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赌石之外的赌局

典当 968 作者打眼 全文字数 4212字
第九百六十八章 赌石之外的赌局【求月票】 “见鬼的天气,怎么那么热啊?靠,让你吸我的血?” 庄睿一巴掌拍在手臂上,抬起来到时候,掌心里满是鲜血,还有一只晒上两天就能变成标本的蚊子。 从酒店和一众同行吃完饭后,回到胡荣住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缅甸的九月份不仅是热,那满天的蚊子也让人有些受不了。 白天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到了晚上,一群群的蚊子就像是轰炸机一般,横行在整个庄园里,单是从门口走进空调房,庄睿身上就多了几个疙瘩。 “明儿我让人打点药,把外面的池塘给清理一下……” 胡荣看着这景象,也是有点头皮发麻,他平时很少住在这里,又缺乏人打理,这枝叶繁茂的树木和外面的池塘,都成了蚊子栖身的好住所。 “你小子身上的肉香啊,行了,别发牢骚了……” 在这庄园里一共有三栋小楼,秦浩然把胡荣和庄睿都喊到了自己住的那栋房子里。 “爸,什么事啊?身上黏糊糊的,先洗个澡再说吧……” 庄睿进到房间之后,感觉着自己那几乎被汗给浸透了的衣服,愣是没好意思往那精致的布艺沙发上坐。 秦浩然听到庄睿的话后,这才发觉自个儿也是一身臭汗,连连点头,道:“对,对,先去洗澡,回头再说……” 回到自己的房间冲了个凉水澡之后,换了一身丝绸睡衣,庄睿这才来到秦浩然的房间,看到那叔侄俩每人正抱着块西瓜在啃呢。 “嘿,这大热天的有西瓜吃,真是舒爽啊……” 庄睿上前拿了块冰镇西瓜,顺着西瓜一边,一吸溜嘴,咬掉了一排红壤,这才惬意的看向秦浩然,问道:“爸,这么晚了喊我和胡哥来,究竟有什么事情啊?” 虽然庄睿今天毫无收获,但是看了一天的毛料,也是有点疲劳了。 “没什么,这是我今天看的几块料子,拿不准,你明儿去帮我掌掌眼……” 秦浩然说着话,递给庄睿一张纸条,上面罗列的编号倒是不多,只有十多块翡翠原石。 “爸,您带的人可不少,怎么一天就看了这几块料子?” 庄睿知道老丈人此次从香港带来六位专业的翡翠原石鉴定师,准备在这次公盘上多囤积一些货物。 但是单子上就这么几块料子,和秦浩然来缅甸囤货的初衷不是很相符的,是以庄睿会有这么一问。 “唉,这事要问胡荣,缅甸公盘举办的是越来越过分了,什么料子都往里面摆,价格还高的离谱,这让我们怎么选购啊?” 秦浩然听到庄睿的话后,顿时将矛头指向了胡荣,他们之间是关系比较近的亲戚,所以秦浩然说话也很直接,虽然嘴里抱怨,脸上却是带着笑意的。 “老舅,这事问我也没用啊,我又不是军委会的将军,原石的价格定的高了,多赚的钱都是被军方抽走了,对我们其实也没多大好处的……” 胡荣听到秦浩然的话后,顿时苦笑了起来,从去年开始,他已经很少在翡翠公盘上出售原石了,除了走私到中国给庄睿的毛料之外,其余的都囤积了起来。 为此胡荣还曾经被军方给调查过,不过胡荣的家族在帕敢地区根深蒂固,那里形势复杂,军方势力薄弱,一般人还是动不了他的。 胡荣见到秦浩然皱起了眉头,连忙说道:“老舅,这次原石质量差,成交额一定会受影响的,到时候我联系几个矿主给军方施加些压力,相信下次公盘会好很多的……” 在缅甸,军方是第一大势力,但是那些割据在各地的地头蛇联合起来,就连军方也要低头的,不然那些地头蛇只要不缴纳一些费用,缅甸马上就会陷入到混乱之中。 所以只要这次公盘的成交额不高,那些割据在各地的矿主切身的利益受到影响,他们绝对会向缅甸军方讨个说法的。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倒是不急,你和小睿都给我供了不少货源……” 秦浩然点了点头,他对缅甸的形势很了解,忽然扭头看向庄睿,问道:“小睿,虽然这次毛料品质比较差,但也有些好料子吧?