盗墓官方机构,首先盗掘了北宋皇陵,以此为榜样,为缓解军费紧张,刘豫军中也开始纷纷仿效,自行盗掘古墓。 不过刘豫的活动范围,一直在现在的山东省地界,现在居然在豫省也发现了“淘沙官”,这也给研究当年的伪齐政权,增加了一个翔实的证据。 只是让孟教授不解的是,官盗向来都是暴力盗墓,为何这个淘沙官死在这里,而周围并没有盗掘的痕迹?难不成刘豫良心发现,自己退走了? 古代遗留下来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孟教授想了半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摇了摇头,将铜牌收了起来。 这个墓道一共有二十多米长,过了这个陷阱后,前面还有一个陷阱,只是铺在上面的木板早已腐朽,陷阱已经失去了出其不意的作用,让众人很轻易就躲过一劫。 “老师,这……应该是断龙石吧?不少字” 来到甬道的尽头,一块巨大的横石,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第八百九十四章 淘沙 第八百九十四章 淘沙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