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阴谋 二

极道天魔 398 作者滚开 全文字数 3470字
路天洋说起来还是路胜同父异母的兄弟,只是为人不着调,喜好酒色,一直不为家中之人重视。 此时到了秋月郡,被众多外人围住奉承恭维,各种好处纷沓而至,一时间心头没稳住,便被引诱着喝了不少酒,说出了一些对他而言要命的把柄。 如今把柄被抓住,对方不光不追究敲诈他,反而特地送他两座酒楼,一家赌坊,此时就是这群人带他来看赌坊情况。 “许爷,这我真的受不起....”路天洋不是傻子,虽然是公子哥,但在北地成就第一家族后,他也接触过不少的龌龊事,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此时对方抓住了他把柄,还下这么大的本钱,必然是有什么要事要让他做。 一想起路胜大兄的恐怖之处,他那边浑身打了个寒颤,之前什么美女财物,美食之类统统都没了胃口,现在只想老老实实的回家休息睡大觉。 “天洋兄弟此言差矣,如今秋月郡,你既然是那一位的亲弟,还有什么事办不到,想要什么不都是一句话的事。许老哥这里是真的实在没办法了,才没法出此下策,走到你这地儿来求。” 那许爷面露苦涩道。 “你放心,那事我等绝不会再提,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就行。这事只要天洋兄弟能助我一臂之力....”许爷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路天洋听着对方说话,刚开始还有些答应的意思,但随着越听到后面,他便越发的面色变了。 “不不不!!此事万一出了什么纰漏,我担待不起,你们更是要抄家灭族!我大兄的脾气我最清楚,此事绝不可行!”路天洋连连摆手变色道。 “天洋兄弟,我们并无他心,只是小女痴心已久....一直在金妥寺静候已久,您如果促成此事,日后喜结良缘,您的那件小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许爷语气虽然恭敬,但威胁之意昭然若示。 “你!!你们!!”路天洋豁然大惊,脸一下都变青了。 那事若是真的曝光出去,他怕是当场被老爹和大兄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天洋兄弟,我们也是无可奈何,我等两边,合则两利,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许爷摇头规劝道。 “我....我再想想....”路天洋终于迟疑了。如果确实如他所说,这事没啥大事,只是许爷女儿想要结上一份良缘,攀上他路家的高枝,那一切都还好说。 路天洋心头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答应下来。 五日后,路全安在其子路天洋的建议下,前往附近金妥寺烧香礼佛,保佑全府平安。 寺中寒风稍大,路全安回返后微感风寒,一日后病倒。路府邀请郎中药师医治,无果,路全安昏迷不醒,路府震动。 *********** 正午时分,外边阳光炽目灼热,屋子里,路胜正半蹲坐在父亲路全安身前,伸手轻轻搭在其脉门上,双目微合。 路家一大家子人都等在外面门口,谁也不敢胡乱说话,生怕打扰到路胜诊断结果。 片刻后,路胜睁开眼,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只是一次普通的风寒,但加上父亲平日里的一些暗疾疲累,一股脑集中爆发了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二娘不用担心。”他声音不大,但门口的二娘刘翠玉等人自然而都能听清。她此时正拥着自己女儿路轻轻,脸上带着淡淡泪痕,眼睛略微有些红肿,也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胜儿,你爹他,真的没事?”刘翠玉有些不信,轻声问道。 “放心吧。”路胜站起身,转过来笑了笑。“只是小毛病,多休息就好,我已经替老爹处理过了。没事。” 他之前趁着空闲,也给老爹路全安在体内种下阴鹤网,然后注入一丝丝极其细微纯正内气,让其自行运转,足以延年益寿。 没办法,路全安只是普通人,经不起太多太大的改造。不是什么都多才是最好,而是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刘翠玉顿时松了口气。 “另外,轻轻妹纸的问题,我现在也有了思路解决,说不准将来还能让她恢复一些,二娘不用太过难过。”路胜又安慰道。 这下不只是刘翠玉,路府中的其余众人,都一个个的有些呆住了。 这路轻轻可是已经被阴气蚀脑,彻底傻了的人,没想到大公子居然还有把握可将其治愈。 “好了,二娘,妹妹,你们注意自己身体,爹只是困乏,受了风寒,这才一下没扛住,这趟多休息就好了。我还有事,就先去处理下。”路胜安慰道。 “知道你忙,快去吧。”二娘连忙回过神,喜极而泣,她如今的话在整个路府也算是权威,这也源自于路胜和他的亲近关系。
