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初心不改

唐朝小闲人 1271 作者南希北庆 全文字数 3955字
待韩艺坐下之后,元禧便问道:“韩艺,此事你可有跟陛下提过?” 韩艺摇摇头,道:“我还是那句话,朝廷不会介意有人帮助朝廷分担军饷,况且朝廷如果出兵,不是为了那点东西,而是为了消除潜在的威胁,对于我大唐而言,那里只是一块贫瘠之地,不值一提,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元禧稍稍皱眉道:“既然什么都未定下,为何你又要急于跟我们商量?” 韩艺道:“大伯,关中地区可没有什么存粮,都还需要从其它地方运送粮食入关,元家也是如此,元家的粮食也都在江南,我先跟你们商量,是免得到时时间不够,毕竟将粮食从江南运到辽东地区,还是比较远的。” 元禧道:“那不知需要多少粮食?” 韩艺道:“这是一个等价的交换,你给得多,得到就越多。” 元鹤突然道:“那不知我们能够得到什么?” 韩艺笑道:“奴隶,木材,以及煤炭。” “煤炭?” 元禧等人皆是一惊。 韩艺点点头,道:“根据我所查,那里蕴含着大量的煤炭,这是千真万确的,而随着商业的兴起,煤炭将会变得非常重要,造纸、香水、酒、可都需要火,一个大煤矿就足够抵偿元家为此付出的一切。” 元哲目光闪烁了几下,忍不住兴奋道:“如果朝廷能够给我们煤矿的话,那这笔买卖决计不会亏的。” 唐朝的煤炭真是不多,但是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对于煤炭的需求是越来越高,而且粮食可以再生,煤炭可是没法种出来的。 元乐道:“可朝廷也不见得会将煤矿给我们。” 韩艺笑道:“二伯,你要这煤矿干嘛?” 元乐愣了一下,随即道:“当然是烧火啊!” 韩艺道:“你在哪里烧火?” “我---!” 元乐突然愣住了,似乎明白什么。 韩艺道:“咱们商人去弄煤炭,还不是要运回到中原来,满足中原的需求,等于这煤炭还是用在中原,对于朝廷而言,朝廷够用就行了,朝廷又不做买卖的,要那么多煤炭干什么,到时朝廷将这煤炭运送回国,不还是满足中原的需求,何不交给商人去做。” 元禧稍稍点头,又问道:“那奴隶呢?我大唐灭国无数,但一般也就是将一些俘虏当做奴隶,主要还是宽松对待,但是那点点奴隶,那些将军们都不够分,又岂会轮到我们。” 韩艺笑道:“不知大伯认为这世上最赚钱的买卖是什么?” 元禧纳闷道:“是什么?” 元哲突然道:“抢!” “正确!” 韩艺道:“就是抢,我一直认为最会赚钱的就是当年匈奴的那帮单于,带着人往南边走上几日,大汉就得送不少钱财过去,这可是无本买卖。如果这种买卖合法的话,谁都会干这一行。由此可见,我大唐不做,不代表不想做,只是因为以前是朝廷接管,那我泱泱天朝,总得顾及一下颜面吧,但是如果交给商人的话,反正商人名声也不怎么好,朝廷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可。况且,对象可以高句丽,我关中十万子弟葬身于此,而且他们连尸骨都不愿归还,这可是一笔血海深仇啊!” 元禧等人皆是露出沉思的表情。 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煤炭和奴隶可是如今工商业最缺乏的,因为《劳工法案》的出现,故此人工成本增高不少,这也就罢了,关键很多活都没法让员工去做,实在是太苦了,但如果有奴隶的话,这成本可就低多了,只要给予等价的奴隶,那么哪怕是拿现在元家所有的粮食去换,也是不亏的。 过得好半响,元禧道:“你们怎么看?” 元哲先是瞄了瞄元乐他们,见他们没有开口,才道:“大爷爷,孙儿认为,不管最后决定做不做这一笔买卖,但是必须得为此做好准备,我们可以先将粮食运动到辽东地区,即便最后决定不做这笔买卖,也亏不了多少钱的,而且我们元家在江南的屯了不少粮食,就算不卖给朝廷,也得想办法卖给别人。” 元乐等人也是纷纷点头。 韩艺又道:“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战备物资,我们将一些过剩的物资全部运送到辽东地区,换取我们所需的物资。” 元禧沉吟一会儿,“此事就交给你跟元哲去办吧。” 既然决定为此准备,那么这个会议就到此结束了,具体怎么办,那就是韩艺、元哲说了算。 出得议事堂,韩艺便向元哲道:“元哲,此事目前完全是来自我的预测,可千万不能传出去,否则的话,会引起很大的风波的。” “姑父且放心,这我都明白。”元哲一个劲的点头,这就是官商结合,他两眼放着光,神情激动,“不瞒姑父,在此之前,我根本没有想到,原来买卖还能这么做,这真是令人期待啊!” 相比起元牡丹而言,元哲倒是更像一个商人,他是韩艺计划的忠实支持者,不管是南进计划,还是如今的辽东计划,他都充满了激情,在他的信念中,商人就应该唯利是图,就应该去赚钱,不断的赚钱,赚钱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快感,他对此是非常兴奋的。 韩艺又道:“元杰那边来信了没?” 元哲一愣,道:“倒是没有,那边来一趟信可是不容易。”
