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疯狂(下)

典当 961.3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3164字
第九百六十一章 疯狂(下)【急求月票】 从庄睿眼中产生灵气以来,对于人体伤痛的治疗,似乎无往而不利,就像欧阳罡那样九十多岁的老人,都能使其器官老化减缓,但是这一次,似乎失去了效用。 虽然倾尽全力将灵气注入躺在地上的老吴体内,不过庄睿感觉到,灵气并没有被老吴吸收,换一种说法,地上的人,很可能已经不是一个生命体了。 “让一下,让让……” “前面的别挤,医生来了,快点让进去……” 不知道是谁,把玉石交易中心的医生给喊来了,人群中让出一条通道,那个不知道有没有医师执照的人,拿着一个诊断器,放在了老吴的胸口部位。 过了一分多钟后,这个医生缓缓的摇了摇头,把耳边挂着的诊断器拿了下来,用英语说道:“他已经停止呼吸了,已经死亡” 那位和老吴一起的福建同乡,听不懂英语,直到旁边的人翻译了一遍之后,脸上这才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大声喊叫了起来:“不……不可能,老吴刚才还……还……” 只是想到老吴刚刚晕厥时的样子,老李用手揪住自己的头发,蹲在了地上,从抽动的双肩能看出,这个豪爽的汉子在哭泣。 “这位先生应该是心肌梗死导致的猝死,至于具体的死亡原因,还要进一步诊断……” 医生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轻轻的拍了拍老李的肩膀,说道:“节哀顺变,这天气太热,如何处置后事,还需要尽快决定……” 听到周边人的翻译后,老李的脸色有些茫然,他和老吴是二十多年的朋友了,老吴进入赌石圈子,还是他介绍的。 只是老李怎么都没想到,老吴居然在赌石场内,走完了自己的最后一段人生路。 “怎么会这样?” “是啊,怎么可能会死亡?” “都是这天气闹的,室外温度恐怕都四十多度了,好人也受不了啊……” 医生的诊断结果,让会场变得沸腾了起来,更多的人往门口赶来,不一会就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会场只能出动军人维持秩序。 过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老吴的尸身才被救护车给拉走,随车的还有老李,一脸悲切的样子。 虽然老吴的死亡,给这次参加公盘的商人们很大震动,不过生活还要继续,公盘也不会因此停止,只是在人们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 “唉,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中午庄睿在胡荣的庄园,招待了唐老一行人,只是中午发生了老吴猝死的事情后,众人都没有什么胃口,看着满桌子的菜,也是难以下咽。 “那个小吴,我上午见到他了,当时就面色不太好,没成想……” 唐老的心情也很沉重,他赌石数十年,见惯了人间的喜怒哀乐,不过在赌石场猝死,这还是第一次。 听到唐老庄睿才知道,老吴从昏厥中醒来之后,马上又顶着烈日甄选起了毛料,等到中午准备回去吃饭休息的时候,却一头栽倒在了玉石交易中心的门口。 “疯狂,疯狂的赌石啊” 庄睿苦笑着摇了摇头,但凡一个能带来暴利的行业,无不会使人疯狂。 从前几年每届公盘只有七八百上千人参与,到现在几乎达到四千人,足可以说明赌石的疯狂场景。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淘汰出去了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是倾家荡产,走投无路了。 “门槛低,很多人只要有钱就敢往里闯,全凭运气瞎蒙,最终还是落得两手空空……” 唐老也是很有感触,他几乎在玉石行当里打滚了半个多世纪,什么样的赌石场合都见过,从一文不名到身家亿万,再从身家亿万都倾家荡产,这样的事例多不胜数。 “算了,不谈这些了,唐老您对这次公盘怎么看?” 虽然庄睿和唐老被人并称为南北“翡翠王”,但是庄睿知道自己的根底,要是论起鉴别翡翠的真正本领,自个儿根本就不够看的。 “石头多了,人多了,钱也多了,但是翡翠……却是少了……” 唐老的话乍然听上去很通俗,但是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话糙理不糙。 这次公盘明暗标加起来的翡翠原石足有五十万块以上,参加公盘的人数为历年来最多的,预计成交金额将在百亿元RMB以上。 但是从庄睿上午观察所得,此次公盘翡翠原石的质量,比起他上次参加的公盘来,却是差了很多,一上午连一块冰种以上的料子都没能找到。 由于中午的猝死事件,最终这顿饭吃的是索然无味,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之后,庄睿等人又重新回到了缅甸国家玉石交易中心。
