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大楼外的花海和乐声

都市种子王 874 作者七星荔枝肉 全文字数 2556字
东街九十号旁的新百大楼,正在办公室加班的李丽君,怨气很重,嘀嘀咕咕的抱怨着。 因为公司业务需要,元旦这三天要求所有员工留下来,加班加点完成工作任务。 对成家立业,准备带孩子假期出游的李丽君来说,这个加班的通知,简直就是噩梦的召唤,就算有加班补贴,也无法让她稍微愉快。 “哎呀,肯定是老板太苛刻,你看小童前阵子都辞职了,要是小童还在,说不定我们的加班进度还要快一点。”李丽君生气地站起来,电脑里的资料看得她眼花,忍不住起来喝口水抱怨道。 “李姐,今天的任务就差一点了,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坐在李丽君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孩笑着劝慰道。 “唉!”李丽君满脸不高兴,靠着窗边,推开窗户透一口气。 突然,李丽君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声叫了起来。 “大家快来看,好漂亮!对面那栋烂尾楼又有新花样了!”李丽君探着脑袋,往楼下看去,惊叹不已地说道。 在东街工作了十多年的李丽君眼中,东街九十号就算翻新重建,还是习惯性称之为烂尾楼,毕竟十多年的印象,很难改了。 大约是加班的工作太沉闷无聊,听到她的喊声,其他人也跑到窗户旁边观看。 “咦?哇,我看看,一片红红的云,围绕在那栋楼旁边,好像是花朵?为什么花朵会在空中?” “是3D实景技术吗?我觉得好真实!” “哇,还在增加,好像是童一飞工作的城市农庄放出来的,很漂亮,打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等等,我们楼层太高了,我们去十二楼,看得更清楚一些。” “走走走,千万别错过了。” “别急别急,我先拿手机拍一拍。” 发现释放在空中的花海景观,并不止新百大楼内苦逼的加班人员。 在东街九十号后方位置,是一个居民小区,最近的建筑距离东街九十号只有一条小街的距离。 一粒烟花果,顺着那台和“植物花景机1.0”结构不太一样的机器,被大力推出,随着一声普通鞭炮声响的炸裂声响起,红雾扩散。 居民楼防盗网保护下的阳台上,一个正在玩花盆土的小男孩“哇”地一声,看着就在防盗网外热烈盛开的红色花海,荡漾花朵波浪,不断扩张。 他愣在当场,然后紧张地拿着玩具铲子,冲进屋里,高声嚷着:“爸爸爸爸,妈妈妈妈,有花跑到我们阳台来了!快来看呀!阳台外开花了!到处都是花!还有好听的音乐声!” 看连续剧的老人,玩手机的青年,正打算哄睡的年轻妈妈,在完成新年假期作业的学生,洗完的中年妇女,打游戏的独居宅男…… 只要位于东街九十号附近,能看到它周围壮观花海景观的人,都纷纷走到阳台,或者探出窗户,惊讶地猜测,这突然冒出的空中花海,是什么技术引进? 细腻而真实的繁花盛开的过程,在清透的乐声衬托下,更显得迷幻美丽。 比起在奇异植物中熏陶了整整一天的宾客,这些位于东街九十号之外的人们,显然对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花海景观更为惊奇。 惊诧之后,他们本能地掏出手机,或者家中的单反相机,调整角度,努力拍照。 释放在大楼外的烟花果数量多了,但清清爽爽的乐声,却一点儿也不扰民,层层叠叠的声音,组合在一起,轻灵飘逸,轻柔如水,让人久听不厌,绕梁三日,不知肉味。
一位受清河大学邀约,来清河大学音乐系讲座的作曲人荣元九,恰好住在东街九十号另一个方向的相邻的酒店中,他听闻声响,倏然惊奇,跑到窗边,静看花开,聆听天籁。 这一夜,荣元九在酒店的书桌上,挥笔作曲,直至天明。 在异度城市农庄中,一个楼层的烟花果释放,只有一名员工负责。 于海军就是八楼释放烟花果的负责人。 他将那台外形有些类似小型火炮的机器,稳稳架在窗台上,然后从放在脚边的一个普通鞋盒大小的盒子里,取出一棵被白纸包裹的小球,放入这台机器上方的一个孔洞中。 然后,他微微后仰,按下机器后方红色按钮,然后连续后退几步。 “咻!” 那离白纸包裹的小球,急速飞出,在大约距离窗户十多米的位置爆炸。 这种室外释放的烟花果,和室内释放的烟花果不同,经过专业烟火工匠的设计,在它外表包裹着一层特殊火药,在半空中爆炸后,威力并不大,只相当于过年孩子们燃放的擦擦炮,但是,爆炸时产生的力量,足够烟花果炸裂。 于海军释放完这枚植物烟花,扛起机器,拿起木盒,计算距离,找到另外一个窗户口,继续释放另外一枚烟花果。 每一个楼层,都有一个于海军这样的异度公司员工,专门负责这些植物烟花的释放。 那些远观东街九十号的人们,就看着成片的红色花海,一簇一簇越开越热烈,城市农庄的大楼,几乎要被这片花海淹没覆盖,只有若隐若现的屋檐勉强能够看到。 早就接到异度城市农庄通知,吃完一顿饱饱晚餐,精力点全满的《清河日报》摄影记者夏波,抹干净嘴角,跑到最佳角度,全神贯注地用报社最佳设备,将这一幕美景,拍摄进自己的镜头中。 站在窗户边的《清河日报》主编刘远兴奋地垂着窗户,他已经在为明天报社的大新闻而雀跃不已。 果然,一直以来和林曾以及异度公司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真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这一年来,屡次尝到甜头的刘远,恨不得紧紧抱住异度公司的大腿,牢牢坐在它的脚背上,跟着一起飞上天。 飞上天? 从采访异度绿化公司第一个项目清河市第一中心小学的空中花果园开始,一直到现在,刘远越来越确定,它一定能够腾飞。 而且不是普通雀鸟的扑腾,而是大鹏鸟一般遮天蔽日的飞翔。 逐渐回神的宾客,也在周围人的提醒下,注意到了窗外的凌空花海,纷纷涌到窗边,欣赏这番美景。 丁月懊恼地掐了一下陈涛韩的手臂。 “啊哟!”正在感慨这趟清河之行超值的陈涛韩下了一跳,可怜兮兮地询问丁月,“老婆,你这是怎么了?” “好气啊!我又忘记录制视频了!”丁月看着周围花海,后悔极了,“刚才关顾着看开花了,忘记把开花的过录制下来,等一下发朋友圈。” “这个……现在也可以拍啊!”陈涛韩说道。 “那不一样,要开花的过程,唉呀!算了,我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拍下来,传给我一份。”丁月左顾右盼,马上想到了解决办法。 陈涛韩无语,有什么不一样吗?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