韩艺道:“这样,你让人写一封信去,如果那边有多余的粮食,就全部送往辽东地区,记住,是多余的粮食。” 元哲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韩艺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元堡主最近回来了没?” 元哲道:“我前面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大伯他带着鹰儿他们去参加运动会了。” 对呀!我怎么将这茬给忘记了,既然他来了,那总会见得着。韩艺点点头,道:“你去大厅等我,我先回屋一趟。” 元哲不明所以的看着韩艺。 韩艺啧了一声,道:“大伯是长辈,但是我可是你姑姑的丈夫,这事我得汇报啊,不然我又得去客房睡了。” 元哲愣了好一会儿,随即赶紧抿住唇,一个劲的点头,他若张嘴,决计会笑出声来的。 韩艺回到屋时,元牡丹正轻轻摇着摇篮,哄着韩蕊入睡,见到他来,给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韩艺轻手轻脚的上前,往摇篮里面一看,见韩蕊半眯着眼,眼皮一个劲的往下坠,甚是可爱。 过得一会儿,韩蕊终于睡了过去,元牡丹让奶娘看着,然后便与韩艺去到院里。 “你们谈完呢?” “嗯。” 韩艺点点头,道:“究竟走不走这一步,还得到时再说,不过大伯他们决定为此做准备,将江南的存粮运往辽东地区。” 元牡丹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我已经料到了,以前那些买卖已经满足不了大伯他们的胃口了。”说着,她瞧了眼韩艺,显然是韩艺将他们的胃口给养大的。 韩艺坐了下来,拉着她的手,笑道:“此乃人之常情,我相信再让你去做以前那买卖,你也提不起兴趣。” 元牡丹思索片刻,稍显有些尴尬,突然一手搭在韩艺的手背上,道:“韩艺,你说这人活在世上为得是什么?” 韩艺稍一沉吟,道:“这个人各有志吧。” “那你呢?” “我的话,我希望能够逍遥自在,跟自己家人快快乐乐的活着。”韩艺一本正经道。 元牡丹听得直翻白眼,道:“这可能是你说过最烂的谎言了。” 因为从韩艺的行为来看,这完全就是相反的。 韩艺笑道:“这其实是我说过最真实的话。”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记得当初在扬州的时候,我帮助杨公消灭叛贼,立下不少功劳,杨公当时就希望我去扬州府衙帮他,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不喜欢受到约束,我当时只想跟无衣躲在梅村,悠闲自在的活下去。可是---!” 他苦笑的摇摇头,“可是这树欲静而风不止,只因为我说错了一句话,就差点被发配到边疆去,要不杨公念及我曾帮助过他,我根本无法来到长安。可即便后来来到长安,我都还在迷茫中,然而,我在长安所遭遇的一切,令我知道,我想要悠闲自在的活着,是不可能的。什么是悠闲自在,至少上酒楼吃一顿饭,可以坐自己想坐的位子,可以无所顾忌的跟旁边的陌生人交流,而不是时时刻刻都小心谨慎,避免踩到贵族的影子,走在路上都得贴在墙边走,给贵族空出宽广的街道来。” 元牡丹静静的听着,脸上出现一丝动容。 韩艺又道:“而之后我买下了凤飞楼,当了官,我的生活反而比在扬州的时候更加悠闲自在,我可以轻松的坐在这里,握住你的手,陪着你们,我也可以去运动会看那些正在拼搏的孩子们,我甚至可以跑去秦岭在空中翱翔,没有人会阻止我,也没有人敢阻止我,我可以说我想说的话,做我想做的事。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了我最初的梦想。----你还认为我方才那句话是谎言吗?” 元牡丹展颜一笑,“你总是有你的理由。”可说完,她便凝视着韩艺,“韩艺,我是你的妻子,本应该支持你的,我也很想支持你,但同时我又是元家的女儿,是因为我,你才成为元家的主事人,就我自己而言,我不惧怕任何事,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与你站在一起,我无怨无悔,可是---可是我也害怕因为你,连累到元家,这是我最不希望见到的,我们元家能够走到今日,是多么的不容易,我---!” 说到这动情之处,她已经泪眼朦胧。 韩艺轻轻一拉,让她偎依在自己怀里,道:“你放心,我不会输的。” 元牡丹道:“官场险恶,这谁能够保证。” 韩艺道:“可不一定,你知道你为什么会为南进计划和辽东计划感到担忧吗?” 元牡丹黛眉微皱,思忖起来。 韩艺又道:“是因为你并不知道这样发展下去会是怎样的结果,对吗?” 元牡丹轻轻嗯了一声。 韩艺道:“你不是唯一的一个,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知道结果的人,只要在我的计划中玩下去,我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反之,我必输无疑。” 元牡丹终于明白为什么辽东计划势在必行,因为只有这样,韩艺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要是传统玩法,韩艺哪里是长孙无忌那些老狐狸的对手,他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骗子而已,他的成功永远是建立在他制造的谎言之下,一旦离开了谎言,那么他就是一只鸡,一直很菜很菜的鸡。
隐藏
优发国际