路胜大步离开卧房,走进炽热的太阳地,身上虽然被晒得有些热,但心头却是一阵阴冷。 “有意思啊....看来我一直担心的终于发生了,这么多仿佛都没抓住痛脚,真够意思...”他查看的结果自然不是什么风寒,而是中毒。 路全安中了一种慢吞吞,失踪保持昏迷,还要涂耗大量补气明贵药物吊命的恶毒。 这种恶毒如跗骨之蛆,极难祛除,要不是这趟路胜又有突破,阳元足以转化伪装为任何真元,这次真的就麻烦了。 原本,路胜在接触那股极其难祛除的毒素后,便有些一筹莫展,后面还是将阳元转化为那毒素的样子,这才终于得到大部分毒素信任,一股脑深入摸清楚毒素的底细和运转方法,三下五除二便彻底解决掉。 但路全安也因此受了不少罪。 打主意居然打到他后宅来了!路胜心头火起,这是严重不讲规矩的举动,既然对方不讲规矩,那他也不打算按规矩来了。 魔帝维拉接连两次动手失败,必然会有后手冒出来。面对一位魔帝的威胁,他要说不怕是假的。但他怕的不是自己受伤,而是怕家族被他连累。 他自己轻易可以逃掉,但路府这么多普通人,是没法再魔帝威胁下活下来的。 所以,他需要更强的实力,也需要足够的力量,抵挡魔帝的动手。 之前宣雾半送了他一把水属性神兵,那神兵意志还在沉睡,却是被他捡了个便宜。 虽然只是一把更弱一些的金叶级,但足够他突破无限法就成。 另外他因为之前实验千阳宗功法招数的时候,对这些所谓的强大招数很失望,此时也已经申请阅览千阳宗更高深的特殊真功。 他不信,千阳宗这么多年积累,会找不到一套足够强悍的功法真功。 出了卧房,路胜小声和仆役叮嘱招呼一番,心头也有数了。 刚才他解决毒素时,也感觉到丝丝极其细微的魔气附着在上。 应该是么魔族的手笔,这毒如果没有阳元可以模拟各种能量,那么这趟父亲的病应该是加重,而不是这么容易便起身恢复。 房门外,一大票人急匆匆的冲进房间去看路全安,路胜站在到门外,看着傻了的路轻轻蹲在门口,手指在地面上划来划去,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叫些什么。 “大哥....”路轻轻忽然抬头嘿嘿嘿的冲路胜傻笑。 路胜伸手揉了揉她脑袋,抬脚朝自己休息的房间走去。这趟依据宣雾而言,抓到的第二把水属性神兵,名叫寒骆。是把正处于力量积累层面的普通神兵,正处于自封状态,毫不起眼,只要不威胁到它们生命安全,这寒骆神兵便不会出现任何异常。 路胜在得到神兵后,便将其包裹在自身阳元中,以圣主层面的力量封锁此剑。还没正式开吃。 原本路胜准备回来就直接吃掉,然后静修突破无限法。却没想到刚回来便被父亲路全安昏迷不醒一事叫过来,如今既然路全安解决问题,他也该加速时间迅速解决那把寒骆神兵。 特别是魔界越发逼近的情况下。 魔帝接连损失了两次分身,路胜也明白,这趟魔界维拉魔帝若是再派人来,必定是真的难缠角色。 这点从老爹身上的毒液可以看出。 回房后,路胜再度检查了下分散到四周的九大阴魔的情况,一切正常, 原本他还认为,有着这九大阴魔。就算魔族亲至,什么样的伪装都无法隐瞒过他。可现在看来..... “没有魔气痕迹....”路胜眉头紧蹙。 “魔界不一定必须要自己动手。让别人动手也一样。”忽然潍河剑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 自从路胜干掉宣雾后,他便一直一声不吭。如今却是忽然开口,显然是想通了什么。 “不是自己出手?”路胜微楞,心头有了些猜测。 “这点,魔界有的是操纵人心,暗杀突袭的高手,利用一些特殊手段,让你路家内部的人手暗中动手,也不算什么难事。”潍河剑低声道。 “自己人动手....”路胜面色一凛,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他终归不是保姆,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全天都守着家人身边。 “其实,这个也有方法可以解决。”潍河剑低声道。 “可以解决的法子很多,我只是没有信得过的合适之人。”路胜摇头。“凶手就藏在后宅中,但到底是谁,还说不清楚。”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