玉石交易中心下午所来的人,还要超过上午的人数,这是因为很多人是当天赶到缅甸的,上午没能来得及参加交易会。 中午的事情似乎对这些人没有任何影响,走在人头汹涌的会场内,到处都能看到脸色被阳光炙烤的通红,但是脸色却带着狂热神情的人们。 人多有人多的好处,除了早几年见过庄睿的人之外,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游走在明标区的年轻小伙子是谁,倒是让庄睿省了不少和人打交道的功夫。 到下午…半的时候,明标准时开标,流程还是和几年前的一样,不过坐在投标大厅里的庄睿,心情却是没有上次的激动了。 “**,这不是坑人吗?” 看着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数字,庄睿有些目瞪口呆了,好像那些破石头都能解出玻璃种帝王绿一般,这报价如同火箭一般节节上升,价格忒离谱了点。 就拿庄睿看中的一块冰种料子,只是表面带了一丝蟒带,并且掺杂有雾丝,表现并不算好,明标的底价是三万欧元,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 但是刚刚开始开标,居然就有人就抬到了七十万欧元,还没等到庄睿回过神来,价格更是攀升到了120万欧元,划算成人民币,已经是千万天价了。 看着这价格,庄睿心中颇为无语,那里面的冰种料子,最多能解出一副镯子出来,打死也卖不掉这么高的价啊? 现在庄睿已经有点理解翡翠市场为何如此火爆了,您试想一下,那些原石商人们花了千万巨资买到百万元的料子,还不是要在成品售价上做手脚? 最终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让消费者们来买单,并且还会出现以次充好,以假做真的事情来。 不过这样长期以往下去,只能因为市场的不规范,从而导致消费者的不信任,影响到整个珠宝销售市场。 “靠,难道都有透视眼,知道这些原石里面有料?” 随着明标开标的进行,庄睿愈加郁闷了起来,因为他所看中的三十多块毛料,价格几乎都超出了他的心里预算。 即使是一些外部表现很不好的料子,价格都在底标的基础上,增加了两三倍,这让庄睿拿着投标器看了半天,愣是没输入一个价格进去。 “**,都疯了,拿钱不当钱啊?” 庄睿这次来缅甸,准备整整两亿欧元,但是要照着这势头下去,估计为期两周的明标开标过后,他那两亿欧元也就花的差不多了。 最终庄睿摇了摇头,没有对任何一块料子出价,他相信过了第一天的狂热之后,那些赌垮的人都会有所收敛,到时候自己再出手也不迟,毕竟今儿的料子也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 “现在笑,等会就有的哭了……” 没等开标结束,庄睿就起身向外走去,看着那些中标人兴高采烈的去交钱提货,庄睿不禁在心中暗自腹诽。 给秦浩然打了个电话后,知道老丈人还在挑选暗标料子,庄睿招呼了一声彭飞和李振,走出了交易中心,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中午发生的事情,多少让庄睿心中有些压抑。 由于夏天黑天比较晚,玉石中心结束的时间也推迟到晚上八点,庄睿这会六点钟就等在了门口,进出的人都会向他看上一眼。 “走吧,咱们到解石区去瞧瞧……” 庄睿被人看的很不舒服,当下往玉石交易中心右侧的解石区走去。 在缅甸赌石的人差不多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人是珠宝商,买到原石都是自用的,这类人都是将购得的原石带回国内囤积或者解开,一般不会在缅甸解石。 第二类人是原石商人,将缅甸的原石贩运到国内各大公盘,从中赚取差价,就是俗称的二道贩子,他们是很少参与到解石中的,最多在表现好的料子上开个小窗。 而第三类人则是专业赌石的了,他们在公盘上购得毛料之后,往往就会现场解石,将赌涨的翡翠原石卖给那些珠宝商,从中谋取利润。 玉石中心的解石场,主要就是为了这一类人准备的,现场解石也是有助于提高公盘的成交额的。 要知道,如果现场解出一块大涨的翡翠,绝对可以刺激的人腺上素飙升,使人疯狂的。 (PS:求月票,写的不太顺当,求月票激励下,今儿的月票实在有点少,大家多支援。) 。 第九百六十一章 疯狂 第九百六十一章 疯狂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