不少字你今儿怎么一块标都没中?” 秦浩然对自个这女婿鉴定翡翠原石的水平,是心知肚明的,只要庄睿出手,基本上好料子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就算唐老在秦浩然心目中,比之庄睿还要差上一筹。 “爸,倒是有些不错的料子,不过那价格……” 庄睿摇了摇头,他今天也看了不少原石,只要外皮表现稍微好一点的,那底标都是天价,下午开标的时候,更是连番的往上涨,庄睿都懒的去投标了。 秦浩然听到女婿的话后,愣了一下,开口道:“哎,我说小睿,你是不是被绕住了啊?” “绕住,绕住我什么了?爸你不是也嫌贵吗?”庄睿有点莫名其妙,这价格本来就是贵了,刚才老丈人自己不还说吗? “嗨,我说的是表现差的料子太多了,外皮表现好,当然要卖的贵了……” 秦浩然知道庄睿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接着说道:“缅甸公盘每一届原石的价格,都会有不同幅度的上涨的,这个我们都是可以接受的,我所说的是公盘的组织方,搞了太多假料子在里面了……” 缅甸是世界上唯一出产翡翠的国家,缅甸公盘的翡翠价格,直接影响到翡翠市场的行情,不过这个对于珠宝商而言,并不是最大的问题。 原料贵了,翡翠珠宝的成品自然也会涨价,最终影响到的,只会是那些翡翠的消费者,对于珠宝商本身而言,影响并不是很大。 秦浩然给庄睿解释了一番只会,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庄睿,问道:“小睿,你不会是还拿几年前的价格,去衡量现在的原石市场吧?不少字” “这……还真是有点儿……” 庄睿被老丈人一说,那张脸顿时红了起来,他这几年对于翡翠市场关注的并不多,就连京城秦瑞麟店,也只是看看财务报表而已,具体的经营,他根本就不过问的。
虽然在来缅甸之后,庄睿也和秦浩然交流了一下,大致的了解一番翡翠原石现在的价格,不过那都是抽象的,也就是看看纸面上的报价。 所以在今儿查看原石的时候,庄睿总是下意识的用几年前的价格,来标榜自己所查看的原石价值,如此一来,当然没有一块能让他觉得物超所值的料子了。 …… 第二天一早在庄园吃过饭后,庄睿一行人又赶往了缅甸国家玉石交易中心,这次胡荣也是和庄睿一起前往的,毕竟今儿晚上的时候,可是会上演一场大戏。 一般从国内来缅甸参加翡翠公盘的商人,大多都是住在庄睿上次下榻的那个酒店,而且这些人本就相熟,回去之后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将庄睿要和唐老比试赌石的消息,散发了出去。 两代传闻中的“翡翠王”对决,让今儿的交易场所,洋溢着一种很奇怪的氛围,庄睿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有人在议论这件事情,认识他的也都是点头致意。 至于昨天被诊断为心肌梗塞猝死的老吴,还有解石赌垮了的张云辉,则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金老板,您看这次赌石,谁能赢啊?” “嗨,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唐老了,这几十年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 在玉石交易中心的门口,两个来自国内的翡翠商人闲聊了起来,话题当然也不离庄睿和唐老的这次比试。 “我看不一定,庄老师昨儿那点评,嘿,神了,难保今儿就不能赢了唐老……” “小郭,你还别不服气,姜是老的辣,关键时刻还是老人信得过……” 金老板年龄大一点,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对于唐老的赌石轶闻听的最多,对身边这朋友的话颇是有点不以为然。 “我还就不服气了,老金,要不然咱们打个赌?” 这小郭其实也不小了,年龄也是过了四十,但是从脾气上来说,还真像个年轻人,直接就嚷嚷着要和金老板打赌了。 “赌就赌,我赌五万块,唐老赢” 金老板也是不甘示弱,唐老在赌石场上的战绩,那可是辉煌的很,几乎所有能听闻的极品翡翠料子,老人都亲手解出来过。 “好,五万就五万,我压庄老师赢” 郭老板加入赌石圈有点晚,和庄睿差不多是一个时期的,并且在平洲曾经亲眼见到庄睿挑灯解标王,绝对是庄睿的铁杆粉丝。 “哎,我说二位,这开的是外围赌盘啊?我也想压庄老师赢,金老板敢不敢受理?” 这两人在玉石交易中心门口,这么一较劲不打紧,却是吸引过来了一群人,是人就有赌性,五万块钱又不大,这些人也都玩的起,马上有人就开始凑起热闹来。 金老板对于那人不压唐老,心中很是有些不忿,再被他拿话一激,当下点头道:“受理,一赔一,要是唐老输了,我老金照赔,不过要是庄老师输了,这钱可就归我了啊……” “那没问题,愿赌服输,金老板您放心吧,我开支票成不?” “哎,我压唐老十万,老郭,敢不敢接?” 这庄睿有粉丝,唐老的粉丝群更大,刚刚有人压了庄睿,马上就冒出了唱对台戏的。 “统一五万一注,来多少接过少,奶奶的,今儿不赌石了,咱们给晚上赌石的这二位添点乐子……” 老郭也是个妙人,在见到群众们如此热情之后,干脆也不进玉石中心去选购毛料了,问外面的公盘工作人员要了张桌子和纸笔,和金老板一起在门口支起摊来了。 参加翡翠公盘的这些老板们,来的有早有晚,经过这摊的时候,都感到新奇不已,五万块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吃顿饭打个麻将而已,当下是纷纷解囊,加入了进去。 虽然只是一注五万块钱,但是架不住人多啊,一大早的功夫,两边居然各自接受了上千万元的赌注了,这让金老板和郭老板二人,心里也有了压力。 这些赌注虽然并不全是现金,有人开支票,有人打的欠条,但是只要输赢出来了,没人会欠这五万块钱的,当然,这两个人之中,必然有一个要赔出去的。 只是两人牛皮吹出去了,这会也是骑虎难下,损失点钱不要紧,面子不能丢啊,硬着头皮只能强撑下去了。 …… “唐老,您也来这边看料子啊?” 庄睿进来的早,自然是不知道在门口出现了有人开赌档的事情,刚一走进明标区,就见到唐老带着两个年轻人,正沿途观察着原石,连忙上去打了个招呼。 “呵呵,今儿要和你比试下,不来这里,我怎么能拿出翡翠啊?” 唐老听到庄睿的话后,顿时笑了起来,把庄睿搞了大红脸,他这问题问的是有点儿愚蠢了。 暗标要等公盘的最后三天才开标,今天晚上庄睿就要和唐老各选一块石头来解,当然要来明标区了。 “小庄,料子多的是,今儿一直能开到编号到三万的原石,足够咱们爷俩选了,到时候看看谁挑的料子好?”唐老见到庄睿玉塞,笑着出言给他解了围。 到了唐泽南这年龄,金钱权利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了什么吸引力,只有在千变万幻不知道下一刻究竟会出现什么情况的赌石过程中,才能让他感到振奋。 只是这些年来,参与到赌石圈子里的人,更多的是用金钱去砸,而不是单纯的靠技术去判断,让老人颇为失望。 现在见到年纪轻轻有着一双好眼力的庄睿,唐老心里真是起了争胜之心,话说他在庄睿这年龄的时候,只不过是苏省地质局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 听到唐老的话后,庄睿也是豪兴大发,笑着说道:“好,唐老,您可别让我这后浪给推前浪了啊” 两年没有出现在赌石圈里,庄睿知道,很多人都对自己鉴赏玉石的本事产生了质疑,那么这次就用事实来说话吧 (PS:先来四千字,求月票和推荐票,大家给力的话,晚上还会爆) 。 第九百六十八章 赌石之外的赌局 第九百六十八章 赌石之外的赌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